拘扣他国公民凸显中共色厉内荏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台湾新竹高科技公司经理、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赴中国江西探亲,在返台途经赣州机场时,遭到中共公安以“协助调查法轮功”为由绑架。中共喉舌媒体新华网引述江西国安的指控,称钟鼎邦“破坏广电设施”、“攻击干扰转播大陆电视节目的卫星信号”。钟鼎邦被无理拘扣至今近一个月,包括美国众议员与大赦国际组织纷纷表达关切。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十三年之际,此案备受各界瞩目。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表示,钟鼎邦的遭遇不是单一个案,历年多达十四位台湾人民因修炼法轮功遭中共拘押、逮捕。其中被拘留最久的是大陆新娘程曦,二零零二年回深圳探亲,遭非法拘禁四年。

只因修炼法轮功 美国公民被中共拘押三年

他国人民修炼法轮功而遭中共关押判刑,亦时有所闻。金子容子(中国名罗容),中国黑龙江省鸡西市人,一九九九年与日本人结婚。二零零二年五月,金子容子在北京被中国公安逮捕,被强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在社会各界的大力呼吁与积极营救下,金子容子得以挣脱魔窟,回到日本。在被江氏集团劫持的五百四十八个日日夜夜中,金子容子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至少四次濒临死亡边缘,头发全白,双目几乎失明。

美国公民李祥春,在二零零三年一月回国时,刚下飞机就在广州机场被中共拘捕,被非法判刑三年,囚禁在南京雨花台监狱,期间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和精神折磨。直至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李祥春重获自由,返回旧金山。李祥春表示,原来中共打算以修炼法轮功为由给其定罪,但因李是美国公民,涉及信仰自由问题,于是改以破坏广播器材为名对李祥春非法判刑。

中共黑手伸入国际 非始于今日

中共将迫害法轮功的黑手伸入国际社会,并非始于今日。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发动全面镇压法轮功之后,中共驻外机构便有系统、有计划的向海外输出谎言与仇恨,不遗余力的诋毁、骚扰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企图压迫他国政府参与迫害,限制学员请愿的权利。

二零零二年四月迫害首恶江氏访德期间,德国警察迫于中共压力,阻拦学员的和平请愿活动;同年六月江氏访问冰岛前,事先向该国施压,导致冰岛政府对前往请愿的各国学员拒发签证或扣押留置机场;二零零四年一月华人新年大游行,在中共压力下,法国发生滥拘事件,当街强行拘捕佩戴黄围巾或穿黄色衣服的人,包括不是法轮功学员的旅客。

中共还对缅甸、柬埔寨等国家进行施压,逮捕或绑架法轮功学员回国受审。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中共政法委书记、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首脑罗干到阿根廷期间,中共使馆派出暴徒殴打和平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迫害魔爪延伸海外 步步升级

中共的迫害魔爪也不断变本加厉,屡屡在尊重自由、维护人权的西方国家逞凶,一再以国安及流氓特务,对海外法轮功学员从早期的威胁恐吓、搜集黑名单、人身骚扰、烧毁车辆、暴力殴打、抢劫物品等,升级演变为光天化日之下持枪入室袭击、流氓暴力伤人。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曾庆红出访南非时雇凶枪击法轮功学员梁大卫;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法轮功学员李渊博士在美国亚特兰大家里,遭持枪的中共特务暴力袭击、捆绑殴打,家中电脑及文件等被抢走。邻居报警后,李渊被救护车送到医院,脸上缝了十五针。

近年来随着真相的广泛传播,与国际社会的正义支持,已经彻底曝光了中共的欺世谎言和迫害罪行。中共恼羞成怒之余,多次使出狗急跳墙的手段,毫不掩饰其暴力起家的本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纽约法拉盛举办“声援海内外三千六百万华人勇士退出中共”的集会。中共特务在现场暴力攻击、殴打一位七十岁高龄的退休华人工程师。这场由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授意的暴力袭击,持续了四天以上。

除了法拉盛之外,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出现了类似事件,如加州、费城等美国城市,以及香港、日本等地。距今最近的一次是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和6月16日,法轮功学员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受到中共帮凶的暴力袭击。

解体中共 制止迫害

迄今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公开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已超过一亿二千万,唾弃中共俨然成为中国社会的民意主流。中共及江氏集团的流氓本性,决定了其采用暴力恐怖的手段做垂死挣扎。这次中共扣押台湾公民、公然戕害人权的乖张举措,充份证明中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以莫须有的罪名陷人入罪掩盖不了它将面临崩解前的恐惧。

钟鼎邦案也再一次向国际社会证实,中共确实是当今全球共产罪恶的最大根源,它才是邪恶与恐怖的直接制造者。对于它的漠视或期盼,无论出于何种理由,都将是对邪恶的放纵和姑息,终将导致更大的危险。只要人心觉醒,共同唾弃邪恶并解体中共就能制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