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却人心 只为这一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自从去年六月加入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打电话已有快一年了,在此过程中有消沉,有迷茫,有挣扎,有喜悦,如同在人中云游,酸甜苦辣,很多感悟。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从一位柔弱的女子成长为一位除恶救人的大法徒。现将近期心得与大家交流,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大戏只为这一回

记得刚开始打营救电话时有些同修提到,我的声音温和、语气偏软,打营救电话可能不适合,但我还是坚持下来用我那柔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给迫害单位打电话。

今年观看神韵“穆桂英挂帅”节目时,当“穆”字帅旗出现在大幕上时,师尊开启了我的记忆,我也明白我今生的使命。久远的历史中,那份坚毅、无畏永远烙在我生命深处,如今都为这一天,在营救平台上再与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修们在一起,兑现史前的大愿——助师正法。

本地区神韵演出结束后我立即又返回平台,这时的我多了一份自信,因为有师父在旁加持我,有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修们及时相助,历史大戏都为了这一天,我明白我要做的就是纯净心态,演好应该演的角色,配合好整体。作战中同修们有当元帅,有当前锋,也有当后勤的……因为生命的来源不同,肩负的使命不同,我们只是在这场最后大戏中洗净自己、了却人心的同时救下更多的世人。

二、放下自我,一切为他

反思去年本地区推神韵及打电话的历程,我一直没有实质性的飞跃,三件事也在做,出现问题也在努力向内找,但感觉仍在一个层次中徘徊。直到二个多月前,一位协调人找到我,希望我能加入一项目大家一起承担救世人的使命。她谈到在项目的初期,她经常是几天熬夜,清晨又要去上班,当时她是一路流泪去上班,家中还有孩子,她很辛苦,炼功、学法都非常紧张。我深深为同修为众生的付出而感动,于是我同意加入先学习一下软件,希望能替同修分担一些。

在自学软件的过程中,真是不容易,花费很多时间但长進不大,我有点想退出。这时此项目的一位同修联系上我,听说我在自学且有些困难,他说:“可以每天给你培训二十分钟,一定把你很快推上去。”这位同修很忙,为了其他同修的成长又要额外的付出。从同修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执于自我的心,做事总是做自己想做的,我要提高,我要劝三退,我要一天打多少电话,而不是大法需要什么我做什么。当我明白这一点时,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大法事也做了,但总在一个层次中没有感到提高的原因了。我看到为己的心,这是自私的,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

当我心中发出那一念——我要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做大法需要的事时,心中发出一切都是“为他”的一念时,我感到天地间无限的宽广。真是“俗圣一溪间 進退两重天”(《洪吟三》〈一念〉)。这段时间我除了做三件事外,大脑常常感觉是空空的,世上的事离我很远很远。

以前我还想退出营救平台打三退电话,三退对我来说较容易,每次打完能看到结果,三退的数量也反映自身的修炼状态。但打营救电话有时看不到一点希望,打营救电话的同修又较少,于是我就坚守在营救平台这,因为这儿更需要我。没有证实自己的心,没有为自己世界的繁荣而去打电话的心,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再执于自我时,抱着一颗为他的心时,“成就功德脑后事 正天正地正众生”(《洪吟二》〈一念中〉)这段法深深印在我的心中。

再打营救电话时,我心中只有对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的珍惜,对他们的表面那些不好的表现只能觉得他们可怜,当他们没理智时,就是发正念铲除控制其的邪灵烂鬼。以前当对方无论辱骂还是讥讽时,还觉得自己不动心,自喜于自身的定力,现在想想其实内心有高高在上的心,所以说出的话是不慈善的,同样是讲真相但对方就会表现为不接,不听,一听就挂断或无理智骂人,最终因为自己的不善使他们不能明真相得救。当我现在放下自我时,抱着“为众生明真相愿舍尽一切”的一念时,感到营救电话已不再是个难啃的硬骨头了,众生能明真相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了。

几天前打给一派出所,是一小年轻人接的,打了多通,都是我说几句他就骂着挂断,我真为他难过,有点不想再打给他了,他都不知道他能接到这电话有多幸运。我在平台取的这个派出所的号,拨去是无效号,我又查114才查到这个号码,他能接到却不肯听。想到大难将至,我若放弃了,这一个年轻的生命可能没有再次机会听到真相了,我的泪水止不住落下。我不能放弃他,抹去泪后我再次拨回,对着此电话号码及此单位发正念解体其背后的邪灵烂鬼,这次他听我说了很多,我想他感受到我真的是关心他,为他的生命担忧,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很礼貌的与我对话,最后他记下QQ,表示会上网,也表示不再参与迫害。

“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洪吟》〈求正法门〉),我也体悟到只有溶于法中,成为法粒子,正念之场才能救了人。

三、转观念,去安逸心

以前通常睡六个小时,有时也想减少,但总不能坚持,总是认为工作一天辛苦了,休息充足了,学法才能专心,白天开车也不会打盹,一直没能突破。因最近参与多个大法项目,感到时间不够用,又想多打电话。怎么办,只能压缩睡觉时间。特别是每次学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时师父说“我就是来救人的,(众弟子鼓掌)谁都知道我在为众生承受,目地是为了人能得救。我没有任何个人所求,我什么都能放弃,我也没有人的执着。我既然是来救人的,我就没有选择。我在救全世界的人,包括在座所有的人。”学到这,师尊的无量慈悲都让我身心感到强烈的震撼,我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在时间如此紧的情况下,我不能再把睡觉认为是一种休息,当作一种身心的放松和舒适,想到还有如此多的生命等着我去唤醒,我不再想去睡觉。当我转变对睡觉的认识时,每天睡2~3小时,我也不觉得困了。

最近先生每周二次去附近美国城市帮着推神韵,我自己一人在店中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晚上睡2~3小时,我也没感到困。有一天打完电话已半夜四点了,再过二小时就要起来发正念了,当我闭上双眼,刚开始看到还是不清晰的另外空间,不久就看到光彩耀目的天国世界。我只做了一点点,突破了一点点,师父就给我如此大的奖励,这个困扰我多年的睡魔我终于将其灭掉了。

最近反复看师父的新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体悟到师父再次点明我们如何针对公检法这些迫害单位的人讲真相。讲大法真相,参与这场迫害的后果——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你们仇恨佛法是非常危险的,讲善恶报应(举例他们同行遭报的例子);讲中共的本质及跟随者的下场——告诉他们“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举历次运动中共杀人历史,现在利用你们迫害好人;告诉他们如何做——赶紧现在要保护、善待大法弟子,做三退、坦白交待,举报他人,将功赎罪等。以前讲真相总是要看下参考稿子,思路不是很清晰,现在把握从这三方面去告诉他们真相,对方只要能听完这些真相就会明白如何选择未来。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一定要以修炼人的平和心态去唤醒他们,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其背后的邪恶,让他们本性的一面认真、理智的听真相,他们的本性一面都在等着得救。

一天碰到一警察,刚开始还骂人,不断打去时,他本性的一面想要得救,每次都接了电话,当我告诉他面临的后果,他说他只关心钱。告诉他生命是珍贵的,你没命了钱也享受不了,他仍不理智说“我就要钱不要命”,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告诉他,我们大法弟子是珍惜人的生命的,中共绑架你们参与这场迫害,叫你们不相信善恶报应,中共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目地是毁掉你,叫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当他口是心非还说“我就要钱”时,我发出强大一念清除其背后的邪灵,严肃的说,利害关系也给你讲了,你不要未来,要钱不要命,谁也拦不住,生命的选择是你自己来决定的。他一听急了,说你不能不管我啊。我感到这时的他真是把我当家人了,最后他主动拿出纸和笔记下追查国际的举报电话,也答应不再参与迫害,说“谢谢”结束了对话。

“我说真正的精神病就是这么得的。那怎么办呢?教育他,让他精神起来,但是很难做到。你看精神病院那个大夫手里把电棍一掂,他马上吓的一句胡话都不说了。为什么呢?那个时候他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他怕电他。”(《转法轮》)有些参与迫害者就如同得了精神病,被中共邪灵控制、没有自己的主念,我们如不正告其后果或让他们立即现报,他还真清醒不了,需要敲醒他,也是在震慑他身边的人不再参与迫害,也是在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一次打给一个610头目,刚开始几通电话他都是用污言辱骂我,只要他接,我就讲真相,后来他再接后又诽谤师父,听到这我真为这个生命悲哀,出于对他生命真正负责,我严肃正告他,你一定知道祸从口出吧,“殃视”新闻联播播音员罗京在新闻中积极诽谤大法,最后中年得喉癌,水都喝不下,痛死的,这就是谤佛的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再说就立即遭报应。话没说完他突然就咳嗽起来说不出话。我立即说道,这会你明白什么是祸从口出了吧。他不吭声了。于是我开始给其讲大法是什么,邪党的本质是邪恶的,最后告诉他现在应如何赎罪。他在那边喘着气静听着,最后我说你好自为之,赶紧为自己寻条活路。全部真相听完后,他把电话挂了。我体会到由于当时心没被其带动(没有怕触动其情绪的常人这一念),就是为了他的生命的本性能明白,让他能清醒,让他表面立即遭报,就是为这个生命真正负责,所以就能穿透他的生命深处,解体邪灵,他本性的一面才理智了。

回首走过的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得以不断地洗净自己,洗净自己,自己的一切一切都是师父和法给予的,能成为一个法粒子,同化法和圆容法,成为新宇宙的生命,是我唯一来世的真愿,能在这史无前例的正法时期成为大法弟子我感到无比的荣耀。在历史的大戏最后一幕到来前,唯有了却一切人心,同化法中救更多世人,才不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