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七岁,没有文化,我心里有好多话想和同修交流,就是因为不会写字,所以到现在才拿起笔来。刚得法时看书都看不全,现在好了,学大法师父给我开启智慧,引领我学习了文化,知道了做人的目地。作为大法弟子,当师父和大法遭到诬陷时,我们放下自我,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我的性格外向,充满幻想,却经常生病,十四岁那年一场伤寒差点死了。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讲那些鬼神的故事,或一些奇异的事情,虽然我也爱听,也相信,可是我总想自己能看看神佛是什么样有多好。长大后参加农业劳动,看着人家搞对象,我非常羡慕,我也渴望有一份美好的感情,有一个温暖的家,可以给予我呵护的丈夫。但是梦想很快破灭了,因为我遇到了一个没有任何责任感的人,对他来说,“家”就是一个客栈,我常常在夜里偷着流泪,为了不让亲人担心,为了“面子”把一切不痛快都搁在心里,长期的压抑使我的身体慢慢的消瘦。

一九九六年大年初二,我终于垮了,大病一场,把家里的钱全花光了。我这一生的苦涩,病痛的折磨,家庭的重担,心灵的孤单,孩子们的不理解,我觉得活的好累呀,我想要一了百了。就在我苦苦挣扎的时候,我有幸遇到大法。一九九八年四月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这天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初期我就象个刚上学的孩子一样,无论学法炼功,我都是提前到场,心里想我与这么好的大法结缘这是我的福份啊,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弘法。我每天大法书不离手,有时间就学习。师尊在一个月内就给我消了三次业,从此我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身体感觉轻飘飘的走路生风。骑车带人去外地弘法,骑多远也不累,好象有人在后边推。就连全家都受益,丈夫以前的一切不良嗜好全没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央电台广播取缔法轮功,从那天起县里来人管,大队管,家里人都管我,我就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难中不乱〉:“正法传 难上加难 万魔拦 险中有险”。片警没办法,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我说:“我们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使人类道德回升,对国家和人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么好的大法你们不让炼,吃喝嫖赌你们怎么不管呢?我学炼法轮功刚一年,你们看我的身心变化,这不就验证了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吗? 我没炼功以前全家人身体都不好,不是他打针,就是我输液,我现在身体好了,全家人都跟着我受益,这是有目共睹的,我就是用尽了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师父对我的救度之恩。他们一看说服不了我,都走了。从那天起村里的邪党老书记派专人来监视我,从此我就和外边的同修失去了联系。

当时村里有三十多人因我而开始炼功,现在就剩我一人了,我感到孤独和委屈。看着大法被诬陷,众生被无知的欺骗和毒害,我的心真难受,止不住泪如泉涌。丈夫找来几个人叫我和他们打麻将,输多少钱他也不说什么,我只要学法炼功他就连打带骂的,那真是度日如年。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半年。有一天中午午休,我和外孙女在床上睡觉,就在我似睡非睡时,从窗外飞進一只小蝴蝶在我身上转了三圈,然后飞到我给师父上香的地方就停在那了。我起身一看哪是蝴蝶呀,原来是一个小法轮,真真切切的小法轮。我的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师父在《精進要旨》〈再去执著〉中的一句话:“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我马上找来《精進要旨》,打开书一看正是师父讲的那句法,我接着往下看,师父在《大曝光》中说:“从整体情况来看,大法的修炼弟子是合格的,但是也有一些带着各种各样执著心不去而混事的人,表面上也说大法好,实质并不修,特别是在大气候下,都说大法好,从社会上层到一般百姓都说好,有的政府也说好,大家也都跟着说好,那么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随和的呢?哪些嘴上说好,实质在破坏的呢?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我悟到在大气候下就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看谁是真修者。

从那以后我每天学法、炼功、证实法,见人就说大法好。他们都说,你不怕公安局来抓你呀?我说大法就是好,我到哪都这么说。大队监管我的人只要看见我学法炼功,他回去就告诉片警。我们老书记就骂他:“你还想干不想干呢?你要不想干就给我滚蛋,别给我找事。”可见老书记还是保护大法弟子的。从那时起我每天在十字街见人就说大法好,大队也对我没办法。因为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我也得不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就白天在外边证实法,晚上学法炼功。

我记得那是二零零二年春天,我去赶集,本来想走大路,可是自行车不听我指挥一下走了小路,刚走不多远就看见一位同修,她问我接到师父的新经文了吗,我说没有。她说你跟我来吧,我就去了她家。她把师父的新经文都给了我,我也不赶集了,回家看师父的新经文。我边看边流泪,原来今天赶集是师父的法身领着我从小路走,叫我遇见同修。我从心底里谢谢师父,从此我更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天午夜十二点我发完正念,刚躺下就觉得肚子疼。强忍着到了天亮,孩子们过来一看我,说:人都这样了,上医院吧!在医院做B超,测出脂肪肝,肝囊肿,胰腺增大等,大夫让我住院,我说回去和丈夫说一声。我回来溜溜达达進了小诊所,有个东北小伙子正在用笔记本电脑给人们测病,让我也测一下。我上去一测什么也没有。有人说电脑坏了,别人上去电脑显示清清楚楚,我作了三次都没显示。小伙子问我“大姨你信佛吧?”我说我信宇宙大法,他说那就对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我是大法弟子,师父不是给我净化身体吗?我还上这找病来。我豁然开朗,我没病,这是魔在钻我放松学法的空子。我开始向内找,从去年学法少了,功也带炼不炼的,打坐经常睡过去,除恶倒掌。就这自己还找借口呢,多么可怕的惰性啊!我找到了心性问题,从内心归正自己,身体很快好了。

师父一再讲让我们多学法,静心学法,我做到了多少?我一定在学法上下功夫,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愧师父的慈悲救度。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