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我出生于六十年代的农村,我有三个姐姐。由于父母传宗接代的观念比较强,总盼着生个儿子,终于母亲在已过不惑之年生下了我。小时候就经常听到亲戚们念叨说,自从有了我,父亲就象换了个人似的,活得都有劲了。可由于当时母亲体弱,我也明显先天不足,从小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牙痛、中耳炎、肠胃炎……,我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父亲经常半夜三更背着我去敲医生家的门。这一切都渐渐冲淡着父母老来得子的喜悦。更没想到的是,在我六岁那年,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明显有三级杂音,医生建议尽早做手术,这样对今后的身体影响较小。从那以后,我明显感觉到家人给我的疼爱更多了,但挂在家人脸上的愁容也与日俱增。长大后姐姐告诉我,因为当时家里很穷,承担不起手术费;另外,看着活蹦乱跳的我,也看不出明显的病态特征,万一做手术出现什么差错……,所以一直没有下决心给我做手术,甚至连進一步去大医院确诊的勇气也没有。

幸亏我从小懂事,勤奋好学,从小学到高中,成绩在全年级都是名列前茅,这一点给家人带来了一线希望。如果能考上大学,脱离农村,在那个年代就算是衣食无忧了。所以家里再困难也要供我上学。况且在师生眼里,考上大学对我来说是十拿九稳的事,对此我也充满信心。可就在我刚刚升入高二时,我无意中看到了《高考体检标准》,其中一条就是心脏有三级以上杂音不得录取。我当时脑袋就炸了,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如果再不做手术,我连考大学的资格都没有!学习再好有什么用?家人知道后,也意识到只有休学做手术这一条路了。

因为当时医疗水平较差,我的手术要到省级医院才能做。休学后我费尽周折才住進了医院,手术还算顺利。可就在我术后疗养期间,医生又查出我患有类风湿症!这种病被称为“死不了的癌症”,中医称为“痹症”,致残率很高,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虽然医生说了些安慰我的话,但我心里很清楚医生的话意味着什么。我的心情又一次跌入了低谷。从那以后,我去过很多大医院,也找过很多江湖医生,吃过很多治疗这种病的药,都无济于事,并且给家里带来了很大的经济负担。渐渐的我放弃了通过医疗手段治疗这种病的想法。

走入气功,误入歧途

术后返校,我学习更加刻苦,成绩依然优异。但不同的是,我学习的动力不再是被人羡慕的优越感和因我学习好而给家人带来的欣慰,而更多的是压力:凭我的身体状况,脱离不了农村,很难想象我将来的生活是什么样。

高三下半学期,因为紧张的学习和思想的压力,我的体质越来越差,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学习。一天,我在同学那里发现了一本气功书,出于好奇就看了起来。书中介绍这种功法动作简单,能治疗多种疑难杂症。我一看就来了兴趣,晚上到学校外面自己学练了起来。练着练着,我的身体慢慢不由自主的晃了起来,接下来我的手好象被一种外来的力量牵着从头到脚一遍一遍的拍打起来,然后动作越来越大,连蹦带跳,直弄得全身大汗。最后,右手中指从头到脚沿着固定的路线点来点去。(我暗暗记下手指经过的路线,后来找了一张人体经络图,却意外的发现我手指点的路线竟然和一条经络完全相同!)当我慢慢睁开眼时,动作就停了下来。当时的确感觉到象那本书上说的那样全身舒畅。这个经历令我欣喜若狂,以为终于找到了治疗我的病的好办法;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一个多年都解不开的疑惑:我当时做的所有动作的确不是我自己想要做出来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呢?难道人的身体本身就具备着自我调整的潜在本能?从那以后,我不仅自己坚持练,还经常沾沾自喜的做给别的同学看。有几个同学出于好奇,也跟着我练,每个人做得的动作五花八门,有个同学一练就满地打滚。但他们只是玩玩而已,只有我一直坚持。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我突然发现平时只要我一放松,身体就晃动,手就会在身上拍打,最后严重到连上课、睡觉时都控制不住。我一下紧张起来,可那本书里也没有说会出现这种情况,更没有解决的方法。我当时想这是不是就是走火入魔呢?我就更加紧张了。我逐渐感到头皮发紧,头上象压着重物,连头都抬不起来,也不能正常学习了。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这可怎么办啊!也巧了,班里有个邻县的同学,说他们那里有个医生,是个气功师,经常用气功给人看病。这个同学还领着我一起去找到了这个气功师。那人知道了我的情况后,告诉我不能再练那个功了,否则会练成精神病的。我就把我心里的困惑说给他,可他并不回答我,只是对着我的头顶发气。然后给了我一包药,让我睡前吃(其实我后来知道就是安眠药),并安慰我说过几天就好了。回来后,我不那么紧张了,过了几天,症状逐渐消失了。

这段经历让我想起来后怕,但我也认识到气功绝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所谓迷信,一定是一种科学!只是我还没遇到真正的明师,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一个真正的气功明师。

见证特异功能的存在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我自己又去邻县找了一次那个气功师,一来表示感谢,更主要的是想跟他练气功。他当时不在家,他的妻子一见我就说:“你考上大学了,是吧?”我很吃惊,就问她:“您怎么知道的?”她说是她丈夫告诉她的。我很纳闷,他并不认识我周围的人,后来我问过把我介绍给他的那个同学,那个同学也没有告诉过他,难道他有特异功能?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面带得意的说,几天前他在炼功时突然看到了。一会儿,他闭上眼不说话了,然后睁开眼告诉我:“你姐姐血压很低。”我当时并没在意,因为我没听说哪个姐姐血压低。后来我回家问大姐,她说我三姐低压只有60,常头晕。因为三姐远嫁,我不知道。难道真有特异功能的存在?我一度感到很惊讶。我更加崇拜这个气功师了。可他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从不主动跟我说一句话。当他看出我的诚意后,就教了我一个简单的打坐姿势,并教给我怎么练丹田气。从那以后大约一年的时间里,我一直按他教的练。除了感觉小腹部有时微微发热外,没什么别的感觉。期间,我也多次写信给他,问他一些气功方面让我困惑的问题,但都没有回音。我考虑他不回答我的问题,除非有两种情况:一是他很保守,不想教我;二是他根本就不懂。再加上我后来听我那个同学说,这个气功师嗜酒如命,而且还乱搞男女关系,我就打消了继续跟他学气功的想法。

我读大学时,社会上出现了很多气功医院和气功门诊,专门用气功给人查病治病。我听说学校所在的城市就有个气功医院,里面有个能透视人体的小姑娘,很多外国人都慕名找她看病,传得很神。我出于好奇,再加上当时胃有些不舒服,就找到了那家医院,见到了这个小姑娘,她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她让我坐下,只看了我一眼,就闭上眼趴在桌子上。对面有个人专门做诊断记录。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小姑娘说的话:“他的视网膜不清(我视力不好,但当时还没戴眼镜);他的心脏和一般人不一样,每次排血量比正常人大(左心室肥厚、扩大);他胃窦部份有黑气,患有轻微胃窦炎;他小腹部位有一团白气,他是练气功的。”

我简直惊呆了!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说上一次的经历我对是否存在特异功能还尚存疑虑,这一次我真的相信了。我更感到气功的神秘莫测,也更认定气功的科学性,也更坚定了自己练气功的决心。

上大三时,学校来了几个气功师在学校办气功学习班。我经常到办班的地方观察,想看看谁的功夫高就参加谁的班。一天,我看到一个男生闭着眼睛绕着操场跑圈,一个气功师在远处指着这个学生,指到哪儿,他就跑到哪儿。我感到很惊讶!就问那个学生是怎么回事,他说,他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跑。我想这个气功师真厉害,就跟他学吧。在后来跟这个气功师学气功的过程中,他发现我的身体很敏感,于是,经常让我帮他表演,以显示他功夫高,好招来更多的学员。他经常让我背对着他站着,闭上眼睛,一会儿我就会感到一股力量推着我向前走;一会儿又觉得向后拉。后来旁边观看的人就告诉我,那个气功师的手向前推,我就向前走,手向后拉,我就向后退。

痛苦中求索

我认定了这个气功师就是我苦苦找寻的真正的气功师,并跟着他刻苦学练,当时幼稚的认为只要肯吃苦练动作就能长功夫,就能治好我的病。还和几个学员一起举行了拜师仪式。可恰恰因为这个仪式,让我感觉到我的这次选择又是一个错误。举行仪式前,他告诉我们要请些气功界的朋友来捧场,还暗示我们要给他们送纪念品。仪式是在他家举行的。一進他家,就看到墙上挂满了各种锦旗和证书,什么优秀气功师、气功美容师、气功按摩师等等等等。当时摆了几桌酒席,一帮人推杯换盏,互相吹捧,好不热闹!他还唆使几个能喝酒的学员轮番给一个和他有矛盾的气功师敬酒,把这个气功师灌醉后,看他出洋相并拍照,闹得乌烟瘴气,不欢而散。喝完酒后又到一个公园,各自表演自己的特异功能,成功的得意忘形,失败的垂头丧气……

这件事过后,我又陷入了痛苦的思考。我看过许多的气功书刊,虽然没有一本书能把气功真正讲清楚,但至少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都说练气功必须注重道德的修养。练气功和重德有什么关系呢?其它的运动项目为什么不这样说呢?世界上一些知名的运动员有的脾气暴躁、动不动就犯规打人;有的还是强奸犯、吸毒人员,可并没听说这些会影响他们的竞技水平。而我认识的这些所谓气功师,品行还不如一般人,可他们怎么还都有功能呢?还能当上什么高级气功师呢?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也问过这个气功师很多问题,但他都闪烁其辞,避而不答;或笑笑说:“自己悟吧。”他如此虚荣,如果他真懂,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这说明他根本就不懂!

也许对一般人而言,就此放弃气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对我来说就太痛苦了,因为我把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都寄托在气功上了。而且,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气功是科学,只不过是一个不被普通人探知的领域。可我到哪里能找到道德高尚的真正的气功师呢?

在大学毕业的前期,由于我对自己的未来看不到希望,极度焦虑,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长达十几天的时间里彻夜难眠,常常一个人在操场上转到天亮。后来一个心理学老师还介绍我到精神病院接受心理和药物治疗。那段时间真是不堪回首。

参加工作的几年里,我也去听过几次所谓著名气功师的带功报告,但也无非是教一套炼功动作,然后在台上表演一些似是而非的功能,好让更多的气功爱好者掏钱進班。我开始冷眼看待这一切,逐渐对气功产生了厌倦,听到有人谈论气功就感到厌烦,而且任何气功方面的书也不看了。但在我的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个强烈的渴望,希望出现一个人能帮我解开气功之谜。

由于身体方面的原因,我平时也看一些医学方面的书。一次在看一本临床学时,我注意到一个现象:针对各种各样的病症,都是先列出这种病的症状,然后给出一些药物或手术的治疗方法。但对于病因,绝大多数都是病因不详,特别是西医。那么人为什么会得各种病呢?造成人得病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呢?

而且我还思考过一个问题:西医是在清朝后期才被引入中国的,在此之前,中国人一直沿用中医治病。也就是说,在清朝以前中、西医完全是两条不同的发展路线,各自有自己的实践和理论体系,不可能存在中西医结合,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无论中药还是西药都是苦的(概括的讲),这难道只是巧合吗?而且中国还有“良药苦口利于病”之说。难道治病和吃苦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长期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常常比一般人更关注生命的意义,我也常思考这个问题,人为什么要生活在世上?就是为了生老病死吗?生活中为什么有那么多痛苦?生活在茫茫宇宙中如同一粒尘埃上的生命为什么还要那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互相伤害?好象不这样做就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可我发自内心的不愿意把自己变成那样的人。

我心里积攒了太多太多的疑惑与无奈,直到有一天……

喜得大法,茅塞顿开

那是1999年初的一天,那一天是那么平常,却让我终生难忘。那天傍晚,我去邻居家借东西,邻居的老太太送给我一本书,说让我的老人看看,这种功法很好。我一听又是气功,就本能的拒绝,我想肯定又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功。可她坚持让我拿走看看,说不好就还给她。我不好意思拒绝,就带回家里。晚上睡觉前顺手就拿起了这本书,书名叫《悉尼法会讲法》。没想到刚开始看,就被下面一段话深深的吸引住了:

“大家知道在中国这个地方,气功大面积在常人社会中普及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从“文化大革命”的中期、后期就進入了高潮。可是从来没有人讲这个气功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气功所出现的一些功能;出现的一些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讲。那么气功出现的目地是为了什么呢?就更少有人知道。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气功啊,为什么今天出现了这个气功?而且是一个修炼的东西在社会上传。为什么会这样呢?很少有人知道为什么。当然了这个气功初期在中国普及的时候,有许许多多很好的气功师出来,他们只知道做这件事情的目地就是要为人民身体的健康做一点好事。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和认识。

这个气功虽然它普及了很长时间了,几十年了,一直没有人知道这个气功的真实涵义是什么。所以我就在《转法轮》这本书中把气功界中的一些现象和气功为什么在常人社会中流传呀,气功最终目地是干什么呀,都写到这本书里去了。”

那些年,我看过那么多气功书,没有一本书上敢说出这样的话,相反都在极力回避这个话题。这不就是多少年来我苦苦寻找的答案吗?我立刻感到这个气功师不一般。看着看着,我禁不住喊出声来:“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书里面讲到了什么是气功,炼功为什么要重德,气功的历史渊源,史前文明,达尔文的進化论是不存在的,现代实证科学的不完善及人类的堕落……,我暗自感叹,讲得太好了!太正了!我一口气把书看完,几乎彻夜未眠。想不到第二天一早,妻子惊奇的告诉我说她昨晚做了个梦,梦中看见一个金光闪闪的佛飞到了我们家!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妻子一直没有走入修炼,但事隔多年,对这个梦她依然记忆犹新。我又迫不及待的到邻居家,把其他几本书都借了过来,并一直向老太太道谢,说这功法太好了!我找了多少年了都没找到。她也高兴的说:“你缘份不浅啊!”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我如饥似渴的把几本书都看了一遍,特别是当我看完《转法轮》这本书后,我什么都明白了,困扰了我许多年的一个个问题全解开了!我既兴奋又遗憾,因为当时法轮功已经在社会上传了近七年了!想不到我这么晚才得到。

身心巨变,体悟到大法的神奇

当我被大法的书所吸引的那一刻,我就明显感到一股热流从小腹迅速传遍全身,身体好象被一种巨大的能量包围着。那几个晚上都看书到很晚,只睡二、三个小时,但白天上班一点也不感到困倦,相反比平时还精神。而且,明显感觉身体很轻,双脚好象要离地的感觉。对此,我并不感到奇怪,因为《转法轮》这本书里讲的很清楚,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更让我惊奇的是,大概在我炼功半个月的一天,当时我还没有炼功音乐,我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当动作停下来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走神了,也不知道刚才做了几遍(规定是九遍),可动作怎么自己就停下来了?为了验证我是不是正好做了九遍,我就不再查数了,而让妻子帮我查数,结果每次都是九遍!太神奇了!后来,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其他学员,一个学员说,在《大圆满法》这本书里说过这个问题:“将来我们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查数。为什么不查数呢?因为你总是这样九遍九遍做下去的话,那个‘机’就固定下来了,到九遍他自己就叠扣小腹了。炼到一定的时候,这个‘机’就带动你自己的手去叠扣小腹了,就不需要再查数了。”可能因为我身体比较敏感,所以刚炼了半个月就能体验到这个“机”的存在了。

在修炼的初期,老师都要给每个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当然,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我身体的反应也很强烈。一天早上,我突然开始吐血,其中夹杂着黑红色的血块。当时妻子很紧张,但我心里很平静,因为我相信,这是修炼过程中的正常现象,而且是好事。果然,大约一周以后,症状就慢慢消失了,而且身体感觉很轻松。类风湿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晨僵症”,过去早晨醒来,双手关节发胀,握拳都困难。这些症状不知从什么时候也消失了。

除了身体的明显变化外,我的性格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过去由于长期受到病痛的困扰,心理一直处于极度压抑的状态,性格孤僻、多疑、敏感、脆弱、自卑。“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彻悟人生的真谛,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心胸豁然开阔,再不为人世间的恩恩怨怨所动,对任何事情都能坦然处之。这种境界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真正体悟到。

“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是真正的科学

“其实经过了各种各样政治运动的人们会有很强的分析能力,过去他们有过信仰,有过失落,有过盲目崇拜,也有过经验教训,特别是在文革中受到过难忘的心灵触及,这样的人们叫其随便就相信什么这可能吗?是真理还是搞政治的人所炒熟的所谓迷信,今天的人们是最能明辨清楚的。”(《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在全世界范围内对法轮功進行造谣污蔑,毒害了太多的世人,对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当时我修炼法轮功还不满六个月。由于我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迫失去了优越的工作,多次被绑架洗脑、施以酷刑,两次被非法劳教,给我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我的家人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心灵创伤。但无论面对多大的压力,我一直坚守自己的信仰,并且利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讲述着真相,证实“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

中国大陆的人们受毒害最深的就是被邪恶中共蓄意灌输的所谓无神论和進化论。在全世界,只有共产邪党统治的国家才把无神论作为国教。在中国,虽然中共邪党也把信仰自由堂而皇之的写入宪法,但它同时又利用宣传媒体和教育系统,在全国范围内制造出一个歧视宗教信仰的氛围。所以,当人们一听到“有神论”,马上就联想到背离科学的迷信和愚昧,中共邪党俨然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科学的卫士,其实,有头脑的人稍加分析就会明白,中共邪党恰恰是最不讲科学的!想想中共发动的一次次荒诞不经的运动,诸如:亩产万斤、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哪一个是尊重科学的产物?

我经常给那些所谓坚定的无神论者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世界上很多有造就的科学家同时又是虔诚的宗教徒。按照中共邪党的说法,科学和有神论是完全对立的,那么我们怎么理解一个满脑子都是科学公式的人却虔诚的相信神的存在呢?一个头脑远远发达于普通人的科学家,在他研究神学时就变得愚蠢了吗?有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关于牛顿的故事:牛顿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他和天文学家哈雷是好朋友,但哈雷却是个无神论者。一次,哈雷在牛顿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太阳系的模型,就问牛顿是谁制作的,牛顿很严肃的告诉他,这些金属球是在无序的碰撞中自然形成的。哈雷认为牛顿在和他开玩笑,就说:“这么精致的东西怎么能是自己形成的呢?”牛顿马上反问他:“那你认为这个模型比起真正的太阳系哪一个更精密呢?”哈雷说:“当然是真正的太阳系更精密。”牛顿又问他:“这么简单的模型你就认为一定是谁制作的,而比这个模型要精密上亿倍的、充满智慧的太阳系你怎么就认为是自然形成的呢?”

目前,自然界发生和发现的许多现象都是现代实证科学所无法解释的,而法轮大法都能对这些现象作出圆满的解释,难道法轮大法还不是更高的科学吗?

“有人说:我们人是从猿人進化来的。其实我告诉大家,人根本就不是从猿人進化来的。达尔文提出的理论说:人是从猿人進化来的。他当初拿出这套理论的时候,他是胆胆突突拿出来的。他的理论是漏洞百出的,是不完善的,却被人接受了,一直到今天。大家想一想,他提出的从猿進化到人这个進化中间的过程,千百万年的这样一个过程,找不到,没有。为什么没有人和猿之间的这种人存在呀?其它物体不只是人,他所说的進化的动物都没有中间过程。而且澳洲大陆存在的物种和其它大陆存在的物种为什么不一样?他都解释不了。这个漏洞百出的進化论却被人接受了。这才奇怪哪!”(《悉尼法会讲法》)

其实,人究竟是怎么来的,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个很严肃的话题。假如人真的不是从猿人進化来的,那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人来到世上的目地又是什么呢?在進化论出现之前,神造人之说是被东西方所普遍接受的,人因对神的敬畏而自觉的约束着自己的行为,才使得人类的道德能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从而延缓了人类的败坏。而進化论使人把自己也当成了动物,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动物生存法则也适用到了人类,把不择手段的竞争、崇尚狼的精神当成了现代人类的文明!从这一点上说,進化论摧毁了人类的道德。在当今的中国,進化论被当成了不容置疑的科学被大力推崇,甚至被当成教材从小就灌输给中国人。这实为中国人之大不幸!

一次,我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刚开始,一个所谓的领导对我百般羞辱,说我白受了那么多年的教育,给知识份子丢脸。我没有跟他争执,相反,我提出要和他单独谈谈。他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知道他想找我的漏洞,以便所谓的“转化”我。我就把我的以上经历以及我对无神论和進化论的看法都讲给了他,在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一直在静静的听我讲。最后我坚定的告诉他:“你们想让我放弃法轮大法的信仰,不相信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就如同你们想让哥伦布不相信地球是圆的一样!”我发现他刚才那种趾高气扬,满脸鄙视的表情荡然无存!相反,他对進来的几个犹大(在压力面前放弃信仰,進而又帮着恶人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人)以充满蔑视的口气说:“你们转化不了他,他是个很有思想的人。”我为他的醒悟而感到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