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开铺劳教所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为了“转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减刑为诱饵,安排大量的劳教人员作所谓“信息员”,以获取法轮功学员的各种信息,他们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甚至情绪状况,供狱警分析语言、语气中所带的信息,连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打招呼都被记录、汇报。

对于不配合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就进行威胁恐吓,刻意刁难与侮辱,或延长非法劳教期限,或关进“功能区”殴打。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在新开铺劳教所遭迫害情况:

◇易志远两次被关在“功能区”迫害

大约二零一二年五月,有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一位是株洲的易志远,一位是衡阳的谭绪良。两位老人都是六十岁以上。

起初劳教所拒收易志远,但“六一零”坚持要“送”。第二次再“送”来时,新开铺就收下了,并将易志远隔离在“功能区”。

“功能区”表面上有各种娱乐设备、书籍,对外称是被关押人员的休闲处所,实际上常年难得开放几次,然而,此处因为没有安装摄像头,成了劳教所狱警隔离、迫害、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固定场所。

易志远被关押在“功能区”好几天。他对大法很坚定,不配合迫害,一些吸毒强戒人员软硬兼施也“转化”不了他。在这过程中,七大队警察胡猛用电棍电击过他的头部。后来易志远拒穿劳教服,又被关到“功能区”一次。夹控他的吸毒强戒人员任卫红曾殴打过他。

◇雷扬帆一度被迫害出心脏病症

雷扬帆,近四十岁,湖南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大学文化,原来在中国银行担任过信贷员。二零一零年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是非法劳教期满的日子,但新开铺劳教所对他非法加期,拒不放人。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雷扬帆刚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时,绝食反迫害将近二十天。二零一零年九月,雷扬帆再次绝食六天时,被带到新开铺劳教所医务室强制灌食。恶人用开口器强行撑开他的上下牙齿,夹控程铁高猛的拧开口器旋钮,致雷扬帆痛的大叫,并导致他左咀嚼关节部位长年损伤,稍稍张大嘴部即会听到“咔、咔”的关节活动声音发出。当时医务室负责灌食的医生叫彭旭。

二零一一年二月,雷扬帆在床上打坐炼功,被夹控凌洋及夹控班长郭小华、值班组长易晖等人多次强行从床上拖到地上。凌洋使劲将他的腿往床架上撇,拖到地上后,易晖大喊一声“踩死他”,凌洋上来踩到雷扬帆的胸部,后被人制止。

自二零一零年以后,新开铺劳教所表面规定上不能动手打人,但法轮功学员呼喊“法轮大法好”或者炼法轮功打坐、炼功,狱警就教唆夹控犯人可以公开动手打法轮功学员,夹控分队队长杨瀚曾威胁法轮功学员雷扬帆说:“一切后果自负”。

雷扬帆不配合劳教所的非法指令,经常受到夹控犯人的刁难、谩骂、侮辱、挑衅,还多次遭吸毒强戒人员向江红、杜凌、黄峰、覃三毛、胡勇、余欢、任卫红、姚新华、周庆国以及劳教人员雷必元等人的殴打及死亡威胁。来七队培训电脑的吸毒强戒人员帅健、李彤、何绍见也打过雷扬帆。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雷扬帆出现过严重病业状态,有时高血压达到180,有时低血压达到90,心脏痛,走路很慢、很困难,但劳教所不但不让他保外就医,还取消了雷扬帆当月的正常接见家人。狱警给雷扬帆强行灌降压药,强迫其吃降压药和安神药,但降压药却导致心脏超负荷。

二零一二年五、六月,雷扬帆出劳教所时,又被非法延期了一个多月。

◇刘勇在“功能区”遭毒打

另一位曾在“功能区”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叫刘勇,他是湖南邵阳市市政系统的工作人员,约年近四十岁,大专以上文化。刘勇长得文质彬彬,对吸毒强戒人员非常慈悲,他和每一个人说话都轻言细语,发出的声音很纯正,说话很考虑对方的感受,几乎所有的吸毒强戒人员都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关心他们。

很多吸毒强戒人员和法轮功学员交往,是想得到一些信息,以便向警察汇报,而使自己在七大队能有立足之地。刘勇却不对他们另眼想看,真诚的和他们交流,为他们生命的本质考虑。很多人们被他感动,和他成了好朋友。

刘勇曾被中共非法判过刑,这次被劫持到劳教所的时候大约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据好几个吸毒强戒人员透漏,刘勇被关在功能区好几天,遭到毒打。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大队副大队长豆湘林曾侮辱、谩骂刘勇,逼刘勇等法轮功学员出工做奴工产品,威胁不去就抬着去。

◇魏桂梅多次遭殴打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宁乡籍法轮功学员魏桂梅老人被非法劳教期将满。但据说他被加教延期。狱警说他多次呼喊“法轮大法好”。魏桂梅第一次被殴打的时候,大约是在二零一一年六月,这位身材瘦小、年近七旬的老人遭到殴打,他的半边脸及眼窝处呈现大片青紫。据悉,魏桂梅在走廊呼喊“法轮大法好”,夹控犯人将他拖入216牢室,将他的头部用力撞击地板砖。夹控犯人还用一双脏臭的袜子塞到魏桂梅的口里,魏桂梅当时差点被熏晕过去。

魏桂梅还被关进“功能区”迫害,在那里吸毒强戒人员周庆国、侯海波等为了减刑,曾狠命殴打魏桂梅。有个吸毒强戒人员看到了当时的场景,回牢室后说:“我才不动手呢,打成那样,出了问题,谁帮我担责任?”言下之意,当时的场面很残酷。

魏桂梅在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月、十二月及二零一二年三月等时间段,多次遭到过殴打、侮辱、捆绑,还被单独关过禁闭室。

二零一一年八月,魏桂梅脸上又出现青紫伤痕,当时他去洗脸、上厕所,夹控人就要他带一毛巾遮在伤处,不让其他人看到。

二零一一年六月时,法轮功学员雷扬帆看到魏桂梅的伤情,动笔为魏桂梅向检察院驻新开铺劳教所检查站写了一封申诉信,该信被新开铺劳教所七大队扣留,副大队长豆湘林说:“就是不让你写”。

大约二零一二年三月,夹控班长陈刚(或名陈罡)在216牢室,用脚架在魏桂梅的头上,当众侮辱他。

◇莫其兵,年近四十岁,益阳桃江人,是一位拥有大学学历的计算机人才。他到六一零办公室讲真相,被绑架到新开铺劳教所。他几乎每天都要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二零一一年八月,莫其兵要求炼功,被狱警罚站,并被关到“功能区”。出来时,他双眼眼窝部位呈现红色及紫色、绿色交杂的伤印,头顶部位有一道长约10厘米、宽约1.5到2厘米的红色印子。大约二零一二年三月,吸毒强戒人员覃三毛在225牢室内殴打过莫其兵10分钟。二零一二年,莫其兵出劳教所不久,又被当地警察绑架,因体检不合格,新开铺劳教所拒收。

◇石岳生,年近七旬,益阳南县人。二零一一年三月,他要求炼功,被关到“功能区”迫害约半个月。回到牢室后,老石变得神情有些恍惚、情绪低落,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夹控犯人李鹏飞、陈刚等人经常刁难侮辱他,对他说:“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李鹏飞公开承认自己经常打他,并说“我打了你又何解”?李鹏飞还说:“法轮功学员申端君我打过、刘解生我也打过”。申端君是衡阳人、刘解生是郴州人,他们都是六旬左右的老年人。

◇大约二零一一年三月,郴州法轮功学员严勇被送到劳教所时,被夹控夏耀晖(或名夏耀辉)打了一个大耳光。当时是春季流感隔离时期,新来劳教所的人们都被安排到九队单独关押。夏耀晖打他的目的是要逼迫他写什么悔过书。

◇大约二零一一年上半年,浏阳法轮功学员黎益龙,在被做例行安检时,豆湘林当众向他吼道:“脱裤子”!黎益龙不亢不卑的轻声说:“你想干什么呢”?豆湘林命令旁边值班组的易晖等吸毒强戒人员说:“拖下去”!他们一哄而上把黎益龙拖回到牢室。黎益龙被他们打了耳光。

◇还有两位因为春联上写有“世界需要真善忍”而被劫持到劳教所的平江法轮功学员:徐宽厚和李富兴。徐宽厚的妻子几年前在湖南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衡阳法轮功学员季勇,三十多岁,他原来患有严重的肝病,修大法后痊愈。季勇两年多以前刚到劳教所时,曾被强迫五天五夜不准睡觉,目的是逼迫其“转化”。

◇郴州法轮功学员周付军,是七队副大队长豆湘林的老乡,大约三年前,夹控肖晓辉殴打他胸部,导致吐血。周付军在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肺病,后来在劳教所又旧病复发。

目前在新开铺劳教所,即将解除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怀化的魏桂梅、南县的鲁礼华、宁乡的章华生。

其他仍被非法关押在新开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邵阳的刘勇,衡阳的申端君,株洲的易志远,衡阳的谭绪良,还有谢朝炎、廖国团;最近一段时间又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新开铺劳教所,姓名不详。

近年在新开铺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有:益阳南县的张春秋、张新江、黄金诚,长沙的伍利民、李志刚,衡阳的李玉文、聂廷记,怀化的杨小平、丁礼昌,郴州的李占鲜,常德澧县的曲家新等。

参与迫害相关的责任人:

湖南省劳教局:局长夏飞
新开铺劳教所:
所长李云青、副调研员陈继军、副所长陈新华、管理科科长苏毅、管理科副科长毛伟;
七大队:大队长肖某、教导员李志强,副大队长豆湘林、副教导员叶钢(或名叶刚)、夹控分队队长杨瀚、夹控分队警察:胡猛、陈大勇;新兵分队队长王鹏程、程义长;技培分队警察刘铖、李素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