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没有这场迫害 还会有多少人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日】(明慧记者肖妍加拿大采访报道)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一大早,因自己的移民身份问题,金女士去见了移民官。她简单地叙述了炼功前的身体状况以及来到加拿大在儿子劝说下修炼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之后自己身体的神奇变化。法官听得动心了,在同意金女士留在加拿大的决定宣布后,法官表示自己以后也要学炼法轮功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于世二十周年,金女士在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于世二十周年,金女士在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

年逾古稀的金女士选择以难民的身份留在加拿大,是因为她炼了法轮功不能回中国了,以免遭受中共的迫害。金女士炼法轮功是因为一身病痛又无药可医,修炼后不药而愈。听起来可笑却又令人心酸的是,法轮功从中国传出,但中国人却不得不到国外来才能学炼。法轮大法洪传到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各级政府褒奖二千余项;唯独在中国遭受迫害。金女士在中国没敢接触法轮功,多承受了十多年的病痛折磨,这是谁之过呢?而这样的事情在全中国何止一个金女士。

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在中国传出,街头巷尾,公园、校园、厂区,到处可见法轮功免费教功,上亿人修炼后身心受益,许多沉疴顽疾神奇般地康复,许多人身患绝症起死回生,家庭和睦,社会安定。然而一九九九年,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执意要迫害法轮功,利用军警、特务、司法等机构大量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及酷刑折磨修炼者,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言堂抹黑式的舆论宣传让人们远离法轮功,使人们失去了本应该受益的机缘。

金女士是不幸中万幸之人。带着一身顽疾病痛,七十多岁的金女士背井离乡,在加拿大自由的国土上幸遇法轮功,从此无病一身轻。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蒙特利尔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于世二十周年的时候,金女士身着鲜亮的朝鲜民族特色的节日服装,站在台上,无不感慨地说:“我已经七十多岁了,刚修炼法轮功两年,身体原来的疾病都没有了,感到特别幸福,特别高兴,尤其是在精神上感到很愉快和幸福。”

在谈到过去自己身体状况时,金女士说:“在国内的时候,大夫就说,我患了腰椎间盘突出和骨质增生症。骨质增生会压迫神经,导致腿走不动路。我两条腿经常又疼又麻,有时骨头麻,躺着都痛。最要命的是,疼痛经常出现在晚间,睡觉的时候经常被痛醒。后来,大夫说,西医要治的话,就动手术开刀,把腰椎周围软骨样的组织切掉,不让它压迫神经。这是西医的方法。中医的话呢,只能是止痛。止痛的方法最好的就是针灸。但不是普通的针灸。我先后用了蜜蜂针刺法治疗和台湾进口的封闭针治疗。”

在治疗获得一定效果时,金女士抓紧办理了到加拿大的手续。她说:“我儿子从加拿大给我发的邀请信都很长时间了,他总是来电话催我,快点办手续。我又不能告诉他我有病,怕他操心啊。我就跟没事一样跟他说,慢慢办吧,着啥急呢。因为当时走不动啊,着急也没用啊。”

金女士有两个孩子,但都不在身边,家里只有她一人。她说:“用不同的方法治疗一段时间后,能走路了,我就赶紧到北京去办理出国手续。体检后不久,我就拿到了来加拿大的签证。”

担心腿脚不便带来的麻烦,无奈又无助的金女士在众多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中选择了韩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她说:“我就等韩国的航班,因为他们在中途转机时不需提行李,行李直接到你的目的地。搭乘其它的航班都要在转机时自己提出行李,到下一航班的登机处再办一次手续。所以,我是搭乘韩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到多伦多,我儿子到多伦多接的我。”

常年的病痛,金女士已是不折不扣的药罐子。她说:“来加拿大时,我带了很多药,包括止痛片。腰椎痛、腿痛时,我就吃止痛片。儿子发现我吃药,疼痛也不见减缓,就跟我说:妈妈这回得听我的话,炼法轮功吧。真的照我的话试试,行不行再说。你就去试试。”

她说:“我拗不过儿子,就想,就听他一回吧,试试就试试吧。所以我就按照儿子的介绍,每天看法轮功的书,每天炼功两个小时。两个月后,哎呀,发现浑身可轻松了。上楼梯吧,以前只能拖着脚,一阶一阶慢慢地上。炼功后不久的一天,我发现上楼梯可以一脚一阶正常地上了。”

不仅腰椎不好,金女士还由于过去的一次车祸,留下了严重的头痛症。她说:“我还有头痛病史。七十年代的一次车祸,脑壳撞破了,缝了好几针,在医院治疗了很长时间。出院的一年后,我发现这次车祸给我留下了头痛症和健忘症,再去找大夫,大夫摇摇头说,这是后遗症,没法治,只能是痛的时候吃止痛片。后来我也只好认了,心想,只有让这该死的头痛病陪我到死的那一天了。痛的时候,一、二片止痛片不管用,得吃十多片才能止痛。后来,我出门总是带着止痛片,就象吃糖块一样。”

长年吃止痛片,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她说:“几十年了,止痛片吃多了,结果有一天,发现胃穿孔了,胃溃疡出来了。止痛片很厉害啊,吃进去后刺激胃。胃被一点一点刺激,最终窟窿出来了,结果胃出血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没有引起注意。后来有一天我昏倒了,由于贫血昏倒了。到医院一检查,供血不足。后来做胃镜检查,发现是胃穿孔。”

头痛也改变了金女士的性格,她说:“头痛病带给我异常的性格,没有宽容的心,遇到什么都烦、生气。我有二个孩子,一个姑娘、一个儿子。我女儿常说,妈妈真怪呀,什么事都赖我们,我们怎么怎么的。因为我心烦嘛,他们不理解。我心想,不理解就不理解吧,到时候再说吧。”

从车祸后的头痛症,到吃止痛药吃到胃穿孔,到后来的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等病,金女士的大部份人生几乎是在求医问药中度过的。她说:“炼了法轮功二个月以后,腰疼、腿脚不灵都好了,没想到,头痛的病,不知不觉就没有了,不知道跑哪去了。以前头痛的时候,记东西一转身就忘。现在头脑非常清晰,记忆力也恢复了。”

短短两年时间的炼功,不仅把身体炼好了,精神也变得爽朗起来,金女士从炼功中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她说:“我想,年轻的时候就这样该多幸福啊。我现在和大法弟子生活在一起,一起修炼法轮功,我感到特别幸福。我要是年轻时就能这样,该多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