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三周年 新加坡民众人心渐明(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举行公众集会,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三年的残酷迫害。

学员们以集体炼功、摆放真相展板、分发真相资料,以及烛光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大陆同修等形式,向民众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累累罪行。很多民众和游客纷纷接过真相资料,并与学员们交谈。也有不少人接到了活动的传单,特别安排时间,专程赶到集会现场,以便更深入地了解大法真相。还有中国大陆同胞了解真相后,声明退出中共一切相关组织。更有人当场开始学炼功法。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中共迫害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中共迫害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中共迫害
新加坡法轮功学员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中共迫害

新加坡法轮佛学会会长黄威强博士在集会上发言
新加坡法轮佛学会会长黄威强博士在集会上发言

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
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

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
烛光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

路人现场学炼法轮功
路人现场学炼法轮功

民众希望了解更多法轮功真相
民众希望了解更多法轮功真相

十三年坚持正信反迫害

“又一个七二零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回顾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的傍晚,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自发地汇聚在吉林省政府附近,虽然下午时分广播已经宣布中共邪党取缔法轮功的决定。学员们以平和的心态,静静地坐下来,希望以生命来证实法轮大法好。午夜时分人群被大批便衣警察暴力驱散。我与另一位同修看到一些外地来的学员,想到夜深了,他们去哪里落脚,就主动招呼,把他们带到同修的住所暂住一晚。”

“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那些外地学员的名字,他们的相貌也模糊了,更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

“就是这些看似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走过了这风雨十三年反迫害的岁岁月月。善良的人们想象不到日后的迫害如此疯狂和血腥,而迫害者也低估了法轮功群体持久抗暴的毅力。”

“十三年来,法轮功学员凭着坚持正信走了过来,一路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在抗争,大法弟子心里装着所有的人,讲真相中把慈悲带给了世 人。”

“十三年来,法轮功学员每一次走出来、每一份传单、每一项活动、每一步的坚持都意义重大。”

法轮功学员孙先生谈到了他的一位在国内的学员近半年多来的遭遇。他的这位友人被绑架后,恶警们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叫嚣着:只要不打死,什么都可以用。结果原本身体非常好的一个人,在遭受种种酷刑(压杠子、老虎凳等)后,已经不会走路了,头发全白了。孙先生说:“十三年了,迫害仍在持续。中共这个政权,没有任何法律,没有任何人类的道德标准,迫害人没有任何的底线,只有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迫害。”

幼儿教师、法轮功学员洪女士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迫害持续的这十三年间,她省吃俭用始终坚持着向大众传播真相。谈到这些,她感到很自然就应该这么做。她说:“我修炼后,以前的哮喘病很快就好了,家人都看到了我受益的情况。法轮功能够真正的使人受益。可是迫害发生后,媒体的不实报道带来了不良的影响,我们不澄清事实的话,民众怎么能了解真相呢?”她说:“对家中老小尽到本份,工作上尽职尽责的同时,我尽量把省下的时间和金钱用在讲真相上,十三年来都是这样。”“当人们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是真心为他们好的时候,人们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近来在讲真相过程中,遇到很多人竖起大拇指对我说‘法轮大法好’,还有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主动用真名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

真相渐明 民众寻找大法

一位先生专程来到集会现场,他说:“在公布出的三千多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位名叫李白帆的,曾是我的老师。印象中李老师是一个工作特别认真的人。”

“我本来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然而突然有一天,打开电视,无论转开哪一个台,都是对法轮功的负面宣传,这个对我的冲击太大,我想了解真实的情况。”

“在我的头脑中思考着一些问题,比如说,政府为什么要打压法轮功?这样做对政府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说成是×教?×教的特征是什么?等等。到头来,那些宣传都不能说服我。”

他还说:“我感受特别强的一点是,中共的运动,许许多多的人一夕之间就被打倒了,而法轮功这么多年却没被打倒。有人说,法轮功是被用钱收买的,象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场面,全世界到处都有法轮功学员,哪个政府、组织有能力收买?我感觉,这是个人心的问题,用钱能扶起来吗?”

他钦佩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各种努力,他说:“特别是国内很多人没有看到真相的机会,所以这些努力值得去做。”同时他对一些不愿正视法轮功真相的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有些人根本就不了解法轮功,一触及到就气愤得不行,人家告诉了你自己在遭受迫害,你也不应该恨之入骨啊。况且有的法轮功学员是以付出生命代价来做的。”

新加坡老人卓先生因接到了活动的传单,特别赶到活动现场,他说,想带着太太一起学炼法轮功。他表示,通过英文大纪元报纸于二零零八年了解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他说:“在新加坡,媒体会自我审查,过滤掉法轮功真相,只有大纪元在报道这些真实的讯息。”

从澳洲来的一家四人来新加坡旅游一星期。他们看了真相展板,要了真相资料,坐在公园旁的椅子上观看学员们炼功。福特(Terry Ford)先生说:“这场迫害与在西藏发生的事情是一样的。”

来自越南的年轻人谦先生通过互联网很早就知道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他说:“迫害是不公正和不可接受的。”他认为法轮功很好,并已开始自学法轮功。他说,今天来到这里,希望更多地了解法轮功。

一个印度小伙子与朋友结伴而来。当听到迫害的真相时,他眼角低垂,非常伤心,并难过地说:“太残忍了。”他表示有兴趣学炼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