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我最爱在网路上讲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我从二零零五年就开始利用网路讲真相,虽然中共的网络封锁一波连着一波,但直到现在我仍旧坚持利用这个工具讲真相。炼功点上的同修有时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坚持,他们说:你在补习班工作,应该可以来媒体帮忙,为什么这么执着在网路上手聊呢?我向内找了自己是否图着常人的成就感不放或是觉的帮很多人三退了很满足而有欢喜心?后来我参与了读报教育的工作,接着同修又要求我参与客服工作,但我思考到这样同时也会影响到我向大陆众生劝三退的讲真相时间,所以我婉拒了同修的邀约。

这个最爱的聊天工具是中国浏览量最大的中文门户网站,目前有超过七亿人在使用,使用比例高达九成。平均每人的视窗上挂有六十四个联系人,其中陌生网友占到了三成左右。它改变了中国人的沟通方式,它的社群也是内地最大网络社群。除此之外,它图文并茂,能快速的让中国人了解真相打开心防。我决定就算剩下我一个人也要继续做,决不配合封锁!

曾有网友激动的告诉我:听说有海外大法弟子在这个聊天工具上帮人做退党服务,我们想学法轮功和三退已经很久了,今天在人海茫茫中终于找到了你。我想这不是巧合,上天一定有听到他的心声。是啊!生命无比美好,需要我们共同关爱。在西方国家小鸡小鸭过马路,所有的车辆都会停下来让路,在今日的中国,人命却贱如草芥,因为中共的历史就是杀人的历史。

从法上我理解到电脑是外星人有意强加给人类的产物,但因为用来做真相救人,我想它也给自己摆放了一个好的未来,不过这毕竟是人类文化中原本不存在的东西,所以用久了就容易和别人起疏离感,没有一些毅力真的不容易坚持下去。记得有一次我在麻木消沉的状态中浏览网站,刚好有师父的法像,仿佛师父就在眼前,接着我快速登上了号,并在短短四十分钟劝退了九个人,我明显的感受到是师父慈悲的把该救度的众生推到了我跟前,如此打破了我之前消沉的状态。

有次打坐时师父点化了一些,打开了我的一些记忆,我看到自己曾是清朝某皇帝,也许当过他的副元神或主元神吧。看到这一幕我才了解,为什么学生时候我最爱的就是这一段历史,我知道师父不是随便让我看到这些,于是我赶紧上百度网找到那位皇帝的粉丝群,将他们都加上了,能讲多少算多少,但那一朝众生也许太多了,发正念时我还看到广大的紫禁城布满了穿着清代服饰的文武百官仓皇的到处奔跑、大叫,让我看了好不忧心啊!这么多众生什么时候才能救的完?

看着小视窗不停的闪着催促我回答问题的讯号,我兴起了辞去补习班工作专心救人的念头,可是一打开《转法轮》,一行字闪着光映入眼帘:“因为我们要印书、印资料,到处去传功,需要费用。”我知道这是在点化我不能走极端,于是我把常人工作做完后再用大量时间劝三退,有时聊到很晚,但早上却精神抖擞状态良好,可是做别的事却感觉累的不行。

在利用网路讲真相当中,我经历了网路封锁和一个人孤单作业的挫折,网友不明真相时的谩骂等心性考验就算不上什么了,每当心中感到过不去时就有二行经文映入脑海:“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现在谩骂少了,久了也知道大陆众生那些反应都是在邪党灌输下的结果,不是真的,也能很轻易的突破他们的心锁,解开心结,并三退成功。虽然隔着小小的对话框,急迫救人的心在冰冷的键盘敲击声中竟是如此的温暖,每当回答完网友的问题后,得到他们简单的回应,如“退,听你的!”“懂了,帮我吧!”“你把我救了吧!累不累呀?歇会儿吧”……都感到因为长期坐着逐渐僵硬的四肢注入了暖流,每个号都象是我们的分身执行着这神圣的使命,那微笑的头像似乎在说:好耶,又救了一个人!

利用网路讲真相,不需要再花钱也不受限于时间,这么大的族群,难怪同修说这是一个超大的景点,而这么大的景点就在自己家里的电脑前。同修们,再扩大容量,一起来参与网路讲真相救度众生,共同精進吧!

以上是个人的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多加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