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母亲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母亲快七十岁了,但给人的感觉要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十几岁,皮肤圆润细腻、白里透红、精神饱满,骑自行车走多远的路都不觉得累,做起事来比年轻人还有活力。

多年未见的熟人遇见了都惊异于她的变化,因为十五年前的母亲可是出了名的病秧子、药罐子,才四十多岁就提前病退。那时候三四十岁的她看上去就象是六、七十岁的人,黄皮寡瘦,视力衰退、牙齿都松动了,长年大小病不断,家里除了药味就是薰醋的味道,中西药都差不多用尽了,多种顽疾就是治不好,由于用药过多,医生都说药物对她的身体已经失效不起作用了。母亲长年在病痛的折磨中痛苦得生不如死,每晚听到她疼痛的呻吟声,我都难受得睡不着,可是却没有办法减轻她的痛苦。

一九九六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母亲遇到有人向她介绍一种功法,说是修心向善,对祛病健身很有奇效,听别人大概讲了一下功法的特点,母亲一下就从心里喜欢上了,以前因为身体不好也有人曾劝她练一些气功,她都因身体太弱不想动拒绝了,可是这次听人这么一说就动心想炼,心里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功法而是一种修炼。那时还没有书,只是听人大概的讲了一点内容,学了一些炼功动作,回到家,她整个人就跟平常不一样,说话也有力气,眼睛也有神了,她把家里的药全拿出来,对我们说:“我要开始炼功了,人家说只要诚心炼这个功就不会有病,我也用不着再吃这些药了,以后我都要跟这些药绝缘了……”说着就一古脑全扔了。

从那以后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每天早晚到炼功点炼功,开始还是父亲用车子送去的,没几天就自己走着去了,不到一个月,身体上所有的病痛症状全部消失!整个人从此精神起来了,身体变化极大,炼功前后判若两人,这对所有的人来说真是一个奇迹!

她的变化让许多熟悉她的人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母亲炼功很是勤奋,每天早晚从不间断,后来有了《转法轮》这本书,更是每天捧着看,有不认得的字就来问我,天天学的很认真,有时她一个人在家可以读一天的书也不觉得饿,为了节省时间,只用开水泡点剩饭吃,肠胃却没有因此有丝毫的不适宜,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她从书上看到法理,悟到自己悟性不好是因为业力的阻碍与间隔,不能与宇宙特性“真、善、忍”相溶洽,而吃苦就能消业,她认定炼功吃苦能消业,于是她在盘腿上狠下功夫,刚开始双盘腿只能坚持几分钟,她就在家炼双盘,先把腿双盘再用布带子绑起来,腿都成紫黑色,疼的钻心她就是不拿下来,这样没过几天她就能双盘腿炼功了,而且打坐的时间越来越长,状态也很好,时常能体会到入静、入定的美妙,有几次打坐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整个人都飘起来了,炼功给她带了许多美妙的体会与感受,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以前母亲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生气骂人发脾气,现在身体健康了,精神也好了,时常按“真、善、忍”修心要求自己做好,对谁都祥和慈善。以前她买菜都要与人斤斤计较,不肯吃一点亏,修炼后她知道这些都是要修去的利益之心,于是再去买菜不磨价了,也不专挑好的选,别人给什么样就要什么样。有一次过心性关没过去,在家跟父亲争吵起来,后来悟到自己错了,是要提高心性了,于是在师父法像前说以后再不会这样了,一定要做好。果然那以后,别人再怎么对她,她都能做到慈善忍让,事事替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

有一次母亲骑自行车回家,在路上被一辆疾驶的摩托车撞倒狠狠的摔在地上,头磕破了,手和腿也摔破了流着血,骑车的人一看撞倒了人吓得加起油门就跑,过路的人把她扶起来,见母亲伤的不轻叫她去派出所报案,说是帮她记下了那人的车牌号,母亲婉言谢谢了那人的好意,说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又说那人也不是故意撞的、不找别人麻烦了,几个围着看热闹的人都觉得这老太太真奇怪,跟别的人不一样。母亲扶起车子看看也没摔坏,可是腿伤了不能骑车就推着回家了。

到家后洗了洗伤口也没管就接着学法,晚上开始发烧,头疼的要裂开似的,父亲害怕出事,说肯定是把脑袋摔坏了,说不定是脑震荡,要赶快送医院,母亲坚持说自己没事。这样迷迷糊糊一直烧了两三天,什么也不能吃,头疼得很厉害,她躺在床上恍恍惚惚中好象有人在耳边对她说:“你家祖辈命都不长,你母亲也是六十来岁就死了,你也是该到寿了……”这话反复在脑子里说了几遍,母亲忽然警醒了:这个念头不对啊,这不是我想的,我修炼大法生命都交给师父管,我的人生道路师父早就给我改变了,这些不好的思想都是想强加给我的,我坚决不承认,我只听师父的,炼功人不会有事。念头就这么一想,人一下清醒了,人也精神了,头疼的症状也消失了,她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帮自己消了一个大业、闯过了一个生死关。

护法

由于母亲身心的巨变,我和妹妹也都走入了修炼,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互相交流切磋,共同精進,家里的环境变得和谐幸福,生活得越来越充实快乐起来。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一时间黑浪滚滚,乌云遮天蔽日,空气中都弥漫着恐怖的气氛,但是这一切邪恶的表象吓不倒大法弟子。

我和妹妹先后两次進京护法,第三次被半路截回,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恶警用土铐子把我的双手别在背后反铐关在一间拘留室内,不能吃饭、喝水,大小便也不方便,但那时内心没有一点惧怕,感觉有师父在保护着,身体也不觉得难受。后来国保恶警来审讯时,我拒绝回答任何回题,并正念质问他有什么权力反铐我,这是滥用私刑,严重的侵犯人权,他慌忙夹起包就走了,过了二十分钟打了电话来,叫人把我的铐子松开,当时双手已经肿起老高,看守所的人还问我要不要紧,并关心的问我需不需要吃点水果或是喝点水。我说没事,并给他讲我们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炼功没有错,法轮功是正的……

因为那时正念足,有师父加持着感觉带的场很正,看守所的人听着也点头说知道我们都是好人。回到拘留室我仍然双盘打坐炼第五套功法,管教看见了也没再象开始那样阻拦。

因为我和妹妹都被非法关押,母亲一时动了情,害怕我们会出事,自己也不敢炼了,那时她做梦从很高的地方掉在一个泥坑里,她知道是师父在点化。后来在师父的慈悲指引下,她又开始学法修炼,并悟到自己没过好那一关掉下去了,为了弥补,她和几个同修一起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后被当地公安带回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她和同修们一起绝食抗议,这一回她彻底放下人心,决心一定要做好。绝食的第七天,看守所的人见母亲年纪最大怕她出了什么事要承担责任,哄骗说要把她转到第一看守所,等她收拾东西一走出大门就把她抬到一辆车上直接送回家,当时她还以为是自己没修好,同修都被关着自己却先出来了,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对才被送回来了,心里很难过,后来才悟到是师父见她放下心经受住了考验。

回家后,所有的亲戚朋友和熟识的人都来家里围着母亲劝说,叫她不要再炼了,说这样会害了两个女儿和整个家庭,有的说不要和国家对着干,有的说共产党要打压的谁也拧不过,再这样下去还会牵连家人失去工作失去一切……十几张嘴围着她不停的劝说叫她放弃修炼,可是这次她心里很平静踏实,他们说的什么也听不见。劝说了几个小时,父亲说:别人都好心来劝了半天,你总得说一句什么吧。母亲这才平静的看了看他们说:“我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给我们一个好身体哪有错了?要是都跟你们这样说的,一打压就不炼了,人连一句真话也不敢说了,大法蒙冤,我们这些亲身受益的人都不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那我师父不是白传大法了吗!”母亲当时也想不到是怎么坦坦然然说出了这句话,在场的人瞪着眼睛,觉得说了半天全是白费劲,母亲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想自己,只想到师父与大法。他们瞬时象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也再没有人找母亲所谓的劝说了。

讲真相救众生

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母亲怕心较重,那时形势还很严峻,但她意识到必须走出去让世人知道真相。

那天半夜母亲和姑姑(同修)一起相约去几十里外的村子发真相资料,刚走到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听着四周的狗叫声,她一下怕心起来了,不敢進村子,她知道这个状态不对,于是找了地方先坐下来,向内找自己(那时还没有发正念),静了一会,她忽然悟到,这怕心不是自己,自己是来救人的不偷不抢又不是做坏事为什么要怕呢,于是心里定下来,对那颗怕心说:你叫我怕,我偏不怕,越怕越要灭死你。这样一想,身体一下感觉暖融融的很踏实,就这样她和姑姑一起挨家挨户发资料,也听不到狗叫了,回来时,几十里路象飘似的就到了家一点也不觉得累。

打这以后,母亲经常去各处发真相资料、挂真相条幅、贴不干胶、喷真相标语……只要是正法需要的,哪样她都不会落下,城里都发到了就去乡村山区,最远的去过一百多里偏远山区做真相,有几次也遇到危险,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走脱。每回出门做真相,她都对师父合十说:“师父,弟子出去救众生,请师父加持弟子吧。”每次心态纯净时做的都很顺利,效果也很好,别人说她做的好时,她都会说:“这哪是我们在做啊,都是师父帮着做的,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做好,动动身子就行了,师父早就给我们安排好了。”

随着真相资料的丰富与需求量增大,师父要求遍地开花,她悟到这也要跟上正法的形势,于是请同修帮忙购买了电脑与打印机、刻录机,六十多岁的她只上过三年学,从来不懂电脑,竟然在最快的时间里学会了上明慧网,自己下载并打印真相资料和刻录光盘。并且帮助许多当地同修建立起了家庭资料点,而且好几个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同修,现在当地真相资料基本上都能自给自足。

除了出去发真相资料,平时在任何场合遇到任何人她都不放过讲真相的机会,不管认不认识,她都先主动笑脸跟人打招呼,再跟人讲真相,告诉人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得福报,亲戚朋友熟人没有她讲不到的,多年没见过面的人,她都带上些礼物和真相资料上门拜访,家里来了客人更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以前她对穿戴不是很讲究,现在出门都要注意修饰一下,收拾得干净利索,衣着也很大方得体,显得健康年轻神采奕奕,她总是说:“我们走哪都代表着大法的形像,不能给师父抹黑,在哪都要给人最好的印象,让别人都说,大法弟子就是好。”

后来开始做三退,有些同修悟不过来,担心常人说参与政治,母亲却说:“我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邪党不是好东西,因为它不信神,反天理,老天怎么能容它呢,加入它的组织肯定要遭殃,就是要告诉人们它是邪的,不要跟它一起被毁灭。”因为她在这方面的法理跟上了,在给人讲三退时也很自然,别人也能接受,这样三退也做的比较顺利。

在坚持不懈讲真相救众生的同时,她也知道学法的重要性,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放松,明慧网更是每周必看,有时看到认为很好的交流文章就专门摘下来反复多看几遍,很受启发与促進。

去年十一月,当地邪恶“610”绑架大法弟子办所谓的洗脑班,那天下午,母亲去一个同修家,走在路上被恶警拦住,绑架到洗脑班,她没有害怕,横下心把自己交给师父,一边在心里发正念解体洗脑班邪恶烂鬼共产邪灵,一边慈悲的劝告那些所谓的帮教不要参与迫害大法,不要错过被救度的机缘,否则恶报临头时后悔莫及。那些犹大没有一个人敢找她谈话了。

当天晚上在师父的加持下,母亲出现高血压的症状,“610”恶人找来医护人员量了血压高到220,怕出事,于是连夜用车把母亲送回家,并把当时抢走的电子书和包里的东西也还给了她。

回家后,母亲向内找自己是哪里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悟到,是因为那些天连着在外面讲真相忽视了学法,又因为一位平时很亲近的老同修出现病魔干扰的状态,那天就是着急去看她,动了情,才会被邪恶钻空子。于是抓紧时间静下心学法,只有做到心境纯净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前些天母亲跟我交流时说:“以前遇到一些干扰时,我总是发正念铲除别人背后的邪恶,有时管用,有时怎么都不管用,那天有同修提醒我,有时遇到干扰,要向内找找自己,清理自己空间场不正的因素,师父说修内而安外,自身修好了外在的干扰也就不存在,现在我明白了多年一直困扰我的一个关,原来不是外在的原因,是自己在这方面没做好,所以干扰一直不断,这样一想,静下来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感觉一下轻松了,这个关也有了很大的突破。所以说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要向内找自己,真是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啊。”

母亲的话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一直以来,自己总感觉做的不好,可一直没有突破,心里也着急可就是精進不起来,今天静下心学了师父的最新讲法,静下来向内找,发现困扰自己不能精進的就是那个“私”,我一边发正念解体这个旧的因素,一边下定决心要脚踏实地的,从每一件事上一思一念的做好自己,这时脑子里忽然想到这一届交流会征稿,以前我总是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母亲虽然想写可是写过几次大概叫我帮忙整理一下,我总是因为各种干扰没能投稿,今天想到这时,定下一念,这一次一定要帮母亲交上一份交流稿,这么想着去打开电脑,开了两次机都不行,这才想起来中午电脑出现故障反复开关机多次都无法打开,我想着再打不开就要找人来修,于是心里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写完这份交流稿,这样想着,手指一按开机键,电脑打开了,一切正常,内心再一次深深感激师父的慈悲呵护与鼓励,弟子一定要努力精進,也交上自己的一份让师父欣慰的交流稿。

以上只是母亲的一点修炼的经历过程,还有更多神奇美妙的修炼体悟会在以后陆续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众生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