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我和家人的亲身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我是山东烟台市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八年腊月初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说起来真的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现在再想起修炼以前的痛苦经历都有些胆颤。

病痛中幸得大法,净化身心一身轻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流产后得了一身的病:腰疼,长时间一半身体凉、一半身体热,风湿性关节炎,每到刮风下雨前就会特别疼,疼得象扎针一样,邻居说我是天气预报。打一次封闭针就得花六、七十元钱,脊背上贴满了膏药,一帖膏药就花十元,一次也得六、七十元。特别是经期,腰疼得直不起身来,一到这时,啥活也不能干,坐立不安,躺着也疼,坐着还疼,站着更疼,真不知摆个什么姿势能不疼,没有一时不疼的。要是花钱再多,能不疼也行,可就是花多少钱也疼真是没有办法的。现在说起来,就这么几句话就说出来了,可那时的痛苦可不是这么几句话就表述出来的,那可真的是无言的痛苦啊。

有一位大姐在街上摆地摊,有时我跟她说话的时候,站不一会儿就得蹲下,我跟大姐说了我的情况后,大姐跟我说:你快炼炼法轮功吧,一身的病就好了,谁谁(我俩都认识的)炼了法轮功,那么多病都好了。当时我在心里说:别说大话了,就这么一身的病,炼炼功就好了,说死我也不会信的。(现在想来,就是被中共邪党的无神论毒害的太深)

腊月初六日在街上碰上大姐,她又说:“今天晚上开始放老师讲法录像,咱俩一块去看看吧。”因为平时关系很好,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就很不情愿的答应了。结果一晚上录像看下来,我特别爱听老师说的话,当晚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后就迫不及待的想看完。可由于自己也就是小学五年级的水平,看的也慢,就这么有时间就看。到第八天晚上看完录像回家后,便出一些带脓带血的脏东西,就从那天以后,就感觉自己浑身轻松,真的一身的病不翼而飞,那高兴的情形真的没法形容。这一下真的让我这个倔强的人服了。

放松修炼病业返,师父慈悲再救度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我慢慢的懈怠了,就只是有时偶尔看看大法书,学法炼功的时间越来越少。

二零零四年二月,出现一次长时间的“病业感冒”症状。觉得自己也不精進,师父也不能管了,就吃药吧。结果越吃越重,咳嗽得很厉害,喘的更厉害。每天睡觉都是坐着睡,拿被把自己包起来,然后再在胸前放上枕头。最遭罪的是:一咳嗽就憋不住,就要尿湿褥子,所以底下要垫厚厚的破床单。后来又上医院去输液,喘得连走路都很困难,可输液又过敏,这期间跑了好几个医院做检查,也都没查出病来。因我父亲也有哮喘病,所以医生就说我是遗传性的气管哮喘。为了治病,我什么偏方都用过了,请巫医、吃母鸡都无济于事。有一天,我在炕上坐着,看见窗棂上有法轮在转,眨眨眼还看见。觉得这么多年,自己一直似学不学的,也没付出,师父也不会管我的。可自从看见法轮后,再吃药时,总是药还没咽下去就原封不动的吐出来。这样折腾了半年的时间也不好。我想:原本一身病的身体,就是修炼法轮大法才好的,并且一粒药不用吃。我就又去找大姐,又开始修炼起来。

腊月十二日,我在家里突然浑身疼,疼得连嘴唇都发紫了。朋友小宫来找我,在我家门口就叫我名,我答应着,感觉自己声音挺大的,可她進门就说:你怎么不答应呢?她来坐了一会儿的功夫,她姐夫就来叫她出去有事走了。晚上我妹妹来我家,给我一个治哮喘的偏方。可我知道这是来考验我看我是否坚定的,我打定主意,不受任何人的干扰,很果断的说:不用,我没事的。第二天,我觉得气管烧的火烤一样,吐一阵痰,觉得身体就舒服一块,感觉从下到上一块一块的吐,吐出的痰都是草绿色的。感觉从下往上到喉咙,吐一次舒服一段,吐完后才觉得完全好了。事后,朋友小宫跟我说:俺姐夫看你病的那样了,和我说:看样子,你这次够呛的(要死了)。我说:是啊,要不是修大法,我真的就没命了,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那天,我在街上卖草莓,傍黑天,我觉眼前发黑,左边头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就赶紧回家了。回来后就开始恶心,头象炸开一样,两眼都发红了,眼泪直往下流,我就开始发正念,正好来了一个大法弟子,当时我觉得坚持不了了,我就求助师父(其实一直感觉自己修得不好,没脸求师父):师父您救救我吧,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用这个身体来证实大法,不能给大法抹黑。我在心里刚说完,就感觉从右边耳朵里往出一股风,凉飕飕的真舒服,瞬间,就象拿掉一样的,自己感觉轻松了。第二天,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照常出去做买卖。说实在的,要不是自己亲身感受,别人说,还真不一定能相信。到这时我也是信服的五体投地。

家人受益

二零零六年四五月份,本来母亲就有肝炎,手术后转化为肝腹水,蛋白很低,正常是二点几,她的是零点二三。到年底又查出胰腺癌,并且医生嘱咐:养好了能活四五个月,回去后,疼得受不了的时候就吃点止痛片吧。家人都知道这种病已无药可治,母亲从医院回家只拿了点止痛药,其它的药全部停了。

我就告诉母亲,我修大法这几年,亲身体会了大法的神奇,给她讲了我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告诉她回家后经常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时候姊妹们没有什么好法了,也只能买点好吃的,回家给老人送去,也算尽尽孝心。因离家太远,我也只能经常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结果每次打电话,母亲都会说挺好的,听声音就知道她确实挺好的,慢慢的越来越好,出院时医生给的止疼片一片都没用过。

二零零七年五一前后,村里有免费查体的,母亲就去查了查,结果蛋白正常,癌也不见了,只是肚子里的积水还有一点儿。母亲高兴地说:真管用,我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点也不遭罪。后来我跟妹妹说:咱妈是念大法得福报的。

二零一一年三月底,我四十五岁的弟弟打算出国,本来就患有肝炎,查体时发现已是肝癌。当时医生只告诉家属,没告诉他本人,并且医生也不太重视了。他自己整天吃药,一点好转都没有,其中谷丙转氨酶正常的是0~40,他的是200多。我知道后就叫他到我家,我跟他说了实话:你的病医生都不想给你治了,靠着药物是治不了病的。你看你姐原来一身的病,现在好好的,身体好,心情也好,活得舒舒服服的多好,你也学法轮功吧。弟弟也无奈的说:要不就试试吧。就这样,弟弟在我家里住了九天。开始他看了《我们告诉未来》、《重生》、《祸兮,福兮》、《走出政治走入修炼》等真相光盘,再接着就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出去做买卖,中午不回家,晚上有时也得七八点才回来,他跟我说:“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很清静,看录像也能看進去,越看也越爱看,除了吃饭、睡觉,其它所有的时间都在看,真愿意看。”

两三天后,我拿出师父的教功录像给他。白天我走后,他就自己跟着师父教功动作炼,学了三四天的时间,动作基本就会了。我俩一块炼的时候,我看他做得挺好的,只有个别动作不准。这样他在我家里住了九天,带着MP3、《转法轮》就回他家了。半个多月后,他到医院去查了一次,转氨酶都降了100多,到这时固执的弟弟才心服口服了。到了八月十五,弟弟回来过节,我看到弟弟胖了也白了,脸色红润。他又去医院查了一遍,显示的结果都在正常范围。

这就是我和我的家人修炼大法、相信大法的结果。其实,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真的不会有这种切身的感受,所以奉劝中国大陆的朋友们,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静心听听受益者的心声,这才是普天底下最真实的声音。他们冒着生命危险跟您讲这些,这才是真正的为您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