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 多伦多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多伦多中领馆前集会,抗议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了十三年的迫害,呼吁更多世人站出来抵制这场迫害,早日结束这场浩劫。

十三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十三年来,数不清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洗脑迫害、被酷刑折磨。中共的目的是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已经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经核实被迫害致死。

联合国的一份特派员报告称,估计在中国发现的酷刑中,百分之六十六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报告中还说,这酷刑的残酷性“超越了可描述的程度”。

多伦多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契普卡(Joel Chipkar)说,现在中国仍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劳教所,当局对他们肉体及精神的折磨每天都在发生。“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那些因为和平维权被杀害的法轮功学员。” 契普卡说,“我们呼吁我们的政府,公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持续迫害,并要求停止这场迫害。”

*七二零打乱了人生

张女士当年在北京有很好的工作及生活条件,她还是一个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在周五的多伦多集会上,张女士对当年发生的事仍记忆犹新。

张女士的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他们正准备出门,一群便衣警察围上来,把她丈夫带走了。她丈夫是一个文艺团体的首席艺术家。

七月二十日,张女士去到炼功点,发现周围被警车拦着。学员来了就被抓走。第二天,他们去北京市信访办,反映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要争取一个和平的炼功环境。

张女士说,那天很多人去了。警察调来了很多公共巴士,把法轮功学员抓走。她用手撑着车门,拒绝上车。“我不愿意上巴士,我认为炼法轮功没有罪,不应该被带走。”她说,她当时用手撑着车门,开始是两个大汉扯她上车,后来再来四个人,硬把她拽上了车。“我的手臂都被抓得一块块青紫色。”

张女士在北京郊区大兴县看守所被关了几天后回家了,但她丈夫没有音讯。

一个多星期后的一天夜里十二点,艺术团的领导打来电话,然后她丈夫、国安部的官员及艺术团的领导一起来了,“让我丈夫回家拿生活用品。”

“他们把我与丈夫分开,不能单独说话。收拾好日用品,就把他带走了。” 张女士说,他们是要去说服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半个多月后才放回家。

“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 张女士说,“我的生活全乱了,国安局的人天天跟着我,尤其是在那些敏感的日子。”

*中共以药物残害法轮功学员

参加集会的高女士在武汉市曾受到过非人的酷刑。她说,中共用尽各种办法,目的就是要你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四年,高女士被强行抓去“洗脑班”。顾名思义,这个班是要强行改变人的思想。

高女士说,她在洗脑班被绑成十字形,吊铐了几天几夜,不能睡觉,也不能蹲下来。

这招无效后,他们强行给高女士注射了一种药物。这药物对她身体伤害很大,甚至使大脑失去了记忆。她说:“离开劳教所回家时,我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

洗脑班没能使高女士改变信仰,中共便把她投入劳教所。那种药物的伤害作用,在劳教所完全浮现出来。

高女士说,在劳教所里,她的身体开始浮肿,发冷,大脑失去了记忆,心脏感觉随时要窒息的样子,脚不能走路,牙齿松动。“他们还派两人看着我,不让我离开房间。”

一年后,高女士离开劳教所回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交流,发现很多人有过类似的经历。她说,后来从一名洗脑班头目透露出来的消息知道,不少法轮功学员被注射过这种药物,有些学员因此精神失常,瘫痪,有些学员就这样死了。

通过修炼法轮功,高女士的身体已经恢复健康,但药物对她大脑造成的损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她说,有时候,她会记不住事。

但是,中共没有放过她,监视仍然不断。她说,特别在敏感的日子,比如四二五、七二零等,“就会来抓我,把我关起来,从几天到两个月不等。”这样的骚扰一直持续到高女士离开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