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帮助我找出党文化余毒 消病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最近,我经历了一场来势汹汹的病魔魔难,想把其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希望对遭遇病魔干扰的同修有所帮助。

大约六月初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感觉很疲劳,上床躺下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十二点的正念也没发。半夜的时候起来上卫生间,一下子心慌、头晕,摔在了地板上,挣扎着去了卫生间,出来又摔倒了。妻子同修惊醒后把我扶到床上帮我发正念,我发现大便是黑色的,象是便血,仔细想想,前一天的中午就心慌、排黑便了,我也没在意,晚上还和妻子同修说是净化身体,感觉很舒服,现在才知道这是病魔迫害来了,心慌、头晕、头痛的很厉害。

第二天同修们都来帮我发正念,我自己也向内找,曝光自己的利益心、色欲心等等,特别是在工作中接受别人的礼物;还有我妈妈有心脏病,我的医疗卡一直给她用于买治心脏病的药,我的症状和她的心脏病很象,开了天目的同修看见类似情况,另外空间那个药方子很大很大。我感觉一惊,真的是越到最后要求越高了,旧势力当时不动你,等到关键时候就给你来那么一下子,修炼是极其严肃的。

我仔细的查找自己,真的是修的太差了,很多地方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做的不好,让师父操心了,而且不知替我又承受了多少。经过同修们一上午不间断的帮我发正念,我感觉好多了。下午因早就定好了要到省城开会,我犹豫再三还是和领导去了,白天的时候还可以,晚上在宾馆又摔倒了两次,身体摔伤了好几处,眼眶青了,眼皮一个大口子,腰部、尾骨都很痛,同行的领导吓坏了,会也没开,第三天一路把我扶回了家。

我心里在为自己给大法抹黑了感到很内疚,也不知差在哪里。第四天同修又不间断的分批来我家发正念,和我一起学师尊的《二十年讲法》,在法上交流。

第五天,我与同修们交流,大家也讲了同修来帮着发正念,也要注意给同修留一些时间自己调整,安排的太满也不好。一位同修大姐建议我看《九评》,并讲了她去一位同修家帮发正念,回来自己就出现类似颈椎病一样的迫害,脖子不能动,头晕,她发现那位同修家里的环境很不好,邪党的东西很多。她回家一气呵成看完了《九评》,边看身体边好,一个白天加一晚上,第二天就好的利利索索了。

我听后很受震动,我怎么没想到这呢?忽然想起第二天的晚上我做梦好象一个人对我有威胁,我用皮带勒住他的脖子要杀了他。第三天的晚上做梦中看到两个象狐狸或黄鼠狼的东西在丛林里东躲西藏,两个东西还有性的行为。这些个稀奇古怪的梦我不得其解,现在一下明白了,大法弟子自身遭受党文化的东西侵袭长期没有意识到、没清理干净是导致病魔迫害的一个不易察觉的原因,与色欲心去不干净也有关。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三》的〈劫〉中讲的“尘珠起红貙”,那两个东西不就是“红貙”吗!

明慧网上同修文章中说:学习《洪吟三》〈劫〉中有“红貙”(貙,音初)一词,粗浅认识到这一词恰如其分、形象生动的刻画出了作恶多端、危害世界百年之久的共产恶党的邪恶本性——穷凶极恶、嗜杀成性、残忍至极、贪婪无度、欺软怕硬、为虎作伥、附体吸血、致死方休……。

辞海中解释“貙”一字:貙似狸而大,一名獌。就是说,貙很象狸猫,但形体大一些。有一段猎人讲述貙的故事:鹿可以用奔跑或犄角抵抗和躲避虎狼,但对貙却无能为力。貙藏伏在树上,等鹿群经过时,突然扑到一只鹿的颈背上,四只利爪抓入鹿的皮肉中,任凭鹿用尽力气和方法也摆脱不掉;貙死死的附在鹿身上,凶残的用利齿持续疯狂的撕咬鹿颈部的要害部位,直至鹿在惊恐万分的狂奔中气绝血尽倒地而死后貙方才罢休;貙只吃一点鹿肉后就把猎物整个丢弃,让给虎豹狼罴去吃了。

靠喝苏共奶水长大的中共恶党对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疆土和中国人民的肆意杀戮、出卖和破坏与貙的行为何其相似也!

我补充一点就是中共邪党还在大肆宣扬黄色的东西,败坏人的道德,把人往地狱拖,也在严重的干扰着修炼人。我和妻子同修一直没有断欲,也和党文化的因素没清理干净有关。以前我总是怨带修不修的妻子,其实还是自身的空间场不干净抑制不了她。梦中杀人的事好像从小就有类似的情况,场景也都很象,有人威胁我,好像只有杀了他才可解脱,过后自己觉得犯了罪,就逃。这些不正是党文化的邪灵附体的表现吗!我赶紧拿起《九评》(刚好前几天让同修做了几本准备发给有缘人)看了起来,真的也是明显见好了。

对照《九评》我发现了自己很多变异的观念,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讲:“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维方式,认识宇宙真理是有难度,甚至认识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为与世间普世的价值是相抵触的。很多不良思想认识不到怎么办哪?只有按照大法做。”

比如说在单位里不自觉的就把单位的一些东西当成自己权力范围内可以随意使用的了,其实按照大法看,那不是占公家的便宜吗?即使为了救度众生方便也不是借口。我用单位的仪器给别人检查身体,真的是想为了多接触人讲真相,但有的人就给我东西,我这个人不愿和人家推推拉拉,给就接受了,心里想不失不得,他也不能白做,我也不能白劳啊。其实法中讲了大法弟子连一个毛巾头的便宜都不占的,我这标准不是邪党的标准吗?法中也讲了不义之财得了可以把钱捐出去解决,我其实也是这样做的,但要求自己不严格,特别是没有考虑到对常人会有什么样的印象和影响。党文化解决问题的方式是高调的批评,不是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身体状况、当时的环境、场合,语气和善心等,我往往以自我为中心,不吐不快,对方不接受就扣大帽子,下定义,比如指出妻子的问题后总好加上一句:“你就是个懒蛋、你心态不好、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儿子教了多遍的题还不会就说:“你怎么这么笨、他智力水平就这样”。就一个问题抓住不放,非要争个你对我错,最后往往是互相攻击、不欢而散。还有好为人师,自己滔滔不绝分析起别人来觉得很是得意,反过来别人滔滔不绝就很反感。都是党文化以自我为中心的表现,符合了我的观念、观点、喜好就认同,不符合就看不上别人。传统文化提倡宽容、忍耐,我却眼里容不得沙子,对单位及社会上一些人、一些现象喜欢评论,沾沾自喜于自己的一针见血的深刻、敏锐。别人说自己什么,一般情况就是先辩解、掩盖,喜欢听好听的,不愿听批评。习惯了看别人而不是找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成就别人、圆容他人才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体现,怎样能帮助别人、救了人才是重要的,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惯怎能救人呢?师父不是只看我们的成绩不计我们的过失吗,我们不是得跟师父学吗?

党文化的东西不是一天形成的,真得严肃的找自己才能清理干净,否则是延缓了正法的進程,给了邪恶最后存留的空间,拖了正法的后腿。在此提醒同修,特别是知识份子、在单位从事过邪党党务或经常写邪党材料的同修,一定好好看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别给邪恶留下苟延残喘的机会。

现在我已经完全走过了这次魔难,大约有十几天的时间吧,但是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清理干净,我还得继续努力找自己,加强实修,做一个实修者而不是一个理论家才会早日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最近,我们地区出现了大面积绑架同修的恶性事件,我希望同修们在用各种方式反迫害的同时找自己,清理党文化的余毒,把不好的意识不到的思想观念、行为都解体,進一步纯净自己的空间场,“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邪恶没有了迫害的借口自然就消亡了。以上是自己个人的一点体会,了解的同修的情况也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实,有不对的地方恳请同修原谅、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