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川德阳监狱的罪行看中共监狱的黑幕(二)

窥一斑而见全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通过曝光四川德阳监狱长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恶党惨无人道的暴戾和凶恶本性,这种对身体的残害,这种建立在超出生理极限、利用人性弱点(怕心)基础上的迫害,只会直接带来和造成受害群体和有良知世人更大的反迫害行为(它有不同层次的外在表现)。从根本上讲,它是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尤其是正念正行的法轮功学员。但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和世人的迫害,则更险恶的体现在其党文化及其分支——监狱文化中。

什么是恶党监狱文化?它是中共恶党在中国大陆孳殖出来的最大毒株——党文化的一枝毒叶,它才是对服刑世人根本性的迫害即毒害。对肉身的残害改变不了人心,但通过“毒文化”的毒害,就可能毁掉许多心灵和生命。

有感于目前尚有许多世人,尤其是受过牢狱之灾的人、在监狱工作和与监狱有关的人、以监狱为“事业”的人,也包括那些被恶党假相蒙蔽、不了解、曲解、误解中共恶党黑墙实情的广大世人,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受着党文化及其监狱文化的毒害,不同程度的受着中共恶党谎言欺骗而难以醒悟。所以,笔者结合自己被非法“坐牢”、迫害多年的亲身体会,梳理总结并深入剖析一下什么是恶党的监狱文化及其邪恶性和毒害性,以警醒上述世人。

恶党监狱文化的表现形式和载体

1、“监规”体系。所谓“监规”,泛指中共国颁布的“监狱法”中相关部份、司法部颁布的“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各省司法厅颁布的“服刑人员严禁行为规定”,以及各监狱自己制定的各类相关“制度”和“纪律”,这些“纪律规范”,对服刑人员的各方面言行,都做出了极为详尽的强制性规定。其定式的表达均为:“不准…”“严禁…”。细心的服刑人员曾下工夫认真梳理清点了一下,德阳监狱有成文和无成文的“监规纪律”,计有林林总总120多条。在不同的“特殊时期”,还会随时抛出新的规定。这些“监规纪律”的共同特点是:

(1)全部是构建在恶党恶政暴力强权基础之上,无人性可言、无人权可言。

(2)全面覆盖,细致入微。对一个正常人生活中所可能涉及的一切方面,均细致入微的做出了“限制和禁绝性”规定,其全面细致程度不是外面的“社会人”所能想象的。他们象一条条细麻绳一样,将人紧紧缠缚着,令人窒息。

(3)以惩治人为根本。他们口口声声讲要“以人为本”,但实际上却无处不是以 “刑罚”、“体罚”、“时罚”(加刑或不减刑、少减刑)、“心罚”(精神折磨)和“财罚”(金钱财物)为根本。正是由于有了此种“制度性的根本保障”,所以,恶党监狱中的各种野蛮、残暴、阴狠的“监管”行为才能长期大行其道。

(4)以服刑人员为敌,以“专政工具”自居,以“国家卫士”自诩,以暴力执政为荣。

(5)以大量“实施办法”、“考核制度”为辅助,构建起全面实现其“监规纪律”的运行和保障机制,使其日趋“精细化”、“规范化”和“机制化”,使其俨然已化成了一条条缠身啮人的毒蛇。

2、特殊监规。即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制定的、没有明律明文依据的、甚至完全不见诸文字的特殊监规、秘密监规。德阳监狱在对法轮功学员的“监管改造”与“帮教转化”中,推行了一整套邪恶、残暴、阴狠的“管理制度”,妄图以此来动摇法轮功学员的信念。主要有:

(1)“帮教”人员。所谓“帮教”人员,实际上就是恶狱恶警从刑事犯罪人员中“选拔”出来的“恶暴精英”(往往是暴力犯罪或涉黑涉毒的死刑犯、重刑犯),这些人由于长期混迹于社会最阴暗领域,是一些没有道德底线的邪恶之徒,他们往往甘心做恶警走卒、效力于恶警。一般一个监区“选拔”3~4个。他们的唯一职责是完全听命于监区主管恶警,具体执行和实施一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为。所以,主管恶警、主管监区头目,主管科室部门、监狱头头这一610在狱内的具体组织系统和层级的所有迫害指令,都会通过这些“帮教人员”得以具体实施。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从表面上看,这几年,这些狱内“610”系统的恶警,甚至包括监区内的主管恶警,几乎很少与法轮功学员直接接触或直接指使恶犯迫害,但实际上,这些年对法轮功学员的几乎所有肉体残害和精神摧残,都是这些恶警暗中指令、默许、怂恿这些“帮教”人员进行的。

(2)“信息员”。恶狱规定:必须给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配置不少于2名的“信息员”(也叫“包夹”、“夹控”人员)。顾名思义,“信息员”的功能职责就是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贴身监控和随时监控,并在“第一时间”向“帮教人员”汇报,再由“帮教人员”向主管恶警汇报后获取指令。可谓“及时”、“准确”、“精细”、“高效”。有时,他们认为有必要或处于“非常时期”,“信息员”可增配至4~5人(我在监狱这些年,最多时“配置”了5名);至于在“特殊环境”下配置和指定的“临时信息员”就更多了。这些“信息员”也大多是从长刑犯(因为他们不敢轻易犯规,怕影响减刑)中选择,平时由“帮教”人员直接管理,并据考核情况报主管恶警随时撤换。即便在这种险恶条件下,狱中许多法轮功学员通过讲真相,仍然“转化”了不少“信息员”,甚至让他们成为了法轮功学员的“掩护”和帮手。

(3)“汇报”、“验收”。 恶狱恶警强迫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必须每周写一份所谓“思想汇报”,同时要求每一组 “信息员”必须每周写一份“情况汇报”,要求脱产的专职“帮教人员”必须每天记录本监区内每一位法轮功学员每日言行“表现”、尤其是“异常表现”。主管恶警就主要依靠“信息员”和“帮教人员”的文字和口头汇报来掌握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动态情况。所谓“验收”,是德阳监狱的又一项恶制,即每年由监狱分管头头带领教育、狱政、狱侦等科室人员,并会同监区头头、主管专干轮流到每一个监区、轮流找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验收性提问”,从法轮功学员的回答中得出“鉴定意见”。

(4)高度限制最起码的自由。如:禁绝与法轮功学员、有 “反党、反政府、反改造”倾向者、“藏独份子”以及有宗教信仰人员接触或有任何形式的联系;禁绝与任何其他服刑人员建立“较密切”的关系,一旦感觉有,他们会立即暗地里找到对方当事人“训话”,恐吓或勒令该人员自动疏远法轮功学员,否则他们会不断施压,直至对方顺从。极特殊的情况下,也必须有“信息员”在场,谈话也必须让他们也能听得见。

限止阅读和学习,尤其是对有一定文化、表达能力较好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如此。为防止这些法轮功学员利用读书学习的交流之机,传播大法讲真相,恶狱恶警甚至不惜普遍规定:不准服刑人员“私藏”书籍,所有书籍一律缴存各监区“图书室”,法轮功学员要阅览什么书,必须经“帮教”人员许可并办理手续。法轮功学员不准私自传阅任何书写的文字材料。

在任何时间、场合禁止法轮功学员单独行动,而必须有“信息员”陪同下“版块移动”。

不准法轮功学员睡上铺和靠两头的下铺,只准睡下层中铺,目的是为了防止他们悄悄炼功或其他隐蔽活动,便于监视。

不准法轮功学员与任何人有任何物品的相互借用、赠与行为,以防止法轮功学员“拉拢”其他人员。

法轮功学员所有书、信、笔记本等文字性东西,都必须经恶警的严格审查。因此,“丢失”信件、突然搜身、突然查监(室),就成了家常便饭。

如此种种的特殊监规,难以赘述。以此而观,法轮功学员在恶党监狱所有被关押人员中,时刻都处在监狱最底层,时刻都处在“监狱文化”的迫害之中。毫无疑问,它确也构成了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艰巨而持久的考验。

3、符号表征系统。所谓“符号表征系统”,是指恶党监狱中逐渐构建起来的一整套、具有强烈暗示作用的形象物,包括:高墙、铁丝电网、岗楼、卫兵、警服、警具、警犬、囚服、光头、重重铁门、标语、专栏、音声、色彩等。它们的“文化符号性”在于:对于关押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员,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发挥着“你是罪犯”、“你在服刑”这样的强烈心理暗示作用,天长日久,就会形成某种特定的心理模式和行为模式,前者会使人不知不觉的进入一个服刑人员的“角色意识”并依此去进行思维;后者会使人不知不觉的去按一个服刑人员的行为规范去提醒甚至约束自己。这种日销月浸的潜化作用无形而很大。但是,恶党再完善的监狱“符号表征系统”,也丝毫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信和正念。

4、话语系统。恶党监狱中的语言文化特质,主要包括在“监管者”和“被监管者”之间的特定话语系统中。

(1)服刑人员对狱警人员的话语系统中,深深浸染着中共恶党党文化的邪恶色彩:
①称谓话语。如口头称谓,后者必须称前者为“警官”或职务,否则算“违规”;书面称谓,必须使用“尊敬的……”的标准定式。自称则必须使用“服刑人员××”。
②报告性话语。服刑人员必须按规定范式“打报告词”且报告时的站立位置和姿势都有明律规定。

(2)狱警人员对服刑人员的话语系统中,也同样如此,其较典型的有:口必称“罪犯”;“教”必称“党和政府”、“国家专政机关”、“党和人民的利益”、“社会道德”;“管”必称服从、“改造”、“打击”、“从严”、“决不手软”。

————恶党监狱的这些系统话语,完全可以编辑出一部专用词典来,它的每一个词语,都包含了中共恶党党文化的邪恶内涵,故专此揭露。

5、组织体系。中共恶党监狱,作为中共政法系统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系统的最基层组织,直接担负着非法关押、摧残迫害、日常监管、“帮教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职责,是恶党监狱文化的直接承载和传播者、施用者,其迫害组织体系如下图示:

监狱头目→分管狱头→主管部门(教育科)→监区头目→分管区头→主管警察(“专干”)→“帮教”人员→“信息员”。

这里重点揭露一下鲜为人详知的最低几个层级的邪恶组织:
(1)“帮教”人员组织体系。(参见前文“‘帮教’人员”)
(2)“信息员”组织体系。(参见前文“‘信息员’”)
(3)隐蔽特务组织体系。这也是最能体现中共恶党及其党文化秉性特质的一项罪恶制度。为了防止信息员和“帮教”人员的疏忽和懈怠,尤其是防止这“两员”被法轮功学员正善感化,恶党恶狱从其党的“历史经验”中,继承了一套他们认为行之有效的特务方法:以“加分奖励”(考核积分累至标准则可申报减刑)或“提高处遇”(日常的各种基本待遇)为诱饵,暗地诱惑、拉拢、选拔服刑人员,暗地里作他们在服刑人员中的卧底和眼线,职责是:秘密监视“两员”的履职情况,监视法轮功学员有无 “脱管”情况,尤其是要秘密监视“两员”有无阳奉阴违、欺骗恶警、暗中同情、宽待甚至帮助法轮功学员的情形。这种恶制,不仅深为所有服刑人员不齿,更为这些被监视的“两员”所痛恨,但却深为德阳监狱的恶警们所倚重。在恶狱恶警的坚挺和刻意保护下,这些特务隐藏很深,很难察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这些阴狠的“蛇人”咬伤过,被这恶制迫害过。也正由于有此恶制的存在,致使许多同情法轮功学员的服刑世人只敢心想目传,不敢言语行为,否则,他们也将受到恶警的高压迫害。

(4)辅助犯群组织。犯群中,也按恶党要求建有“三委”即“积委会”(积极改造犯人委员会)、“互委会”(服刑人员互帮互助委员会)和“伙委会”(服刑人员伙食管理委员会),设有脱产积委会主任和不脱产的其他委员。这些“犯群组织”都是恶党以犯治犯的产物,完全秉承恶狱恶警的意旨办事。在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问题上,他们虽居于“610”体系之外,但仍作为其辅助组织,做了许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其组成人员的罪犯也大都直接参与了群殴、体罚、监视告密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恶党监狱文化的手段与方法

所谓恶党监狱文化的手段与方法,是指他们传播、推行、运行这种邪恶文化所使用的手段和采用的方法。主要有:

摧残肉体,以暴制人。相应的各种刑具、各种刑罚和体罚也就五花八门、大行其道了。

强制洗脑,教唆犯罪。分为两部份:一是对法轮功学员。诚如明慧网多年来不断曝光的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受洗脑迫害的方式一样,德阳监狱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二是对服刑人员。恶狱恶警有意营造、展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恐怖场景和氛围,利用各种方式向服刑人员强行灌输仇视法轮大法、仇视法轮功学员的谎言和观念;同时,反复强化宣传恶党的“红色文化”、 “无神论文化”和“监狱文化”,致使许多服刑人员干下了不少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对他们的长期洗脑,也加大了法轮功学员在狱中讲真相的难度。

摧残生命,以减刑诱迫。服刑人员压力最大的就是刑期,最惧怕的也就是不能减刑或少减刑。在这种压力下,几乎没有服刑人员不慑服这种淫威。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也企图以加刑相迫或以“减刑”相诱来使他们屈服。按德阳市中级法院及德阳监狱现行“司法制度”,只要服刑人员自己的“考核积分”挣够了100—120分(一般情况每月人可平均挣得5—7分)且两次减刑之间的“间隔期”足够,则可向监狱申请向同级法院申报减刑。所以对服刑人员来讲,在一年四次的申报机会中,至少每隔两年(快则一年多)就可获得一次减刑。每减一次多则一年10个月,少则一年(视刑期长短不同)。对法轮功学员来说,表面上也“一视同仁”,实际上却几乎没有法轮功学员“减刑”,原因是恶党恶狱的“司法制度”规定:法轮功人员必须写了“三书”、且必须在监狱公开场合上台“以身说法”的“揭批”法轮功若干次,才能减刑。所以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义无反顾的放弃了全部“考核积分”和“减刑机会”,这也是让服刑人员难以理解和由衷佩服的事。

高度封闭,窒息生命。德阳监狱其名亦邪:“德”者,天人所贵,福报之源;“阳”者,光明、正义者也。将二者都“监狱”之了,可见其邪其恶!为了禁绝真相和真理在狱中的传播、为了“根除”其传播和进入人心的土壤,德阳监狱采取了一系列封闭信息来源、禁绝真相传播的措施:收缴全部法轮功学员和服刑人员的私人书籍,名曰“集中管理”,实则搞文化愚民;严禁服刑人员订阅除《法制日报》之外的任何报纸;禁止服刑人员家属往里寄、送任何物品,只能在他们经营的小超市买;不准在书信和电话中,讲监狱里的真实情况(包括伙食、物价、生活待遇、劳动状况、医疗状况等);不准“游监串舍”等等。反之,恶狱恶警则可以容忍、默许、甚至放任犯群在狱中赌博,传播黄、黑、玄文学作品。一禁一纵,可见恶狱倡导的是一种什么“文化”。

劳役压榨,经济盘剥。同其它省的监狱一样,四川省监狱系统为了其自身的经济利益,强令所属各狱与其签订经济目标责任书,规定每年必须完成的各类生产项目的产量、产值、劳务收入及其它经济考核指标。监狱又层层下达给各监区、各分队,直至落在每个服刑人员头上。德阳监狱的奴工产品有:人造宝石(部份出口)、假发植发(部份出口)、各式各样服装(出口)、箱包、胶鞋面、劳保手套(出口),其对外完全采取公司化、市场化的运作模式,对外称“翼展公司”。出口产品则多采取(出口)中间商来机、来样、来料的劳务加工模式,赚取几无人工成本的“劳务收入”。监狱和各监区“小金库”的丰歉、狱警个人收入和奖金的多寡,全靠榨取服刑人员血汗的这些“劳务收入”了。而真正的国外进口商,则几无人知晓他们进口的这些“中国制造”,全都是中国大陆监狱的奴工产品,都沾满了中国大陆众多受压榨者的鲜血、泪水、汗水、病气、怨气、戾气和怒气。

中共恶党监狱文化中恐怖、暴力、高压的特质,体现在经济事物上,就是贪婪的盘剥,如:切断了服刑人员所有生活物品的外济来源(亲属不能邮寄或送到大门口),只能在监狱承包经营的小超市中购买,从而确保了德阳监狱又一笔盘剥收入的进账。最可怜的还是那些家庭经济困难的服刑人员,微薄的接济,如何禁得住狱内高价商品和中国大陆持续严重通胀的双重盘剥。笔者曾根据自己在狱中近两年购物小票的统计计算,德阳监狱“红旗超市”2011年比2009年,必须生活品的物价指数上涨了30%,这就是中国大陆监狱内通货膨胀率的真实水平,哪里是中共恶政向全世界和全体大陆百姓谎称的7% !

这种经济盘剥,还体现在恶狱恶警对服刑人员私人财产权的无视、漠视和对私人物品的恣意毁损和侵占上,如:为了推行所谓“规范化管理”,2010年下半年和2012年2月底,德阳监狱出尔反尔的禁止服刑人员使用自己(从家里送来的)几十类生活物品,一律强行销毁或丢弃,包括:外衣、外裤、秋衣、毛衣、毛裤、床单、各类鞋子、帽子、开水瓶、塑料水桶、塑料脸盆、杯子、饭盒、碗、勺等,几次下来,全狱2400多名服刑人员平均每人被强行毁损丢弃的物品价值不低于600元,低的三四百元,高的多达数千元。让全狱服刑人员痛心、痛骂不已!

6、“保障”制度与“机制化”。德阳监狱将这些“监狱文化”全部进行了“规范化”、“程序化”和“制度化”也即“机制化”,如同原料进入一部机器后,一切都会按预先设置好的程序和指令进入“加工”、“改造”的过程。其使恶党监狱文化达致“机制化”的方法途径主要有:

组织性保障。前文从监狱文化载体的角度,剖析了恶狱中尤其是针对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体系。从促使监狱文化“机制化”的角度,笔者再做如下补充:一是监狱内各职能科室、职能岗位、职能人员的对应设置与日常的机器化运行。二是所谓“犯人自治”组织的“积委会”。同迫害法轮功中的“两员制”一样,“积委会”是恶党监狱“创新发展”出的一大恶制,本质上他是恶党恶狱“权利出租”、代警司职、“以犯治犯”、“豢犬饲鹰”等警德高度败坏的具体体现。“积委会”表面上从事的都是对监舍内犯群日常所有公共性事务的“协助管理”,实质上,他在每一个细小的“管理”行为中,不知不觉的就将恶党的监狱文化一点一滴的灌注进了人们的生活和思想行为中,本质上是恶党恶政的社会基层外围组织。

制度性保障。最典型、最“机制化”的保障制度,就是前文中所揭露的“考核减刑制度”,其要害在于:恶狱恶警已将服刑人员在狱中的全部日常“表现”(尤其是所谓“违规”言行)都分值化了,所以任何有悖于其监狱文化的言行,都面临被“扣分”的危险,而任何被“扣分”,都意味着刑期的相对加长。恶狱恶警反复向服刑人员灌输其“违规成本”的监狱文化理念,以保障其监狱文化的最大“机制化”。所以,绝大多数服刑人员在这种“考核减刑制度”面前变得异常驯顺(实际上是被恶党监狱文化所扭曲、所异化的表现)。另一方面,监狱把各监区狱警们“转化”法轮功学员人数的比例,作为一项衡量其年度工作业绩的重要考核指标,成绩突出者给予晋级、提拔、重用等激励性政策。并且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级有关部门直接拨付奖金数千至一万元。一部份警察由于受邪党几十年的洗脑,再加上现实利益的诱惑,彻底的丧失了做人的最起码的良知和道德,充当了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暴工具。

“运动式”保障。熟悉中共恶党文化的人都知道,“搞运动”是中共恶党篡权窃国、专政统治的一大法宝,其本质一秉“马教”的“斗争哲学”,其毒螯直指世间之普世价值,“运”中蕴险,“动”中取胜,所以说,中共恶党才是中国大陆这个世间最大的动乱之源。四川省监狱局和四川德阳监狱一秉此性和“文革”遗风,靠组织和推动各种运动来构建、推行和创新其监狱文化。如:仅在2011—2012年短短一年多中,省监狱局和德阳监狱就“开展”了不下近十个“主题”的“运动”、“活动”,而且都使用的是一些莫名其妙、故弄玄虚的名称,什么“固锚”、“威仪”、“精细”、“红文”……让众人啼笑皆非、嗤之以鼻。不论他们搞什么“运动”、“活动”,一切都是按早已固化、僵化、腐化的“程式”进行,连他们自己都厌恶不堪。

欲利式保障。凡是对法轮功学员出手凶狠,出力甚多,监控、告密、秘密监视“尽职尽责”者,德阳监狱都予以实惠性的奖励,如:各监区只要“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逼法轮功学员写了“三书”,又经监狱“验收合格”者,奖励监区很多钱,鼓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那些所谓的“信息员”、“夹控员”、“帮教员”只要“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凡逼法轮功学员写了”三书”,在监狱验收时承认“三书”的,便得到记功奖励;每月监狱给“帮教员”、“信息员”、“夹控员”(即所谓“三员”)0.5分的加分奖励。又如给予:考核加分从高、申报减刑幅度从宽、劳动岗位从优、个人处遇从优等“狗骨头”式的奖赏。

所以在德阳监狱中,形成了一种“传统”:凡是刑减的多、考核分得的多、不参加体力劳动、各种细小待遇最优的犯人,大多数都是恶狱恶警豢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凶手或“有钱的”“经济犯”。至于其它方面,则通过所谓的“服刑人员处遇”来调节犯群利益。“处遇”是指监狱对每一个服刑人员按其入监时间长短、个人“表现”等情况而确定的一个综合待遇级别,划分为“一级严管”、“普管”、“一级宽管”、“二级宽管”。所谓“待遇”,无非是一些最基本的人身权利,恶狱将其分解化、级别化的限定了。如:打“亲情电话”这项基本人权,依处遇级别由低到高被依次限定为:三月一次、一月一次、一月两次和一月数次;购物限额(即在狱内小超市购物,每月的限额依次为100元、300元、500元和800元)。

掩盖欺骗,以谎治监。德阳监狱对社会各界、对服刑人员亲属、对服刑人员本身的谎言欺骗几乎体现在监狱管理的各个方面,主要有:

掩盖迫害法轮功真相,尤其是对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死因真相。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尸身,都是根本不让家属赶到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的火化处理,并都将死因统一编造为:“不配合治疗”、“病死”、“自杀”。对长期普遍存在于监内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肉体摧残和精神迫害,他们也故意视而不见,谎称“不知道”。

掩盖监狱日常管理的混乱、低下状况。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和司法厅,每年组织的对下属各监狱的各类“检查”,名目繁多。德阳监狱却应对裕如,其“法术”只有一个:欺上压下:“迎检”前,勒令全狱人员总动员,布置假现场、突击假材料、安排假环境、教授假话语,弄得鸡飞狗跳、怨声载道。“检查”一过,假誉的“检查”评审意见得到了(就等于“政绩”、表扬、奖励都骗到了),一切又都回复原状。难怪有些服刑人员戏联曰:“认认真真讲假话,踏踏实实走过场,——以谎治监”。其实。这种公开的撒谎做假,正是恶党党文化的“遗传基因”。

掩盖真相,克扣拨款。据多年的亲身观察体验,德阳监狱存在严重克扣、截留服刑人员财政拨款的嫌疑。按现行制度:服刑人员的全部人头经费都由同级财政按审核预算拨付,包括他们的服装用品费。但多年来,一直没有服刑人员说得清到底按规定应配发哪些服装、用品,只能听监狱说什么就是什么。服刑人员只有一个感受:德阳监狱太“穷”,与其它省份的监狱相比相差太远。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笔者在新建成投用的、德阳监狱暂迁并入的四川阿坝监狱的财务室中,无意看见桌上摆放的一套表格,最面上的一份就是“四川阿坝监狱服刑人员配发物品一览表”,满满一张A4纸,我快速浏览了一下,记得共有34各品种。印象最深的有(也是德阳监狱从来未配发的):棉絮2床(有斤数规定)、被套2床、棉鞋2双、棉帽1顶,其它记不清了。那么,德阳监狱把这些按预算拨付的财政经费弄到哪里去了?

掩盖狱情,粉饰“和谐”。让人最可笑可鄙的是:2012年新年前,德阳监狱为了掩盖服刑人员伙食水平每况愈下、怨声载道的真相,将真实的从年三十到初七的菜谱隐去,而张榜了一张菜品丰盛、菜名诱人的“红榜菜谱”,专门张贴到了监狱大门外、亲属接见室的门前,意在让所有服刑人员的亲属目睹他们是如何“关心”服刑人员生活的,监狱的“改造生活”是如何的“和谐”。骗得服刑人员亲属连声说:“真没想到你们的伙食那么好!”甚至有的家属干脆减少了每月寄进的生活费。当然,如此拙劣的谎言,很快就被识破了。2009年有两个月,监狱给被奴役的服刑人员发了很少点钱(平均每人二三十元),以后再没给过。可喜欢做秀的德阳监狱立即给每个服刑人员家属写信,说监狱已在给每个服刑人员“发低工资”了,家属们信以为真,有的条件不好的家庭就不再给送钱了,为此很多服刑人员都在骂。

无处不谎,无事不谎。德阳监狱早已是说谎成性、无谎不成监。禁闭体罚叫“学习”;群暴殴打叫“帮助”;私设之牢叫“学习室”;奴工压榨叫“增强就业能力”;划地围圈叫“餐桌”;几年一两次、总共二三十元的不知什么钱叫“低工资”;劳改菜中曾长期放的是“地沟油”,反说监狱为服刑人员补贴了多少“油盐钱”;服刑病犯长期吃的是过期药,反说监狱为服刑人员补贴了多少“医药费”;每次“迎检”,一楼监舍全换上新洁床单被套,“迎检”一完,立马收回,凡此总总,难以尽数。

以上方面,就是四川德阳监狱推行其恶党“监狱文化”所使用的卑劣手段与恶毒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