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好妈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黑龙江富锦市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袁玉龙、刘志远、高玉敏、小杨等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晚到绥滨县发放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不幸被警察绑架。据悉,由金英等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听闻相依为命的母亲被绑架,心急如焚,到绥滨公安局向警察要妈妈,却遭到公安局长的恶声辱骂:“你妈要被枪毙了。”这是什么警察?这是什么局长?望正义的知情者提供相关人员的详细个人信息。

以下是由金英的女儿给参与绑架的警察的公开信。

我叫由东卉,今年十七岁了。目前就读于富锦第一中学,开学就读高中二年级了。我四岁那年生病,狠心的爸爸不给拿钱看病。我五岁时,爸爸妈妈离婚了。自从那时起,我就和妈妈就相依为命,爸爸从不管我们,连抚养费都不给,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

那时妈妈一直体弱多病,最严重的是放散性、遗传性心脏病。还有肾病、腰痛的毛病,一痛就躺在坑上起不来,天天靠药维持着,挺不住时就得打封闭针,根本不能干活。因为没有钱,我们常常是居无定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妈妈在人生中最苦难的时刻,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身的疾病竟奇迹般的好了,妈妈彻底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妈妈遵循法轮功教导的理念,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不管多累,都乐观、向上、充满活力。

这十几年来,我的生活、我的学费,所有的经济来源全靠我妈妈一个人承担着。她一个柔弱的妇女,经常要干一些重体力活儿,农忙时节下田插稻秧,闲着时干杂活、打零工。妈妈抚育了我十几年,为了我她没有再成家,她从未觉的我是个累赘。如果没有这样的好妈妈,我可能早已流落街头,甚至已不在人世了,没有了妈妈,我的学业和向往可能就化为泡影。

妈妈还一直教育着我怎样做好人,用“真善忍”的理念归正我的言行,教我遇事为别人考虑,不占别人便宜。记得一次在学校我被同学欺负了,我流着泪回到家,向妈妈诉说心中的委屈,满以为妈妈会为我鸣不平,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妈妈告诉我,要宽容同学,遇事要忍让。后来我真的学会了用真诚、善良、忍让的理念归正自己的言行,和同学和睦相处。

我深深的知道,无论是妈妈的身体的改变,还是我能有今天这一切,全部要归功于法轮大法,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妈妈,就没有我和我的家。我发自内心的说:我很幸运我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好妈妈。

我深深的知道,在当今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妈妈每天都面临着危险,我也曾经为妈妈的安全担忧过,我也和妈妈探讨过,妈妈所做的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妈妈眼里含着泪花告诉我:“咱娘俩能有今天,都是法轮大法给予的, 如果不是别人告诉我‘法轮大法好’,别说生活的如何,我们的命还能有吗?可是还有多少人像妈妈过去一样在苦恼和病痛中煎熬着,所以妈妈就想叫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法好,想叫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变的善良美好,希望大家都从生活的苦难中解脱出来。”妈妈还说:“世界好多预言都神奇而一致的说:到了人类道德败坏的今天,一场淘汰人的劫难就要降临了,那些不认同真善忍的,追随腐败的党搞假恶暴的,在大劫难来时都将被淘汰了,妈妈所做的就是为了让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从那以后我更理解妈妈的心,也知道妈妈是为别人好,所做的一切是合理合法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好法,向乡亲们宣传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是没有错的。

七月十四日晚上,妈妈又要出门,我就在家里盼着妈妈早点回来,真心祈盼善良的乡亲们象妈妈一样在法轮功中受益,能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可我一直等到天亮,妈妈没有回来,一个不祥的念头让我心情焦躁,后来验证了,妈妈真的被警察抓走了!未成年的我,真觉得天塌了。

妈妈出事的第三天,我到绥滨公安局要妈妈,我拉住那个被称为局长的警察,称他叔叔,告诉他我来找修炼法轮功的妈妈时,他狠狠的把我甩开了,还说:“你妈要被枪毙了。”我真没想到这个局长会说这样的话啊,那一瞬间,我觉得是我认错人了。

我告诉警察,我妈妈修大法是在做好人的,他们就说共产党就是要打压法轮功。警察还说要把我妈妈弄到洗脑班去“转化”。妈妈是在做好人,是修真善忍的,这让妈妈往哪里转啊?是让妈妈不讲真善忍,说谎、作恶、争斗吗?去做没有良知和正义的坏人吗?难道这世道连警察都变得希望坏人多、好人越少越好吗?那些关于“当人类道德败坏到今天就要淘汰人”的预言真的要兑现了。

那些迫害妈妈的人,没有想一想自己的未来吗?当法轮功平反昭雪那一天,你们怎样去承担迫害好人的罪责啊?

一位正义律师说的好,他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这样说:“各位法官、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因为我有充份的法律依据来维护他们的信仰,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他们所做的一切,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世人都是好事,有功而无过。然而,当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来临,当你们站在被告席上时,还会有谁、用什么样的法律来为你们辩护?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所以请各位警察叔叔、大爷,不要再利用你们手中短暂的权力,去破坏公民对信仰自由的宪法的法律实施了。你们在犯罪,当法轮功昭雪的那天,你们会成为中共的替罪羊。九九年《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文章,江泽民的信口胡言,不能成为你们抵罪的依据。他已是暮年将死之人,能保佑你们将来不被清算吗?

希特勒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为了灭绝犹太人,制定了很多法律,让他的党卫军和官员去执行。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纽伦堡审判时,那些参与迫害者都用“自己是在执行上级命令”这一条来为自己辩护,但是法庭认定:违反人类道德良知等普世价值的法律为“恶法”,不称其为法律, 其结果就连集中营里的医生最终都被送上绞刑架。

相比之下,你们在迫害我妈妈时,连中共现有的法律都公然违背,更何况国际法了?我敢断言,那些所有参与迫害我妈妈的、迫害那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人,最终都将会得到比纳粹战犯都不如的可悲下场。我相信这也是妈妈不希望看到的。我也真心的希望你们别再被利用了,放了我妈妈,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平安的未来。

我听说妈妈和她的同修们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已经绝食多日了,生命危在旦夕了。我不能失去妈妈,请正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好妈妈,不久的将来将见证,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在这里,我也想告诉妈妈:妈妈,您要挺住啊!女儿相信您没有错,法轮大法被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不会远了,当漫漫的黑夜过去时,那些善良的人们都会见证那第一道黎明的曙光。

为了我的好妈妈获得自由,我会用单薄的身躯抵住千万斤压力,妈妈一日不归,我上访的脚步一天也不会停歇。

由金英的女儿由东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