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使他们一家十三年来难以团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缘缘是在六岁时第一次见到父亲的,那是二零零七年底。尽管之前,缘缘已经无数次抚摸过父亲的相片了,但是眼前的这个刚从监狱出来的爸爸,还是让她的脚步迟疑了:那花白稀少的头发、那脸上的皱纹,和相片里的年轻帅气的爸爸多么不像啊。

毕竟血浓于水,短短的时日,父女二人已经很亲密了。但是,这样的天伦之乐并没有持续很久。两年多后,缘缘得知自己亲爱的爸爸又被绑架了。她伤心地对爷爷说:“我爸爸是好人,信仰真、善、忍的,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为什么要抓我爸爸?”

缘缘的父母——李铮和吴春霞,是湖北黄石的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坚定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遭到中共的长期非法关押,俩人结婚十三年来,相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十三个月。

夫妇二人多次遭监禁

李铮和吴春霞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李铮,男,一九七零年出生,大学毕业,黄石市某制药厂职工。吴春霞,女,一九七三年出生,黄石市某大型国企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两人均遭单位非法开除。

十三年来,夫妇二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正信,多次被中共当局迫害,现李铮仍然被中共当权者囚禁在浙江省第四监狱。这是李铮第四次遭受非法关押。十多年来,李铮有八年多的时间是在监狱度过的。李铮夫妻结婚十三年了,可是俩人在一起生活不到十三个月的时间。

第一次受迫害是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人当时正准备结婚。因天津发生了中共控制的媒体电台诬蔑法轮功,天津的法轮功学员试图澄清事实真相,遭警察无理殴打囚禁,从而引发四月二十五日(简称“四二五”)上万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大上访。李铮夫妇二人都是法轮功受益者,作为一个真正在大法中的修炼者,怎能看到大法遭到破坏、学员遭到迫害而不顾呢,二人决定暂时不举行婚礼,而是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由于当时武汉车站布满了劫持、阻挠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便衣警察,李铮一行人选择了由浠水转麻城到北京的路线,不料在麻城被警察给劫持了。转回黄石后李铮被非法定了一年劳教,在黄石市庆堂湾拘留所(现已拆)狭小的不到十平方米潮湿阴暗的仓室关押了一年之久。

二零零零年年底,李铮,吴春霞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新婚不到两个月,正是腊月二十四的晚上黄石市西塞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周宪军带领一伙警察私闯民宅,没出示任何证件,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李铮劫持到八卦嘴看守所。

李铮的妻子吴春霞去派出所要人,警察在知悉吴春霞也是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后,在周某的授意下,竟然把吴春霞也关进了八卦嘴看守所。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新婚不久的夫妇二人在看守所过了新年,家中只剩李铮的父母,两位年迈的老人在冷清压抑的氛围下熬过了新年。

噩梦远未结束,这才只是个开始。二零零一年一月李铮夫妇在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之后回家不久,为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黄石市各区办起了法制学习班(实则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李铮被劫持在西塞山公安分局办的月亮山洗脑班,吴春霞被劫持在黄石港区公安分局办的洗脑班。同时被劫持的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因篇幅限制,在此不一一列举。

由于家中频频遭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的无理骚扰,无奈之下,二零零一年三月李铮夫妇二人决定离家出走,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李铮于二零零二年又被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汉市汉阳琴断口监狱遭非法关押迫害。这是第二次遭受迫害。在第一次劳教期间,李铮身体就被摧残的大不如前。二零零二年底在琴断口监狱突然出现大量咯血,呼吸道出现堵塞,人被送到湖北洪山监狱医院进行紧急抢救,被诊为急性肺结核。好好的一个人,仅仅因为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要遭受牢狱之灾,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死亡线上徘徊。

到二零零四年底,李铮才回到久别的家中。满以为可以见到自己的妻子,这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小的愿望在法轮功修炼者群体中,竟成了一个奢望。原来他的妻子吴春霞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被劫持到了湖北省武汉市女子监狱四监区一分区(女子服装厂),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改。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吴春霞抵制迫害,坚定修炼大法,拒绝所谓“转化”,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被放出时又被黄石市610直接绑架到武汉江岸区洗脑班迫害。在这期间黄石市公安局黄石港分局出资3000元给武汉汤逊湖洗脑班,参与对吴春霞的迫害。因在女子监狱长期遭受精神的折磨,高强度的奴役劳作,恶劣的饭食,以至于吴春霞出狱后身体极度虚弱。这段身心备受摧残的日子长达三年,对吴春霞出狱后的生活造成了深远的影响。这段噩梦般的经历如烙印般深深的刻在她的脑中,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轻消失。每当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消息传来,这段痛苦的记忆立即闪现在脑海里。

在二零零五年十月,李铮第三次又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当吴春霞出狱回家后李铮又不在家。李铮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非法劳教期满,黄石西塞山公安分局国安国保大队长周宪军又将李铮从沙洋劳教所绑架到武汉江岸区洗脑班。在洗脑班里,警察强迫李铮坐小板凳上。(坐小板凳也是一种酷刑,又矮又小,坐一会儿,就会腰酸背痛。再坐一段时间,大便秘结,好几天也解不下来。肚子很难受。)以“坐军姿”的姿势坐着,一坐就是一整天。包夹还在旁边看着监视,头不能动、不能说话,不准打瞌睡;身体也不许动,不许上厕所,使人完全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中。长时间坐着,屁股都红肿溃烂了。李铮被江岸区洗脑班整整折磨了四十八天,在家人的严正交涉下,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才得以回家。

为了避免再次受到当地的迫害,一家人还没团聚多久,二零零八年三月李铮被迫离开当地到浙江省打工。在浙江省打工不到两年,也就是二零一零年二月二日晚(快过年了)李铮在浙江温州打工的临时宿舍遭温州市龙湾公安分局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在温州市看守所。据悉,黄石“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非法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的特务组织,因成立于6月10日对外简称“610办公室”,现为掩人耳目改称“反邪教”办公室,其实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李铮,长期非法监控李与家人的联系方式及谈话内容,包括李铮在网上与家人在MSN上的聊天记录。当时李铮在外打工一年才回家一次。他在网上与妻子说好了二月四日回家过年的,黄石“610”与浙江公安政法系统勾结,迫不及待的提前两天指使温州市龙湾区公安分局绑架李铮,非法关押在温州市看守所。家人天天翘首企盼他早日回家。可如今又遭绑架,全家人又笼罩在悲伤之中。李铮的家人长途跋涉去探视他,遭到温州市龙湾区公安分局的拒绝。李铮的年近八十岁的老父亲和他年幼女儿及妻子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份千里迢迢赶往温州,却等来李铮遭温州市龙湾区邪党法院诬判三年零六个月的消息,家人匆匆赶往看守所见了李铮一面,随后就被劫持到浙江省第四监狱。至今已被非法剥夺自由达两年零五个多月。这是李铮因修炼法轮功第四次被中共迫害。

熟悉又陌生的亲人

李铮、吴春霞夫妇的女儿缘缘于二零零一年出生。由于当地警察象对待要犯、重犯一样对法轮功学员,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流离失所的吴春霞不能去医院正常生产,由一位老婆婆在临时住所帮忙接生,所幸母女二人平安。二零零三年吴春霞被迫害进监狱后,缘缘被送回年迈的爷爷奶奶那里。李铮的父母亲才得以见到自己的亲孙女。家中没有个壮年人,李铮的老母亲只得勉强操持家务。老人由于年事已高,在厨房摔倒,昏迷不醒,被送医院抢救,后半身不遂。可怜李铮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天天携幼奔波于医院与家庭之间。李铮的母亲虽然半身不遂,但意识清醒。她躺在病床上,心中仍然惦念的是在狱中遭迫害的善良无辜的儿子和媳妇。老人心里万般不解:这世道怎么了,杀人放火没人管,按真、善、忍做好人反遭残酷迫害。带着对狱中亲人的无限挂念,老人几个月后撒手人寰。对老母亲来说,儿子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临终都没见到儿子一面。

众人眼中的好人

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李铮是一名法轮功的义务辅导员。记得那时炼功点上大部份都是六十岁多岁的老太太,目不识丁。看到老太太诚心诚意的要学法炼功,李铮就热心的教她们认字。在大家一起读书学法时,李铮特地坐在老太太身旁,用笔杆子指点着书中的字,逐字逐行的点给老太太认字。天天如此,这一坚持下来就是大半年时间。直到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才被迫中止了集体学法。老太太回家学法不久就能自己通读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受益于大法,当年的老太太们已经七、八十岁了。每每说起当年李铮教她们认字学法的事,心中总是充满了感激,更为李铮一家多年来遭迫害的悲惨经历而深感痛心。

后来李铮遭受迫害,无论是在看守所还是在哪个监狱所到之处,他都给别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总是先他后我,处处谦让别人,从不与人争斗。李铮在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零年年初,一直在温州某建筑公司打工。他当时的工作是与建筑装修工人一起,负责监督施工的进度与质量。由于他为人正直善良,不徇私,工作严谨认真,很快获得工人们的信赖。工人们都尊称他为“李工”。李铮被迫害后,工人们都关切的询问情况,说很喜欢和李工在一起工作,希望有朝一日能再次合作。

这就是李铮和吴春霞夫妇二人结婚十三年来所遭受的全部迫害经过。二人结婚十三年来真正在一起生活不到十三个月。

然而这仅仅是亿万法轮功学员遭严重严酷迫害的一个小小缩影,十三年来,这样迫害好人的事件不断在中华大地上演。因中共的严密封锁,肆意造谣、诬蔑、诽谤法轮功,极力掩盖迫害,宣传虚假繁荣,很多迫害案例得不到曝光,使相当多的老百姓对法轮功学员产生了很多不应该的误解。本文旨在还原法轮功学员的真貌,抹去迷雾,为我可贵的同胞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分清正邪、善恶,在这历史大戏即将落幕的关键时刻,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