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劳教所虐杀好人 缘何被评为“先进”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在过去的十三年来,河北邯郸劳教所至少迫害致死七名法轮功学员。这样罪恶深重的地方,竟然连年被评为全国文明单位。这是为什么?让我们撕开它的画皮看看其背后掩藏着怎样的罪恶。

邯郸地区成安县年仅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邯郸六一零、成安县公安局恶徒从家里绑架到邯郸劳教所专管队,被折磨一个多月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随后于六月二十日含冤去世。

邯郸市魏县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蒿(音)文民,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魏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劫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连续近三个月不许他睡觉,并对他进行体罚、毒打、电击,二零零四年四月出劳教所时身心遭受严重摧残,不能干活、靠妻子侍候,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魏县法轮功学员魏勇,两次被恶徒劫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从劳教所回家后,仍不断受到中共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等恶警的骚扰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河北沧州法轮功学员宋兴国,从二零零二年十月至十一月上旬,仅十一天时间就被邯郸劳教所恶人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

邯郸大名县法轮功学员卢兆峰在邯郸劳教所遭到酷刑,二队队长李海明给卢兆峰戴上头盔,用皮鞋踢,橡胶棒打,不让他睡觉,恐吓他:“你再不转化,就将你活埋。”造成卢兆峰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迫害致奄奄一息时,劳教所怕担责任,赶紧让家人把卢兆峰拉回家,二十天后卢兆峰离开了人世。

邯郸市鸡泽县法轮功学员段心悦被鸡泽县公安局绑架后,直接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遭狱警左涛在图书室电击。在邯郸市劳教所期间,邪恶的高压迫害和繁重的奴役给段心悦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胃部时常疼痛难忍,在以后的日子里日趋严重,后期多次吐血,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段心悦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以上几个死亡例子足以可见邯郸劳教所是个邪恶至极的地方。除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外,被致伤、致残、致精神病的学员更是无法统计。我们再看一例:杨宝春,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冬天,他被邯郸劳教所恶警迫害致右腿截肢,成为终身残疾。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胡说杨宝春是“精神病”,把杨送到安康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精神病院的邪恶院长经常把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致使杨宝春食用后,一直口水不断,说话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现在,杨宝春还在精神病院里,已经被迫害的成了真精神病。

中共对邯郸劳教所的这些“执法者”违法行径就是大开绿灯,怂恿他们去虐待、杀戮法轮功学员。我们都知道,在任何一个稍微正常的社会里,政府都不可能对善良民众进行如此凶残的虐杀。可是在邪党的统治下,象邯郸劳教所发生的罪恶在大陆其他地方是非常普遍的。邯郸劳教所就是因为杀戮良善的“政绩”而被中共冠以一系列文明先进的光环。

江泽民与中共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要下面执行“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政策 同时为那些凶手保驾护航,他们才敢在迫害中对法轮功学员恣意妄为。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的监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们实施无人性的残酷迫害,恶人们无所不用其极。这些所谓“执法”的单位知道,一旦死了人,上级机关也会配合它们进行掩盖的。邯郸劳教所接二连三地迫害死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这么多人,没有被追究,中共反而给以一系列奖赏,足以验证了这一事实。可见中共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反人性与反人类!

可是罪恶毕竟是罪恶,是掩盖不住的。邯郸劳教所所犯下的罪行已经被永久地记载下来。劳教所的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同样也被记录在案,如今,它的画皮被撕将下来,它的丑恶不断的曝光在世人面前。我们相信,随着天灭中共的到来,这些邪党的追随者,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制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