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川德阳监狱的罪行看中共监狱的黑幕(三)

窥一斑而见全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一、话说“服刑人员”

长期以来,由于中共恶党的刻意封锁,社会各界对高墙内的世界知之甚少,所知也多有伪情;对其中非法轮功学员的普通服刑世人(也称“罪犯”、“囚犯”、“犯人”)的生活、心理、服刑、劳役、刑罚等情况,更是难道其详,甚或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据我深入接触和长期观察,其实高墙内的服刑人员中,有许多人善性良知尚存,也不乏有追求人生价值的人在。他们犯罪的原因很复杂,就主观原因论,也并非都是由于品德败坏而违法犯罪,如不少就属于一时激愤失控而导致的“激情犯罪”。就社会原因论,就更为复杂了。最让我怜悯惋惜的是有不少年轻人,多由于早年父母离异,疏于管教,或由于家境贫寒、无力上学,从而逐渐习染社会恶习,终陷刑网。每当与这类年轻人促膝对谈时,总能感觉到他们那颗在悔恨、焦虑、迷茫和徘徊中呻吟的心。

每感及此,常不禁扼腕嗟叹、为之痛惜。我常想,他们也曾是一个天真无邪、人亲人爱的纯然生命,如今却由于一时的冲动和谬见,而要在这高墙铁窗里苦苦煎熬十年、十五年甚或二十年。

他们(包括所有的服刑人员)的确对他人、对社会犯了罪、欠了债,也确实应该受到人间法的惩罚,从根本上讲,这也是倡明道德、伸张正义、惩戒邪恶、维护天理的当然之理。

但进入上世纪下半叶,中共恶党监狱文化日臻完善、日成气候,深刻甚至彻底的改变了所有服刑世人的心灵之路和生命之路。这种以“改造”为标签的监狱文化,是什么本质、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呢?

二、中共恶党监狱文化的“改造”功能

“改造”,既是恶党党文化的一大特质,更是其监狱文化的最显著标签和最险恶功能,可以说,恶党监狱文化就是他们的“改造文化”。

什么是恶党所推行的“改造”呢?在前两篇文章中,笔者揭露了德阳监狱是怎么“改造”式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进一步揭露了其监狱文化或“改造文化”的文化载体和构建途径。本文将再从其监狱文化功能和监狱文化价值方面,进一步深入揭露中共恶党的邪恶性和罪行。

监狱文化的功能目标。也即这种“改造文化”所力图达到的“改造”状态或力图构建的“改造”模式。善文化也好,恶文化也罢,最终目的都是希望通过这种文化作用,在“被文化者”身上逐渐建立起能完全体现这种文化价值的“心理模式”和“行为模式”,说白了就是思想观念。所以恶党也直言不讳的承认和推行对法轮功学员、对服刑世人的“思想改造”。对服刑世人来说,“劳动改造”(恶党称“劳改、“劳教”)只是他们达至“思想改造”的一大手段和途径,而通过其它监狱文化载体和途径进行的“文化改造”,才更体现出中共恶党监狱文化的本质。

通过前文的揭示,我们可以从中剥离和凸显出恶党监狱文化罪恶的“改造”功能目标和“改造”功能作用是什么,那就是三层目标三个字:怕、从、信。

(1)“改造”的心理目标——“怕”,即让恐惧进入每个“文化改造”的人的心里深处,怕党、怕政府、怕被折磨、怕失去利益、怕得罪他们、怕失去生命,………一句话,监狱文化就是要让“被文化”的人怕中共政权怕到骨子里去,直至完全淹没了一个人的良知、道德和人性。在监狱中也可时常能够看到这种已被“改造”了的罪犯,由于怕,他们可以丧尽天良的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出卖良知的告密法轮功学员和服刑世人;由于怕,他们可以丧失人格、卑躬屈膝的谄媚逢迎恶警,给他们当奴隶式的擦鞋、洗脚、按摩、洗袜;由于怕,很多服刑世人不敢接触或亲近法轮功学员,不敢谈论任何有关的话题,不敢怀疑恶党恶警的种种谎言,不敢去拉一拉、扶一扶被恶警恶犯打翻在地的法轮功学员……。在这种“怕心”之下,一切人类的良知、道德、正义、人性都将被“绑架”和摧折,这是多么令人悲痛的情景啊!但这正是中共恶党“文化改造”、“改造思想”的目标之一,他不仅是对服刑世人、也是对所有世人的迫害,而且是一种不易被觉察出来的、更本质的、对一个人灵魂生命的迫害。

(2)“改造”的行为目标——“从”,即让所有被“文化改造”的人,在“怕”的思想和心理基础上,甘心的顺从他们,顺从他们的思想,顺从他们的行为,顺从他们的语言,顺从他们的一切选择,一句话,做个“顺民”和“犬犯”。在狱中、在世间,我们也确实可以看到有许多这样被“改造”了的“顺民”,他们从不或很少有自己的想法,绝不轻易违背恶党和恶警,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叫怎么说就怎么说,叫怎么想就怎么想,甚至连怨言也不敢存于心。这种被“文化改造”出来的“顺从”,正是中共恶党“文化改造”、“改造思想”的目标之二。

(3)“改造”的思想目标——“信”,即让所有被“改造”的人,都从心里深处相信他们。信他们的“强大”、信他们做的一切、信他们说的一切、信他们的谎言以为真,信他们的毒鸩以为甘旨、信他们的颜容以为最丽。放下自己的判断,信凡事只有跟着“党”才能生存。一句话,“相信党,没错的!”这种从“怕”中、从“从”中产生出来的“信”,正是恶党恶狱“文化改造”、“改造思想”的终极目标即思想目标。

监狱文化的功能价值。恶党监狱文化所发挥的功能作用,其核心价值包含两方面的内涵(双向价值取向):

惩善:无论是恶党党文化灌输的“唯物论”、“无神论”、“进化论”、“社会主义”等思想理论也好,还是通过其监狱文化具体、细微、赤裸表现出来的肉体摧残和“思想改造”也罢,其 “文化内涵”和“文化价值”一言以蔽之曰,就是对人性、善良、道德、良知的迫害,其表现方式,除了对善文化、善者、善行赤裸裸的直接惩灭外,更险恶的是:通过党文化及其监狱文化,直接破坏人类道德败坏后仅剩的最后一点良知,即对人性善的鸩毒、浊污和摧残。从这一点看,中共恶党通过其监狱文化对服刑世人的迫害、尤其是对他们虽遭业报但尚存的人性良知的“改造”式迫害,超过了对其他世人的迫害,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被这个主流社会遗忘了的社会群体。服刑犯人今生迷了路、造了罪业、遭受了恶报。在生命的长河中,谁又没有迷失过呢?所以,善良的人们不应该依然怀着恶党监狱文化的邪恶观念去“阶级敌人”、“社会渣滓”式的 一概“仇视”之、鄙弃之,他们被“毒化改造”的遭遇不值得同情帮助吗?他们被“改造”式迫害的情形不应该向全社会曝光吗?他们的生命不值得珍惜和救度吗?

扬恶:伟大的中国传统文化教会了我们正确看待人性的善恶两面性,也教给了我们如何正确对待这一两面性,那就是:惩恶扬善,即通过修身、明心、善性的学习和人生实践,不断增益自己人性中善的一面,而同时祛除自己人性中恶的一面,从而使自身道德水平和外在表现“日新,日日新”。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也是人及人类社会真正地生存之道、发展之道和昌盛之道。但在中共恶党的监狱文化中,我们体会不到一点点这种正、善的因素、看不到一点点用正善的理去教化、善化、敦化这些服刑世人,相反,我们天天看到的是他们总是千方百计的去打压、迫害正善之理、之士、之言、之行,总是变本加厉的去利用犯人们、恶警们人性恶的一面,从而直接毁害着服刑世人和监狱警察的生命,直接摧毁着人类道德败坏后仅剩的最后一点良知,直接将他们推向深渊!

监狱文化的两岸对比。据《亚太正悟网》报道:同属华夏民族的台湾,多所监狱都主动邀请法轮功学员到监狱里去传功传法和讲真相。法轮功学员在监狱组织服刑人员学炼五套功法和学《转法轮》,狱方还同服刑人员一同参加修炼的心得交流座谈会。

对比和鉴别之下,我们可以再清楚不过的看到:中共恶党的监狱,是真正的“强制吸毒所”,通过其监狱文化对所有服刑世人进行彻底的“毒化改造”,将成千上万的服刑世人推向生命毁灭的深渊。

二、服刑世人被监狱文化“毒化改造”后的表现

中共恶党通过其监狱文化完备的“灌毒”体系,毁害了尚无法轮功学员般强大识别力、抵抗力的服刑世人的道德良知和精神世界,对其世界观、人生观等一系列核心的人生观念,做了最彻底的毁害。狱中多年,我亲眼看到并见证了大量服刑世人被监狱文化“毒化改造”后的种种坏恶的“中毒”表现,令人痛心!

拒绝真相真理,相信谎言假理。大多数服刑世人文化水平低,少有爱学习者。对于长期封闭在黑墙内的他们来说,基本没有辨别真相假相、真理假理的能力;加之为取悦讨好恶警,往往采取不假思索、全盘接受的方式。无论在对法轮功问题上、在对无神论问题上、在对待常年规定每日必看的“殃视腥闻”、“焦点谎谈”的认识态度上,都是采取相信和维护的态度。

惧怕恶党,逢迎苟合。在监狱的双重“红色恐怖”下,这些人为了满足恶狱恶警的要求、保护自身利益,往往采取卑躬屈膝、逢迎趋附的态度,或充当恶狱恶警的打手和鹰犬,或甘当蛇鼠特务,或认真勤勉的为其提供各种服务和劳务,最终可怜的得到恶警抛给的一块“狗骨头”。

好勇斗狠,崇尚暴力。一些服刑世人看惯了、领略了恶狱恶警暴戾凶横的“警威”后,联想到他们自己在社会上、在看守所曾经拥有的“暴力风光”后,于是他们深信:暴力就是强者,强者才可受到社会敬仰、过上“高档的生活”。所以在狱中,他们往往爱充当牢头狱霸,喜欢欺凌弱老、滋事斗殴。恶狱恶警“打击”了多年的“牢头狱霸”,殊不知,正是他们自己的监狱文化孳育出来的。

人人为敌,互相戒备。德阳监狱大力提倡服刑人员间互相揭发、告密、并专设了“狱侦科”和“狱侦管教”,经常在犯群中秘密发展“卧底线人”和进行各种“反常狱情”的“侦破”。在这种“特务监管”的长期 “文化熏陶”下,服刑人员中形成了一种普遍的人人自保、人人为敌、互戒互备的氛围和人际关系状态,几乎没有诚、信、忠、义的任何表现,有的则更多的是人际关系的高度扭曲和变异,而这一切,正是恶党恶狱所希望的一种“可控状态”。

利益至上,不择手段。在当今完全败坏了的社会风尚和价值观念下,个人利益至上、追逐不择手段俨然已成“正常”。在物资更加稀缺、刑期普遍很长、“社会成员”素质更低下的监狱“小社会”中,这更是成了许多服刑人员“立身处监”的法则。为了获求减刑、劳动岗位条件、考核挣分等方面的蝇头小利,甚至可以为了一包烟、一袋面、一双鞋而撒谎欺骗、恶语相加甚或大打出手,唯恐个人利益受伤害。

阴狠机险、虚伪奸诈。为了个人利益、为了挣分减刑,有些服刑人员完全采取阳奉阴违、口蜜腹剑、陷害他人的做法,行事已完全没有了道德底线。

视恶不见、守私自保。这尤其表现在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事情上。面对恶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持续至今的迫害,大部份服刑人员都早已习惯于“不关己、不表态”的心理模式和“不帮助、不亲近”的行为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恶警恶犯的邪恶气焰和暴行。真正同情法轮功学员的服刑世人也还是有的,但也只能在心里小心翼翼的“同情”而已。笔者认为,这种已然麻木的心理和行为状态,是恶党监狱文化对服刑世人“毒化改造”后最严重、最令人痛心的“中毒反应”——良知无存。

以上所举,只是恶党监狱文化对服刑世人“毒化改造”的部份表象行为,在服刑世人中的确有相当一部份人,人性善已被“毒化改造”放大扩充了的人性恶掩覆殆尽,他们迷失在恶世间已难以醒悟和归返,这也许才真正是他们生命的劫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