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近两年来,那些几乎销声匿迹的洗脑班又死灰复燃了。有些地区的洗脑班还很猖狂。不但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大法弟子,甚至在监狱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黑窝里多次被强制放弃信仰都坚定的走过来的大法弟子,在所谓的刑满释放后,没让回家,直接送洗脑班迫害,而且还被所谓的转化了。也使一些同修真是有谈“洗”色变的感觉了。这种现象直接在干扰着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

这个现象引起了很多思考,我们地区的同修针对这一现象通过学法交流,大家在法理上越来越清晰了,解体邪恶的洗脑班的正念越来越强了。现将我的几点体悟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中共为什么又捡起了洗脑班这个迫害工具?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动了这场惨无人道的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迫害之初,中共邪党拿出了最惯用的把戏,利用各种宣传工具制造谎言抹黑、诋毁大法与大法弟子。当这些都不能使亲身受益的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时候,又拿出邪党强制改造人思想的伎俩,在全国各地办起了许多强制修炼者放弃信仰的洗脑班,为了掩人耳目还起出了很多冠冕堂皇的名字,什么“法制培训班”,什么“法制学校”等等。随着正法進程不断地推進,大法弟子不断的揭露其这种连自己制定的法律都公然违背的恶行和对好人迫害的邪恶手段。中共为了维护门面,不得不把一些洗脑班解散了。当欺骗也不灵的时候,于是“恐吓”就开始登场了,于是他们就把还在坚持自己信仰的大法弟子用以劳教、判刑的手段相威胁。当看到这些流氓手段不但不能达到目地,而只能将大法弟子锻炼的越来越成熟的时候。邪恶已经走投无路了。在表面空间,中共邪党为了维持迫害,装点“迫害成功”的门面,就不断的给各级政法委下达所谓的转化指标。各级政法委为了完成指标,他们不敢绑架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因此就出现了有的洗脑班提出的“四不要”的标准,即“‘顽固’的不要;年岁大的不要;身体不好的不要;有影响的不要。”然后他们就用这种所谓的转化率和所谓的成果或证明他们的“功绩”或用来毒害别的学员和广大民众。甚至把一些学员在理智不清的状态下的表现做成录像在国际上诋毁大法。

从修炼的角度看,旧势力就是想把那些它们认为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淘汰出去。笔者为了了解洗脑班的迫害手段,曾与几位刚刚从洗脑班被所谓的“转化”出来的同修交流,当问到洗脑班用什么样的迫害手段使同修配合了邪恶的时候,他们几乎都是一个口径,“里面生活条件挺好,就是让你看那些诋毁大法的宣传资料,或无休止的向你灌输一些歪理邪说,也知道配合邪恶不对,可就是不愿意在里面呆了。”如果恶人抓住你不愿在里面呆的心理,就扬言“到最后你还不转化就要采取强制措施,再不转化就无限期的关押等等”。在同修说的每一句话中都能明显感到“图安逸”的心都很强。特别是他们几乎都存在着修炼的路走的不正或都有太多的执着放不下的问题。比如我知道的被绑架到洗脑班的七个同修中,就有四个存在着不同程度色欲心的问题;还有的是脱离整体,有的虽然也参加集体学法,心却游离在整体之外。

在洗脑班所有被所谓“转化”的同修,尽管是违心的,可是出来后状态都不好。不是被家人的情所困扰的走不出来,就是执着起常人的生活来了。有一位同修离婚后还要和常人结婚,三件事做起来也象可有可无的样子。和他交流时,他对我说了心里话:“不瞒你说,这次从洗脑班回来,就是对法不坚信了。”听后我很震惊,一句话突然反映到我的大脑中——“旧势力真的要毁掉同修啊”。个人体悟,从这些同修中反映出来的图安逸的心,并不是只有被绑架去洗脑的同修有,很多同修在这正法修炼的后期(包括我本人)都有,本来是越精進的时候却执著起人间的感受来了。很多过去已经放下的执著又捡起来了。

解体洗脑班的建议:

整体提高 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知道这邪恶的洗脑班,就是旧势力想毁掉它们不认可的学员的黑窝,绝不是师父安排我们在正法中修炼的环境。我们面对旧势力的安排之所以否定不了,也就是因为我们行为上不能做到。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我们也真的应该有成熟的状态了。首先我们必须静心学法、多学法,并时时用法来归正自己在证实法、救人和生活中的言行,甚至是一思一念,从人的状态、人的观念、人的理、人的情欲等执著中走出来。真的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在正法修炼中,当需要整体配合时能放下自我,为法着想、为整体着想、为众生着想,为他人着想。就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要真能这样,那洗脑班就会因为没有迫害的对像而解体了。

彻底曝光恶党、恶人的恶行,让世人认清邪恶

至今记得零五年发生全省统一部署绑架大法弟子,我们相邻的几个市都被迫害的很严重,当时我们没有惧怕,按照师父的要求,一方面我们把别的地区发生的迫害当作一面镜子来找我们自己的漏洞,另一方面我们主动揭露国保大队教导员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带有他标准照片的不干胶贴(大的A3的,小的A4\A5的)在两三天之内贴满了大街小巷,各个楼道里都有相关的传单资料。这个国保大队的教导员只要见到熟人,就能听到揭露他的信息,有的问:“老X啊,你弄多少钱别独吞啊,不行我们帮你消费消费吧!”也有的一见面和他开玩笑说:“哎呀!这不是恶警来了吗?你怎么搞的,我怎么哪都能看到你的光荣照呀?”他家人怨他太张狂,连局长的妻子都教导自己的丈夫:“咱可别象老X那样,弄的满城风雨的。”这个教导员见到我们同修(很熟悉)都无理智的说:“你们这帮人不够意思,你们花两个钱,我给你们把事摆平了,可你们到处埋汰我,我现在雇了几百人在往下弄,你也帮我弄弄……”

那一次我们市没有一个被迫害的。我就想,如果我们把在洗脑班里的每个参与迫害的恶人的详细信息(包括他本人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所有家人、亲属、朋友的住址、所在单位、电话号码;甚至恶人常去的公共场所的信息等都能搜集到,大法弟子根据自己的所长和能力曝光邪恶,让更多的民众都明白了真相,在认清邪党的同时,都知道迫害大法弟子的是些什么人。在社会上形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全民反迫害的局面。恶人的恶行就会收敛。

当然,大法弟子的家属是民众中的中坚力量,他们反迫害最有说服力。这就需要给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属讲清真相。有一个县城要办洗脑班,他们首先绑架了这个县的一位教师,大法弟子配合得很好,除了发正念,贴胶贴,发传单外,就是把家属的真相讲明白了,家属天天去要人,有的家属就讲被绑架的同修学大法后的变化,在哪都是最好的人,其母亲在恶人的办公室一哭就是一个多小时,另一个家属就大骂不止(笔者认为:这虽然不是我们提倡的,但是常人家属的表现也是真相)。使恶人焦头烂额,无法办公。由答应后天放人,变成明天,又有明天提前到当天,最后真的在答应的半个小时后回到家中,不但是无条件的释放了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政法委610的一个人说:你看这多犯不上,一个没转化,还招来了楼前楼后都是法轮功(指前去发正念的大法弟子),弄的满城风雨,这给法轮功还长威风了。政法委表示:今后本县不再办这样的班。

就在我写这篇体会的时候,又有一个同修在短短的十天堂堂正正的闯出了洗脑班,此前的几天,也是家人明白了真相,到区政法委据理力争的要人,开始政法委的人被操控的很厉害,扬言还要继续抓人,甚至说把法轮功的头(一个比较有名的同修)某某某也抓起来。外面大法弟子发正念,家人在里面正念越来越强,最后政法委把责任推到了社区,说是社区举报的,大法弟子配合家人又来到了社区(这个社区是所谓的“全国文明社区”)。家属刚一到,社区有个人被操控的很厉害,骂骂咧咧的说:我们社区是文明社区,就是她(指被绑架的同修)到处张贴法轮功资料等等。家人毫不示弱,把一个最恶的人团团围住,在场的同修们互相提醒向内找,我们是来救人的,不要有争斗心。家人告诉她们,是政法委告诉我们说是你们举报的,社区的人被吓的站成一排,最恶的那个人开始退却了,后来打电话找政法委,政法委答应第二天和家属谈。第二天家属去时,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发正念。最后区政法委的书记说:“她在那里也不转化,留在哪也没用,明天就给送回来了。”结果真的准时把同修送到家。试想,如果各地政法委和参与迫害的人都把办洗脑班看成是对自己的利益是得不偿失、甚至是很苦恼的事,恶人就会自我抑制,邪恶就没有办法操控人了。这个洗脑班就会因为没有了行恶者而解体。

整体配合 正念清除邪恶因素

我们都知道,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邪恶的因素操控恶人所为。如果我们的基点摆正,每个人都以纯正的正念解体邪恶。洗脑班还能存在吗?

特别是目前由于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已经没有能力大面积行恶,因此邪党想办洗脑班,必须搜集残留的邪恶烂鬼,甚至需要较大城市的黑窝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的支撑,大多是几个市设立一个洗脑班,这就需要整体配合发正念。不能因为你这个市县没有被绑架的就不发正念,而有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才发正念,每个市县的大法弟子必须承担起自己的使命与责任。

二零一零年,我们市有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送到本市的劳教所,由于这个大法弟子有一定的影响,不但本市的大法弟子发正念营救,周边的几个市县的大法弟子都来配合发正念。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这个大法弟子在里面不但没有人做她的“转化”工作,而且就连那里的警察都说:“你在这呆不了几天,我们得把你弄出去。”后来就在这个大法弟子被无条件释放的同时,这个劳教所也解体了,剩下的没有释放的被送進省城的戒毒所了。由此可见,洗脑班的存在,不只是当地市县的大法弟子没做好,与之相关的市县的大法弟子都有责任。

如果我们真的信师信法,今天就让让我们来试一试吧。不成熟的体悟与同修交流,敬请指出不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