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拒签“反邪教承诺卡”的一点看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目前一些社区对于反邪教承诺卡(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签署采取了一些迷惑人的手法,比如上门征签的人员看起来有理有节,态度也都很温和,讲话也给人一种以理服人的姿态;比如,承诺卡的内容上并没有出现法轮功的字眼,只是针对邪教而言;也不强迫人们签字,都会告诉你签不签都可以,一切在于你的选择。结果迷惑了一些“有识之士”,反而对同修们张贴的“中共邪党是真正的邪教”之类的粘胶有看法,很轻松的签下了字。

起初这个现象也一度迷惑了我,感觉这是不是在给世人摆放位置,做出最后的选择呢?后来发现这个观念还是旧宇宙的理,而且有一些还不明真相的世人就会不加思索的签了,这对他们不公平,等于是被蒙在鼓里做选择,而不是客观真实的、明明白白的做出选择。为此我们张贴了不少拒签承诺卡的粘胶告知人们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但是收效也不大。大部份人还是签了承诺卡。

在后来的讲真相中又進一步发现了邪恶苟且偷生的伎俩。很多知识分子目前还在党文化的观念中看待问题,比如,一天我在给一位老师送神韵光盘的时候,他很坦然的与我進行了沟通,说:“我对这个新唐人有点看法,感觉他说话的方式太极端,我本人属于温和派,对这样说话不太能够接受,有点暴力。” 我不解的说:“没有暴力啊,只是言论,不是吗?” 他说:“语言也是一种暴力呀。”我说:“从这个角度说的话,那就要看他说的是不是事实了,如果是事实,就不是暴力;如果只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宣传,我同意你的看法。”他思考着不语了,但还是说:“如果你们想占领一方地盘,做意识形态方面的事,就应该用我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再探讨下去,我只是概括的说了一下党文化的问题、《九评》和不是搞政治的要点。我很清楚他误在党文化中了。

静下心来回想他说的话,感觉党文化的变异物质已经写入了大陆人的自我中了,比如这个所谓的温和就是一个陷阱,它令我想起了泡在温水中的青蛙,最后会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当温和抽去了理性,加入了情,就很能迷惑人了。当人们听不到真相的声音,沉溺在虚假的繁荣中时,也很难主动去了解真相,即使神来到了他的面前也会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习惯与观念给间隔了。联想到这个承诺卡,党文化中的人们会认为既然没有提你法轮功为何要如此反对呢?你们这样互相说邪教是不是也有问题呢?在党文化中谈客观看事实的人往往把邪党与世上的其它党派相提并论,他们还认识不到邪灵的概念。所以看问题也只能止于表面现象。

从法上看这个问题,就会发现,没有说明任何主体的反邪教承诺卡是空的,而这个空也有空子可钻,即使是反对其它的邪教,为何要对中共承诺呢?你想想对它的任何承诺不就是对它合法性的认可了吗?中共为了维持它的政权和利益,可以允许反对它的言论存在、甚至平反六四、平反法轮功。记得有学员曾经以拒绝中共邪教的内容签了字,我一时也被这种行为所迷惑,觉的也是一种讲真相的方式。从法上看就很有问题了,即使中共承认自己是邪教,而让你向它承诺反对它的话,那是不是还是在邪党的框框内打转转?这不得不让人看清,邪党哪怕在最后一刻也要维护它的合法地位吗?另一方面,在承诺卡中也没有澄清大法的清白,说明真相。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啊,怎么可以接受呢?

党文化从来都是在混淆视听中欺骗民众的,而师父一直要我们分清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所以我们一定要学好法,识破邪恶的假面具,才能真正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