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救人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师父传法至今,已有二十年了,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让上亿的人身心受益,如此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江泽民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开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邪恶政策,以战天、斗地的狂妄心态搞迫害,所犯下的累累血债,已经到了天理不容,人神共愤的地步。

很感激同修,帮我安装了网路聊天程式,我才有机会对大陆民众讲真相。这些年不管面对多大的考验与魔难,我都坚持利用网络讲真相,参与网路退党工作。刚开始我先生很有意见,甚至赌气的到处跑。明知道是考验,有好长一段时间,我还是感到心痛,过不去关。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与看网上同修的相关交流文章,才渐渐的学会放下自我。随着心性上的提升,周遭的环境也都在变,先生不再干扰我讲真相了。

因为我很重视网路讲真相这一区域,每天都会对它发正念,后来我又参与挂机平台,同时面对很多的网友,我不断的把讯息与档案传给他们,效率可以说是一举数得。挂机来的网友很多,我巴不得有三头六臂,能把大法的洪传、迫害真相与善恶有报,倾尽所能的都告诉他们,加上同修接力赛的排班挂机,不断的把真相打入他们的脑海。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劝三退真的不难。

白天同修都忙,有些时段没人排,我会尽量上线,曾经同时挂了好几个视窗。有一次聊着聊着,感觉有点累,我到床上躺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急促的电话声,我拿起电话,话筒竟然传出:要回家、要回家。我被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时间真的很紧迫,众生都在苦苦的期盼,大法弟子不做,众生就没有希望了。

有些网友受无神论洗脑,还在高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有一个网友对我说:“你们一直喊天灭中共,这么多年了,我可没看到共产党有垮台的迹象,你们不只迷信,还不自量力,想跟共产党斗,你们还早啦。”我告诉他:邪不胜正,同为中华儿女,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能让你们如此冷漠的对待中共残害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现今社会物欲横流,是非不分,人总是不自觉的在造孽。所谓人不治天治,世界各地天灾人祸不断,意外频传,这跟人心道德下滑有关。有很多高官都退了,你还在对中共恶党歌功颂德。天灭中共时,你将是它的陪葬品。网友说:请不要再说了,我知道错了,帮我退了吧!

我的父亲受到中共媒体的影响,每次跟他提到法轮功,他都不愿意听。看我总是坐在电脑桌前帮网友退党很不理解。曾经被父亲狠狠的骂过,我怕惹父亲生气,他越抵触,我就越不愿意跟他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是为救度众生而来,面对父亲,我的慈悲善念哪去了?我不能因为怕心而东躲西闪,我要坦坦荡荡的把真相告诉父亲。

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个人的修炼状态,也会体现在生活中,修炼人的善与好,相信父亲都感受到了。渐渐的他喜欢跟我说话,聊天时我会跟父亲分享同修写的交流文章或一些修炼故事。经过我渐進式的讲真相,父亲终于明白法轮大法好,也知道我们到底在做些什么事。

每天我都有固定排班,三月份父亲突然离世,我悲痛难舍,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同修告知我暂时无法上线,请同修代班。明知排班人手不足,我还不悟的陷在常人中。“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结果我被邪恶钻了空子,生了一场病,我呼吸困难,连拉带吐,整个头烧得仿佛要炸开似的,风衣、雪衣都穿上了,身体还是冷的不行。

生命短暂,世事无常,万般亲情,终有一别。父亲能如此安详的离世,也是他明白真相后,得到最大的福报,感谢慈悲的师父,让我摔了跟头,找回了自我。悟到后,我恢复了炼功学法,对大陆网友讲真相,晚上回去处理与父亲相关的事情,方方面面都安排的妥当,真的是一正压百邪,身体病业的假相也消失了。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

大法弟子不管以何种形式,就是以救人为目地,而渴望被救度的众生,又何止是千千万万,越到最后越要精進,越不能放松,因为越到最后要求也越高,干扰的因素也更大。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精進做好三件事,以神的状态救度众生,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以上是个人的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多加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