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三百手印”事件非法开庭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备受海内外关注、震动中南海的泊头“三百手印”事件王晓东案在泊头市法院秘密开庭。九点至十一点,在两个小时的非法庭审中,法官和邪党强行指定的律师一唱一和,自编自演了一出双簧丑剧。

非法开庭暴露邪恶恐惧

纵观邪恶在开庭前后的各种表现,我们不难看出邪恶对“三百手印”事件是何等忌惮和恐惧。

其一:不敢提前通知家人。十八日上午开庭,直到十七日下午五点才通知家人。

其二:不敢让合法的正义律师辩护。开庭前后,泊头市法院强行辞退王晓东聘请的二位北京律师,不顾王晓东及其家属的强烈反对,硬派了两名政府指定的律师到场。后经核实,王晓东的哥哥王俊杰聘请、经王晓东认可的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程海和李长明律师均表示没有接到泊头市法院的开庭通知。

其三:不敢让王晓东亲属旁听。据王晓东哥哥告诉记者,他的亲朋好友都想旁听遭到拒绝,当局只允许王晓东的母亲和姐姐進入法庭。但法院却让镇政府的官员、公安局、派出所等人進入旁听。庭内旁听席距离法官与被告人等有十余米的距离,中间有两道移动的铁丝网。当局将王晓东的母亲和姐姐安排在旁听席的最后一排,她们既看不清,也听不清法官与律师的对话。

其四:恐吓王晓东的母亲,不敢面对家属质问。据王晓东的哥哥介绍,庭上王晓东的母亲质问法官:为什么辞掉北京律师?硬给指派律师,你们这样违法,就有四个法警过来恐吓想驱赶其离开,不让她说话。而王晓东的姐姐写了一个条子,要求法庭允许王晓东家属聘请的北京律师出庭,让法警转交法官,但条子也没能到法官手中。王晓东的姐姐要求自己为弟弟辩护,法庭也不允许。

其五:营造恐怖气氛,邪恶为自己壮胆。据现场知情人介绍,庭审当天上午八点,泊头市法院前面的整段街就已戒严,不允许车辆与行人靠近,警察与便衣如临大敌。大量警察和便衣在法院附近出没,监视路人和车辆。一辆司法字样的车辆自西向东缓慢行進,估计车内装有摄像机。法院附近马路上还停放了七、八辆警车,而且还有无标记O字头牌照黑色车辆出现。

其六:监控進出法院人员。据知情者介绍,泊头法院的院长王德福亲自安排法警控制進出法院的人员,每个進入法庭的都要经过仔细的安检才准许進入,安检比平时严格的多。甚至连其他案件开庭的人也不放行,一直到九点四十分左右才放行普通案件当事人及其相关人员。

绑架世人尽显邪党之恶

据估计,如果把参与执勤的警察和现场的警察、便衣、法官、法警都算上的话,当天直接或间接参与这件事的不下千人。而邪党之恶就表现在这儿,因为不管是谁,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那这个生命如果听不到大法真相,如果不能做出正确选择,那么他最终面临的就是被淘汰。而邪党却绑架了这么多人做它的垫背,真是“魔鬼将死,恶行不改”。

邪党一干事就是丑事败事

在与同修切磋“三百手印”事件非法开庭一事时,有同修说,邪恶完全不顾法律程序,这么快就非法开庭,而且庭审过程的非法性质之恶劣前所未有,简直是耸人听闻。似乎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是不是我们哪里没有做好。

其实,邪党什么时候对大法弟子讲过法律?如果邪党讲法律的话,那就不叫邪党了。邪党的丑是被众神定下的,它就是这么丑,哪怕是邪党自己的恶法,它都不配穿上“合法”的外衣。

师父说:“我过去也讲过,中共邪党它不干什么它自己还少点事,特别是它一对大法弟子干什么坏事就成为它自己的丑事、败事,同时成为帮助大法弟子成事结局。人心多的学员你们记住我说的话,也许现在你们明白了,但一旦再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你们不要又忘了,又用人心看问题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三百手印”事件开庭的非法性,正是邪恶的丑事,它也会成为帮助大法弟子成事结局。那么我们就利用邪恶的这件丑事,揭露它,让更多的人认清它的真面目。而邪恶最怕的就是大法弟子剥掉它的画皮,揭开它的真面目。师父说:“它不怕丑我们就做,它只要不放一天,我们就给它张扬一天。”(《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三百手印”事件是为了让更多人明白真相

随着“三百手印”事件的不断发酵,越来越多的人包括参与行恶的人知道了这件事,而大法弟子正好利用这件事向他们讲清真相。现在想想那些参与其中的人才发现,他们参与这件事本身其实就是为了听这个真相,就是为了得到这么一个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如果我们没有让他听到真相,那对这个生命来讲才是真正的绝望。邪党绑架世人参与其中是坏事,但如果是邪党绑架世人来却听到了真相,这件事就变成了好事。如果我们基点站对了,这件事就不仅仅是反迫害、营救同修这么简单的事,还能让更多世人了解真相。

“三百手印”事件可以成为一次让我们互相配合讲真相救人,让没走出来的走出来的一次机会,也可让更多人有机缘明白真相。师父说:“大家在这个过程中尽量的多救一些人,能够使他们留下来。是啊,作为大法弟子,我告诉大家还真得多救人,因为当初我是这样安排的:我叫人在未来要给大法一次回报,就是剩下来的人吧,要给大法开创一次最辉煌的时期,全盛时期。那人得来做这个事,要剩不下几个人这怎么做?那多没有意思。(众笑,师父笑)咱们得多救人。”《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