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一念作用究竟有多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前段时间惊闻黑龙江大庆市七名同修被三个恶警绑架迫害的消息,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心情来。我就觉得,即便是常人,三个坏人也很难绑架七个好人。如果当时同修都能想到让恶警“站在那儿别动”!他们就一定会被定在那里动不了——七个神还定不住三个小小的人吗?退一步说,没想到用定功的话,恶警打电话叫警车时,同修若想到让他们“手机失灵”不也能否定迫害吗?试想七名同修被三个恶警殴打并绑架,可以说当时没有一个同修做到正念十足的否定迫害。否则哪怕只有一个能真正在法上看问题并且正念十足的,就可以抑制那个“场”,恶人就难以得逞,甚至有可能被“定”住,大法弟子完全可以摆脱恶警的纠缠。

然而作为修炼多年的大法弟子,关键时刻为什么想不起师父、想不起大法中的法理?为什么不能在实践中自然展现大法的神圣与威严呢?我们知道,大法弟子在世间的使命是来救度众生的,象耶稣救度世人却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事情,师父已经给改变过来了,以后不允许迫害下世度人的觉者了。那么大法弟子就要在这方面起到较好的带头作用,也给后人留下好的参照。不要说路上相遇打招呼,就是游山玩水都是正常的,都不允许邪恶干扰和迫害。而在定下这一念、守住这一念的前提下,再去否定迫害也就容易了。接下来就要看问题出现时大法弟子动了什么样的念头。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当一件事情出现的时候,我们所动的第一念是最重要的,这一念也就显得意义非凡了。

在此列举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见证“一念”的作用有多大,见证关键时的“一念”真正在法上的时候,大法所展现出来的无边的法力。

近日我来到某市。就在要回家之前,我决定去该市公园走一走。没想到当天早上我在梦中预见这样一幕:当地邪恶咬牙切齿的对我说,“你没事闲的,一天到晚总收拾我们干啥?(我曾多次曝光该市邪恶)今天你敢去公园就一定绑架你!”醒来后心里很困惑,怎么办?去还是不去?不去那就是承认邪恶的安排,从个人对大法的认识上来讲我决不可能顺从它。去的话还有同修陪着,又怎么为同修的安全着想啊?再三考虑,就是不信那个邪,决定还得去!也不想把此梦告诉同修,我有足够的正念否定邪恶的安排。

可当我们一行四人来到公园的时候,一辆警车在同一时间突然停在了我们跟前,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三个人同时看了我们一眼。我心里咯噔一下,眼前立即浮现出先前大庆七名同修路上被仨恶警绑架的场面。这时警察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就在我们前面十多米的地方慢腾腾的走着。一想我们还带着相机,而他们都空着手,一个个绷着脸,根本不象是观风景的。稍后,居然两个走在我们前面,一个在后面,真好象包抄一样的架势,我心里更犯嘀咕了。可我几乎一秒钟都没耽搁,立即打过去一个大大的“灭”字,先把他们罩在里面出不来。这时同修也注意到那三个人,一同修说这是哪个单位的保安人员,我说不是,一看着装就是公安局的,我也是有意暗示同修。同修们也没说啥,可是我能感受到我们每个人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这时我想还不如告诉同修吧,我们也好一起发正念。转念又一想,如果同修知道了,即使不承认邪恶的安排不也得担心吗?于是有些心情矛盾的问自己:几位同修的安全,你怎么敢擅自作主呢?这时我一边跟随着同修走,一边反复的追问自己:你一个人行吗?当问了几遍时却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大法弟子有师父时时呵护着,师父还给我们每个人安排了护法,我怎么叫一个人呢?而且同修身后也有护法神哪!此时我觉得我和同修那么高大,而邪恶简直什么都不是,简直不够我一个人一个小指头捻的,何况我们四个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呢?于是对着另外空间的邪恶打过去强烈的一念:“别得瑟了,没有用的。不想死就滚的远远的,滚的越快越好。”也就是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吧,再回头时发现三个警察影儿都没了,一直到我们从公园里走一圈回来,他们都没再出现。而我也一直没告诉同修,邪恶就这样自生自灭了。

说一件数月前我经历的正念化解危难的事。同修甲让我帮忙调试语音手机,我却不知道她手机的耳机麦克风没有拆掉,导致我俩的对话被监听了。结果不到十分钟的功夫,一辆黑色轿车戛然停在我面前。

借着路边的灯光,隔着黑色车窗玻璃,我一眼看到车里司机恶狠狠的盯着我,那眼神简直象要吃掉我一样,令人不寒而栗。可就在刹那间,我想到了我的身份——我是谁?我是大法弟子!于是立即用强大的意念将一个大大的“灭”字打过去,罩住那辆车,并在心里喊了一声:“师父!”同时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拉起同修,从轿车尾部往出挤,边挤边用眼角瞄了一眼车里:里面两个人一起转过头,直盯着我们。我暗示同修被邪恶盯上了,我们表现要自然。于是我俩挽着胳膊,象没事儿人一样发着正念安全的离开了。

记得零八年中共邪党奥运期间,当地派出所警察多次找理由刁难我,并让我把近期照片送过去。同修说不给照片,否则就是顺从邪恶。可他们三天两头来催,我觉得躲避终究不是办法。然而当拿起照片要送去的时候,心里却七上八下,下楼的脚步也显得很沉重,我问自己到底怎么办呢?正当难受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样一个理: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希望,那么每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就是那里众生的救命恩人。那众生对恩人应该持什么态度啊?这样一想,我心里乐了。于是对着当地派出所警察打过去强烈的一念:你们小区有大法弟子是多么的万幸,能看一眼大法弟子都是你们的福份,还不赶快出来迎接我?说话间来到派出所,这时一个女警察真就走出来,笑呵呵的问我要办理什么业务?我说找某警察,她立即把我送过去。

一到办公室门口,看到里面一帮警察在闲聊。当他们发现我在门口时,居然都站起来往前走几步,真好象迎接客人一样。我坦然递上照片,他们连连说不要误会,这是上头要求的,人人都得交,说着翻开档案给我看。寒暄几句往回走,他们又都站起来送我到门口。这时我又发一念:以后见到我主动打招呼。结果再见到我时,他们离老远就冲我笑。

除了在三件事中注意用正念主导,我对日常生活中的事也习惯让第一念尽量符合大法的不同要求。

几年前我买房子,一看室内屋顶浸透着一片片雨水的锈迹,就在锈迹的下方,地面上放着两个盆,一看就是用来接雨水的。我问房主房子漏的厉害吗?房主却说一点都不漏,那两个盆是去年放在那儿的。一看她瞪眼睛撒谎,我笑着说,不管漏多严重,我住进来就一点都不漏。房主和邻居只是笑笑,也没说什么。结果我住进来之后,真就几年里一点儿都没漏。邻居说这所房子的屋顶维修好多次了,却怎么都修不好,一下大雨的时候,房子漏雨流到邻居家,导致人家电源都得跳闸。邻居们高兴的说我是贵人,说炼法轮功的动一动念、说一句话就特灵验。

有一年我住一楼,一段时间里一辆警车天天停在我家窗前,警察每次来停车时都往屋里看一下。一天早上他又来开车,我突然想到警车不可以停在我窗前。于是动一念让他“先丢丑,后开走”。结果他怎么都无法将车启动,只好一次次的尝试。我便瞅着他在心里想,“丢丑了。”之后几分钟的功夫,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警车自动爆胎了,警察吓得立马从车里跳下来。因为声音太大,他知道有很多人会听到,就慌忙东张西望。一看我正在眼前阳台上瞅着他,好象明白什么似的涨红着脸走开了。当时对面楼一个常人朋友正要骑上自行车,却被一声巨响惊得从车子上掉下来。回头一看我在阳台上,立即跑来问我是不是对警车念咒了,害的她摔个仰八叉。我说警车不可以停在这里。至此警车再也没敢停在我窗前。

有几次我曾遇见打群架的,有人用菜刀和铁锹砍人,围观的人没有一个敢拉架的。我立即打过去一念:“砍不着”,结果真就砍不着,每次都能化解人命大事。过后我向内找,为什么总能看到打架不要命的?想起自己没修大法之前曾打人下手重,就一次次的清理自身变异的东西,后来再没遇到过这样的情景,可是还会看见俩口子打架的。

有一次听到楼下有哭闹的声音,隔着窗户一看是俩口子打架,男的用树棍抽打女的。当时家里有一位同修,同修一看我的表情,就劝我别管闲事。我说不行,我得管,就隔着窗户对男的动一念“把棍子放下”。此念一出,只听“吧嗒”一声,他将棍子扔在地上。这时同修说谁欠谁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埋怨我管的不对。我刚一犹豫,男的捡起棍子又打起来。听到女的哭叫声,我于心不忍,又用意念命令男的“把棍子扔了”。就这样一想,女的一把夺过棍子,用力扔在了旁边一排平房的房顶上。我对同修说:或许他们有渊怨,然而宇宙大法在世上传,世人最好用真、善、忍的理念解决问题,不能再冤冤相报、以恶制恶了。最起码在我空间场里的人应该是这样的,我这样做,也要求他们这样做!同修觉得有道理,就不再拦我。我一看楼下俩人还在争吵,于是又动一念:“有话好好说,别打架丢人现眼了,赶紧回家吧!”随着一念的发出,只听女的哭着说:“有事你就好好说,可别打了,多丟人哪,赶紧回家吧。”俩人回家了,我和同修笑了……

记得师父有一段讲法大意是说修炼就是纯净人的思想,思想纯净到什么程度,也就达到什么境界。那么我们遇到问题时,思想越简单越容易出正念,越想的复杂越容易出人心,比如害怕恶人,怀疑功能是否起作用,甚至担心师父是否在保护自己等等。人心多,邪恶就要找借口迫害,我们就会很被动。也就是说关键时的一念里面如果掺杂了人心,就会减弱那一念的作用。我们在平时的生活中都要尽量动正念、动好念,更何况面临危险之时呢?

而关键的一念是否起作用,还要取决于信师信法的程度,心诚则灵。说到信师信法,我们不能象现代化了的佛教学者那样只把大法当理论,而到关键时刻却不知道用大法的法理去平衡和化解矛盾,甚至不相信奇迹真的会出现,那都是对大法的不敬。大法弟子对大法和师父应该发自内心的敬仰和诚信,遇到问题时就一门心思照师父说的去做,既然师父说邪恶不配考验和迫害大法弟子,那就一定不配!对这一点的认识就应该是绝对的,毫不含糊的!守住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才能化解危难,也才能更好的领略和见证大法的无边法力与威德。

严肃对待关键时的一念,不是为证实自己正念有多强,而是作为大法弟子有责任通过高标准要求自己来更好的证实法和展现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