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血泪(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接前文)

第三部 万州血泪

一 “七•二二”事件

法轮功学员按照师父教导的法理,弘传大法以后,学功人数陡增,为方便大家修炼,各地相继成立义务辅导站。本来好人多了是好事,却惊吓了邪党,他们历来怕好人,邪党的各级部门暗藏杀机,明里暗里都在找大法学员的麻烦,到处煽阴风点鬼火。一九九八年六月三十日,天城区体委才批准成立天城法轮功辅导站,事隔22天,万州区邪党的党报《三峡都市报》就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二日第12版上刊登一篇污蔑法轮功的文章,歪曲报道天城法轮功辅导站区域内的一个所谓炼法轮功的程大娘病故的假新闻,大肆诽谤和攻击大法。万州的同修怀着慈悲之心,每天一大早自觉地到《三峡都市报》的主编室、万州区宣传部、万州区体委说道理,讲真相,要求《三峡都市报》登报声明,承认错误。结果报社理屈词穷,于七月二十九日在第12版上刊登《敬告读者》的纠错道歉文章。

二 万恶的洗脑班

(一)龙宝区一马路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一点钟左右,龙宝公安局全体出动,在全城抓捕大法弟子。此时,没有任何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报纸、电视、电台不断散布各种邪恶的攻击文章和节目;警车呼啸、大街小巷不断出现警察、便衣和特务;阴森森的气氛,邪恶的脸庞,恶毒的目光,铺天盖地的标语和海报,车站关卡森严,在那种可怕、邪恶充满了恐慌的气氛中,不一会从各地绑架了五十多名大法弟子,关在了龙宝公安局的会议室里,也就是一马路洗脑班,让这些人强行看他们的所谓电视新闻,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了。

(二)龙宝区二马路招待所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龙宝区六一零在龙宝区二马路招待所,秘密建立洗脑班,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凡是居住在万州区高笋塘办事处,万州区牌楼办事处,万州区万安办事处,万州区龙都办事处,万州区龙宝办事处,万州区双河办事处的大法弟子,由当地的派出所和各办事处的下属各居委会负责强行绑架到这个洗脑班迫害,强制洗脑一个月。当时,各地送来洗脑的上百人。这儿说是洗脑子,办“学习班”,实际上是设的一座人间地狱。在这儿的人失去了人身自由,不许串门,相互之间不准说话,强制每天看电视上造谣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人人过关,人人表态,要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使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

(三)万州区国本路地税局招待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一月,由龙宝区政法委和六一零秘密策划,在万州区国本路地税局成立洗脑班。办了三年,直到二零零三年底才结束。两百多人次在这儿遭受魔难。这个洗脑班从各个部门抽调大批人员,送到重庆进行专业培训后,才到这儿上岗。又从一些地方调来一批打手,可说是这儿的人,全是一伙五毒俱全的社会渣滓。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是心狠手辣,啥事都做得出来,没有把大法弟子当人看。施刑数十种:群殴;双手反铐;长期不让睡觉;打火机烧、烟头烙;野蛮灌食,药物迫害,不让上厕所;电棍电;背宝剑(两手臂一上一下用铐子反背在后臂);罚站、罚跪;穿皮鞋踩;站小板凳,坐小板凳;抓头撞墙;关小号、关黑屋;脚镣手铐;蛙跳;站军姿;掐脖子;搧耳光、打嘴巴。

有位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到广场去证实法,被这帮警匪非法劳教一年半。他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那些恶人经常往死里打他。有一次,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又拉到医院。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放他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恶警折磨得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劳教所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局全不管人家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人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被打得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他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他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四)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

1 八一宾馆洗脑班秘密劫持多名法轮功学员

重庆市万州区中共邪党人员,为讨好上级头儿们的欢心,经过密谋策划,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份在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办起了万州区洗脑班,秘密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并强制洗脑,昼夜不准出门,整天关在屋里,不是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就是强迫写所谓的三书。

这个洗脑班由六一零人员赵小平和政法委的文xx负责。赵小平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他就积极参与迫害,罪行累累。文xx也是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凶手。

万州区洗脑班,地方选在部队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里的六楼,这一层楼是这幢房的顶楼,是全封闭式的,其他人只能到五楼,六楼被铁门堵死,每个房间的窗户全是装的铁条。那地方是军事重地,除军人谁都进不去。

被绑架到万州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是万州区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洗脑班和街道办事处以及居委会精心策划商定的名单,然后由严密组织的小分队人马,秘密跟踪,在无他人的情况下,快速动手绑架。

九名法轮功学员何远莲、熊燃、刘登秀、陶于奎、邱祥珍、刘丽、魏大碧、罗洪芬、秦某某等,就是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在十分隐秘的情况下,由重庆市万州区的六一零、公安、国安和各街道办事处的坏人恶警,采取突然袭击的卑鄙手法,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

万州洗脑班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不暴露行踪,掩盖恶行,全是黑社会的那种手法,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被绑架了十多天,家里人还不知道。因为他们绑架人,不需要任何手续,不出示任何证件,不需要家人签字,不要家里拿送任何东西,就是人突然不在了。后来洗脑班地址被泄露了,中共也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到那个地方去,要送什么东西,全由当地居委会派人做那些事情。

绑进洗脑班一人关一间房,两个包夹,三人住在那个房间里。每个房间一台电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这个房间,就再也出不去了,睡觉吃饭解手都在那个屋里,不准和其它房间的任何人接触。这个洗脑班,威胁、恐吓、体罚全都用上了,什么“学习班”,纯粹就是一座人间地狱。

2 万州区610将二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

近几天来,重庆市六一零恶人窜到万州,以检验万州洗脑班工作为名,蹲在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坐镇指挥万州区洗脑班的坏人恶警,秘密绑架王金惠、文启惠等二名法轮功学员,把她们劫持到万州洗脑班。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王金惠被绑架。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文启惠被绑架。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遍及各地各级政府,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罪恶累累。

被绑架的这二位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普通百姓,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和迫害。以下是她们遭迫害简况。

文启惠遭迫害经历

文启惠,女,六十岁,家住万州区甘家院水电局宿舍。丈夫早逝,单身过日子,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全靠法轮功救了她的命,使她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因她不放弃修炼,万州公安就不停地迫害她。

二零零一年,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把她绑架到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她遭到“六一零”头目万世全、胡晓中、打手屈静一伙人的蹂躏。

二零零四年,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派出所把文启惠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然后又强行绑架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万州区六一零和万州区公安局的白岩派出所的谢丽、王贤一行十来人,闯进她家,横行霸道,到处乱翻一气,抢走不少东西,并把她强行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今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文启惠又被坏人恶警绑架到位于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的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王金惠遭迫害经历

王金惠,女 ,七十二岁,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王金惠便开始遭到一连串迫害。

二零零零年,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一科警察付超、李龙泉一伙在“六一零”头目的指使下,绑架了王金惠,将她非法劳教两年。由于王金惠被迫害的疾病复发,一个月后回家。回家没多久,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一伙警察又把王金惠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在地税招待所劫持洗脑一年零六个月。王金惠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又被绑架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强行洗脑三个月。在洗脑班,有一次法轮功学员何正秀背法轮大法经文,胡小中指使警察拖出楼道就是一顿打,当时法轮功学员王金惠站出来说不准打人。万世全反说她们“闹事 ”,把她非法拘留了15天。

二零零四年,万州区龙宝公安分局第四派出所警察又把王金惠绑架到了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王金惠坚决不放弃信仰,警察又对她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劳教所一个月后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万州区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又绑架王金惠,并非法劳教一年,一个月后回家。

二零零七年,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家中绑架王金惠,王金惠被迫离家出走。在此期间,万州区六一零人员敲诈其儿女一万三千元现金,并强行从王金惠工资里扣除。

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王金惠在家操持家务时,被万州区公安局白岩派出所一伙警察非法闯入家中,翻箱倒柜一通后,把王金惠强行绑架到白岩派出所,一阵折磨逼供后,非法所外劳教两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王金惠又被坏人恶警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3 重庆市周开兰遭洗脑班暴力灌食几乎致死

七月二十四日,重庆市万州区洗脑班的恶人对绝食反迫害的大法弟子周开兰进行暴力灌食,造成她口吐白沫,昏死过去。虽经医生和专家抢救一天多,却仍未能走出危险,于是医生们便撒手不管了。洗脑班的恶警一看人可能不行了,便在七月三十日偷偷摸摸把周开兰送回家,溜之大吉。

那天周开兰已绝食四天。十多人象恶狼一样,一下扑在周开兰的身上,压脚的压脚,压腿的压腿,压手的压手,压头的压头,压的周开兰喘不过气来。邪恶之徒把近一米长的管子,从她的鼻孔里拼命乱插,痛苦的她,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会儿,大量的白泡子从嘴里直往外涌。医生用帕子擦了一遍又一遍,灌着灌着,人不动了,只听医生喊:脱水了!并慌忙把管子取出来进行抢救。

周开兰,女,四十岁左右,家住王家坡检疫站宿舍。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被恶人绑架六次,其中,两次劫持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就这样,关进去出来,出来又关进去,她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周开兰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抓,留置期间被铐在龙宝分局楼梯栏杆上一夜。刑拘期间多次被打,致使她不能正常行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又因与大法真相资料有关的事被抓,关押二十多天,受到不少折磨。

二零零一年,一帮恶警把他们自己带来的材料摆在周开兰房间的桌子上拍照,作为陷害她的所谓“证据”,随后把她绑架到公安局的十四层楼上迫害。一个所谓的处长狂妄地叫喊“把她从十四层楼上推下去摔死”,另一个恶警穿着一双鞋底钉有铁钉的皮鞋上来对着她的两脚就踢,把她踢倒了再拉起来,一连踢两小时,换班后又上来一个恶警继续折磨她。恶警拿来一双新皮鞋,对周开兰说,把脚上穿的这一双踢烂了,就换这双新皮鞋。说完,他就把周开兰推到墙角,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射门一样,跑了十几步,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周开兰的小腹部位,踢倒了又被拉起来再踢,直到把她踢倒在地晕死过去。

二零零六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周开兰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周开兰走在公路上,突然十多恶徒扑了上来,将她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即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周开兰不承认这种非法行为,抵制关押,故一进洗脑班就开始绝食。洗脑班人员在周开兰绝食的第四天开始暴力灌食,于是发生了开篇所说的那一幕。目前周开兰仍处于伤痛之中。

(4)重庆万州区洗脑班秘密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

重庆市万州区中共邪党人员,经过密谋策划,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份,在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办所谓“学习班”,秘密绑架、非法关押当地法轮功学员,并强制洗脑,昼夜不准法轮功学员出门,不是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就是强迫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

这个洗脑班的人员还是去年办洗脑班的原班人马,由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人员赵小平和政法委的文某某负责。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赵小平就积极参与迫害,罪行累累。文某也是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凶手。

被绑架到万州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是万州区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洗脑班和街道办事处以及居委会策划商定的。今年年初,他们就开始派出很多人,以走访、回访、专访、访问等形式,对非法劳教过的,进过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恐吓等迫害。他们手提礼品,口蜜腹剑,装着关怀的样子,明里问寒问暖,暗里在寻找他们要的东西。然后由严密组织的小分队人马,秘密跟踪,在无他人的情况下,快速动手绑架。

重庆市万州区法轮功学员邓建蓉、梅克勤就是这样被他们在七月七日这天,绑架该洗脑班去的。

邓建蓉,女,四十岁左右,万州区气象局职工。五月十九日这天,邓建蓉正在上班,兢兢业业的工作,突然一群恶警闯进她的办公室,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没有找到一张他们所栽赃陷害的那种所谓证据,便以恶警监控她在上网为由绑架了她,强行关押在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进行残酷迫害。之后,不法人员理屈词穷,被逼放人,不甘心,又于七月七日将邓建蓉关进万州区洗脑班迫害。

梅克勤,女,70多岁,家住万州区观音岩索特宿舍三楼。七月七日这天一大早,观音岩派出所恶警丁某领着一行七、八个人,强行撞进家里,将梅克勤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迫害,一人关一间房,两个包夹,三人住在那个房间里,就再也出不去了,睡觉吃饭解手都在那个屋里,不准和其它房间的任何人接触。

这个所谓的“学习班”,威胁、恐吓、体罚全都用上了,什么“学习班”,纯粹就是一座非法私设的黑监狱。

(5)重庆万州区恶警把三位老人绑架入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重庆万州区高梁镇派出所伙同万州区洗脑班的恶警,专门残害老年法轮功学员,于十月二十五日,这两个单位的警察组成抓捕队,非法将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罗大强、李国祥、王德发强行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进行残酷迫害。

在人类社会里,有道德的人都知道尊敬长者,扶老携幼,就是在我们这样世风日下的国度里,传统文化也还依稀尚存,大巴车上前几排位子,常写有老弱病残孕座位的告示标志,小孩也还有给老人让位的,很多晚辈还是尊敬老辈的,这些法轮功学员最低也是那些警察的父辈吧!可是,中共邪党培育出来的公务人员,尤其是那些公安人员,毫无人道而言。

被他们残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位名叫王德发的老人。王德发,男,七十四岁,家住万州区高梁镇胡家村,一辈子务农,没进过学堂门,不识一个字。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腰弯背驼很严重,走路十分困难。修炼半年,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腰弯背驼也好的多了,就这样一位古稀老人他们也不放过,怕他反党。说来就叫人好笑,就凭王德发这么大的年龄,这样一个身体,这样的才学,说他反党谁会相信?其实,哪一个修炼人也没有反哪个党,有良知的人都清清楚楚,这些警察也知道,只不过是他们的人心扭曲了,那些警察经过邪党严格驯化之后,也分不清好人与坏人了,更不分老和少了。王德发被他们绑架走后,家里还有一个七十多岁身患脑溢血的妻子躺在床上,无人照料,邪党和恶警视而不见,世人见此情景都感到不可思议,不知道共产邪党在做啥子?

还有一位老人,叫罗大强,男,七十五岁,家住万州区李河镇大面坡,是李河的农技工作人员,一九九九年八月八日得法。得法前,身体素质很差,多种疾病缠身,常备药品随时揣在衣服口袋里,肠、胃不好,便秘、痔疮十分严重,尤其是神经衰弱症,已到了精神不振,神志不清那种精疲力竭的状态。神奇的是,修炼不几天,就感觉年轻了许多,浑身是劲,走路轻飘飘的,好象有人往前推一样一点不累,更奇妙的是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了。他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又有哪点不好呢?又没有招惹你哪个,为啥非要整他这个老人不可?

另一位叫李国祥,男,七十三岁,家住万州区高梁镇新店村;,他们都是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被当局绑架到洗脑班去进行迫害的。

万州洗脑班是重庆市万州区中共邪党人员,经过密谋策划,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份,在万州区周家坝的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开办起的这个所谓的“学习班”。这个洗脑班的警察,是从各个派出所的骨干人员中抽调来的,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他们伙同各个派出所的警察,秘密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强制洗脑,昼夜不准法轮功学员出门,不是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就是强迫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这个洗脑班的人员还是去年办洗脑班的原班人马,由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人员赵小平和政法委的文某某负责。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赵小平就积极参与迫害,罪行累累。文某也是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凶手。

被他们绑架到这儿来的法轮功学员,一人关一间房,两个包夹,三人住在那个房间里,就再也出不去了,睡觉吃饭解手都在那个屋里,不准和其它房间的任何人接触。这个所谓的“学习班”,威胁、恐吓、体罚全都用上了,当人被他们折磨的不行了,吃不下去饭时,就强行的野蛮灌食。医院灌食是为了抢救病人的生命,这儿灌食是为了把人整死。这儿曾经给一名法轮功学员灌食,纯属乱整一顿,东搞西搞,直到把这个法轮功学员灌的没有气了,躺在床上不动了,这帮人说了一声,不行了,才停止灌食,扬长而去溜之大吉了。什么“学习班”,纯粹就是一座非法私设的黑监狱。

为什么一些风烛残年的老人你们都不放过,非要迫害他们不可?善恶有报是天理,只分来早与来迟。恶报,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所愿意看到的。是希望你们这些迫害者能够警醒,引以为戒,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立即停止罪恶行为,并将功赎罪,赎回自己的未来。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