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从脑血栓左瘫到生活自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一九九七年五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拜读了一小部份后就决定了要修炼法轮功了,于是我直接到炼功点炼功了,几天后就能双盘。那时除了做好工作外,把家庭安顿好后,早晚都到炼功点炼功,有时间就捧着大法书看,按照师父的“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愁眉苦脸了,人整天乐呵呵的!变的年轻、开朗、漂亮、有活力,不再为个人利益争斗,遇事也能忍让了。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迫害,被单位抽调到生产基地,每天天一亮就出门,太阳落山了才能回家,目地是把我控制起来。二零零零年十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我被非法劳教两年,被迫放弃修炼了。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丈夫脑出血,同时还伴有脑血栓左瘫,在医院住了五十多天,出院时还不会走路,从二零零六年看到二零零七年,一共住了两次市级医院,四次县医院,二零零七年五月再次住市级医院后,他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了,想去修佛了,我说那就修法轮功吧!

这样我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丈夫走路都要很困难,我要扶着他,而且整天吃药看医生,每天早晚陪他出去散步,煎药七、八个小时,每天晚上起来帮他上厕所一到二次,我还要上班,所以没有炼功,只是学学法。但他有时间就听师父讲法录音,觉得听法后人特别好!所以有时间就听。二零零八年后经同修多次交流后他开始炼第二套功法的腹前抱轮,感觉特别好,经常主动的在炼,一段时间后,才开始炼其它动功(只能是右手做),他单盘从五分钟开始炼的。(现在动功炼一个小时,静功炼半个小时,每天炼两遍。)

丈夫吃药是从吃西药到中药,医生是从医院的医生看到社会医生,最后社会医生也不开药了,就从电视上看,电视介绍什么吃什么,身体还是老样子。也就是一边炼功学法,一边吃药,实际就是对药物依赖了。可是有一天他说不吃药了,神奇的是他的身体却一天天好起来了。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至现在近四年来没再吃一粒药。

丈夫刚开始得病时老是说:我是好人,没做什么作恶事怎么遭这么大的罪。就象李洪志师父说的;“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转法轮》)随着丈夫不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李洪志师父帮他去掉了赌博、抽烟、喝酒等不良习性,开始他不知道,因每次赌博、抽烟、喝酒后都犯癲痫,后来知道了去掉这些恶习后,癫痫越来越少。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戒掉那些不良习惯,放淡名利,道德观念也在不断升华,丈夫由原来的事事以自我为中心到关心别人。李洪志师父不断的帮他清理身体,我每天帮他洗澡,帮他洗脚,每天从脚上洗去的黑不黑,白不白的浓浓大半桶水,又腥又臭的东西,每天换洗衣服,冬天两天一换,洗出来的水就跟洗脚水一样!到今年过年前突然发现洗脚水比较清了。

丈夫的身体从原来要人扶着走,到自己走,由原来请人陪着走,到现在自己出去讲真相;从原来每晚小便一、二次,到一觉睡到天明;由原来走半级楼梯,到上下五楼,到连续走二个小时;从原来洗面水都要端到面前到自己洗澡,中午晚上帮着煮饭,生活基本自理。

亲人、朋友、同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都做了“三退”,就是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今年过年前,我跟他去见他八十九岁的姑姑,她含着眼泪对我说:你把我的侄子照顾得这么好,你会得福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