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婆媳解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七月七号,婆婆的闺女来接了,上车后她打开车窗向外张望,眼神急切的寻找我和我丈夫,紧紧抓住我的手久久不肯撒开,泪流满面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

大法解怨

我今年七十二岁,婆婆八十三,她只大我十一岁,是我丈夫的继母。丈夫四岁亲娘病逝,留下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公公参军打仗,整年不回家,兄妹四人忍饥挨饿,受尽了人间的苦。

四八年大哥把我们小姐弟俩送到平山跟随部队荣臻小学学习。四九年進北京,五一年公公又娶了一个小他十四岁的继母。继母又先后生了三男一女,丈夫的姐姐婚后不久病故。丈夫在大学期间交了一位女朋友,相处四年,感情很好,而继母千方百计从中使坏,最后女方终于和他分手,这对他打击很大,他十分恨继母,一气之下,回老家认识了我。

他当时的想法是想乡下姑娘诚实;而我呢,因父亲久病,我又是独生女,被学校保送保定医科大学,一学期未满就被迫退学回家,回家后任农村副大队长兼妇联主任。当时嫁给丈夫是为了让公公给我找一份好工作。然而事情没有想得那么好,婚后不到一个月,继母便提出:结婚就是大人了,生活问题自己负担。丈夫一咬牙,退学。(当时只差一年多外贸学院就毕业)无情的公公把丈夫送到大兴安岭工程队修铁路。丈夫走后不久,外贸部行情研究所发来信函,要他去当翻译。可继母私自扣押信函,没让本人知道。三年后工程队又返回北京修地铁。我们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求公公把我们全家户口迁到北京。没想到又被公婆拒之门外。失望,彻底失望了,当时我任民办教师,还有五个人的承包土地,大孩子因病致残,我母亲病重不能自理,过份劳累我也病倒了。丈夫无奈之下八四年对调回老家。全家人一肚子怨气恨“继母”。

九七年我的病无法医治,好心的朋友介绍我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我所有的病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无法言表,全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美好,先后都走進了修炼,人人受益匪浅,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陆陆续续很多人也得法了。

回忆往事,我才恍然大悟,噢,原来我们的命运是师父早有安排,当初公婆不步步逼人,我们俩怎么能走到一起呢?没有那么多的坎坷,在那个时代我们都是共产党的“红人”,我十四岁入团十八岁入党,无神论在脑子里已扎根发芽,肯定很难接受大法好。这万古难遇的宇宙大法我们怎能得到呢?想到此真有点后怕,我们全家人一肚子怨气瞬间消失,同时产生了感恩之心,首先感谢冥冥之中的精心安排,再就是感谢继母的“促使”。人生中还有什么事能比上得大法后的幸福和喜悦呢?

以德报怨

今年三月底,婆婆打来电话说:她四个儿女都有原因不能侍奉她,想回老家找我们。我当时答道:欢迎回来。

因为我们都是修大法的人,何不借此机会把大法的美好、超常展现给他们?使婆婆和弟妹们了解真相从而得到救度。我们悟到了这决不是偶然的,要不她怎么不找她的亲生儿女而找我呢?在修炼前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物质利益可以吃亏,但脸面嘴上从不饶人。虽说修炼十四、五年了,可是很多人心、执着去的非常吃力。我暗下决心,一定抓住这难得的时机修去我的人心和执着。

四月一号婆婆被送回来了,全家人发自内心,表现出各自的孝心。婆婆和我睡一床,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讲真相。第三天她便主动和我们一起学炼功,一起学法,虽说认字不多,天天抓时间自己学读《转法轮》。她告诉我,在梦中回来上学了,要买书包。我说真的是师父叫你回来得法得救,这就是上学。半个月后,婆婆身体很多不适症状消失了,炼功时浑身发痒,她问我:“你们为什么不痒?”我告诉她:“这是好事,师父管你了,我们早过去了,你已经受益了。”

在饮食方面,我尽力搭配好,做她爱吃的,乡下的农家饭样样都让她吃上了。儿子儿媳隔三差五往回买她爱吃的,买衣服、买实用的东西,关心备至。我丈夫问她:回来后有什么感受?她说:每顿饭后就撑得慌,一个月后体重增了十斤,智力记忆力恢复了很多,精神状态很好。

婆婆出生在一个很穷的农家,从小她饿怕了,虽说自己挣上钱了,公公还是高薪,儿女们都很有钱,但她依然很简朴,路上看到一片废报纸也得捡回卖破烂,儿女们为此很生气,她是北京市有名的抠老太太。这次回来交给我她三个月的工资八千块,我能看出她内心很心疼。我虽然没有退休金,修炼后早已把钱财看淡了。她故意对着我的儿子、儿媳、闺女说我有钱,不让她们花钱给我买东西,制造事端。还好孩子们都不听她的,只当她讲笑话。几次到超市买东西发现她有偷东西的恶习,我闺女很生气暗示她必须放下。可有一次她还是拿走人家的东西。回来后从侧面问她,她死活不承认,无奈只好背着她把钱如数送去。卖主很受感动,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以后再来,我一定按進价卖给你们。

婆婆是个很不讲究的人,漱口、吐痰都往洗碗池子里吐,我无法阻止她,只好另找盆子洗碗;她经常便秘,就经常用手抠大便,手指甲头上黄黄的粪便,刚开始发现很恶心,她虽说手已经洗过了,总觉得不干净。每到饭桌上她总喜欢给大家分筷子拿馒头,我深知她是好心,但总觉得很不舒服,又无法直说,只好找自己。她为什么会这样?我明白了,这完全是冲着我的心来的,我的性格爱干净、整齐、利落,而她睡的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被子、枕头、衣服乱扔。开始时,我趁她不在帮她收拾一下,后来慢慢磨去了我的心也就不在乎了。想到《转法轮》上说:“因为他不知道脏,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过去我知道有这样一个人,那个马粪蛋冻的邦邦硬,他啃起来还很香,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状态下吃不了的苦。”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如果真有一天让我给她抠,我也得抠啊。每次洗澡她躺在大浴盆里泡着,她说很舒服,我帮她从头到脚搓一遍,手指甲脚趾甲剪得干干净净,她看我大汗淋漓,很受感动,说她的亲闺女从来没给她洗过澡,连手指甲也没剪过一次。她总是见人就说,逢人就夸说我心眼好。她也明白是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也告诉她,要谢就谢我们师父。

为了使她不寂寞,每天上午我闺女陪她到附近商场转一圈,下午和我们一起学法,晚饭后我们轮流陪她玩,看新唐人电视。只要有空余时间我就给她念修炼故事,她听后很受感动,不由自主拍手叫好。她明白了真相,发自内心说法轮功太好了,江泽民太坏了,不得好死。

我的儿媳十多年来对真相不听不看,我苦口婆心的劝说,就是打不开她的心结。可是儿媳对我婆婆很好,只要有空就陪她唠嗑、玩扑克,我大儿子有点傻,他们三个人经常在一起谈笑风生。婆婆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天天考问我的傻儿子:什么好?傻儿子也反问奶奶和我儿媳:什么好?傻儿子早就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周围的人都说傻儿子比原来懂事多了,很会说话,每逢大雨前知道回家了,他还说是师父叫他快回家。我的儿媳还多次叮嘱奶奶和傻儿子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告诉她们心诚则灵。这样无意中,我的儿媳似乎对大法有了较好的认识。

三个月过去了,婆婆想家了,她说你们越对我好,我就越不落忍,我没有给你付出过什么,你们一家人这样宽待我,我心里很抱歉。当时我们心里明白这是师父的安排,让婆婆回来得法得救,让她的儿女们在接送过程中了解真相、做三退。能救一个是一个,侄男外女肯定会来看她,我们能救很多人,这真是天大的好事。

临走的前几天,婆婆表现出烦躁不安,好象是有什么使命没有完成似的,几乎每时每刻都给我设难让我过关,挑拨离间、制造矛盾,用那种命令的口气指挥我行动,似乎是要给我当家。我委屈,觉得她不可理喻、不可思议。我再次向内找。我找到了,我十三岁就当家,大小事我说了算,从不爱听别人说不字。我还有如此强烈的人心,师父看到了为我着急,就借婆婆的嘴利用长辈的口气,命令我指挥我,本来是为我好,让我提高心性,而我却觉得委屈。明白了师父的苦心安排,真有点惭愧、无地自容,人心磨平了,执著修去了,婆婆也就该走了。

婆婆这次回来,表面上是我们伺候她,实际上我也确实付出了很大的精力、物力、时间,但我所得到的远远大于付出。因层次有限,如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