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向内找 修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

一、学会向内找

由于我学法不深,人心很多,先后四次被邪恶迫害吃了很多苦,在黑窝里呆了七年多。只有一次第二天正念闯出黑窝,左一跤又一跤,摔的头破血流,留下了很多污点。

从黑窝回来后,在师父呵护下,同修找到了我,我又回到了大法中修炼。我和大姐同修住在一起,大姐性格很外向、要强、遇事爱着急。我在做家务方面很差,大姐总是指责埋怨我,甚至就象教训最不懂事的小孩一样,我的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通过学习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我一边哭一边说,“我咋不让人指责呢?我咋不让人埋怨呢?”修了十多年还不会向内找,太差劲了。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我惊醒了,开始找自己了。有一次买菜回来,大姐不停的指责我,表面上我不吱声,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躺在床上浑身没劲,心里背着“真善忍好”。过后找自己还有不平衡的心,不爱听不好话,后来就渐渐的能坦然对待了。

一次我和大姐发正念,她的手倒了,我默默的发正念清理干扰她的一切邪恶因素,她依然如故,我流出了慈悲的眼泪,对她说,“大姐你把手立起来,把眼睛睁开,我不允许旧势力迫害你!”大姐听到后立刻精神了,正念十足。

有一天,我骑大姐的自行车去办事,回来后拿她的钥匙开别人的车,开不开就给人家换了车锁,骑错了车,把别人的车骑回来了。在这过程中给六个有缘人讲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

这件事大姐埋怨了好几天,我没生气也没动心,心平气和的和大姐交流法理,我说也许这个错误因此促成了和这几个人的因缘,谁能看到真正的原因呢?你也不能在表面上分谁对谁错。我非常感谢大姐把我所有的执著心都暴露出来,现在她也祥和了,和三年前判若两人。

二、修去怕心

被迫害七年多,想弥补损失的心很强,还怕不做大法事不能圆满。二零零六年九月,从黑窝回来没重视学法,不知道如何否定旧势力,带着怕心,正念不足,天天上早市面对面讲真相,怕心和情招来了邪恶干扰。当地警察打电话、上我家骚扰,我不开门也不接电话,就觉的草木皆兵,吓的我十多天不敢出门、晚上不敢开灯。整天在家学法、发正念,不是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而是保护自己不被迫害。在家洗澡就想,“進黑窝里洗澡就不方便了”。当时法理不清,这一念就认同了迫害。

后来同修上我家,我象见了援兵一样高兴,就敢出门了。我上我哥哥家,片警来骚扰,问我哥哥的名字,我对他们说,“你不用问他,我自己的事自己承担。”当时也觉的说的不对劲。话一出口认同迫害的物质已生成,我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时,警察问我是不是你自己的话验证了,后来才知道这一念又符合了旧势力。

被迫害回家后同修找到我,我又回到了大法中,做大法资料供给当地同修。由于人心多机器老出毛病,我就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同时和我的法器沟通,你是大法选择的生命,无比幸运,我们共同努力,共同除恶,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你辛苦了!在这过程中找到了很多人心,只要找准人心,机器就好了。

我还回当地发放真相资料。一天,我准备好了资料,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有两个男人给我戴脚镣。我醒了就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干扰,不承认这种假相,一路上不停的发正念,背着“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顺利的发完了资料。

我把讲真相救人的事溶于日常生活中,无论买菜、坐车、走路都和人搭话讲真相,有时和三轮车夫、收旧物的讲。有时被干扰就是不想开口,一次在理发店,有两个顾客,一个染头,一个等着,袁缘(化名,已明真相)见我不吱声,对我说,“你给她俩上上课。”我悟到,正法路上救人急,师父看我不精進,就借常人嘴点化我,我真恨自己不争气呀!

正法修炼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会珍惜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每一天,尽最大努力把身边的每一个有缘人都救度,完成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唯愿师尊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