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幸运得到大法的,那时的我,病魔缠身,寻遍了所有名医,都不见效果。丈夫每月挣的钱,除了生活费就只够我吃药。我对人生失去了希望,对生活没有信心,过着没有天日的黯淡日子。是师父对我净化了身体,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记得第一次听师父讲法,我听得特别入神,每个字都听進去了,中午饭没吃也不感觉饿。我每天除了买菜做饭,基本上时间全用在大法上,到处去洪法,整个身心都投入到大法中。

师父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洪吟》<得法>)我的变化使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家人们也纷纷走進了大法修炼。在邪恶的恐怖压力下走到今天,经历了许多魔难,邪恶多次关押、劳教我,无论有多么艰辛、多么艰难,哪怕是在生死关口,我从未对师父对大法有一丝动摇的念头,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下给了我的力量和信心,心中总是充满着幸福和希望。

去掉情的执着

由于自己对丈夫的情太重,长期放不下。二零零零年我被邪恶钻了空子,邪党无理劳教我三年。警察将劳教书拿到我家强行绑架我。我没有从法上理性认识大法、否定邪恶,当时心里还认为進去后去掉执着心更快,断绝人世的欲望更好。

在劳教所里,我经历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精神上、身体上、心理上,每天面对各种折磨和恐吓,精神几乎崩溃。我的人心出来了,对丈夫的思念、对女儿的担心煎熬着我,真是生不如死。最后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妥协了,在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回家后那种痛苦、那种自责的心理,久久不能离去。经过与同修切磋,自己深入的学法,才慢慢从中走出来。

回来后不久,因为我对丈夫的情没有放下,就在屋里发现丈夫跟一个女人的照片,大的小的有很多张,在床底下还发现了避孕药,这时的我,简直象天塌下来了,痛苦得快要疯了一样。经过慢慢的了解,在我遭劳教迫害的三年中,丈夫公开带着另外的女人,而且还带着她的女儿,一起住在我家,甚至带着那个女人与亲戚来往。家里也有丈夫的母亲,也是修炼人,还有女儿在家,丈夫居然如此猖狂。想到这些,我的心情糟糕透顶、几乎崩溃了。丈夫晚上、白天都不回家,也不管他母亲和女儿的生活,却给情人的女儿买穿的。

有一次,我叫八岁的女儿带我到那女人家,想和她谈谈。女儿很害怕,不敢進屋。后来是侄儿带我進去的,丈夫正好在她家,我虽然心里很痛很痛,但我还是强忍着,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我对丈夫说:走吧,跟我回家吧。丈夫对我大发雷霆,还踹了侄儿一脚,侄儿当时只有五岁多。丈夫还用恶毒的语言伤害我,好象要吃了我一样。后来我独自离开了。要不是学了大法、头脑清醒的话,当时我就跳河自杀了。我满怀痛苦和悲伤,一路背着法,回到了家。

第二天上午丈夫回来了,他不但不觉愧疚,还挖苦我没用。从那以后,丈夫经常打骂我,说不了几句话就打人,蛮横不讲理。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最终没有选择离婚。但心里还是没有放下,只要和丈夫有了矛盾,我心里就想着离婚,想离开这个家。我没有用法来衡量这种不好的思想,没从法上否定它,没有认真向内找,这样魔了我好多年。后来,丈夫虽然和那个女人断了关系,却又找其他的女人,而且好几个,丈夫的情人亲自给我打电话说我丈夫的事情。就象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魔了这么多年,我逐渐看淡了,心里不那么难受了。

经过深入学法,我才提高上来。师父说:“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转法轮》)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和泥玩呢?这么肮脏的东西,我为什么抓住这些东西不放呢?修炼的最终目地是什么?不是跟师父走吗?真正的我清醒了,暗自下定决心,我决不要这些常人的东西,我要跟师父回家。我又从《转法轮》中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现在我不管他会不会回家,在外面有没有女人,根本不去想,只要有一思一念不好的念头冒出来,我都会抑制它,心里很平静,也不会难受了。当我彻底放下之后,丈夫也改变了。我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也不管我。同时,丈夫也支持我,同修到家来,他也很有礼貌的招呼。我感觉到丈夫其实也很善良,相信大法,就是他自己的事放不下。我终于走出了对丈夫的情、放下了对情的执著。

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零零六年从劳教所回家,我找了一份工作,安排好时间,同时做着助师正法的事,虽然做得不好,但我有信心,一定会做得更好。

在这几年当中,走得也很坎坷,不断的摔着跟头又爬起来。有一次,我正在上班,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成都公安局来的电话,当时心里有些慌,感觉不对头,怎么会有这样的电话呢?有点不知所措。我马上请了假,想和同修切磋一下,遇到一个同修,我给他说了这件事,他说以前他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坏人用这种方式找她,也是利用外地公安的口气打电话,其实就是当地恶警打的,说得很严重,叫我还是避一避,请几天假,找个清静的地方发正念。我当时觉得也是,没从法理上悟出什么,就照做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学法和发正念,心里总认为不对劲,第二天下午,我正发正念,师父的法一下就打進我的脑子里。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这是他的威德,自己经过吃苦修出来的。”我悟到我的家我想回就回,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说了算,谁也不配管我。我为什么要承认旧势力呢?我否定它、不要它,我师父说了算,你邪恶不配管我,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时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还是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马上收拾东西回到了家,因为是从法上认识到不好的念头,另外空间的物质解体了,我感到很轻松、正念也很强,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本来就是假相嘛。

还有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人想找我,连续几天也没找到。过了几天,居委会和办事处的人到我上班的地方找我。当时我工作没空,没有理他们。但心里有点不稳,我心里发正念否定它、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当我把事情忙完的时候,心里已经很坦然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我便主动走到那两人跟前,问他们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叫什么名字,他们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名和是干什么的,我记住了他们的名字,想到曝光或者跟他们讲真相

我很严厉地说:你们今天是来听我讲真相的呢?还是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要是听真相,我可以告诉你;要是对我不利,绝对不允许。他们被我正的一面制住了,对我说“你要小声点。”因为那时候有我的同事们在上班,我根本没有怕他们听到,我坦然的说:怕什么,我做好人的,他们都知道。那两人看我这样,就逃了。我一直跟到大门外还在讲真相。他们一边说一边走:你快回去快回去。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是见不得人的。我马上静下心来发正念,我感到自己从未象今天这样强大过,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第二天,办事处又来了两个年轻人找我,我还是给他们讲真相,问他们的姓名和干什么的。他们告诉我,后又说他们的领导在外面,想跟我谈一谈。我想我绝不能配合,就说我在上班,不会去的。他们听我这么一说,就把他们的领导叫了進来,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平静好心态。当官的進来了,我就问他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他不告诉我,我讲真相他不听,我就心里发正念。他说我们只是想来看一下你,没什么事,没几分钟就走了。我想我一定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有师父在管我,其他任何生命谁也不配,从这件事上,我悟到发正念和讲真相确实很重要,往往是人心和人念阻挡着我们,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