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脱胎换骨 遭中共迫害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沧县旧州镇东西庞河村徐立森,修炼法轮大法后脱胎换骨,村里男女老少无不敬佩。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徐立森遭中共六一零(迫害法轮大法的邪恶机构)恶警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修炼法轮大法使徐立森不再自私自利,而是时刻为他人着想,尤其让跟他在一起包活打工的村民一百个放心,活干完准能拿到钱,因老板不给钱他就先拿出自己家的钱给垫上,自己家没有钱了就借钱给工人垫上,所以这些年他自己家的日子一直过的紧紧巴巴的。尤其在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的今天,干活不给钱、找茬克扣钱的事太普遍,对靠打工挣钱吃饭的基层老百姓,干半年活拿不回家钱来,吃饭、养老、孩子上学、住院、盖房、婚丧嫁娶都成了问题。徐立森深知父老百姓的苦衷,用大法为他人着想的法理,冒着要不来钱的危险自己先掏腰包给垫上,感动了村民,这在修大法前他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只要在庞河村一提徐立森的名字,人们就会说“法轮大法好”!那些雇不着工的用人老板,失去村民威信的老板急用人时就想起了徐立森,求他帮忙找人,这时这些所谓的聪明人也无不承认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徐立森在一九九八年在北京打工时喜得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功后与得法前的他判若两人,他的妻子、父母、哥嫂最清楚。修炼前的他成天不着家,抽烟喝酒玩牌,家里的事一概不管,夫妻矛盾很大。一天夜里,都十点多了,家里有急事找他,他经常去的酒场、赌场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他,家里人又平添了几分对他的担心。无奈,家人又去赌场找,敲门、砸窗户,这时烟味刺鼻的黑屋里传出吼声:没在这儿呢!不信?走吧、走吧、走吧——他妻子就听屋里有人小声说:快躲里屋去。他妻子便嚷开了:开门!不开门我不走了!过一会儿,门轻轻的开了一条小缝,徐立森挤了出来,尚有点良知的他跟家人回家了。

自打徐立森在北京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变了,真的变了,昔日抽烟喝酒玩牌的徐立森没有了。他和侄子徐凯把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光碟请回家,在全村义务播放,从此他家成了炼功点,男女老少,由几人、十几人到几十人、上百人,家里搁不下就到大街上学炼法轮功,最后村干部给让出学校给村民们晚上学法炼功用。一时间,学了法轮大法的村民把村风都给改变了,街谈巷议无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失不得”、“欠债要还”、“消业积德”的大法法理,人们无不敬仰法轮大法和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蒙冤、师父被诬蔑,徐立森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讨还公道,却上了共产党的黑名单,从此县里乡里骚扰不断。当不法人员在村头询问徐立森的家在那里时,村民马上警觉起来,责问道:你们是哪里的?找徐立森有什么事?然后指向相反的方向,并小声对孩子说:快告诉你徐叔叔,避一避,有恶人来找他。

至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凌晨五点钟,沧县六一零、县公安局携旧州镇派出所五辆警车开进村里,趁早晨没人密谋绑架徐立森和徐凯,荒唐的借口却是徐立森、徐凯购买光盘盒无偿送给世人,传播法轮功,传播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再一次有村民保护,使邪恶之徒没有绑架成,从此徐立森、徐凯被迫流离失所。

观看过的人都清楚,神韵晚会是世界华人精英旨在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公认的世界一流秀,帮助中国人寻找回五千年来中国神传文化的根。而中共自篡权之日起就以血腥和暴力摧毁中华文化,以便维持其政权,历次运动害死同胞八千万,把中国的传统文化作为四旧早已毁灭殆尽,致使中国的人心道德急速下滑,国已不国,现在又把修心向善的主流民众、把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视为眼中钉,真可谓逆天意而行,必将受到上天的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