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栖霞市八十六岁老人:大家给我评评这个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叫冯德生,今年八十六岁,是山东栖霞市蛇窝泊镇东山根村人,我乐于助人,村子里的人办红白喜事都愿意找我帮忙。我老实本分,一辈子相信政府忠于党。可是,自从我儿子冯云学因修炼法轮功被公安弄走后,我彻底改变了以前的看法。

我儿子冯云学没学法轮功以前是个大酒鬼,一顿喝一斤多白酒是经常的事,一天到晚晕乎乎的。有一次拉着儿媳妇撞到了路边的基石上还没醒。那时,我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就怕他有个三长两短。没想到的是,自从儿子学了法轮功,他真的大变样,滴酒不沾,也懂得为别人着想了。我心里轻松了,再也不用牵挂他了。

儿子是个有良心的人,他学法轮功受了益,希望更多的人像他一样在法轮功中得到福报,就自己做了一些“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送给别人,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他只是想为别人好做点善事,没想到在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硬是被公安绑走了。家也被抄了,同时还绑走了我的儿媳妇。我三个儿子,前两个儿子先后过世,只剩下冯云学这个小儿子。那些日子象天塌了一样,我真没想到共产党这么不讲理,真想一头撞在墙上结束我这条老命。可是,我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伴,需要我照顾。我虽然一身病,两只手都要拄棍子,可我还能动弹。我不能死,我死了,老伴也活不成了。

我儿子老实巴交的,没犯什么法,还做善事。 我不相信共产党这么不讲理,我决定去要回儿子。第一次我去关我儿子的杨础洗脑班要儿子,可是他们的大门就是不开,警察不帮人办事,除了拍录像就是赶人,很多像我一样来要亲人的家属都被赶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孤零零的老人,一手拄着拐,一手把着大铁门不肯走。现在公安把我儿子关在看守所,就差一个月就到一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儿子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我和老伴度日如年,老伴提起儿子哭个不停,去年腊月二十三我住了院,今年正月初一我老伴也住了院,我们这个家简直要毁了!

我一直对共产党抱有希望,相信它早晚会弄清事实真相,还给儿子一个公道。我听说有好几个象我儿子一样被抓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都请了北京的大律师,要为亲人们做无罪辩护。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心想:我儿子一样无罪,可能会被北京律师一同救出来吧。我盼啊盼啊,盼星星盼月亮,没想到盼来的是栖霞法院已秘密给儿子开庭的消息。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是我儿媳去看守所给儿子送钱时打听到的。我真是想不通,杀人放火还公开开庭,怎么对我儿子一个善良人不敢公开开庭?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法院执法不是公开、公平、公正吗?这不是明着执法犯法欺负善良人吗?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和老伴一夜没合眼,一直哭到天亮。我们决定请北京的正义律师为儿子伸张正义,做无罪辩护。

七月二十日,律师来了,我让儿媳妇扶着我和律师一起去见儿子。我们来到看守所,一个姓董的小警察死活不让见。律师说:“冯云学的父亲为他请了律师,我作为他的律师,我要会见一下冯云学,这是正当权利。”小警察说:“不行,冯云学不请律师。”律师说:“我要亲自问问他。”小警察说:“我们领导不让见。”律师说:“你懂不懂法律!”小警察说:“我不管那些,我只知道听我们领导的。”我和儿媳妇也跟他理论,可对方就是冷冰冰的一口回绝。

这时,我彻底对共产党失望了,一切都是当官的说了算,根本不讲法律!随后,我们又来到法院,找审我儿子的是副庭长林宝华,有人说林宝华正在开庭审案,又有人说根本没开庭,后来有人告诉说林宝华从后门跑了。我们又去找法院院长,看门的把着门不让进,说:“领导开会去了。”一个门卫看我一把年纪,可怜我们,偷偷跟儿媳妇说:“以后别再来了,一点用也没有。有个小女孩前几天跟律师来了五趟,他爸爸也是这样的案子(法轮功学员的案子),领导都是一律不见,一点结果也没有。”

这就是共产党的天下,哪里有老百姓说理的地方?这是个什么世道,请大家来评评理!

事件回放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山东栖霞“六一零”组织和公安伙同烟台公安,野蛮绑架了二十多名栖霞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友,并掠夺大量财物。同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北京正义律师营救自己的亲人。在事实真相面前,检察院曾两次将案卷退回公安,开庭之事曾一度被取消。但栖霞公安却拒不放人,不断捏造罪名。目前仍有六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于烟台福山看守所的四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分别是:姜淑英、林国玲、冯翠荣、孙倩静,被非法关押于栖霞看守所的两名男学员是:林国军、冯云学。

二零一二年五月,栖霞法院接受了这桩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有四位北京正义律师准备为六名栖霞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但栖霞法院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上午偷偷对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没敢通知当事人的家属和律师。四位北京律师相继来到烟台、栖霞,联合家属投诉控告栖霞法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