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何惧路难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

缘到得法

可能是与大法缘份已到,我本来是联系要学别的气功的,人家对我说那个功难学,要钱多,效果也不好,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功,叫法轮功,这个功法动作简单易学,免费教功,分文不取,随到随学,有兴趣你去试试!他们每天早晨在工会大院里集体炼功,还有专人教新来学员炼功动作。

第二天,我起了早床去了,那是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日,是我走進大法的第一天,当天学了大圆满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晚上参加集体学法,得到宝书《转法轮》,在一周内,我通读了三遍。书中的法理一下子牢牢的吸引了我,从此以后再也放不下宝书了。

谈起来真有点神奇,共产邪党无神论的观念在我思想中可说是根深蒂固,我从来不信神鬼,也不信有什么命运,人家一说这些,我会发自内心的认为别人愚昧可笑。我信奉奋斗,坚信只有奋斗才会得到一切,对子女或身边的下属也这样教育他们。这就是我几十年不变的观念。我得法后不久,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辈子的信仰被击垮了,彻底被击垮了,一下子变成另外一个人,因为我懂得了过去许许多多不懂的道理,一生中那些搞不清楚的话题,无法解释的现象,在大法书中得到了我口服、心服的答案。

例如:物质与精神那是一性的问题,我们争论几十年也没说清楚,可是在师尊的讲法中,几句话就讲明白了。师父说:“在我们思想界历来就存在着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问题,老在议论、争论这个问题。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那么它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它不就是人的精神中的东西吗?它不就是一性的吗?”(《转法轮》)恩师在法中仅这几句话,把道理讲的明明白白,谁还有不服之理!我真是诚心信服了。也就是从这时候起,我讲起神佛来了。由于我思想变得太快了(象是突变),也引起了我周围许多人不理解,说在这么短时间内一下子改变了观念能正常吗?会不会大脑出了问题,否则怎么解释?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从不人云亦云随便改变自己的观念,怎么变得这么快?你看他现在真心实意的宣传神佛存在和伟大来了,有根有据的搞起迷信来了,不可思议!不可理解!我的子女也一样,而且都是高知阶层,也表示百思不得其解。其实,我是得到了真经,懂得了真正的理。当然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怎么能理解呢?只有我自己明白啊!

学法修心

我走進大法修炼后,真是变了一个人,精力充沛,浑身是劲,每天只需睡三~四个小时就够了,其它时间基本都用在学法修炼上,十分精進,从不会觉得累。《转法轮》三天通读一遍,天天学,天天都有新的体会,每天的集体学法到场必讲心得,观念不断的在变,心性提高也很快。

过去做常人时,我是一个只讲真、善不讲忍的人,其实没有忍哪有真和善哪?一生争强好胜,不让人,不认输,遇事就争斗,这个性格伴我一生,直到我修炼为止。它涉及到诸多方面,无处不达。例如:自家养的公鸡若被别人家公鸡打败了,那么这只公鸡都不得要了,要重新选养一只能打败所有公鸡的公鸡。好胜心强到这种成度。现在想起来都很可笑,其实这就是共产邪党灌输斗争哲学后的表现。这些东西在过去我视为是自然,在大脑中形成一种观念,遇事向外找,全是别人不对,自己有理。

现在不这样认为了,通过学法修心,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懂得了怎么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修炼中最好的人。恩师在法中讲:“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

大法中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在我内心得到回应,使我改变了争斗的习性,深刻认识到了“忍”的内涵。我的脾气也慢慢的好起来了,说话也不那么噎人了,也和气了,那个争强好胜的性格改掉了,和善的、真诚的、忍让之心修出来了,遇事不争、能让步,不去追究谁对、谁错,还能容忍别人的不足,和睦相处。

过去那些争斗心、妒嫉心、瞧不起人的心、自以为是的心、出口伤人、无善念、怨恨心……在修炼中都被清除或被抑制,逐步修出了大善大忍之心。学会了向内找自己的过错,学会了对人虚心。大法能改变人心,改变诸多不好之心。这就是我得法后,在大法中得到的最大的利益。

正念闯关

我修炼大法前,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疾病,六十周岁的人,体重一百四十多斤,脸上白里透红有精神,看起来十分健康。但是,我确实有病,就胃病而言,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病情还比较严重,小毛病也不少,只是从表面上看不出来有病而已。还有人羡慕我身体健康哩,这个假相只有我自己清楚明白。

当我修炼时间还不太长时,恩师就开始给我清理身体,当时心情十分高兴,心想:我修炼精進,恩师管我了,在给我清理身体,谢谢师父。在净化身体过程中,只要心性提高上来,三~五天就过去了,还体现出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十分高兴,我学法修炼也抓的越紧,越精進。后来,十天半月来一次,好象形成了一种规律,但这种状态大约一年时间就变了。

从九七年底开始,祛病力度加大,开始吐、拉黑水,一吐就是几天几夜不停,不能吃,不能睡,肚子痛到难以承受的地步,间隔一段时间来一次,一次比一次重,就这样我也没有放松学法,而是抓的更紧,可说做到大法不离心,恩师在讲法中说:“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理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精進要旨》〈病业〉)

有法在心,有了大法的力量,我承受能力也增强很多,但情况还是十分严峻,吓得家人、亲人无计可施。直到九八年九月那天,我眼睛一黑倒在地上不知人事,单位同事、家人把我抬進医院抢救。在抢救过程中我什么都不知道,到半夜才醒过来,看到亲友都在我身边,我开口就说:这是什么地方?说是医院,还在给我输血,我伤心的哭了,边哭边说:不能输血……医生在我身边解释为什么给我输血,说医检证明你身体各种指标都是最低值,不输血就危险……我耐心的告诉他们,炼功人不能要常人血的道理,在强烈的要求下,医生和家人没办法,只好把没输完的血取下废了,停止了输血。

由于我不配合,他们对我的康复也就毫无信心了。单位领导来病房做工作,要求我配合医生,早日康复。我谢谢他们的关心,也明确的对他们说:我这不是病,是我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是在消业,会很快好起来的,你们放心好了。他们说:你倒信心十足,很乐观,可大家放心不下啊!我说:谢谢,请大家放心好啦!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多次请专家会诊无果。到最后还不能走路了,我多次提出回家,没人赞成。又把我转到省城大医院治疗。在这第一流医院住了一个月,体重由一百四十斤降到一百零八斤,院方多次组织专家会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仍维持原样,不好不坏。

由于经济原因,单位、家庭承受不起了,再加上我天天要出院,在双重压力下,同意接我回家了。出院时,还不能下地走路。回家后,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仅仅七天时间,我能单独上街、洗澡、理发。正巧那天我女儿从省城回家看我,一進门后,就问她母亲:父亲哪去了?说上街理发洗澡去了。问:谁陪去的?不要人陪,一个人去的。女儿很不放心,见面后看见我很精神,笑了,连说:奇事奇事!当天高兴的回单位上班去了。我的同事和家属都说真神奇,我们服了。

我正念正行,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用事实证实洪扬大法,得到了世人的正面回应。为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在迫害大法弟子中,单位出面保护大法弟子免受迫害,为他们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打下了基础。真正的是坚强的正念伴我闯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高压志坚

谁能相信,谁能想到一个教人行善积德做一个真正好人,对国家、对民族、对众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教出来一批纯真、纯善具有大忍之心的群体,他(她)们奉公守法,一心为公,不谋私利,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受到迫害?!若有迫害,岂不怪哉?岂有此理?可真有啊!就是在九九年七二零那天,由“伟、光、正”邪党公开挑起一场邪恶的迫害,恶首狂妄叫嚣:我不信某某党战胜不了法轮功?我们只需三个月就摆平!多嚣张啊!一场黑云压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开始了。

灾难从天而降,没有思想准备,善良的大法弟子大多数认为:他们不了解情况,这场迫害搞错了!只要把实情说清楚,中共会纠正的。多么善良的心愿啊!但错了,事实证明,凡是去北京去劝善的大法弟子,个个被扣押,被毒打!因为迫害是有预谋,有准备的行动。大法弟子在被关、被毒打的情况下,还不停的善意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那些有点良心的就劝大法弟子不要讲了,他心想:就是你们法轮功太正了,太好了,学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太多了,才遭到打压迫害的啊!善良的大法弟子谁能知道这就是被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真善忍”太正了,他们预测到那个“假恶斗”的一股邪气一碰即散,邪的根基不保,他们惧怕到了极点,才无理智的这么干的,当然也是邪恶本性的一次彻底的大暴露。

我在省直机关工作一辈子,对共产邪党的邪劲再清楚不过了,它要干什么,要达到什么目地,是不择手段的,无道理可言。它夺权几十年来都是这么干的,次次得心应手。这次,它绝没想到一头撞到一尊大巨石上,它撞的头破血流,全部邪劲都上来了,也丝毫未能动这尊坚硬的巨石。我们伟大慈悲的恩师对这些邪恶这样写道:“骑虎难下虎 人要与神赌 恶者事干绝 堵死自生路”(《洪吟二》〈入无生之门〉)。

这场邪恶迫害对我来讲也不例外,因为这是一场从上至下预谋已久的严密的邪恶行动,邪党调动了大量的人、财、物力在全国无漏式排查摸底,搞人人过关,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也是四面八方的压力,集中到我头上了,软硬兼施要我认错。很多好心人劝我转变立场认错,说什么的都有:不顶着干,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安死心眼,你的理再正也没人敢听啊等等。我采取了以静制动,不争不辩,用讨论试的办法讲真相,结果越讨论气氛越祥和,真理越讲越明白。我的立场也越讲越坚定,谁也动不了我的心,用大法的法理照亮了人们的心。他们也明白了邪党无事生非,迫害无理,也不为难我了。

对上,帮我说话的起到保护我的作用,我转危为安。由于他们保护了大法弟子没受迫害,后些年单位被评为省市先進。年年表彰受奖,得到福报。正如我们恩师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就是在那种从上到下严峻的打压下,我没被共产邪党吓倒,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坚定的走过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