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刘运朝被迫害致死 家人呼吁申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韦静采访报道)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时,年仅五十六岁的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刘运朝含冤离世。据明慧网报道,刘运朝去世前双眼几近失明,不能说话,身上有多处被关押殴打后的伤痕和残疾。他曾在范家台监狱被关三年,遭受八名恶警的殴打、酷刑致命危,并且疑似遭受药物摧残。他的哥哥刘汉朝在巨大的悲痛中料理了后事,并含泪接受了海外明慧记者的采访,呼吁国际社会严惩迫害元凶。

遭受迫害前的刘运朝
遭受迫害前的刘运朝

曾经的胃癌患者、街道霸王得法获新生

身高一米八零的刘运朝曾被认为是不可救药的坏孩子,从小打架,长大后又欺行霸市,人见人怕。后来有幸遇到法轮大法,修炼后脱胎换骨,他完全变成了懂得忍让、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他曾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活得有意义。

据哥哥刘汉朝回忆:“刘运朝是一九九六年得的法,九六年以前他总是生病,得法后就没病了。修炼以前是胃癌,修炼后的变化就是身体长好了,人也长好了,人也精神了,以前腰是驼的,炼功后腰是直的了。”

得了法的刘运朝,开始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结果,往日的霸王学会了礼让,遵守规矩排队做生意。说起这些,家人唏嘘不已。

拒不转化 惨遭八名恶警殴打

二零零九年四月,拒不放弃修炼的刘运朝被黄石市下陆区法院诬判七年。刘运朝不服冤判上诉后,黄石法院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改成冤判三年。刘运朝被送往范家台监狱迫害。

监区长肖天波威胁刘运朝说:“你不转化(放弃信仰),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刘运朝被监狱殴打、折磨致下身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江岸区“六一零”主任胡绍斌却叫嚣:“让他死在那里。”

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监狱怕承担责任,让刘运朝的哥哥去接他。他哥哥悲愤地说:“回来的时候就是从医院回来的,但医生就是按照共产党的说法,他一直住在医院里,医生完全是按照他们(六一零)要求说的,什么中风,脑积水。我的兄弟身上到处都是伤,回来的时候是吐血和便血,牙齿也撬松了,门牙都没有了,是被打松的,还是被什么东西撬松的,这个我也不知道。他清醒的时候说过,在监狱里,曾有八个警察打他。但我不知道警察的名字,我弟弟也不认得,他们都是从上面派来的,是在沙洋劳教所。”

一米八零、身体健康的刘运朝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伤痕累累,监狱对他施加如此的暴行是为了什么?刘汉朝说,弟弟“清醒的时候说过,在监狱里就是要他反对法轮功。他是修炼人,怎么会反对法轮功?问题就是要转化他。”

药物摧残致昏迷两年多

刘运朝离世时腿上、手上、后背全都是乌紫的,起满了疱疹。从范家台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怀疑是监狱除了暴打外,还加上药物摧残所致。

哥哥刘汉朝回忆着说,刘运朝“二零一零年出来时就是被打了药的。他身上都是伤,回来后就是昏迷的,背上是电棍打的伤,他的臀部骨头都是伤,两年都是在床上,我们照顾他。他基本上是昏迷,药物致使他昏迷,去世前的情况就是因为被打过药,药反应出来的,不知道什么药。”

明慧网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谈到在范家台监狱时被强迫使用伤害身体的药物。,一位学员谈到:“监狱医院、总医院都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都被弄进医院,出现生命危险后保外就医。几年来范家台监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家破人亡 亲人含泪控诉

据悉,刘运朝遭受过多年迫害回家后,他的医疗费只得由哥哥及其他亲人共同支付。从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到十四日短短一星期的医疗费用就花了一万元。即使迫害成这样,刘运朝所在的街道和社区,如二七街、长建社区,岱家山社区(刘户口所在地)也不停地上门企图逼迫他签署转化书。

中共的迫害给刘运朝的家庭带来了灾难,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活活拆散。据他哥哥介绍:“二七街姓阮的书记叫他们(刘运朝夫妻)离婚的,共产党逼他们离了婚。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以前也炼功,但弟弟被抓后就不敢炼了。因为兄弟被打得不能动了,她特别着急。这些帐都应该算在共产党头上。”

刘汉朝还表示:“弟弟去世后六一零的人暂时没有来,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来。就算来,我也不怕他们,我跟他们说过:你们再来,我还要帮我弟弟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他们要是来了,我会这样做,我是不怕他们的。”

刘运朝被迫害致死,他的家人和朋友感到悲伤和义愤,也更加盼望天理公义得到伸张。哥哥刘汉朝含泪悲愤地说: “人都已经死了,我还有什么可讲的,就是希望国际人权组织要惩罚共产党,我的愿望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