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一个小弟子的得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母亲是零六年得法的,那时的我才只有十岁,每天跟着母亲一起看法,便以为,这就是精進。但因为母亲那时总出差,去外地学习。我就没有很多的时间来接触法,在学校,听信了邪党的话,甚至不愿意再接触法,连书都不想碰。直到遇到那些老同修。

那天,母亲非要带着我去学法,我不干,可父亲上夜班了,家里就剩下我和母亲,我自己害怕一个人呆在家,逼不得已跟着母亲去了学法点,刚一進屋,就看到有一个老奶奶坐在炕上,满面红光的笑着,她一看到我笑得更深了“小鲁(指的是我母亲)把小同修带来啦!来来,坐奶奶旁边来!”我被她的热情吓到了,连忙贴在母亲的身后。引以为傲的“社交能力”在那一刻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许多阿姨看到这样都笑了。晚上夜深回家,那天的我感到无比的轻松和快乐。

就这样,我认认真真的学了一个暑假的法。

那时,小小的我总是困惑,我所看到的法轮功他们都是善良的人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欺骗着谁?难道是从小就“教育”我们的党么?我不敢想……

后来,因为家庭的变故,我对人生失去了追求,整个人都垮掉了。

母亲为了更好的教学质量,把我送到了离家很远的学校,我开始了住校。接触法的机会便少之又少了。

小学时,我还可以在星期天和大家一起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面对社会上的诱惑越来越多,我学会了好多不好的事情,骂人什么的甚至是习以为常,不骂人倒是觉得不对劲。同时,表面上是因为我要去乐队训练,实际上那是不想学法而找的借口,我宁可在乐队荒废一下午的时间,也不肯回家学一个多小时的法。

就这样我在学校待了四年,什么恶习都沾染了,甚至我不再听关于大法的任何事,也不愿意去看书,为了一些事,就以大法为借口。妈妈对我也无可奈何。

后来我又拼了命的要来家附近的中学上学,这个则是远近闻名的“问题学校”,学生打架、骂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母亲一开始极力反对,但我就是不听,一句“我要回来学法”,母亲就不再坚持。

来到了这儿,我凭借好的成绩和在学校养成的种种不良的习惯,取得了老师和同学的“双重认定”,在学校待了三个月,处过对象,打过架,骂过人,几乎什么坏事我都做尽了,平常跟我一起混的人更加的认为我是一个“不错的人”,只要有敢说我的半点不是,不用多说,朝着“朋友”那里丢一个眼神过去,我的“铁哥们”就会冲上去给他们一顿骂。

待了三个月,我又不想上学了,那时似乎特别向往不上学的日子,没有作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母亲都哭了,可是我还是不肯去上学,固执的不肯去转变,最后母亲无奈,给我办理了挂学籍。

我回学校拿书,班里的同学一听学习好的不念了,有的吹起了口哨,有的鼓起掌,有的则小声议论着我如何如何,当时,我特自豪的背着书包离开了教室…

因为年龄小,打工人家也不要,我就一直闲待在家。

每天不是看小说,就是玩手机,花了很多的钱,可还是不肯看大法书,认为和我没关系,不看他,我跟他不熟。

有一天,跟母亲学法从阿姨家拿回来三张光盘,母亲说我俩先看看,于是我便坐下瞅了上一眼,没了下一眼地看着。

在看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想:切,不就是起死回生么,有啥了不起的?谁不死啊?早死晚死都是死,再说法轮功就是再神奇,跟我也没关系。我一边想着,一边在下面玩着手指头。

一个不经意地抬头,我看到了一大片的云海,流动着,浩瀚而又纯洁。

我愣住了,连忙回头问母亲:“妈,你刚刚看到那片云海是啥感觉?”母亲瞥了我一眼“没啥感觉。”

我继续盯着屏幕,可是思绪却一直停留在那片云海上面。

我从遥远的天国世界,层层下走,吃尽了苦,受尽了折磨,来到人世间这个肮脏的世界,生生世世的轮回,这么苦,为的是什么?我似乎记起了下走的零星片段:脚踏着祥云,穿梭在云海之间,看到人世间险恶,虽然害怕,但是心里却被一种莫名的使命感充实着,这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震撼着我的胸膛:我要得正法,助师正法!

光盘放映完了,我放声大哭,这几年我从来没这么哭过,这几年我都在做些什么!师父,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让您操心了!弟子知错了。学法这么多年,那天,才得法。

如今,我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法包围了,言情小说也都烧了,手机几乎不玩了,每天就是学法炼功,修心性。

各位在看到这篇文章的小同修,我与你们年龄相仿,如果你们还有在常人中放不下的、舍不得的,请看看我的例子,听我一句话:常人世界中的东西那都是假的,都是迷,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天国世界层层下走,来到了这里,不是来享福的,不要在这个层次中迷失了自己忘记了自己的本愿,人类世界的诱惑是有很多,“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师父珍惜每一个大法弟子,现在回头不算晚!

谢谢慈悲的师父,合十

语言稚嫩,望同修包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