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命危 背法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总认为自己没有文化,不会写字,修的不好。这次决心冲破自己给自己定下的什么都不会的障碍,把我在大法修炼中出现的神奇事,与同修分享,也让世人见证大法的神奇。

听讲法,孩子正常了

在我得法不到两个月的一天,我正在上班的时候,丈夫打电话说妈妈来电话说孩子病了。孩子从小就由我母亲照顾,那时孩子十六岁,我离母亲居住的地方有几百公里的路程。我马上就给我母亲回电话问怎么回事,母亲说中午时说了孩子几句她就生气了,然后她到自己房间就睡着了,当我母亲叫孩子去上学时,发现孩子傻了,说什么也不知道了,家里人谁也不认识了。这下全家人都慌了,不知怎么办好了,我弟弟说:马上用车送她妈那去吧;我妹妹说:不行,路太远,就在当地医院看,要不就去找大仙看看(当地有一人得这种病到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我妈对我妹妹说:还是让你姐姐自己作主吧。

我听到这,就在电话里对母亲说:哪也不用去,就让她听师父讲法(我妈也刚得法),我妈说:能行么?我非常坚定的说:保证没事,一定能好。我说你让孩子接电话,当时孩子拿着电话什么也不说,我就叫着她的名字说:我是妈妈呀,你怎么了,快说话呀,这时孩子一下把电话挂了。但是就听家里人说:你怎么把电话挂了,你妈在和你说话呢。当时我觉得太神了:电话挂了还能听到那边说话。

后来听母亲说,当孩子听到师父讲法的第二讲时就不乱动了,也明白点事了,听到第三讲法时就睡觉了。当我再次打过去电话时我母亲说:孩子睡着了,还放师父讲法么?我说:放,九讲全部放完,还要大声放。”我下班回家再打电话时,我母亲说:孩子晚上已经吃饭了,好啦,明天能去上学么?我说一定要去上学。第二天我赶回家一看,孩子和她小姨在江边玩呢。

闯出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洗脑班(在郊区),大法弟子都被分别关押在二楼的每个房间里,而且所有的窗户都安装了大拇指粗的钢筋网。关押期间我一直在想,这绝不是我待的地方我必须得出去。一天晚上,我联系好几名同修,齐发正念,让看管我们的恶警都睡觉,看不到我们,一会的功夫这帮恶警就都睡着了,我们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来到选择好的窗户前,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要出去!我两手向两侧用力一拉钢筋,神奇的是那么粗的钢筋一下子就拉弯了,当时我已经绝食八天、走路都费劲,按照常人的情况那是根本做不到的。当我们从窗子里出来一看,不知往哪走,过了几道墙后,就顺着墙侧面走。当走到最后一道两米多高的墙下一看,完了,这么高的墙我们怎么过去呀,我心里马上想:师父,怎么办呢?刚这么一想,转身就看见一个大斜坡墙就在眼前,而且墙那边还有一棵松树象楼梯一样,我们几名同修闯出了洗脑班。

迫害命危 背法康复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以保奥运会安全为借口迫害大法弟子,当时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我也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因为我绝不放弃大法,不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污点,却遭到恶警的酷刑折磨,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斤降到九十斤,骨瘦如柴,肝上长瘤,腹腔腹水就象一个大锅扣在肚子上(为了留下证据被放回来当天在医院拍了片子),二零零九年五月被放回,邻居和家人都认为我这人完了,活不了几天了,家人让我去医院,我说没事,我是修炼人,不会有问题的,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做好师父让做三件事,身体逐渐好转,当我看到《明慧周刊》同修关于善解牙痛的文章,我一下明白了我不能在消极承受了,我就背师父的关于善解的讲法和有关除病业的讲法,我心性提高上来了,肚子就象泄气的皮球一下瘪了,肚子里的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的,现在我的身体非常好。

由于是第一次写稿,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