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激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一九四五年出生,幼年时曾受过祖辈们的教育,接受过一些关于孔孟之道和做人的道理,看见过长辈们敬神上香赶庙会的事情。心灵深处有一丝对神佛尊敬的感觉。青年时去庙旅游时,会去菩萨面前磕个头,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中共邪党历次的政治运动和对神佛的铲除,阶级斗争,颠倒黑白的政治洗脑,无神论的毒害,自己也认为神佛不存在,是封建迷信,听到谁讲“善”这个字都会把信迷信和愚昧联系起来。

《九评共产党》把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全部揭露出来了,说的全部都是事实,而且是我们这个岁数的人亲眼见过中共邪党的历次政治运动。我五岁时,土改、斗地主、抢田地、抢财产,我的外婆家两妯娌和外婆的母亲三个老太太共十多亩土地,两个外公当时已经去世了,土改时三个老太太被划成地主成份,土地被没收,家中生活用品全部被抢光,三个老人被赶到乡下,住在一间没有门的土屋里,屋里只有一张床,三人睡一床,生活用具都是女儿拿去的。三反,五反运动,我父亲是经商的,我每天都看见有共党的年轻干部在我家逼交钱,听说是收税的,我母亲说晚上父亲被他们吊起来打,后来将家里所有的钱全部交了,才算过关,家里是贫困的。五七年反右斗争,我在上小学,我们学校的所有教书教得好的老师都被划成右派,送到边远地区去了。五八年,我上初中,正赶上大跃进,全民炼钢,学生上山抬树拿去作燃料,我记得我和另一个同学抬了一根十一斤的小树,山上的树都砍光了。学生们都要去种田,农民哪里去了,听说一个村一个村的人都饿死了。学生们也吃不饱饭,得营养不良的水肿病,女学生全部停止月经,后来六二年能吃饱饭了,我们都十六岁了才来月经。

六五年四清运动,我父亲单位要抓几个贪污分子,名额落到我父亲头上,逼迫交待有二千元贪污款,父亲不承认,就关牛棚,实在受不了了,为保命,只得承认了,贪了污就要赔退,只好把自家的住房抵给单位,(一个合作社),我们全家祖孙三代六人租了一间四面透风的破屋子。由于父亲的问题,三个弟弟不能被招工,不能升学,在社会上做临时工都被人说成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一九六五年,我中专毕业,为有个饭碗,被迫“响应”邪党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被分到离家一千多公里远的边陲小县,条件艰苦工作量大,县级行政机关工资二十七元,物资极其贫乏,买什么都要计划,牙膏、肥皂都要托熟人才能买到。

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中共邪党更是彻底的摧毁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破坏国民经济建设,砸烂公检法,不要法律,随便可以杀人,人人斗别人,人人随时可以被人斗,国家主席一张大字报就被打倒了,罪名是叛徒、内奸、工贼,死了几年后,又说他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老百姓随时可以被害,政治风云变幻莫测,无可适从,中国人从此反感政治斗争。

中共瞎指挥国家经济建设,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出现了生存危机,它不管了,农民自己去种地,老百姓自己去经商,税收多了,它的功劳。中国人穷怕了,一心挣钱去了,为了钱什么都敢干,中共邪党怂恿人们道德败坏。贪污盗窃,吃喝嫖赌,行政单位都在造假骗取国家财政补贴,会计、审计都在帮着当官的造假帐,骗财政、骗上级。人人都在随波逐流往下滑,造业甚多,所以怪病越来越多。

一九九七年四月,我是病魔缠身走投无路了,才学法轮功的,学了一遍《转法轮》,我觉得太好了,首先让我感动的就是“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太公正了。邪党几十年破坏人类道德观念,一时期有钱的、有知识的、有信仰的是坏人,无产的、无知的、打砸抢的是好人。一时期会搞钱的、有文凭、会捧的是好人,守本份的诚实的是愚昧。人们好坏分不清,不知如何做人。这下对了,知道如何做好人了。《转法轮》还讲了无数的天机,都是从来没有听过的。我一定要学法轮大法,去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星期,我发现原来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了,没花一分钱,我原来有肝炎、胃炎、心脏病、头痛、风湿、脚气病、失眠全部都好了。从此与医与药无缘直到现在。法轮大法让我心里充满了光明和幸福,长期郁闷愁苦的脸上有了笑容,有了红润,不再生气骂家人,看见我的变化,我的老伴和孩子们都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全家人人身体健康、红光满面、从此不再吵架,家庭平静,祥和,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在电视上污蔑法轮功,由于我们早已看惯了邪党整人害人的历次政治运动,知道它又要害人了,不信它的造谣,不能集体炼功,回家炼,一天也没停过。十三年来,我们全家都是修法轮大法的,累遭迫害,绑架、关押、罚款、劳教、劳改、流离失所、失去工作、扣发养老金、警察上门骚扰、在苦难中恐惧心层层在去,在减弱。有一次邪党迫害,家人轮番的个个被关押,恐惧心搞得我很难过,明明听见师父的声音说:法都得了,还在忧虑什么。我立刻精神起来,心里想:我就是修炼嘛,在怕什么呀,我又没干坏事。

讲真相时,不知道怎么用正念而是用人心,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在去北京上访时,心里想我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邪恶肯定不干,我可能就要被开除工作,我不怕,我能放下名、利、情,即使把工资扣完了,我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当佣人也能吃饭。结果真的就是自己求来的。恶人把我们从北京送回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罚款三百五十元,单位去北京接我们回来的人员差旅费二千五百元,不准再去北京保证抵押金五千元。后来有一次发真相被诬告关押十五天,罚款一千元。再后来,同修女儿被诬判,我的养老金被全部扣发,到目前已扣发养老金十万元。可见邪恶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经济迫害到了毫无人性的地步,中共邪党对不听它话的人,可以不给你饭吃,饿死你,完全暴露出它邪恶本质。随着不断的学法,使我认识到我没有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法中要求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还要有人基本的生存条件和生存的权利,没有叫我们修得一无所有。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

在讲真相时带着争斗心、仇恨心,觉得这个邪党太坏了,把这么伟大师父污蔑成那样,把大法弟子打死、判重刑多年的关押,讲真相时和人争论,世人说我们反党,他是江××他也要整。我们想你糊涂,你没救了。随着不断的学法,师父让我们明白了世人的来源,他们也是很高层次的王和主,代表那一方的众生来得救的,可是受邪恶的谎言欺骗,站在邪恶一边,不认同大法就没有未来,才真正可怜。渐渐的生出了慈悲心,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救了。

“法能破一切邪恶”(《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有一次讲真相看到了大法的威力。二零零零年五月我们一行十六个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被带回县公安局,政保科长把我单独叫去他办公室,叫我坐在沙发上,他说:你是国家干部怎么还去信迷信?我说:修法轮大法不是迷信,我高中毕业,财会专业一年,八四年在县党校脱产二月学习大专哲学,我懂得唯物论、唯心论,原来我也是个唯物论者。从学了《转法轮》后转变了我的观念,书上说:“在我们思想界历来就存在着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问题,老在议论、争论这个问题。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那么它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它不就是人的精神中的东西吗?它不就是一性的吗?”我把师父的法背给他听,他嘴上没说什么,态度已经变好了,丈夫送饭来,送钱来,他叫少拿点。原说拘留一个月,二十天家属来要人,就让我出来了。后来听同修说他很凶,被绑架的同修给他讲真相:我们炼法轮功后什么病都好了,他说:不听,不听,都是那些话,耳朵都塞满了。我悟到:法才能破除人背后的邪恶。后来我们在街上遇见,还打招呼,又有许多同修去给他讲真相,他后来调出政保科,不干迫害法轮功的事了,再后来提前退休,当时的政策提前退休多拿三级工资,年龄四十多岁。

《转法轮》中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师父安排我们集体学法,配合救度众生,过程中我们的人心和执著就会暴露出来,意识到了,再学法时就渐渐去掉。

十多年来在大法中修炼,师父为成就我们费尽了苦心,许多神奇的事情我们能真实的感受到,写不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