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兴遭受的酷刑:牙签支眼皮整夜不让睡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按: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参与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在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八个频道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真相电视片,后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十九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遭残酷迫害,包括牙签支眼皮整夜不让睡觉、日日遭抽打……梁振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岭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终年四十六岁。

以下是一位曾和梁振兴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回忆。

当我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七年转押至四平石岭监狱时正值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忍的时期。当一进入石岭监狱教育监区时就被分到最邪恶的恶警杨铁军所在的三小队,当时刑事犯的恶头为杨喜臣。在杨喜臣带领下便对我一顿拳脚相加,当时牙齿就被打得松动,吃饭、咬东西非常费力。可他们只说是挠挠痒痒而已。

他们说的并非是假话,他们也是这样做的。而接下来我所见到的大法弟子梁振兴遭受的迫害也足以证明他们邪恶至极,至今还不知用何种语言来描述更恰当。

当我进入到这个监区三小队已经三天了,每天被关押者出工(被逼迫做奴工)时,梁振兴面朝里一只脚被锁在床上,一动不让动,有四个刑事犯同时看着他,连我们同在一屋的人都不让看他。有一天,我偷看他的床头名签时,都被包夹我的犯人打了一拳,骂了句,并狠狠地说以后无论这边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看。这时我才知道他是梁振兴。

梁振兴
梁振兴

因为老梁不认为自己有罪,也拒绝参加任何劳动,恶徒已经施用了各种酷刑和各种卑劣的手段也没有让老梁屈服。所以监狱的邪恶之徒们一直对他恨之入骨。整个监狱从上到下层层都是在安排怎样迫害他。最底层便安排罪犯中最恶毒的几个犯人,小队管事人是杨喜臣,直接看管老梁的有韩景军、颜德全、温占丰,杨建国。老梁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几乎都有他们的参与,其中老梁被迫害致死最直接的打手便是颜德全。

他们把老梁锁在床上,原来有个便壶,后来便壶也拿走了,为了不上厕所,很少见到老梁喝水。他们只要稍有不顺心,便对老梁拳脚相加,直到他们打得过了瘾为止。白天出工,我们也见不到他们又如何虐待老梁,晚上收工,只是见到的迫害的一点点。因为他们迫害的手法是不让别人看见的。即使这样,也几乎天天见到。

有一次,老梁拒绝剃头,(犯人每个月剃一次光头),看管老梁的人便按住他先是使劲的掐阴部,只见老梁满头冒汗,发出难听的叫声,下地走路都迈不动步,接着颜德全便拳脚相加,直到累得自己再打不动为止。打得老梁满脸都是血,鼻子、嘴也都冒血。擦一下,便按住给老梁剃头,每月都这样。由于长年迫害,老梁头发掉得稀少、花白、面容苍白无色,说话声音嘶哑,身体极其虚弱,仿佛是一位年迈老人的样子。这样的情景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几乎天天见到。毒打最多最重的、时时天天都在迫害老梁的便是最狠毒的颜德全(现在在关押)。他的直接指使者便是恶警杨铁军。

后来换了管事头目叫高明龙(此人一只眼睛),对老梁也非常狠毒。他自己准备了一个三角皮带做的皮鞭,天天都要抽打老梁,轻则几下,重则几十下。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由于老梁不穿囚服,以示反迫害。高明龙便纠集颜德全等几人,把老梁按倒在地,用塑料底的鞋使劲抽打,从前身一直到后身全覆盖的一点点象排鞋底一样排下来的,过后几天,身体的前后被打的部位都红肿起来,就象大片鱼鳞的形状,排遍全身,有的刑事犯笑谈说老梁穿了一身“盔甲”。惨像已使我目不忍睹。有几天看到老梁的样子,我整夜的都睡不着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这是犯人迫害,随之他们紧接着向管教汇报,杨铁军便拿来几把电棍同时发疯似的电击他,直到老梁倒地,便拽回重新锁上。并采取各种方式再迫害。当我夜间起夜时,发现老梁的双眼被值班刑事犯朱永华用牙签把双眼支上,整夜不让睡觉。白天老梁刚打一下盹,刑事犯杨建国便从背部照头部使劲抽打一下,还躲起来,再瞌睡就再打,反反复复。这样的情况不知有多少,没见到的更不知还发生多少。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有一次,由于老梁喊大法好,被颜德全等犯人死死按住头,用手掌使劲劈其喉部,再使劲用脚踹胸部,使其肺部严重受伤。气管部用手掌劈,几天的折磨,老梁不能吃饭,不能说话,出气都费劲,人马上不行了,才送到医院,住了一个月的院,才转危为安。

二零零九年,由于老梁的坚持反迫害,监区也使尽了招数,他的身体也每况愈下,这时监区也怕老梁死在那里,就急急忙忙转到吉林监狱迫害。之后的两个多月便传来了老梁被迫害致死的噩耗。

以上是我和老梁在一起的日子里的所见,这只是他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多少不为人所知,但终有一天,会全部揭示出来。有多少次见到老梁在流泪,我的心也在流泪,我只能用我的笔,写点东西,对老梁的一点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