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法弟子: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修炼了六年的大法弟子,但是回想这段坦荡修炼之路,可以说感慨万千,受益良多。我时时感念师尊慈悲苦度之洪恩,不断把自己溶于法中,精進实修,以不负师恩。

一、感念师尊洪恩,精進实修自己

每个人的得法都有一个特殊的机缘,我也不例外。虽然姐姐同修早在1997年之前就多次跟我讲述大法的美好和许多大法的神奇经历,又把大法书借给了我,但是由于我受假气功的干扰,对气功有些片面和狭隘的理解,错过了得法的机缘。

再次得法是在我事业和身体都出现了很大危机的时候,当时单位人员進行重组,我因为得罪了某个领导,被从梯队里排挤了出来,事业上的危机令我惶恐不安,而且还年纪轻轻的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和严重的颈椎病,心脏也不好。在我妻子的一位同事的帮助下,我才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仅一两个月自身的症状就消失了,而且身体日益强壮,事业上也迅速有了新的妥善安排,我亲身见证了法轮佛法的无边法力和师尊的无量慈悲。

得法后,我被师尊在《转法轮》中用简单的语言所阐释的博大精深的修炼法理所深深折服,于是我对大法倍加珍惜,努力在大法中坚定实修。

由于邪党对大法的迫害还很疯狂,我得法后也自觉加入了讲真相救人的行列。当时同修们相互联系很少,但每周都有同修用优盘把交流文章和师父的新经文送到我家,令我十分感动,也使我迅速跟上了正法進程。刚开始时,我还只限于跟信得过的同事,亲朋好友,和教过的学生讲真相,并劝退了一些人。有时自己也购买和复制光盘,并时而打印些真相材料发给有缘人,利用一切机会跟与我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的同学讲真相。我有时买彩色墨盒去打印真相币,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时而打的好,时而就打不出字来,但起初,我只是一味从技术上改進,并不会向内找自己在修炼上的漏。经过深入学法,并参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逐渐对修炼与救人有了更深的认识,知道大法救人不同于做常人的工作,这首先需要自己在法上的提高和升华,只有修炼人最纯净的正念和慈悲才会有法的威力,各种执著心,如怕心,显示心等都会障碍自己。

记得有一次我去单位取退租房屋的抵押金,当我拿到银行支票返家后,对照记录才发现,这张支票的票面数额比实际多了一个零,二千变成了二万,相当于我当时一年的工资。这时我忽然想起在我取钱回家的班车上,有人询问我下一趟返程班车的时间,我立即悟到这是师尊提醒我赶快返回去。那一刻,我对照师尊的法,觉得这不义之财不可得,于是毫不犹豫的乘下一次班车返回单位,归还了多余的钱。但遗憾的是,因为我当时刚得法,没有想到用什么方式和语言去跟他们证实大法,错过了一次救众生的机会。

来到澳洲后,我又经历了很多心性上的过关和升华,更深刻体会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有两件事让我刻骨铭心,第一次是很大的病业关,就是我原来的腰椎间盘症忽然又发作了,而且比原来更严重,开始几天,生活都很难自理,更不用说炼功了。妻子也时而用冷言冷语敲打我,但我不为所动,坚信只要信师信法,实修自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个别同修也跟我交流,说正法时期有很多旧势力的干扰因素,当然也是针对同修们修炼上的漏来的,需要找自己,同时还要发正念否定并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走师尊安排的路。

我还对照大法向内找,找到了很多需要提高的方面,比如对妻子和孩子的忍耐力和慈悲心不够,也时常会有欢喜心和显示心等。于是我坚持学法,发正念,一旦身体能勉强活动,我就开始试着炼功,稍有好转时就开始出去讲真相了。一个月后才彻底过关,此后我在身体和心性上有了巨大的提高。

第二次是我所经历的一次交通事故。当时我正骑着单车顺坡路快速下行,突然看到一辆轿车从横向要穿越马路,虽然轿车及时停下了,可是因为雨中打滑,慌乱中的拉闸使我自己从单车上空翻跌落在坚硬的马路上,和《转法轮》上描述的那个遇车祸同修的情况很类似,开始我连气都喘不上来,但我只有一念,相信师父会帮我,不会有事。司机很抱歉,但在我平静下来之后,就让他离开了,事后我只是擦破了肘、膝处的皮肤。

二 证实大法,圆容整体

同修间要相互包容

慈悲众生,首先应该善待同修,即使需要指出同修的缺点或不足,也要有包容心,这是我来到海外后的一个切身感受。 此外,还要经常看别人的优点,找自己的缺点,不互相指责,而是互相提醒,共同提高,这样才能更好的圆容整体,这也是师尊让我们向内找的法理所要求的。

注意修去隐藏的执著

修炼中,我深深感到,某些执著心隐藏的很深,不易觉察,这可能是自己长期在人中形成的人心和观念造成的。表现在如下方面:

一、强迫或硬拉身边亲人修炼,并自认为是洪法和救有缘人;

二、打着圆容的借口处处看别人的缺点,因缺乏慈悲心,往往效果都不好,甚至适得其反;

三、执著自己对法的理解,还用法来为自己的执著找掩护,有时还不自觉的执著于别人的执著;

四、隐藏的欢喜心,虽然表面上在听到表扬的话时很镇定,但是却在潜意识中,在打坐或发正念时会不自觉的反复回想那些好听的话。师尊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此外,还有一些怕这怕那的心,如怕被常人说,怕被同修议论等。

清除负面因素和同修间的间隔

旧势力对大法的破坏性检验,首先是针对我们个人修炼和证实法中的漏洞,通过强化我们个人的执著和人心,加深同修间的间隔,从而在整体上破坏大法的救人项目,达到既毁掉修炼人也毁掉众生的目地。

来到海外后,我发现由于环境的宽松,这里的同修安逸心较重,而且自我意识很强,表现在救人项目中,就是容易陷入你是他非的争斗,圆容性较差,从而对形成整体构成很大障碍。我觉得这个现象决不是偶然的,基于法上的认识,我悟到单一的用常人的方法来调节,并不能奏效,甚至可能挑起更多的人心,必须扎扎实实的多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于是,我参与并协调了本地同修在网络平台上的学法。

除了学法修心和尽全力配合做好三件事外,还要注意避免和防止传播负面消息,清除负面因素对整体的破坏。平时也不迎合他人的负面想法,并用善心去疏导,还要站在对方角度考量,一心为他。在同修们共同完成的项目中,我意识到,要随时配合和圆容整体,随时弥补整体上出现的漏洞,把大法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并放到最重要的位置。

三、平衡好家庭也是正法和救人的一部份

家人也是众生的一部份,对他们既要用慈悲代替情,还要注意正念正行,因为自身的善意之举比说教更有效。我的妻子不是修炼人,经常给我“制造”许多心性关,但我始终牢记师尊的教诲,认为大法弟子和常人的任何矛盾,都是大法弟子的错。因此,我把周末的休息时间分给家人一部份,并主动分担家务,圆容家庭。当然这个过程也是逐渐才走向平稳的,起初掌握的不好。

因为姐姐同修多次遭到绑架、洗脑和经济上的迫害,姐夫和外甥在邪党的淫威下,有时把亲人被迫害的根源推向了大法,母亲和亲朋好友也有很多误解。因而对亲人们讲清真相,并帮助他们重新找回对大法的正念,是十分必要的。师尊说,一个仇视大法的生命是很危险的。于是我一方面提醒家人时刻关注被迫害的姐姐,以制止邪恶迫害的升级,因为毕竟邪恶的东西是见不得阳光的。同时我还时时开导家人,告诉他们大法是被陷害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因此正义永远是在大法的一边,尽管邪恶以国家政权的形式,颠倒黑白,造谣诬陷,但我们在心里一定要分清是非善恶,站在正义和良知的一面。

四 珍惜时间,多救人

自从得法后,我 时刻提醒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机会,让所有有缘人都能及时了解大法真相,唤醒良知,得法得救。我主要从以下几方面讲真相。

旅游点讲真相

旅游点讲真相,是我来澳洲后做的最多的一个项目,也最能发挥我的长处,因为我对这些身处邪党造谣宣传和被反复洗脑的中国游客的情况比较了解,对他们讲真相时更容易切入主题和要害,语言上也不存在任何障碍。当然,有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心性考验,时刻都在被考验着心态的稳定,以及纯正的慈悲。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人心被对方带动时,救人的效果就会一落千丈。

网络论坛讲真相

由于偶然到网上论坛浏览,我发现了很多由邪党吹鼓手和“五毛”们发到网上的栽赃污蔑大法的欺世谎言,还在时时散发着毒素,毒害着众生,不少华人还在应和着邪恶,对大法犯罪。从他们发出的帖子不难看出他们根本不明真相,只是被谎言牵动着仇视大法,觉得这些生命如不反省,并清除那些对大法的负面因素,法正人间时必然会被淘汰。于是一有时间我就登录各个论坛去给每一个深受毒害的人发帖,起初他们也是很疯狂的骂我,但是我始终耐心的把相关的真相打给他们,把大法救人的慈悲传给他们,直到后来基本听不到谩骂之声了,我也为这些受蒙蔽的生命的渐醒感到无比的欣慰。

跟身边人讲真相

几年来,我一直重视给身边的中国留学生讲真相,遇到的阻力很大。但我总是保持“救亲人回家”的强大正念,和“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的坚强意志。救人中我还经常提醒自己,不能用人的观念去判断一个众生该不该救,或能不能救。有位女博士生是个党员,受邪党洗脑很严重,开始相当抵触,恶言恶语。我不为所动,注意“语气,善心,加道理”,最后用真诚和慈悲打动了她,在她回国前三天为她做了三退。

全球电话组讲真相

在全球电话组,同修们共同拨打电话讲真相,正念一致解体邪恶,唤醒世人良知,从而令其三退得救,或善待大法,将功补过。这里有很多其它方式无法取代的优点,第一,正念之场纯正强大,彼此加持,互相补充;第二,交流和反馈及时,便于讲真相技能的快速提升和修炼心性的升华;第三,管理同修的运作可以使重点讲真相和整体讲真相协调一致,起到了对邪恶的巨大震慑和清除的作用;

我是从2011 年11月经同修推介才有幸走進营救平台的。起初我内心的压力很大,信心不足,可是到平台听了几次之后,便有了几分亲近之感,平台同修不仅自己拨打,还时刻注意每次都让一名打电话同修把声音放出来让来到房间的同修们参考,拨打过程中或结束时都能敞开心扉的交流,使我们这些新手短期内快速提升,信心大增。对新手来说,开始时拨打的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迈出第一步,接下来才会有巨大的改進,几次下来保证会对自己的提高感到震惊。

打电话讲真相,与面对面讲不一样,因为在电话中,对方的很多情况不会马上有个大致的了解,言语的表达上也要求精炼和清晰,既要抓住对方关注的要点,即切中要害,又要根据对方的反应快速而有条理的把基本真相讲清楚,同时最关键的还要点醒他,让他不要错过自救和弥补过错(将功补过)的机会等。

与打普通民众的电话相比,打营救电话面临着更大的考验,因为我们面对的都是迫害单位的人员,这些人由于受邪党洗脑严重,掌握了一套邪党的歪理邪说,几乎不会用自己的头脑与良知去思考和分辨是非,甚至有的人良知完全泯灭。可是这些迫害单位的人员也多数都是普通民众,也是可贵的生命,师父说他们只是工作性质的不同而已,当然这种环境确实使他们更难觉醒。正因为经常会有来自多方面的考验和过关,所以在这里心性提高的幅度也是相当大的。感到讲真相的重要和可贵,也能深深感受师父救度迷中人的巨大慈悲。

虽然有平时学法和讲真相的历练,但是面对对方疯狂无智的攻击、谩骂或狡辩,心态有时容易出现不稳,这时就需要静下来发出强大正念,清理其背后的邪恶因素,效果往往会转好。有时一个直播室的同修会不断调整“作战”方案,时而一个人讲,其他同修发正念;时而先分头拨打,之后交换号码再打。遇到不理性的人员时,只要理性平和的对待,心不被其带动,反复几次也会出现奇迹。

有一次我给一个派出所副所长打电话,当时她说,你打错了,我是买的别人的号,语气凶狠,反诬骚扰她,但我清清楚楚的知道在她刚接电话时回答的很爽快,因此确定是该人,但我没有和她争辩她是不是机主的事,而是告诉她,这个电话完全是为了她好,是为了她能有个平安未来,告诉她如何自保,因为法轮功被栽赃陷害十三年了,“天安门自焚”是编造出来的,目地是煽动仇恨,让老百姓仇视佛法和修炼人,甚至对佛法犯罪。她虽然还是狡辩,但是也会不时的问一些她所关心的问题,还问到我自己的修炼经历,我都耐心的给予回答,趁机给她讲了佛法修炼的概念,也就是给她补了一堂课,因为邪党的无神论让人远离神佛,战天斗地,使人在无知中造业。几次下来把基本真相讲给她了,最后告诉她一定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为自己留条后路,从她的态度上看,她明白了许多,有了很大变化。

回首得法以来的修炼和救人的历程,我深深的感到,每一个得法的生命都是最幸运和最幸福的,因为只有师父所传的宇宙大法--法轮佛法,才能真正让我们回家。同时,在这宇宙从组,大穹再造之际,还有很多原本和我们一样的最可宝贵的生命还没有从邪党编造的污蔑大法的邪恶谎言中醒悟过来,因此我们有责任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既要按照师尊的要求修好我们自己,又要唤醒迷中人和我们一同回家。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