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得救 生命新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在修炼大法前我身体有多种顽疾:肾动脉肿块、子宫颈糜烂四、五度、流脓血、球形胃溃疡不能進食,只能喝面粥,胆囊炎、胰腺炎、肾炎,特别是多年前的脑震荡,脑部有瘀血,常年的头痛失眠不能睡觉,我到处问医求治不得其效,弄得我身体越来越糟,经医学专家诊断,目前全世界还没有治疗我这病的药,告诉我回家等着,什么时候研究出治这种病的药再通知我去治。就这样,我这条命被现代所谓的高科技医学给定位了。

因为我家太贫穷,两个女儿小,丈夫也没地方挣钱,靠种地来维持生活,再加上我的重病,还有八千元钱的债,家处于破碎坍塌的状态,亲属、朋友、兄弟、姊妹都远离而去,没有一个能来我家看看的,甚至我们和人家见面打招呼,人家都装作没听见,也不抬眼看我们,扭着脸走过去,我心里那种滋味是用语言表达不出来的。

精神上的打击、经济上的压力、病痛的折磨、亲朋好友的冷落,使我变的与世隔绝,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不接触任何人,不出大门半步,看破红尘了,想出家当尼姑,又没去处,用我最后剩余的时间来维持这个家,照顾着孩子也是很勉强了,非常绝望。

破谎言 种善因

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媒体在电视台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冤假案,弄得人心惶惶,恐惧无比。丈夫和两个孩子看电视上放的画面,信以为真,孩子吓的上厕所都不敢出去,丈夫把灯关的紧紧的,也不敢出门半步,就在家呆着,他好象很怕法轮功学员真的要来杀他似的,弄的很紧张。我心里很烦,电视播放什么我不看也不听,也没有任何反应,世上的一切都与我无关,只有一个肉身,一口气还在,其它一无所有,一无所想。

当五岁的小女儿被吓的哭喊妈妈时,我心里感觉好象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很痛很痛的,我把孩子搂在怀里,很不情愿的看了一眼电视,可能是师父当时用孩子来唤醒我和家人吧,我给他们分析电视上的画面,那么多可疑之处:自焚小姑娘气管切开三天两天就说话唱歌?孩子大舅妈喉癌手术插管七八年也没说过一句话;毛发最怕火,而自焚者头发、眉毛还在;人都烧成那样了,自焚者两腿之间的雪碧瓶装的是汽油还是水,它为什么不着?天安门是什么地方呀,警察背着灭火器、拿着灭火毯、扛着摄像机,怎么这么齐全?遇事动动脑子,你(指丈夫)都这样了,两个孩子怎么办?我把假底给揭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没修炼就已经在讲真相了,救自己的家人。

难中得救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我公公过生日,在外地住的叔公、婶婆都来参加寿宴,婶婆给我一本法轮功小册子,我随便翻看,上面写炼功不吃药病就好了,我没当回事,以后也给过我资料,我也不看,把资料都放進箱子里。心想医学上都没有治我病的药,炼功不吃药病就好了?不理解法轮功究竟是干什么的?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病的越来越重,丈夫不想放弃我,就厚着脸到处借钱,跑了好几天总算筹了三千元钱,再次送我去医院治疗,医院拒收,没办法丈夫把我放医院外面,让我在那等着,他去请人说情。他走了,我想不能让他再欠债了,债欠多了以后他和孩子可怎么过呀,我得想办法回家。这时一个老太太问我:“你年纪轻轻的,身体怎么这么差?是什么病?”我告诉她病情,她说:“你回家炼法轮功,法轮功能治病,有不少人炼功病都好了。”丈夫请来了婶婆(同修),我把老太太说的话告诉他们,婶婆说她有师父讲法炼功碟。于是丈夫花了三百元买了一台机器,我想买就买吧,等我不在了,他和孩子弄点碟看看也好,省的在悲痛中度日。

师父讲法炼功碟、机器都有了,可我回家后也不看,就想赶紧死了,别拖累丈夫和孩子。回家第四天,我昏昏沉沉的梦见一大群人拥挤着到处逃,我也领着一些人往山上跑,天阴沉沉的雾很大,我们迷路了,前面是悬崖,这些人都等着我找出路,我正着急,大雾中出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对我说:“你领他们跟我走吧。”我找不着出路,只能跟他走,但有很强的戒备心,也有不愿跟他走的人,留在了山上,瞬间被大雾淹没了。我心里一阵剧痛,就醒了。这时我觉得我好象还有什么事没办完,是一件很急很急的大事,到底是什么事又说不清楚,这时我突然就想起了法轮功三个字。

我让丈夫放师父讲法给我听,看看法轮功到底是干什么的,别留下遗憾。可我一听师父讲法就睡觉,一听就睡,我就看教功带,一看就好象有一种带动力,往起拽我,力量很强,不由自主的手跟着动起来了,控制不住,就这样躺着炼功。第三天我让家人把我扶起来坐着炼,突然身上有什么东西盘旋着从头顶出去了,肚子里哗啦叫,有东西在里面猛烈转动,但不痛,就这样转了好长时间,脓血烂肉通过排便排出去了,我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告诉丈夫准备后事,火化后把骨灰扔了就行,别花钱。丈夫哭了。又过了两天,肚子消肿了,自己能坐起来,也能吃点东西了,就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天,把脏东西全排出去了,我自己手扶着东西能站起来了。

丈夫看到了希望,那个高兴啊,天天都放师父讲法炼功带,叫我跟着学、炼,就这样,通过学法、炼功,我的病全好了。

亲人得救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外甥女结婚,我决定领着小女儿去参加婚礼传福音。我姐家来了很多客人,城里的、农村的亲朋好友都来了,他们正在讲我有病不能治了、来不了,我女儿就跑進门喊:“大姨,快出来接我妈。”所有人都不信,问孩子和谁来的。姐姐和妹妹正要出来看个究竟,我就乐呵呵的進大门了,把所有的人都震住了。于是我给他们讲了我亲身的经历,修炼法轮功祛病受益的过程,在场的人都觉的很神奇,我讲天安门自焚假案是栽赃陷害,讲邪党的腐败,人没有道德,讲大法的美好,大部份人都明白真相了。

母亲生日,我回去给母亲拜寿,来的客人也不少,我还是讲真相传福音,告诉人们大法好,法轮功是佛法。有信的,也有不信说难听话的。母亲相信,要跟我学炼功。母亲的病也很重,子宫瘤流血,因年岁大不能手术,心脏病、心肌缺血、肺气肿、胆结石、胃炎、腰痛、腿痛、失眠等多种疾病。十一月的一天,我把母亲接来,让她听法,教她炼功,一星期后,母亲身上轻松多了,热乎乎的感觉,也不流血了,她说:这么好的功怎么不让炼呀,等我学会了教三姑娘(我妹)炼。

我丈夫肺粘连,咳个不停,左胸肿大,我母亲说:你快炼法轮功,你媳妇不就炼功好的吗?你就炼法轮功。我妈也会传福音了。母亲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回去后就教三妹炼功,见人就传大法福音。在她那地区,母亲是有名的病包子,母亲明真相,传大法福音,知道大法好,病好了,身体强壮了,亲朋邻居们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修炼人没敌人

我修炼以前,邻居家和我有意见,总和我家过不去,拉帮结伙的欺负我家,把我家房子小坪砖沿的砖炸掉好几块,往我家泼脏水,阻挡着水沟不让流水,天一下雨我家就要在水里泡好几天;草垛也给扒开了,全都给淋湿了,弄的我没有干草做饭;还到处造谣说我坏话。她家鸡出来了,我一气之下把鸡杀了,下锅炖了吃了。她丢了鸡就骂我,我不吱声;她就往我家土豆地里打药,把土豆全毒死了。我就逼着丈夫晚上顶着雨到她家地里扒土豆。她来明的,我就来暗的,矛盾越来越大,越演愈烈。这都是没修大法前干的。

我得法修炼后,主动和她说话,她不理我,还骂我,要和我拼命。师父说:“我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哪你就成不了佛。”(《休斯顿法会讲法》)我继续感化她。天长日久她的态度也好些了,也愿意主动与我说话了。我就给她讲神用土造人,三尺头上有神灵,讲善恶有报,讲人有病都是做坏事得到的报应,讲真善忍好,劝她三退。她说等看看她二姐退不退。她二姐是有名的二泼妇,很难缠,还一身病。我就给她二姐讲真相。她说:“你怎么说话象法轮功,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说:“对,我就是法轮功学员。”她说:“政府不让炼,还到处抓,你不害怕?”我说:“我怕什么?按着‘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她说:“法轮大法好?哪好?”我说:“好就好在‘真善忍’三个字上。”她沉思念着:“真善忍、真善忍……”念完,她全家九个人都三退了。第二天邻居全家六个人也都三退了。明白真相后,他们也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

花了三年时间救了这家人

我们屯有个老刘家的小儿子三十多岁,抽烟筒时从房顶往下跳把腰摔坏了,怎么治也没治好,他什么也不能干,成天躺着,勉强自理。

他家信基督教,我去他家讲真相,讲大法洪传全世界、大法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犯罪,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一手导演的,和古罗马帝王放火嫁祸基督徒有什么两样。我叫他好好看看圣经启示录,什么是兽的印记,谁是迷失的羔羊,神为什么让他的使者去找迷失的羔羊,神的使者是谁,神还说到一定时候他还会再来传法度人,如果神真的来了,你认识他么?我继续问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圣徒被迫害的时候你敢不敢信耶稣,敢不敢站出来说他好?他沉思不语。我告诉他神看人心,得说真话神才能救他。我师父叫我来救你们,快把党、团、队退了,人入党组织时都得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发了毒誓,三退就是解除魔鬼的誓约。这是你全家得救的唯一希望,只要你说退我师父就救你。

最后老刘、二儿子、姑娘退出团队,他的妻子、大儿子退队,小儿子在西屋躺在炕上起不来,我在东屋喊他过来,全家人都说他起不来,我说能起来,大声喊他:“老三,快点过来。”他说:“三婶我起不来呀。”我说:“我师父在这,你一定能走过来。”老刘让我到西屋去,我就是不去,就让他自己走过来,结果老三就真的走过来了。全家人都说大法太神了。我帮他做了退团队,给他大法真相护身符,每人一个。

大人说话,忘了炕上写作业的小孩,我办完事抬腿要走,小孩“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三姥你救救我呀,我也宣誓戴红领巾了,我可怎么办哪。”我说:“别哭,我救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的九个字。”全家七口人都得救了。我花了三年时间救了这家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