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主岭市张远航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张远航,女,四十七周岁,家住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九九年四月得法,修炼后在大法真、善、忍的指导下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平得到了升华。同年七月在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便遭到迫害。下面是她自述被迫害经过。

一、两次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初,当地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被迫害真相散发资料,被恶警绑架到范家屯公安分局,在邪恶逼迫下她说出了我,分局警察和四平市政法委孙书记闯入我家,乱翻一通,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和手抄本师父经文。当时我没在家,其实是要绑架我,我知道消息后,被迫流离失所。

那时我的儿子刚七周岁,恶人到学校找我儿子问我的情况,儿子才上小学二年级,吓得也不知当时说了什么,这样儿子和丈夫没人照顾只好去婆婆家,两位老人知道此事后,吓得心惊胆战,整天以泪洗面,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公公本来身体就不好,常年有病,这样病情加重了许多,他们深知共产党的邪恶,明明知道法轮大法好却不敢说真话。丈夫怕我被迫害给我送到外地的朋友家,邪恶的恐怖也联系不上同修,没有大法书我只好回忆着背诵师父的《洪吟》,一个月之后我决定离开这里,朋友再三挽留我还是婉言谢绝了。

由于恶人到处找我,范家屯分局警察刘守广等人到姐姐和妹妹家骚扰,我只好又辗转一朋友家,在朋友家葡萄园里一个简易房住下,幸好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经文,大约过了两个多月,秋天到了,天气渐凉,由于小屋潮湿,身上长了许多小疙瘩,奇痒无比,吃了很多苦。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是我父亲的生日,丈夫来了对我说,你写个保证就可以回家,其实他哪里知道邪恶已经给我非法判一年劳教。之后,我和他发生争执,然后他给范家屯铁北派出所打电话,不一会儿,所长龙凤山和警察石栗来了,为了不给父亲生日带来不愉快,我只好违心地写了。在此声明作废。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左右,范家屯镇铁北派出所所长龙凤山等四、五个人闯入我家,逼迫我按手印,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未触犯任何法律,没有配合,他们扬言要绑架我,我再一次流离失所。

二、被绑架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我和丈夫在公主岭市大岭镇经营一商店,突然有一天,大岭镇派出所恶警张正朋(就是开枪打法轮功学员冯奎的恶人)气势汹汹的闯入我家,问我叫什么名字,说你赶紧离开这里,不允许在这儿开商店,然后就走了。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丈夫单位解体刚刚失业,而我这几年又被邪党逼迫,家人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就是因为我学法轮功做个好人。在邪党的淫威下,正义和真理何在?说真话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我真正体会到了古人说的忠、孝不能两全的道理,而且邪党还不停地散布法轮功学员不要家、不管孩子的谎言,蒙骗着世人。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揭穿谎言,被王姓恶人构陷。公主岭市怀德镇派出所李洪信等伙同大岭镇派出所所长赵明、姚春晖等六、七个人非法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有效身份证件,进屋就搜东西,把我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全部抢走,然后强行把我抬上车,鞋都弄掉了也不让我穿,我只好穿着一只鞋子被绑架到怀德镇派出所,到了那里恶警李洪信把我的左手铐在长条椅子上,另一警察(个子不算太高,身体微胖)审问我,当晚十二点左右所长赵明等人把我送到公主岭市拘留所。到了管教室我就坐在了床上,值班管教李洪发象对待其他犯人一样很蛮横的让我站起来不让我坐下。在拘留所里吃的都是白菜汤和馒头,而且都是自己家交的伙食费,呆了26天后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于六月二十六日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可是邪恶并没有通知我的家人,这是违法的!当天丈夫到拘留所看我,才知道我已经被送走了,到了劳教所,卫生所给检查身体,血压高、心律过速,这都是邪恶对我的迫害造成的,修大法后我的身体非常好,连感冒都没发生过。

管教段亚娟把我领到一大队,正是中午吃饭,我吃不下开始绝食。几天之后,恶警大队长严立丰来到我呆的屋里,说:“法轮功是×教”,我平静的说:“法轮功不是×教,共产党是邪教”,她没说什么,生气的走了。第二天,严立丰拿来了一张邪党报纸说:“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是假的”,并说:“明慧网报道的不真实”。我当时和她争辩,后来她大骂我,让我上管教室,我不配合,然后恶警段亚娟和卖淫犯大队学委把我强行抬到楼下管教室迫害,严立丰叫嚣说:“叫你嘴不老实,今天让你尝尝电棍的滋味”。我躺在地上念师父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她不让,把我嘴电的全是大泡,还电我脖子几下。当时,正是中午吃饭时间,不一会儿,她们把我抬到隔壁的一间屋子,那里放了一张没有上铺的铁床,是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李颖说:”这就是死人床”。然后把我绑在了床上找来了医生强行给我灌食、输液、迫害。过了一宿,我想管教她们是不明大法真相,也是被邪党欺骗的,我决定解除绝食救她们。但是每天都不让我下楼和其他人一起到食堂吃饭,而是别人打回来吃。有一天早晨,正是吃饭时间,我和同修在屋里炼功,被恶警魏丹发现,逼迫我们写检讨,我也配合写了,在此作废!后来的日子里,让我到食堂吃饭了。魏丹经常让我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书、光碟等…企图转化我,并让我每天写感想。我每次都是写法轮大法好,思想不会转变,后来就让我去车间干奴工,做蝴蝶等…中午其他人有午睡,而我没有,晚上必须十一点上床休息,有一人陪着,一直持续到我回家。由于我不转化,每个月都给我加期迫害,共加期一百八十天。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再次绝食反迫害,邪恶把我的家人找来劝说,我还是不吃饭,最后她们把一个名叫祝家辉的恶人犹大找来转化我,我没有配合。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左右,魏丹拿来解教通知书让我填写,我没按照她们的要求填,说的都是怎样按真、善、忍做人。大队长李颖指责我一顿。讽刺我不愿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魏丹在管教室大声喊我,让我拿纸和笔到楼下管教室(就是上次电我的那个屋),我到那一看,桌子上放了一把电棍,魏丹说:“你不愿回家,我逼你回家”。我再一次平静的说:“管教咱们在一起呆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是有感情的,用不着这样”。当时我对她没有任何的怨和恨,只是很可怜这个还不明真相的生命。她电了我几下,也许是我在大法中修出的善打动了她,她停住手。我对她说;今天是我婆婆的生日,然后我就哭了。她说:“我已经做到最大的让步了,你就写遵守法律几个字就行。”为了不让她对大法犯罪,我没有配合。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走出了劳教所,一年六个月的时间,回想起来有太多的辛酸,身体和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头发白了许多,牙齿松动,紧张的生活和强大的压力下吃不好、睡不好,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闯过来了。

三、恶人骚扰再次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五月初,范家屯镇北街街长王亚江(现已遭报)伙同大岭镇派出所户籍员陈志勇四、五个人非法闯入我家商店,王亚江和另一女人说:“你以前炼过法轮功,今天写个保证不炼了,以后再也不找你,我说:“你们不要干涉我的生活,你们的工作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当时有顾客正在买货,都觉的很吃惊,大约僵持三十分钟,邪党人员走了,但是他们不死心继续骚扰我。六月份的一天,大岭镇政府的张景远、王志敏还有派出所的陈志勇闯入我家,让我办暂住证为名进行骚扰,这分明是在迫害我。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下午六点,突然闯入我商店十来个人,大岭镇派出所陈志勇说:“你还认识我吗,怎么没去办暂住证”。说着有一人向我走来,同样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强行让我和他们走,我不从,他们一伙人在光天化日下简直象土匪一样把我抬上车,当时大街上有很多人都见证了邪党人员的流氓行为。而且也没有任何人告诉我的家人把我带到哪去,开车的司机大骂我,(手下称他为王教)说:“共产党把你们惯的,应该把你们枪毙,非的把你劳教不可。他们把我送到了四平市洗脑班,大约是晚上九点左右,后来知道是公主岭市610绑架了我。洗脑班里关押了十多个同修,犹大们经常灌输污蔑师父和大法的邪恶谎言,范家屯法轮功学员吴树宇就是这样被转化后邪悟的,由于人心重,我也写了悔过书,给大法抹了黑。

洗脑班里是四平市610的,主任姓王女的,还有叫杨国臣、佟怀义的、年轻姓王的、姜主任等,他们经常能收到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电话和信息,不知什么时候这些人才能清醒,在此奉劝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识时务者为俊杰,多行不义必自毙。法轮功学员的高尚情操足以使你们反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