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神奇在我生活中尽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前天晚上梦到自己在考场,看到很多考生都在认真答卷,并且说是离交卷的时间很有限了,此时的我心里很着急,不知不觉中在考场一角落处去买扣子。这时的我猛然惊醒,梦境依然浮现在我眼前,我坚信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也更明白了那是师父一番苦心在点化我。幸运自豪激动的泪水从脸上流下来,作为师父的弟子,就像上学的学生,不参加考试怎么能算作合格?对慈悲的师父所要的打了折扣,作为弟子我深深惭愧,瞬间也明白了自己是谁,正念油然而生,决心拿起师父赐予的神笔,证实修炼路上的神奇故事。

乱世磨难幸遇大法

我是山东的一位农村大法弟子,得法修炼法轮功前一身病。医院检查胃病、肠炎、妇科病等,不必说别的病,就单讲那时的肠炎就折磨的我死去活来,可以说生不如死,尽管不敢吃菠菜、生菜、白菜一类的蔬菜,那也是肚子一疼痛就拉一裤子,有时痛的就象用力往外拉肠子,咬着牙在地上打滚。每逢犯病,都要在医院打几天吊瓶,这样的事,我谁也不给说,只有我相依为命的儿子知道我的痛苦,再加上那几年孩子的奶奶和大姑子、大伯哥、挑拨我丈夫不能要我这样的当媳妇,得找个研究生、硕士生之类的当他家的媳妇,像我这样既没文凭又没长相的绝对不要。(当时是我们上中学时私定终身,后来我丈夫大学毕业又考取硕士,分到省事业单位)面对这样的精神压力,我很无奈,就觉的我的生命已到了尽头,时时刻刻都想死,只是因为孩子还小,所以没有了却人生。为了摆脱病魔和精神上的痛苦,我曾去过供那些不好的东西那里烧过香。人家说我的病严重,身体不干净。我也去算过卦,算的也不好。出于经济拮据,只能是活一天算一天啦。就这样,面黄肌瘦饱受生活的煎熬。

无奈的我带着年幼的儿子在娘家生活,我上小学时一位老师曾劝过我炼法轮功吧。当时也许是机缘不成熟,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也没去了解。直到二零零六年秋,一天中午吃完饭,儿子闹着去离我家挺远的邻居家去玩,我不愿去,本来和这邻居(炼法轮功)没接触过,可孩子偏偏指着名去她家,出于无奈,摘了几个茄子领着孩子便去了。刚一進大门,邻居正关屋门,她说她去邻村去学法。可我儿子也闹着跟着去,邻居没办法,也就让跟着去了。学法小组人员大部份是老年、中年同修,因为我最年轻,比她们多识几个字,邻居建议我念给同修听。当时念的《忆师恩》的文章,辅导员问我是否愿意请《转法轮》,当时糊里糊涂满口答应,读的内容回来回味无穷,翻江倒海,不自觉的向老父亲说:“法轮功师父坐的车前边阳光明媚,车后大雨倾盆,还有师父去几千里的里程去传法,司机说赶不到了,法轮功师父说你尽管走,一只脚踏上车,一只脚在车门外,转眼间到了传法会场。父亲说,那不是凡人,是神。这一句话敲醒了我。从此我得法了。得法后,身体一切不好的症状全没有了。尽管这样,那时对大法的认识只是从感性上,没有理性升华,更没溶于大法,现在想来真是追悔莫及。

一场车祸,师父救了我的命

每逢集市,即便是不买东西也去找有缘人讲真相,做三退。这一天是二零一零年的冬天,吃完早饭骑自行车上路了,路遇一外地妇女赶集。我俩同向而行,我和她搭话讲了大法蒙冤以及全球的退党大潮,问她是否知道以及怎样三退的事,她听明白了并做了三退。这时离集市约有一百多米远,从我自行车后蹿出一辆摩托车,只听“砰”的一声把我撞出十多米远,自行车与我已拉开一段距离,我被甩到路边草丛里,肇事者已仰面朝天躺在水泥路面上,我爬起来没顾多想,只抱着一念,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跟别人添麻烦。回头看看摩托车司机和我是同一村的,半憨不颠小伙子,我问他摔坏没有,他的摩托车前罩全碎了,手心在路面上磨出了血。我帮他扶起摩托车,他却怪我骑自行车骑歪了。

这时后面赶集的人成群结队的跟了过来,有人指责他说:“就是人家骑自行车在马路中间骑,你也不该撞人家。”有人说:“我看这小子早晚得出事,骑车跟驾云似的。”有人说:“你看你的棉袄和皮鞋,高跟鞋和鞋帮已经分了家,鞋底也摔碎好几片,棉袄从袖口到腰下全撕开了。”我却连皮都没伤着,真和《转法轮》说的那样,看热闹的都不干了,让我讹他钱。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给人添麻烦,我不会要他钱的。

回家来,我父亲要找肇事者,我对父亲说:“我又没有撞坏,这不很好吗?撞破衣服花二百元再买一身。你想一想,为什么没撞坏?衣服和鞋子都成那样了,我却皮毛没伤一点,也没觉一点疼,这不是师父保护我吗?你找他家是想要人家的钱呢?还是什么?我师父可没有让我那样做,这是叫过关。”从此我父亲再也没提这件事。

实修中正家庭环境

师父说:“那么真正修炼,对学员的心性要求也就要高了。”(《转法轮》)我时时谨遵师尊的教诲,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还要每周参加学法小组,深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我发自内心的呼喊,我要告诉所有和我接缘的众生,让他们都拥有美好未来。那段时间,我全身心投入大法洪流之中,我娘家兄弟三番五次跟我父亲吵闹,恶狠狠地说:“这一摊子还不嫌丢人,炼法轮功抓她走,她这孩子谁管。”每当这时我总是默默发正念,并马上否定这一难,我的路由我师父安排,我师父说了算。我兄弟媳妇利用我学大法有活就让我干,就是一个人干不了也让我干。农村发放移民款和小麦直补,她不光我父母的不给,就连我那一份也都给领走了。甚至造我的谣说我偷她的东西,有时给她拉车子、浇地、播肥,还找茬骂我,我无怨无恨,总是给她家干活有始有终。我母亲每逢遇到我发正念或炼功都要骂上几句打上两下,我坚定不动。随后我大舅、大姨只要来我家,硬说我反党。我给他们讲真相:“我师父教我只是做个好人而已,有什么不好吗?你们都嫌我丢人,我丢什么人,你们可要黑白分清啊。当初是我孩子的爸爸看上我,后来又是他们家嫌贫爱富不要我了,我又没有找别的男人,神定一夫一妻,我有什么丢人?”我的父亲知道大法好,但怕心严重,不支持我出门讲真相。我郑重的告诉我父亲:“大法的路我是修定了,我的生命和大法同在。人世间将发生这么大的劫难,祖宗八辈都没有听过、见过。大法弟子不告诉世人,不讲清真相,这本身就是大不善嘛!我还修什么真、善、忍?假如让你遇到有人掉到水里或火里,你救是不救?况且,这劫难要比你想象的要厉害的多。老父亲不吭声了。

随着我时时修自己,不断的向世人讲清着真相,师父帮我开创环境。二零零七年收麦期间,外地来了很多辆联合收割机,我利用这个时机讲真相。给我家收麦子的这一辆,我弟弟也在场,我不能因为他在我就不告诉人家了,这样对我兄弟也不好。我过去和人家搭话,得知是河南商丘的,问及是否了解法轮功,一致回答“抓”。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打击善的必定是恶的,善恶必报是天理,全球三退大潮。这个老板听明白了,办了三退。我给他一张《明慧周报》,随后很多人跟着要,并且都大声骂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对我伸出大拇指表示称赞,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对我的鼓励。我弟弟一看这么多人说法轮功了不起,也没言语。趁此机会,我让他骑车回家给这群外地人送真相小册子、光盘护身符,同时也建立了他的福德。这个老板并留给我弟弟姓名及手机号码,表示明年还要来我们这里收麦。从此,我弟弟再也没有反对我炼法轮功。我弟媳也知道大法好,有时在家遇到陌生人她也帮着讲真相、劝三退。母亲也不再干扰了。

弟弟因此得了福报,他去上海一家大公司应聘,上万人应聘,要的数量很小,而在弟弟犹豫不决考虑自己不会進去,在我堂侄的劝说下“去试试看吧。”结果刚一报名,正值公司老总在场,没要中介费直接让公司老总带走了,并且跟公司老职工待遇一样,成了一名国有大企业的合同工。这经过令众人感到不可思议,连连称奇。现在我家令众邻乡亲刮目相看,我知道这一切一切都是师尊所赐予的。

话又说回来,再说我婆家这边。这几年,每年“五一”、“十一”都扬言我孩子的爸爸娶媳妇。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争不来。我也不再为此琐事烦心,把整个身心都投入证实大法中。有时孩子的爸爸给我打电话说:“我不干涉你的信仰,但绝不让我儿子学大法。”而我告诉他:“是你儿子先得大法,而我后学大法。你的路你可以自己选,我们娘俩的路也只有我娘俩说了算。”随后的日子里,时常遭到婆家大姑子、大伯哥攻击大法的话,我就背师父经文:“精進吧,大法弟子!修炼中去人心虽苦,道路是神圣的。”(《乌克兰法会》)这几年磕磕绊绊、摔摔打打,不知不觉就过来了。

直到去年春天,孩子的爸爸给我打电话,不让我打工,好好教育孩子。转眼到了暑假,孩子他爸从省城回家了,让我和他去见面。说实话,我真不愿看到他,久结的怨很深。我是个炼功人,就这一念让我和他见了面。他让孩子到书店看书去了,约我到了一家餐馆。看得出来他的表情很尴尬。他说走到大街上后面就有人骂他“陈世美”,单位里同事都说他的不是,就连领导为这事也看不上他,就他有能力拿项目,可人家领导不让他做。他还说都三十七八岁的人了,这么大的人还没有指望。你多好啊,孩子这么大了,孩子一定疼你。此时的我没有讥讽他,时时谨遵师尊的教诲,在矛盾面前退一步,做事要为他人着想。我乐呵呵的告诉他:“你也一样,儿子是我的孩子,同样也是你的儿子。以前做错了,再说也不全怪你。从现在开始,你堂堂正正做一个称职的父亲就是了。”他见我不再打骂挖苦他,并且很坦然一脸的真诚,他也笑了。笑的是那样开心和恬然,还不时的嘴里唠叨,你得好好修,好好炼,将来修成天仙我都有光啊。自此以后一直到现在,他不让我去打工,在家照顾孩子。孩子住校一星期回家一次,我悟到这是大法的威德,开创了修炼环境,圆容了家庭,师父安排的路,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学法、炼功,有更多的机缘去救我世界的众生。谢谢师父,双手合十。

师父帮我去困魔

二零一一新年过后,随着大量学法,深知救人的急迫,我一有时间便骑车出去讲真相。只要在路上遇到时机就讲,走到哪讲到哪,工人、学生、农民、国家干部、公务员。那段时间,我都坚持出去讲真相,并且越讲越爱讲,可是炼功却一直没有突破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时炼时不炼,感到晨炼三点五十困魔严重,但又想到修炼比人间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同时师父的一句法打入脑子里:“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难能行吗?”(《也棒喝》)从法中明白炼功要改变本体,加持功能。早晨起不来,炼五套功法得不到保证,很苦恼。师父看我有这方面的心,在一天早晨三点四十九分时大声喊我的名字,我以为是天亮了,谁在叫我,醒来看看外面还是黑夜,我身边没有一个人,看看表三点四十九分,我马上悟到,是师父怕我落下,在叫我起来参加全球大法弟子晨炼。神奇的是从此以后我每天三点五十都能起的来,并且一丝困意都没有。我悟到又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把困魔拿掉了。写出这些,有意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无上感恩,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弟子向师尊双手合十捧真心叩谢师恩。

带好家人同修频显神迹

二零一一年放寒假了,孩子的奶奶让孙子住她家。十多天过去了,我也没往心里去。直到一天晚上,师尊在梦中点化我孩子掉在大海里不见影儿。是呀,孩子修炼状态本来不好,还爱看电视、上网,他奶奶家里亲里亲外,在这大帮哄下,很危险。这时的我才意识到带好小同修的责任。我立马打电话让孩子回来了,从法上与孩子交流:这种状态危险至极呀,师尊不愿意落下你,点化我让我叫醒你,这一生选择我当母亲,我有责任带好小弟子,这也是修好我自己的一部份。这时我就跟他背师父告诉我们:“工作中念很正、不忘自己是修炼人,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完成自己该完成的部份,那就是你树立威德的过程,那就是你修炼的过程,那就是你大法弟子在完成你历史使命的过程。很多事情就是大法弟子配合完成的,有很多事情是大法弟子独立完成的。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 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象常人的事情一样,无足轻重,可是在另外空间里却起着巨大的变化。”(《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的事越来越显的重要。他表示说:“一定好好学法,修好自己,讲清真相。”以后的日子一直到现在我们利用节假日、星期天、所有晚上的时间组成学法小组。有时我和孩子利用晚饭后外出贴大法标语、发真相资料,认识到配合的重要性。至此,孩子再也不上网看那些常人的东西,更神奇的是也从不看电视了。

再说我父亲在外打工,虽然随身携带《转法轮》,但学法的时间却很少。三月份在家呆了一段时间,我和孩子建议老人和我们集体学法。在学法与看神韵晚会的过程中,我家带有开关的两盏灯本来是关着的状态,却突然间亮了。随着天天不断的集体学法,父亲对大法有了理性的认识。更神奇的是在家呆了一个月,他那本《转法轮》以为让别人把师父的那张照片撕去了,不管怎么样,就是师父那张照片不见了,有几次父亲难过的时候让我看,这次,老板又让他走的时候,他第一念就是带着真相资料、光盘、粘贴和真相币,然后又捧起他那本《转法轮》,不自觉的打开发现师父的那张照片完好无损,父亲惊喜的几乎大声喊起来。仅仅不到一个月,父亲亲自见证了两次大法神奇的故事,他表示走好自己的修炼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也体悟到带好家人小同修和老同修的奥妙。那一刻,我的心是甜甜的幸福。还有很多现已记不清的神奇故事,就不再一一写了。现以师父的诗词《容法》来结尾:

容法

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