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甘井子区华中街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今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在一个市场附近,我正在给一个小学生讲真相送给她一个神韵光盘时,走过来一个便衣保安(当时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他把我给小学生的神韵光盘要去了,手里还拿着我刚发过的神韵光盘。他说:“你跟我走一趟。”我说:大哥你也看看这个神韵光盘吧,它展现了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是当今世界一流的演出,尽善尽美的,在中国是看不到的,并跟他讲大法的美好,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边走边讲他还点着头,我还告诉他三退保平安,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他不回答,我说大哥记住法轮大法好会事事顺当,我回去了。他不让我走,说到所里去说一说。我一看是华中街派出所,心想既然来了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保平安,救他们。

我先给警察刘世超讲真相,他听了听不愿听了,就歇斯地里的大叫不让我讲,我想离开,他拽着我的衣服把拉链扯坏了,还打了我一巴掌,我和他们理论:你们警察为人民吗?一会过来一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叫于平贺,他把我带到二楼办公室,他问什么我不回答,就跟屋里的人讲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受益的事、又讲大法怎么样叫人做好人,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唯有中共不让炼,还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他出去了。

接着我跟屋里的小警察讲真相她也点头认可。这时于平贺回来了问小警察:她给你洗脑了,小警察点头说是,于平贺当时就骂我并把我的真相包打开把里面的神韵光盘、《九评》书、护身符都摆在桌子上拍照,包里的两个手机也被他扣下了,他把我带到微机室问我什么都没回答他,最后他们叫我按手印被我拒绝,他们上来掰我的手,我奋力抗争,几个人累得够呛也没能分开我的手,恶警王德龙(音)急了说:我就不信!于是他照我的头打过来,我说:你打我啊,他说:谁看见了,当时在场的有四、五人都看见了,我说:“人在做天在看,三尺头上有神灵”。他们五个人一起扑上来按我的手、又照相,我不配合,那个叫刘志的照我的脸就打了嘴巴子,王德龙(同音)在那边把像照了,之后他们把我的胳膊反背铐上手铐。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于平贺、刘志、王某某把我绑架到大连戒毒支队去了,那时已是晚上八点半了。她们也是叫我照相、按手印、不按她们就叫(狱室长)把着我的手按,还得脱内裤检查,让我穿上监狱马甲、早晨九点统一读所谓“弟子规”,我不读我背大法师父的《论语》,狱警问我:你为什么不读,我说我是学大法的,不读这个,她没说什么就走开了。

狱警还叫我们干手工活,加工缠发卡、干商标贴、活完后放录像、还有诬陷大法的,到晚上八点半收工,在黑窝我被关了十五天,给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出去后我和家人到华中街派出所警察于平贺要手机,他不给说手机上有法轮功的东西,我说法轮功是教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他说你到哪去都没有用。我们奉劝哪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警察于平贺
警察于平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