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来郴州传法的点滴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至十八日,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湖南郴州传法,这是开天辟地仅一次!这是欢天喜地的盛大吉日。师父来郴州四天,加班加点讲完了九天班的所有课程,同时满足了学员提出的各种要求:比如开座谈会,照相,会餐,上苏仙岭等。

座谈会后大家要求和师父合影留念,有上千人,分成了几十个小组,合影时有些人还不停的向师父身边靠,但师父非常和蔼,会场没有喧哗、吵闹,全场充溢着祥和慈悲,進行的有序而顺利。到吃饭时,虽然菜肴丰盛,服务员最后还特地多送上了一盘面食,师父见到立刻站起来向服务员表示谢意。

据当时为师父办班的负责人说,师父来郴州四天没吃过饭,也没喝过水,每次送去的饭菜都原封不动的端了回来。师父住过的房间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别人拆散的茶叶师父也把它包的很好,放在适当的位置。连服务员都说,这么好的人,从来没有看到过。

七月十八日晚,师父要离开郴州了,学员帮师父买来了火车票,师父连声道谢,还说太好了,坐一宿天亮就到了。学员为师父送行时,没有礼物,没有华美的送行语言,只有一颗敬仰师父的心,反倒是师父买来西瓜送弟子们吃,刚好每人一块,不多不少。弟子们感到师父送的不仅仅是西瓜,更是师父浩荡的佛恩与对弟子殷切的希望……

开车时间到了,我们以为师父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谁知师父的座位早被人坐了,师父没说任何话就站到别处去了。师父的一言一行都透着慈悲、无私。师父乘车走了,我们还站在原地遥望师父远去的方向,心里想念着师父……

师父在郴州只办了四天班,却讲授了九天班的内容,付出了更多的辛苦劳累,连办班学费的应得部份师父也分文未取。师父跟郴州气功协会商量要退给老学员每个人三十元,新学员每人二十元,最后费尽周折才把一千多学员的钱送到这些只有姓名而没有详细地址的学员手上。

师父就是这样在一点一滴中都关心、体贴着每一个弟子、学员,师父的言传身教让我们终身受益且难忘。

师父给新学员清理附体

九三年时,郴州有三位三十多岁的女士,在学其它气功时被严重附体。其中一位女士告诉我,她身体上有多个附体,脑袋上、肩头上都有东西说话,有的让她去跳水,有的让她去跳楼,有的让去撞车,还有的让她去砸电视机。听哪个的都不行,听这个的那个折磨她,听那个的这个折磨她,附体之间也互相干仗。她自己摆脱不了这种痛苦,生不如死的受着罪。她让丈夫将红布买来挂在房间门上、床上,可是没有用;她丈夫找水师化水喂她喝,同样没有用。后来到杭州去找原来传她带附体功的气功师,那个气功师说给她拿掉了五个附体,没有能力完全拿掉,让她去找北京某气功师。但是她没有去,她觉的找到那个气功师也不一定起作用。

九四年时,她的邻居说法轮功师父很有本事,让她去参加学习班,一定会好的。于是她马上去了郑州参加法轮功学习班。第一堂课,她坐在我旁边,听课时身体不停的扭动,当时我还是一个新学员,很害怕,于是就坐别处去了。然后我看见师父瞅了她一眼,她身体就再也没扭动了。从学习班回来后,她丈夫说她的症状断根了,再也没有复发过了。

另一位女士,她被附体折腾时,全家都跟着她遭殃。九四年时,她向一位大法弟子求助,说她要学法轮功。她的缘份很大,当时炼功点只剩一本《转法轮》,好象在等着她来请。在学法的时候,附体严重干扰她,使她头疼,但她主意识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凭着坚强的意志力坚持每天学法炼功,闯过了很多难关,一段时间后,师父就把她的附体清理了。

第三位女士,她有时做出来的动作很可怕,虽然她也知道要抵制自己身体上不好的东西,可是无能为力。她也是求大法弟子帮助她,表示要马上学法轮功,她很清楚只有法轮功才能救得了她。九四年,她参加了广州学习班。上课前一天,同住的很多人都看到她一个人坐在床上挥动着手臂,做着奇怪的动作。在第二天听课时,师父把她的附体清理掉了,她就正常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以前那种不好的现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