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风十三年 善良民众被摧残(4)

揭露内蒙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七、内蒙古五原劳教所的罪恶

* 陈占国被迫害致残

陈占国遭邪党迫害时大约三十七岁。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曾在内蒙古五原劳教所被恶警们残酷折磨,连续被电警棍、皮带抽打、拳脚暴打五天,被打的头颅肿大变形,面目青紫,四肢浮肿,大小便失禁,几乎被折磨致死。

二零零一年陈占国从劳教所回原单位不久,恶人欲绑架他进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初,陈占国被迫放弃工作、流离失所到连云港法轮功学员孙玉峰(大学同学)处,在讲真相时被恶人跟踪绑架,在看守所绝食五十多天,多次被恶警迫害性灌食。二零零三年左右,连云港新浦区法院非法判陈占国十年,陈占国被劫持到江苏宿迁洪泽湖监狱八监区遭受严重迫害。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夏,陈占国在洪泽湖监狱因坚持炼功被折磨得一度精神崩溃,恶警将他关押到南通精神病院迫害,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陈占国被折磨得下肢瘫痪,精神失常,不能正常进食,只能喝少量奶粉,生命垂危。为免他死在监狱,二零一零年,洪泽湖监狱将他提前释放,其家乡“六一零”来接时,看到人神智不清、下肢瘫痪没敢接。其后,洪泽湖监狱派副监狱长王某、滕江(八监区监区长)将其送回老家。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陈国祥被迫害 离世

陈国祥,五十五岁,毕业于辽宁辽阳电信学校。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作为单位的技术骨干,人缘有口皆碑。其单位领导也曾表示过:如果单位只剩下一名职工,那就是陈国祥。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陈国祥一家人,被当地派出所强行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妻子于当年八月份被投入扎旗图牧吉劳教二年;陈国祥及儿子在被非法羁押十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期间,由于坚持不放弃自己的修炼,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如长时间不让睡觉、上绳。他多次绝食抗议,从没向邪恶签写过任何东西。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陈国祥又被劫持到翁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一月被秘密送至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劳教三年。期间家人不知陈国祥的下落,到处打听,直至二零零五年一月才得知其下落。

赤峰610恶人杨春悦、陈晓东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常以陈国祥“不转化就劳教”的例子来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五原劳教所举办的一次所谓“揭批会”上,陈国祥与两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抵制谎言,高喊“法轮大法好”,三人被强迫跪在会场后面,直至散会,又被送入小号迫害。其中恶警钟志远一边拿着电棍电陈国祥脚心,一边说:“不怕你不转化,你三年,我靠得起你”。这样陈国祥被残酷折磨十天,遭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摧残。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家人突然接到当地610头目巴特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赶快到五原劳教所接人,并不断催促。三月七日,家人在五原县医院终于见到了被折磨成皮包骨的陈国祥。医生没给看任何病历,只是给了一张给做透视的片子。据陈国祥讲,住院已经十几天了,做心电图的时候,心已经被胸内的积水淹没了,找不到心了,医生两次从尾椎骨部位给抽出了约两公斤水。住院期间,每天有两恶警值班,黑夜睡觉时把他两手铐在床头,使陈国祥每天不能喝多水,因为上厕所太不方便。其中有一叫赵乃东的恶警在陈国祥病得非常严重时,还把笔和纸拿到病床前强迫写三书,遭到陈国祥严词拒绝了,该恶警悻悻离去。

陈国祥回到家里后,当地公安、610不法人员仍然上门骚扰。为了避免骚扰,一个多月后到了外地。在遭受多年残酷肉体和精神迫害后,陈国祥被迫流离失所九个多月,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离世。

八、内蒙赤峰看守所实施酷刑摧残 虐杀多名法轮功学员

* 郑兰凤在红山区看守所被折磨致死

郑兰凤
郑兰凤

二零零零年,赤峰公安警察发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并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开始大绑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五、六十人,都被刑讯逼供。当时赤峰市看守所、红山区看守所增加几个监室,地上都躺满人,人人都被打得遍体鳞伤,几乎能电到的皮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电击伤痕。施暴的警察还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打死你们就在这里销声匿迹,也没人知道,你们家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郑兰凤伤还没好、还在绝食时就被非法劳教,在一个深夜里被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当时天气非常寒冷,到了图牧吉劳教所,她们都被扒光衣服搜身,冻的浑身发抖。然后就是每天的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因为炼功周彩霞与郑兰凤被铐在走廊罚站两个小时,郑兰凤被打的鼻子流血。二零零一年春天,恶警以收工不喊口号为由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周彩霞及郑兰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带到内委既打又电。

二零零一年夏天,郑兰凤等因不喊收工口号,恶警将不喊口号的7、8名法轮功学员叫到操场曝晒两个多小时,不让吃饭喝水,下午照常出工。二零零一年夏天邪恶搞所谓的“揭批会”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法轮功学员抗议,有的在会场当时就被带到临时小号关押,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不出工,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同修,郑兰凤等都遭受插管灌食等迫害。加期三个月,图牧吉恶警才被迫放人。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郑兰凤、田素芳等再度被绑架,遭酷刑迫害后被关押到红山区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警察进行野蛮灌食迫害,拖回监号后,郑兰凤又被大字型铐在死人床上。郑兰凤发高烧,晚上监号里有人大喊管教警察,说郑兰凤已高烧的不行了,赶快送医院抢救吧,可恶警置之不理。二月二十八日下半夜大约三四点钟,郑兰凤被迫害致死。

郑兰凤被迫害致死时,还在大字型的铐着,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被严重殴打的伤痕,十个手指盖全是青的,嘴大张着,眼睛瞪着,面部表情极其痛苦。直到三月五日才把尸体弄到赤峰市第三医院,之后恶警才通知家属。为掩盖事实、堵住家人的嘴,就说她得了急病,去医院抢救时死在半路。给了她家人几千块钱,并强迫匆匆火化。

* 赵艳霞被野蛮灌食致死

六十二岁的赵艳霞等法轮功学员,被红山区恶徒非法关入红山区看守所后,开始百般折磨。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红山区看守所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而被拒绝,女恶警邓丽艳用电棍电击赵艳霞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的约七、八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十七号左右,红山区看守所调动男监号犯人约百名左右,把所有女法轮功学员拉出去,几个犯人拉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分别被按在走廊上事先摆好的椅子上,按住四肢,按住头、脸,用筷子撬开嘴,卡住脖子,将玉米面稀汤强行往下灌,法轮功学员有的在讲真相,有的在挣扎。 野蛮迫害并没有停止,站在一边的看守所大队长邱学东高叫:“灌!灌!给我灌!”有的犯人说赵艳霞头耷拉了,坐不住了,别再灌了,邱学东说继续灌。赵艳霞从椅子上掉下来了,就被拖到墙根处,她倒在那里没有人管。半小时后才发现赵艳霞已被活活迫害致死。

* 闫利被野蛮灌食致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锦州法轮功学员闫利,被赤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及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后,被布仁等毒打折磨。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恶警布仁、刘大伟曾指使武警对闫利进行野蛮灌食迫害,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闫利就被迫害致死。

*李慧遭受铁丝缠乳头 电击等摧残

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对李慧采用了种种酷刑,逼供时将她电击打晕,李慧被折磨得昏死过去,还强行将李慧衣服脱下,用铁丝缠在乳头上,手摇通电,用脚踩李慧的胳膊,来回搓捻,踩住李慧的头,并强制李慧按手纹,作为证据,并非法判七年半。一百三十多斤的李慧被迫害得只剩下五十斤,给李慧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九、巴彦淖尔市610、政法委、公安局、看守所勾结行恶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贺喜格图等恶警,用种种残酷手段折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王霞,在四十几天内,把年轻貌美的王霞活活致死,而后秘密火化王霞遗体焚尸灭迹,凸显中共内蒙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依然疯狂而邪恶。

*王霞家属控告恶警 遭殴打扣押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年仅三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霞,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二点,再次被当地六一零人员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关押,于六月十五日含冤离世。家属对其死亡原因存疑,当时没有答应政府给予的赔偿问题,并向临河区中心医院索要王霞病历,当地公安机关逼迫医院不予提供。

受迫害前的王霞
受迫害前的王霞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王霞家属去巴彦淖尔市信访局上访,由巴彦淖尔市公安局监管支队长马根宝等市区两级接待,明确告知:“一、王霞因病死亡。二、病历不给。三、因王霞含冤离世的消息已在国际互联网上及时报道,对于王霞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及生活贫困的父母没有任何赔偿费,只负责丧葬费二万元人民币。” 恶人将王霞家属现场用于拍摄视频和照相资料,全部扣留删除,并殴打扣押王霞家属。当日由临河区公安分局政委带队并出动三十多名警察,强行抢走王霞遗体,由当地警察二十四小时看护。

王霞父亲因经受不起这样沉重的打击,卧床不起。在此期间家属要求进行遗体解剖,当地公安机关没有给予任何答复,并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在没有给家属提供任何手续(包括尸检报告、火化证明材料等)的情况下,将王霞遗体秘密火化。

十、内蒙通辽公检法的犯罪事实

*通辽市赵淑云遭冤狱八年

赵淑云,女,现年五十六岁,原内蒙古通辽市金融系统职工。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十一年中,赵淑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学员一样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她曾六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洗脑班、派出所,总计八个月的时间;被非法劳教三次,长达八年。她被迫害的具体情况如下:

赵淑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各种酷刑迫害,一次在通辽河西看守所,当时的国保大队长邵军用木板(长约一米,宽十公分,厚度是五公分)使劲打她的后背。她的后背被打得血肉模糊,衣服和血肉连在一起。直到木板都打断了,邵军才罢手。在昌图派出所,赵淑云正在打坐,一个政保队长上来就狠狠地踢她的膝盖,又使劲拽住她的衣领将她推向水泥墙上,之后又将她强行拽上警车,劫持到昌图看守所。在昌图看守所,她被铐在铁椅上遭刑讯逼供。赵淑云拒不配合。恶警队长和法院的两个法官同时打赵淑云的嘴巴子,并扬言:不说就把你的下巴摘下来。说着三人一齐动手抓住赵的头,掐住赵的喉咙往下拽下巴。赵依然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他们就把赵拽到小黑屋里,吊起来毒打,直到她昏死过去。

赵淑云在图牧吉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过三年,期间也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一次,赵淑云拒绝背监规。被周姓恶警拽到一个房间里毒打。她的头被打的嗡嗡作响,耳膜被打坏,耳聋了很长时间后才慢慢恢复。头发大把被拽掉,满地都是。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六日,赵淑云看法轮大法师父的经文被恶警发现,恶警就将她的双手反铐在背后。七个恶警轮番用棒子毒打她。她的头发几乎被拽掉一半,有的恶警拧着她的耳朵,拳打脚踢。一直打了三个小时,赵被打的变成了个血人,脑袋肿得大大的,面部全是黑紫色,四肢肿大到原来的两倍。她再次昏死过去,两个小后才苏醒过来。当她回到宿舍时,把全屋的人都吓哭了。

有一年的九月二日,一个恶警(名字不详)要对赵淑云进行强制转化,把她拉进一个小屋子里,由十多名恶警加十多名牢头狱霸轮番看管着她,不许她睡觉。这样折磨二十多天,仍未达到目的。姓狄的恶警拿来一把匕首、一只电棍,一恶警逼赵淑云在“转化书”上签字,仍遭她拒绝。一次恶警尹桂娟让大法学员背监规,大家全都不背,恶警就将所有学员全吊起来。赵淑云被尹桂娟用电棍电击面部,至今脸部还有伤疤。

十一、内蒙呼伦贝尔盟各地公检法的犯罪事实

* 大杨树镇于秀兰、李海燕等被迫害致死

长期以来,大杨树镇邪党党委书记闫立华组织利用警察和政府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上门骚扰,威逼写不炼保证。在闫立华、姜恩武(政委书记)、李树良(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本学等人的邪恶指挥下,大杨树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离世,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等。

二零零二年二月,邪党人员操控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徐长青、李金荣、于秀兰进行所谓的审判,徐长青、李金荣被非法判缓刑三年,六十多岁的于秀兰被非法判刑三年。

因于秀兰出现了痉挛状态,无法出庭,只好送医院治疗,但没过几天,法庭庭长陈鹏等人来到于秀兰家中,宣告判刑三年,并宣布“上边精神,不准辩护”,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于秀兰被绑架到保安沼劳改大队,同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

于秀兰的女儿李海燕,二零零二年五月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害成肺结核,大量吐血,肺叶烂没,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生命垂危时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内蒙古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徐长青长期被公安局恶警、“六一零”人员骚扰、多次到家中绑架,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毒打、强制转化等手段进行迫害。徐长青不堪凌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由于长期在外过着流浪生活,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出现肝硬化,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含冤去世。

* 莫旗恶警绑架、折磨法轮功学员李凤飞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四日,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李凤飞去莫旗红彦镇联合村六组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红彦镇两警察绑架。在红彦镇派出所,恶警用电棍打李凤飞的后背,用电棍对着李凤飞生殖器说:“我两个电钮一按就废了你。”恶警还打李凤飞耳光,导致李凤飞左耳听力受损。另一叫“二胖子”的恶警用拳头打李凤飞的前胸。

恶警还闯到李凤飞家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逼家里人骂大法师父。参与抄家搜查的有莫旗公安局局长张士斌,国保大队高队长和其他十多人。大杨树林业中心派出所所长吕敏军、林业公安局局长高治国、国保大队长吕文启、书记王治刚等。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六日,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高某对李凤飞进行非法审问时,殴打、电击李凤飞。恶警把李凤飞关押到莫旗第一监管大队一号牢房,教唆死刑犯用自来水长时间地浇李凤飞等法轮功学员的头,在水里还加上大量的洗衣粉。恶警还指使犯人掐法轮功学员的脖子,直到不能够呼吸。恶徒们还用各种体罚折磨法轮功学员,如几天不让睡觉、长时间站立,动一点就打,晚上不许上厕所,等等。牢头叫嚣说“谁拉屎叫他吃了”、“不行就用热水烫”。李凤飞被莫旗恶警折磨后,又被劫持到大杨树林业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 莫旗恶警多次闯到大杨树镇绑架法轮功学员

约在二零零六年左右,莫旗公安局还把鄂旗公安局告到呼伦贝尔盟,说鄂旗公安局不“管”法轮功的事。打那以后,莫旗公安局恶警不时闯到大杨树镇,勾结当地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六月,呼伦贝尔盟“六一零”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抓捕,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莫旗洗脑基地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左右,莫旗、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的“六一零”及公安、国安恶警开几辆车去大杨树镇绑架法轮功学员刘金玲到莫旗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下午至九日上午,莫旗“六一零”头目兼公安局局长张世斌等人闯到扎如木台乡,绑架了张桂云、陈丽荣、何宝泰、周俭、石秀玲、鹅珠英等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

二零零七年,莫旗“六一零”头目张世斌等窜到鄂旗大杨树镇,伙同大杨树公安局局长李淑良、恶警李本学等人,指挥警察对大杨树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非法抄家、绑架、殴打。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刘春勋、刘荣勋、刘金玲、敖青荣、雷秀香、孟淑霞、洪立涛、张丽、樊凤英等人,另外还有乌鲁布铁镇两名法轮功学员。

*莫旗“六一零”恶警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杨宇新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左右,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刘福清、敖力强、王宝娟等人,在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所长德能山带领下,绑架了刚新婚一个月的法轮功学员杨宇新、甄海燕夫妇。恶警张世斌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部,四、五个恶警将其抬到车上。杨宇新、甄海燕被关押在莫旗看守所。九天后,恶警将杨宇新劫持到张世斌家的转化洗脑地。杨宇新不配合,张世斌气急败坏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不转化,我让你火化。”随即将杨宇新拉到莫旗看守所关押。杨宇新坚持要求无罪释放,狱警指使号里犯人毒打他。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杨宇新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在杨宇新被迫害期间,他大舅哥去看守所两次探监,恶警均不让见,死后才给家属打电话。杨宇新遗体颈下显乌黑状,张着嘴,双手抱在胸前。

十二、内蒙古阿尔山市公检法机构的罪行

*内蒙古阿尔山市国保大队长恶警陈国东恶行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内蒙古阿尔山市国保大队长恶警陈国东带领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梁老太太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一无所获,仍不死心。中午梁老太太回到家中,恶警陈国东带领三人再次返回又非法抄了一遍,要将影碟机拿走。

当时老人的女儿梁作荣在场,见状就说你们别把影碟机拿走,恶警陈国东马上就说把她也带走,就直接去了梁作荣家非法抄家,仍是一无所获。这时法轮功学员刘彩霞到老人家串门,被陈国东连推带搡弄上车,拉到她家,也进行了非法抄家,又将二人直接送到阿尔山市看守所关押迫害。

整个过程都是非法进行的,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第二天老太太去公安局找陈国东要求释放女儿,遭陈国东殴打辱骂,老人说就这个女儿养着我呢,你不放她回家我没地方吃饭,你不放她也行,那我就去你家吃饭,陈国东恶狠狠的说,你上我家吃饭,我有饭喂狗也不给你吃吔。

陈国东要开车走,老人爬上车,陈国东过去用拳头殴打八十岁的老人,并强行将老人从车上拖下。
这一幕被一个路人用手机拍下,说太不敢让人相信了,今天的警察竟敢当众殴打八十岁的老人,太没人性了!

梁作荣的妹妹梁作娟找其讲理并讨还被其非法敲诈勒索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陈国东矢口否认,梁作娟讲我有两个证人,陈国东一看抵赖不掉,就说“你也不分个场合”,扬长而去。

十月九日早晨五点多钟,恶警陈国东就给梁作娟打电话要去她家,梁作娟告诉他还没起来呢,等一会吧。六点多钟陈在梁作娟家门口又打电话说要见她,梁作娟的丈夫把门开开,突然涌进十一个警察,进屋就开始翻箱倒柜,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也没有翻到任何东西,陈国东还不死心,命令再搜一遍,仍然一无所获,命令把他们两个人都带走。

梁作娟被直接送到乌兰浩特市公安局迫害,并说任何人不准见,只有律师能见。丈夫被关在阿尔山市公安局,下午四点多钟放回。

十月十三日家属委托北京律师见当事人,律师到阿尔山市公安局递交了一切合法手续,要求见当时办案的负责人陈国东,说不在;找到政委交涉,政委说下午来吧,安排人接待你。下午律师去后,整个办公大楼几乎是空空如也,政委躲避不见,只有法制科有人在,找他们交涉,说我们只对内不对外,你说的事我们不知道。律师只能在那里等待,直到下午四点多钟,也没有任何人来接待。第二天早晨,律师早早等在公安局的大门口,也没有见到他们领导和具体办案人。

梁作荣的家人也为她聘请了律师,律师来到阿尔山市公安局见到陈国东,递交了一切合法手续,要求会见当事人,陈国东不让见,律师与他交涉了很长时间也没让见,临走时恐吓律师“好自为之”。
第二天律师又去找陈国东要求见当事人,陈大发雷霆,欲对律师进行迫害。又是拍桌子,又是大吼大叫,又是录音,又是录像,又要绑架、拘留,邪恶的嘴脸暴露无遗。

律师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给陈国东发了公函,指出他的一切行为都是违法的,要求他立即释放当事人。陈国东并没有改正自己的不法行为,十月二十九日在没通知家人、没给家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匆匆忙忙将三人送到图牧吉劳教所。家属找其要劳动教养通知书,陈国东拒绝给家属通知书,就说没有。

阿尔山市警察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出卖了自己的良知,无故绑架,无端罚款,被人追索不赔,还非法抓捕当事人,这是执法违法的流氓行径。

十三、内蒙突泉县公安局、看守所恶警的犯罪事实

* 兴安盟刘占余一家五人累遭冤狱酷刑

刘占余是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人,与妻子张文岭及三个儿子均修炼法轮功,他们在修炼中身心受益,多年来却遭中共残酷迫害。一家五口,每人都被恶警多次绑架,都被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遭酷刑折磨。

刘占余现年五十六岁,妻子张文岭五十六岁,长子刘福利三十三岁,次子刘福明三十一岁,三子刘福忠二十九岁;一家五口都正是黄金年龄,却因邪恶的迫害,现在刘占余右胳膊伤残、大脑失去记忆;刘福利右锁骨伤残,至今未痊愈;刘福明腿无知觉……几年来的残酷迫害,导致他家生活穷困,居无定所,靠打工租房维持生活,有时被迫害回来连吃饭的碗、筷子都没有……

刘占余先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盖州市看守所、内蒙古突泉县看守所、图牧吉劳教所、营口鲅鱼圈看守所、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占余被内蒙古突泉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一月被劫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图牧吉劳教所里,他被强迫到农田里每天干重体力的活,他和另二名学员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恶警指使犯人强行给他们灌盐水。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二零零二年五月至六月,狱警对刘占余进行暴力“转化”(强迫放弃法轮大法信仰)迫害,让站排、报数、背狱规,他坚决抵制,恶警用电棍轮班打他的头和身体,当时痛的他撕心裂肺,并把他们的胳膊从后背一上一下用绳捆起来,再用木棒搅绳子往一起紧,又拽到外面在烈日下曝晒,在给刘占余上绳的过程中,他的右侧锁骨骨折、肩胛骨骨折脱臼,刘占余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说这么折磨他还喊,把他吊起来,又把他吊到双人床上,脚尖不让着地约十多分钟。然后把绳子解开一面,两个人抽胳膊,又绑上又抻了四次,恶警杨某把他的胳膊摧残得以后都伸不直。

刘占余等法轮功学员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不配合邪恶,不放弃信仰,恶警又指使犯人对他们进行疯狂迫害,一次一个刑事犯逼刘占余背二十三号令,他说不会。刑事犯凶狠的拿起木板立着砍他的胳膊,砍出几个大口子,又用木板砍他们全身,造成刘占余身体多处被砍成十至十五厘米的伤口,大小伤口二十几处,还用木板猛击刘占余的头部,刘占余的二条胳膊被砍的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一只胳膊肿的和腿一样粗。后来一参与迫害的犯人嗓子肿的呼吸困难,说话费力,他自己也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了。

一年到期后,刘占余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一个月,才出狱。 由于上绳酷刑迫害导致刘占余的右胳膊伤残,至今他右肩膀下垂,不能伸直,锁骨的地方鸡蛋大包至今没好;因恶警电棍、木板猛击头部,使他脑部受伤,导致他丧失记忆力、反应迟钝,而以前刘占余头脑特别灵,算数,别人用算盘算,他用口就可算出来,可现在他对什么事记不住,得靠家人的提醒。

二零零零年,刘占余二十二岁的长子刘福利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警察跟踪绑架,当时有一个辽宁盘锦法轮功学员因恶警追赶,从房盖上往下跳时造成小腿骨折,刘福利背起摔伤的同修甩掉警察。

二零零一年新年第一天,刘福利在鲅鱼圈盐场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几个警察堵在一个死胡同里,他骑车往出冲,一个警察将他从车子上拽倒,他起身跑走脱险,车子被警察扣留。正月初七他去舅舅家,被警察跟踪,亲属住的楼被包围,警察砸门,他告诉舅舅家的小弟不给开门,警察围一个多小时,见门没开,又冻的受不了,就留二个警察和一辆警车在楼下看着,刘福利见门口没警察就飞快冲上楼上,警察听到关门声,就窜上来,闯进亲属家屋内,在屋里没有翻到什么,警察在屋里等一个多小时,等他舅妈回来,警察将他舅妈和小弟带去,在派出所关押到晚九点多才放回,刘福利在楼上楼道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后,后从楼下警车旁走脱。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刘福利(二十三岁)和二十一岁的弟弟刘福明带着真相资料回家乡内蒙古突泉县去救人,到了家乡,他们就住在山上或农田地里,他们就在突泉县的各村、各屯发放,困了就睡在山上或庄稼地里,在发资料的第三天也就是十六日晚八点多钟,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县长指挥,全县戒严,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进行大搜捕,刘福利和弟弟正在一个学校附近发放资料,被从各路包围过来警察绑架。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兄弟俩被劫持到突泉县利民派出所,警察将他们分开关押,突泉县公安局长张德智指使恶警张青、裴福成、陈国祥、王景华、于海林、杨立春等十多个恶警对他们进行酷刑逼供,几个恶警(恶警年龄都是三、四十岁左右)强行给刘福利上大背铐,又在二胳膊中间塞上酒瓶子、玉米棒,恶警们拳打脚踢,并用胶棒和电棍将刘福利打的鼻口流血,逼问他:资料哪来的?是哪里的人?到这里和谁有联系?刘福利拒不配合,恶警又强行按他跪下,他不跪,恶警用脚踢他心口窝,将他踢倒,又拽头发硬将他拽起,几个恶警轮番上来殴打,一个打累了,恶警出一身汗,就又换个恶警接着打,耳光被打的无数,暴打头部、砍脖子、用鞋底打脸、用酒瓶搓肋骨、电击等最恶毒的手段折磨他,夜里渴了,不给水喝,恶警把尿灌在矿泉水瓶灌到他嘴里,还从外面拿来不知什么水让他喝,水里难闻味道,几个恶警按住他往嘴里灌,差点呛死,从晚八点多绑架来一直打到下半夜三点来钟,恶警们才罢手。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也称为背剑)

第二天早上,恶警来上班,开始新一轮的殴打,给他继续背剑,恐吓审问。刘福利拒不配合,用各种手段殴打了二、三个小时,中午将刘福利劫持到突泉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恶警指使犯人,强迫他背监规,给他洗凉水澡,让他光着脚在水泥地上站着,从中午一直站到晚上九点,晚上让他睡在木板上,没有被,不让喝水,逼他喝犯人洗脚的水,白天强迫坐板,他的嘴里都被打坏,不能吃饭,刘福利绝食抗议四、五天,由于刘福利他们放在农田里真相资料被人发现,并构陷,七、八天后,突泉县刑警队恶警到看守所,给他戴上手铐、脚镣,带到刑警队,恶警恐吓逼问:资料哪里来的?都去过哪里?刘福利不说,恶警给他上大背铐(当时刘福明已经不能站立),左手在上、右手在下,中间塞了六个酒瓶子,五十来分钟后,看胳膊变紫黑色,放下再右手在上、左手在下接着铐五十来分钟,并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击、用皮带抽打、用啤酒瓶打等,十多个恶警轮番殴打,二个晚上,恶警都将刘福利的衣服扒光,用扫帚打他的生殖器,扫帚打坏二、三个,用皮带抽打他的腿和后背一个多小时,又用鞋底打他嘴巴子,他被打的鼻口流血,脸和嘴肿的老高,嘴里都被打坏,又用高压电棍电击他全身,把两个电棍接起来,塞到他的嘴里,两个电棍电到没电为止,皮肤都被电焦了,他向恶警讲真相,恶警不但不听,还把他绑在铁椅子上,用手抠他的肌肉,让肉和骨头分离,使他疼痛难忍,又将条幅绑他身上对他暴打,用皮鞋踩他的脚趾,还把木凳挂在他的脖子上,把他的二胳膊往后翘起来,腰往前弯九十度飞着一个多小时,夜里用扫帚杆支眼皮不让睡觉,刘福利用眼睛正视恶警,恶警用双手手指抠他眼睛,恶警张青把沏茶的开水浇在他头上,有一个恶警用手拽着他的头发,用枪压在他头上说:你说不说,不说枪毙了你,打死白打死,并扬言要用汽油烧死他俩,对外宣称自焚。

邪恶之徒使尽了各种刑具、毒招,让他签字,他拒签,三个恶警强行按住他的手签字、按手印,三天二夜一直给他上大背铐,不让刘福利吃饭,只给少量的水,长达六十小时最残酷的迫害,导致他右锁骨骨折,胳膊伤残抬不起来、胸腔受伤疼痛,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右锁骨处有个包,身上被电击的都是黑点,鼻口流血,手肿得象馒头,脸变形,衣服血迹斑斑……

刘福利被突泉县刑警队酷刑折磨三天二夜后,送回突泉县看守所,关押十一个月,期间又被犯人殴打,被恶警强制坐小板凳、写保证书等,检察院来审问,刘福利不配合,恶警自编证据,将刘福利判刑三年,被劫持到乌拉哈达监狱,二十天后被转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在保安沼监狱期间,教育科长李景文对刘福利强行“转化”,把他关在一个屋内,屋里摆放各种刑具:手铐、警棍、电棍等,二天二夜不让睡觉,强迫他写保证书,并威逼、恐吓他:不“转化”到期不放继续关押。刘福利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向警察和犯人讲真相,开创了在狱中的炼功环境,使一些警察和犯人明白了真相,对他的迫害减轻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刘福利带着伤残的身体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刘福明和哥哥刘福利回家乡内蒙古突泉县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发放资料的第三天,也就是十六日,他们被突泉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到突泉县利民派出所。 恶警逼问他资料的来源?他不配合,恶警就打他嘴巴子,然后非法搜身,搜走一部手机、现金九百六十元,又把他的腰带抽出来,抽打脸部、身上一个多小时,恶警又用小扣子把他的二个胳膊一上一下背剑反铐上,往两个胳膊中间塞啤酒瓶子,手铐抠到肉里,肉皮往外翻,露骨头了,恶警又用烟头烫他胳膊,用腰带捆凳子挂在他的脖子上,腰成九十度飞着,恶警用开水从头往身下烫他,用俩手指抠他的眼睛,晚上不让睡觉,用火柴棍支眼皮,用手拽头发打,头发被大绺拽掉,用啤酒瓶打脸、搓肋骨,再狠命的打他的头,刘福明被打的全身抽搐,昏死在地多次,他们又往他的身上浇凉水,用电棍电醒后,继续毒打,恶警还把大法条幅绑在刘福明身上,脱掉鞋子让刘福明闻恶警的臭脚味…从十六日晚八点多钟到十七日早六点左右,才停止对他的酷刑,背剑将近五小时,他口鼻流血,衣服染红了。十七日上午,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刘福明被劫持到突泉县看守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刘福明在看守所里不配合邪恶,拒穿号服,遭到恶警的毒打,刘福明绝食抗议七天,要求无罪释放,又遭到恶警指使犯人殴打迫害,七天后检察院来提审,刘福明不配合,向他们讲真相,恶警不听又对刘福明拳打脚踢,打了他许多耳光,恶警们自编证据,握着他的手强行签字,法院将他俩非法判刑三年,在突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后,送乌拉哈达监狱,二十天后送内蒙古保安沼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在保安沼监狱里恶警用电棍对他电击体罚,并用打嘴巴子等各种高压强制手段对他进行转化,洗脑。残酷的迫害导致刘福明的腿严重受伤,多年后腿没有知觉,三年到期后被释放。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公安局伙同辽宁省营口市公安局和鲅鱼圈国保大队恶警,把正在街上蹬人力车的刘福明绑架并押回兴安盟乌兰浩特关进洗脑班,用各种手段对他强行洗脑迫害,使他精神恍惚。

十四、内蒙古锡盟洗脑班的罪恶

内蒙古锡盟地区洗脑班地点设在太仆寺旗蒙元宾馆(原邮政宾馆),位于邮政局后院,是准备拆迁的闲置空宾馆,名为“法制学习班”,其实那里根本不讲法制、更全无人性、鲜为人知,给人造成的心理伤害无法估量。锡林郭勒盟各旗(县)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据悉有二十人左右,是分批绑架来的,关押最长的大约有三十七天,最少的有五、六天不等。

首先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保的人员先联系家人或单位领导,进行一番威胁,取得他们的配合,再秘密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过程中没有任何手续,对外称外出学习或出门了,说是为学员好,为家庭好,顾及你们的面子等等,所以周围人全然不知被绑架走的法轮功学员的下落。如,太仆寺旗第二小学在职教师关玉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内蒙古锡盟太仆寺旗“六一零”人员伙同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

第二步是非法抄家,东翻西找,无任何手续,行恶者是公安国保大队人员,其特点与以往不同的是:不抢劫其它财物,只抢劫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

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之后与世隔绝,每人由两个或两个以上包夹日夜守候,寸步不离,包括上卫生间都要跟上,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们都负责汇报,这些包夹(陪教)人员来自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或单位人员。负责搞强制转化的是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的所谓教授,此人姓刘,包头人,还有五、六个人邪悟的,他们几年来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洗脑班等处,利用恐吓、威胁、诱骗等等手段向学员灌输他们的歪理邪说——诽谤大法的不实言辞。

这个洗脑班一般来说警察和公职人员不出头,名曰:搞好服务,每餐至少四、五个菜。说是用好吃好喝感化,其实是伪善欺诈。那一帮人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心得,最后要写所谓的“论文”(言辞全是他们的邪恶语言),转化后要庆祝、录像、演讲。

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三楼,楼道口有警察二十四小时把守,每间屋子的窗口都用铁丝网封住(包括卫生间和走廊),有的学员被逼得小便失禁、全身抽搐,有的血压升高、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据说全盟约七人遭受此种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锡盟“六一零”头目商海忠及随同到赤峰市洗脑基地参观学习迫害经验,随后开始密谋在太仆寺旗宝昌镇秘密举办洗脑班,地方财政出七千元洗脑转化费用。参与这场迫害的有锡盟防范办副主任:周涛(新上任,是这次办班的主谋),太仆寺旗政法委书记:韩俊民(新上任,积极配合办班),太仆寺旗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建国(非常邪恶),太仆寺旗国保大队长:王瑞军等。抽调的其他人有太仆寺旗新华派出所的警察:李玉海‘郭建新。长青派出所的两位警察(名字不详)其它参与的单位有:宝昌镇、街道办事处相关人员。太旗教育局书记杨志军就是大法学员的邻居,亲自参与绑架大法学员。

内蒙古自治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副头目史文俊一行五人,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到赤峰市敖汉旗所谓“法制教育基地”(非法劫持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黑监狱)进行所谓的“调研”。九月七日,锡盟“六一零”头目商海忠及随同也来到该洗脑基地参观学习迫害经验,随后开始密谋在宝昌镇秘密举办洗脑班。恶人把宝昌镇蒙元宾馆二楼全部租下,由警察把守楼道入口,具体参与人员有锡盟“六一零”副主任杨玉荣。

锡盟乌拉盖管理区法轮功学员任慧臻、锡盟西苏旗(赛汉)的连桂芹,被绑架太仆寺旗蒙元宾馆洗脑迫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宝昌县第二小学教师关玉洁,女,40多岁,被绑架到内蒙古锡盟宝昌洗脑班迫害。关玉洁家中还有一个全身瘫痪需照顾的未成年的男孩。

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半夜十一点钟左右,一帮中共内蒙古锡盟宝昌警察和“六一零”人员突然闯入太仆寺旗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杨景丽家中,将杨景丽绑架关在太仆寺旗邮政宾馆洗脑迫害;内蒙古锡盟农业局植保站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曹军,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上午被内蒙古锡林郭勒市“六一零”和公安局警察绑架太仆寺旗邮政宾馆洗脑迫害。

锡林郭勒盟各旗(县)被绑架到宝昌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人左右,两人一个房间,洗脑班有几个犹大和所谓的“老师”在做洗脑,她们分别是来自内蒙古包头市的刘杰、郭俊秀、贺晚茹、王燕等。

内蒙古多伦县法轮功学员杨有枝多次被无故绑架,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呼市女子劳教所,遭受殴打、高额经济勒索、超体力奴工劳动等。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张恩琴、李姓队长和一个王姓队长。

杨有枝从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全身有多种病,去过多家医院,吃了不少药,也不见好转,有三年不能干活。自从炼功后,渐渐的病状都消失了。

在二零零零年正月,杨有枝去北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讨回公道,而后就被当地公安绑架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被勒索了六百元才放回。杨有枝回家后二十天,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受迫害半个月。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四月,由于恶人构陷,当时的国保大队恶警陈占军、李成泉等六七人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并把她绑架到看守所。

第二天,她遭到恶警陈占军、李成泉、李江的刑讯逼供。为逼问资料来源,连续拷打她十二小时。恶警陈占军、李成泉拿扫帚把打她的头、打耳光、嘴巴,用拳头用力锤她的胳膊、前胸,到夜间还要置她于死地。回到号里,发现她的两胳膊、胸部被打的都是青的,她的胸腔疼了一个多月才好。二零零二年四月,她又无故遭绑架迫害,两个月后,被劫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劳教所十分邪恶,为了逼迫她“转化”,有一次,恶警逼迫她站了八天八夜,不让睡觉。遭受奴役迫害期间,被逼迫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

内蒙古多伦县恶警曾于二零零八年暴力绑架四名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殴打逼供,之后把他们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内蒙古多伦县恶警李江、闫三、李永梅等五、六个人闯进一法轮功学员家,当时有四个法轮功学员正在一起学法,恶警象疯了一样开始骂人、打人。恶警接着开始疯狂的抄家,把所有的书全部抢走,共有几大包。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清点和签字。接着又打电话叫来一车警察,其中有吴波、杨玉民。七、八个人把四人强行抬下楼强行推进警车,劫持往第二派出所。几个学员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到了二所就开始录像照相。后来李江等人又到被抓的各学员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等物品,也没出示任何证件。有的学员亲属连急带吓血压增高,心脏病发作,甚至有的亲属吐了血。

后来恶警把其中的三个女学员送到正蓝旗看守所关押迫害。蓝旗看守所无故扣押亲属给存去的钱,至少有一千多元。在被关押的十多天里,恶警李立新、杨玉民、副局长戚建设的妹妹多次非法提审,不分昼夜。 一天夜里,李立新、杨玉民、戚某某等四五个人半夜闯进女监室,没容三人穿好衣服,光着脚就把三人从床上拖下来,拖到审讯室非法审问。十天后,三人又被李立新、杨玉民、戚某某拉回关进多伦看守所迫害二十多天。四个学员被恶警张振宇、王永新、贾舒楠强行推上囚车,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十五、结语

直到现在内蒙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机构恶警,持续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残、致病危、致死案例不断,这是中共内蒙古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迫害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真实记录,比文化大革命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最不光彩的一页,是内蒙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疯狂、最无耻、最无人性的体现,中共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善恶有报是天理,那些仍然紧跟邪党迫害大法的人,最终害的只能是他们自己,愿所有世人都能看清邪党的本质,退出中共才是你生命的本愿。

邪不胜正,历史很快走入新的一页。有一天,当走过这一页,当真相还原于天下时,幸存的人们会感恩于这些捍卫宇宙真理、敢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们!

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完全基于谎言,更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其邪恶手段令人发指。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到凶残的迫害,但他们仍然秉持“真善忍”的信仰,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向各界民众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美好,和中共迫害的邪恶。善良的人们,在这历史上各种预言聚焦、转瞬即逝的时光中,愿你们都能明白真相,作出无悔的选择,远离灾难!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