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位于呼和浩特市。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部份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近十个月,二大队队长武晶唆使普教人员暴打、辱骂、体罚、虐待坚持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丛培兰被单独关押、监控 不让睡觉

法轮功学员丛培兰坚信法轮大法、拒绝“转化”。二零一二年四月中旬一天在车间,丛培兰跟武晶辩解了几句,武晶将丛培兰带回宿舍,以她不尊重队长顶撞队长为由,让她反省写检查,并将她单独关押,每日指派两个戒毒人员对丛培兰轮班监控,白天罚站,晚上两点以后,才让她睡三个小时,进行身心摧残,直到四月二十六日才放出。

二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大队长武晶带头用电棍电击学员苗仁英和唆使劳教人员张玲茹打骂法轮功学员。武晶道德低劣、人品极差,以法西斯的手段控制整个大队,她还唆使她提拔的“民管会”成员打骂法轮功学员,“民管会”成员每天在宿舍、餐厅、车间大声叫嚣,由于二大队恶警和它们操控的普犯的恶劣,使学员们每天不但要承受繁重体力劳动,还要承受紧张的心理和精神折磨。

法轮功学员王江滨被暴打

法轮功学员王江滨一直拒绝“转化”,不接受邪恶迫害和劳教。二零一二年一月中旬,大队指派普教人员段利辉监控王江滨。王江滨稍有不服从或发正念时,段利辉则对她大打出手(段利辉在二大队以打人非常凶狠而出名),段利辉对王江滨经常斥责喊骂,劈头盖脸扇耳光,猛揍狠打。

甚至有一次,段利辉掐住王江滨的脖子,快窒息了,才松手。还有一次,段利辉把王江滨拽到洗漱间,用冰水把王江滨从头到脚浇湿。

近几个月,王江滨一想起被段利辉暴打大骂的事,就心里憋闷难受,已经给她造成严重的心理疾病。

法轮功学员高坤荣遭踢打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恶徒段利辉和法轮功学员高坤荣顶撞起来,段利辉把高坤荣踹倒在洗漱间的地上,猛踢狠抓,把高坤荣的身上好多处踢的青紫,脑门上抓破。高坤荣为此坚决不让,二大队才将段利辉从纪律委员兼班长的“民管会”职位上撤下来。

法轮功学员王俊华被扒光衣服羞辱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是关押一些卖淫、盗窃及上访人员劳动教养大队。法轮功学员王俊华自从北京转到内蒙劳教所后,一直坚信大法,拒绝“转化”,不配合邪恶命令要求,她拒绝穿劳教服、拒绝劳动。

二零一一年九月,王俊华被关在宿舍库房。到九月末,二大队队长武晶唆使普教人员张玲茹等把王俊华的衣服扒光,只剩短裤,武晶用照相机在各个角度给冻得哆嗦的王俊华拍照,进行侮辱。之后,张玲茹等人强行给王俊华穿上劳教服,将其双手勒紧,背后捆绑近半个小时。

王俊华被关在库房期间,张玲茹监控她白天罚站,不许坐着,夜里两点以后,让她睡在只铺了一层单薄褥子的冰冷地上,并且只让睡三个小时,以此,对王俊华进行身心摧残折磨达十多天之久,直到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才把她从库房放出来。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奴工劳动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的生产项目是为新德塑业有限公司的编织袋缝合袋口,卸货搬运都属于体力劳动,折口、机器缝合等程序也是相当劳累的。为了增产创造经济效益,女所负责人私自规定法轮功学员每日劳动八个多小时,每天早上7:45进入车间开始劳动,至11:30收工;下午14:00-18:30劳动。

队里接下超出法轮功学员身体、心理所能承受的生产任务,这也违反了司法部规定的“每日劳动不得超出6小时”的规定。

一直以来,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的心理压力极大,身体极度疲惫不堪,劳教所把他们当成廉价无偿劳役(只在每个季度挑选个别人象征性的发几元钱的工资),一味的强迫他们劳动,为他们挣钱,不许法轮功学员解释说话。稍有解释,就被定为不尊重、顶撞队长而遭斥责或遭到更为恶劣的处罚。

恶警武晶使用专横的管理手段。在车间劳动期间,限制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经常憋得难受。武晶在女所里是出了名的狠、黑,经常以权力压制剥削被关押人员的合法权利,不允许他们解释。

劳教所管教恶性败坏 管理无人性

在内蒙古女子劳教所“军事化”紧张的生活里,每日起床、整理内务、早操、劳动、就餐、学习、洗漱、就寝,一天下来,法轮功学员心理承受的压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超负荷超体能的劳动和任务,车间超分贝的机器噪音,法轮功学员们为了完成任务紧张焦急的干活劳动,怕耽误时间,甚至不敢喝水上厕所。心理学上说:一个人如此紧张忧虑,焦躁压抑的心理持续两周就已经形成心理疾病。

本来淳朴的为了追求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进了劳教所,才更清楚的认识了中国执法系统、执法机关,竟然是中国社会最垃圾最黑暗、最阴森恐怖的非法机构。普教人员们也认清了媒体宣扬的中共的伟大光辉形象是多么恶劣。

内蒙古女子劳教所所长刘娟、副所长肖杰、王殿云即使本以是变相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强劳规定“每日劳动不得超出六小时”他们还嫌不够,改为八小时,甚至更长,导致所有法轮功学员疲惫不堪,诉求驻检办的信件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使得驻检形同虚设。

整个女所上上下下风气败坏,副所长肖杰经常使唤劳教人员给她按摩,干私活,二大队队长武晶教唆、宠信她栽培的打手张玲茹、段利辉。段利辉甚至宣称:“不打不骂不这么做,上边也不让!”

二大队副队长李慧敏动辄大喊大叫,拉腔作势训斥法轮功学员们,前任队长万建华和现任队长王冬云,情绪变化无常,脾气暴躁,经常嚎叫训斥学员,她们每日使唤学员伺候她们吃饭、洗漱、就餐、洗袜子、按摩足疗。

卫生科的大夫尹某经常出语伤人,冷嘲热讽、伤害去看病的劳教员,长期以来,吓的她们有病不敢就医。

虽然女所弄虚作假,以相片摄像等向外界、向上级作秀,但我们身临其境的人最清楚大墙内的真实丑恶。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五日,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在餐厅走廊整整站了一个小时不让就餐。原因是要等摄像的人进入厨房,拍摄煮元宵的过程。拍摄人员比约定时间晚来一个小时,就让他们站等一个小时。这就是女所的真实面目。

内蒙古纺织技工学校为内蒙古女子劳教所捐赠的新书籍、书包,这里关押的人们根本看不到,不知都哪里去了,可惜了纺织技工学校还没有看透中共邪党的黑心。中共恶党的黑暗劳教所,表面的欺世盗名,从里到外,全是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9/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折磨法轮功学员-260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