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公务员不同寻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叫张林悦,女,四十九岁,大学文化,在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财政局工作。曾任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南充市民建妇委会主任、民建顺庆支部主任。二零零三年被推举为南充市唯一的“四川省民主建国委员会的巾帼英模”。

二零一一年二月,顺庆公安分局以我购买二零一零年香港“神韵晚会”票为由将我绑架,后又非法关押、非法起诉,还企图非法审判,我不得不被迫离开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乡。

“神韵艺术团”是美国纽约的一家艺术团。多年来,该团在全球巡演,神韵艺术团演员技艺高超,所演出的节目旨在恢复和洪扬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被誉为世界第一秀,广受各国政要、艺术界、学术界和商界等主流社会高度评价和赞誉。

只因为我想观看这样一场演出,就被当权者不容,现在被迫过着居无定所、漂泊流离的生活。我的突然离开令亲朋好友及熟人难以理解和接受,所以我才想到写这封信,向大家讲讲我的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和意想不到的收获,目的是希望大家看了此信后能够理解我,并帮助我呼吁:终止迫害,撤销非法审判,让我能正常回家,正常工作和生活。

法轮功使我枯木逢春

俗话说:“有健康没能力的人是次品,有能力没健康的人是废品”。我不愿成为废品,于是从十三岁就开始跑步、舞剑,并先后练了七种气功,但身体从未得到根本上的好转。一碗一碗的中药,一把一把的西药,吃的我苦不堪言,望药生畏,谈病色变。

一九八九年七月,我从南部县工商局,经考试调到南充市顺庆区财政局工作。本想趁年轻多为单位做点事情,无奈旧病未好又添新病——空洞型肺结核、慢性肠胃炎、肾盂肾炎、附件炎、鼻炎、咽炎、眼结膜炎、心律不齐、胃神经官能症、浅表性胃炎、胆囊炎、盆腔炎、痔疮、严重失眠症、严重晕车等这些旧病未好,又患上了乙肝。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因此,年纪轻轻的我不得不经常住院,成了名符其实的“半条命”(小时候街坊邻居就是这样叫我的)。自己受罪,家人受累,还浪费国家的医药费,心中的痛苦无以言表。

躺在病床上,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时常会想起不幸的童年:爷爷曾作过黄埔军校学生、少将处长,当过县长、任过南部县自卫队队长、解放委员会副主任、人代会副主任、政协常务副主席、县公安局要职,为共产党卖命干了那么多年,可一九五七年竟被打成了“右派”,被逼得跳河自杀;能说会写、正派能干的父亲很“革命”,当过地下共产党员,任过县团委要职,“毛选不离手,语录不离口”,曾坚决地与爷爷“划清界限”,后却因发表《刘少奇的三自一包是正确的》、《彭德怀是当年海瑞》等文章,一九六六年“文革”时被打成反革命,坐冤狱长达十一年。不到三岁的我从小失去了父爱。本来就体弱多病、弱不禁风的我,除了挨冻受饿,还得承受同学以及街坊邻居孩子的欺凌,经常叫我“小劳改犯”,忍受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

在爷爷、父亲未平反昭雪之前,我从未体会过什么是快乐。我不明白病魔为什么总缠绕着我?为什么不幸总是如影随形?我想摆脱痛苦,摆脱疾病!当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其它的痛苦咬咬牙还能扛过,最受不了疾病的折磨。在绝望时也曾想过自杀——“一了百了”,彻底解脱。

天无绝人之路。一天早上偶然去北湖公园散步,我遇到了法轮功。“真、善、忍”为指导的修炼原则,舒缓优美简单易学的动作打动了我。那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一位素不相识的阿姨教了我五套功法动作,不收一分钱。她们无私为他、义务教功的善举感动了我,我决心试一试。我认真地严格按书中的要求修炼。一年后,身体上的所有顽疾都一个一个不治而愈。这对于长期遭受病痛煎熬的我来说,无疑是久旱遇甘霖,枯木又逢春。我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心中对李洪志老师、对法轮大法的感激无以言表。

法轮功让我道德升华

法轮功的健身奇效令我惊叹,博大精深的法理令我折服!法轮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做起,按照“真、善、忍”原则不断提升道德水准,从而获得心灵的净化,使人变的平和、真诚、宽容与善良。学炼法轮功后,我懂得了做一个好人的要求和准则,放弃了很多不好的思想,改掉了不少不好的行为。曾经敏感多疑、多愁善感、脾气暴躁、自私狭隘、争强好斗、得理不饶人的我,变得心胸开阔、宽容大度、大气忍让,越来越充满爱心,成为一个道德高尚、与世无争、快乐向上、诚信善良的好人。以真、善、忍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不争名,不争利,与人为善的心态和踏实苦干的工作作风,给我工作过的单位和接触过的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也赢得了意想不到的荣誉。

一九九八年顺庆区政府在所有机关部门中物色了三位女公务员到基层挂职锻炼,作为区上的女性后备干部来培养。我是其中一员,被下派到西城街道办事处任副主任,分管企业改制及扶贫就业工作。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任劳任怨,加班加点,不计个人得失,顺利完成了难度较大的十几户企业改制工作,妥善解决了上百人的就业问题,尤其是解决了令人头疼的几个大难题;扶贫工作也因搞得很有特色,引来省市区上级部门人士的参观、赞扬和表彰。同时联系自己的工作实际,我也在省市报刊上发表了一些文章。

一九九九年被派到四川省社会主义学院作为民建主委、副主委的培养对象参加学习,在南充市委党校参加了作为妇女后备领导干部为期三个月的系统培训,同年被推荐为市政协委员。

然而二零零零年却因法轮功信仰我被构陷并非法关押了二十九天。尽管如此,二零零一年我依然以最高票数当选为该届南充市民建市委会委员,同年担任财政局出纳工作。当时区“六一零”办(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主任余祥明以我炼法轮功为由,跟局长说不让我当出纳,怀疑我会不会卷款逃走。局长说:“她的人品我最放心,她最合适。”

之后我先后担任民建妇委会主任、民建顺庆支部主任。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任财政局办公室副主任。二零零三年被推举为南充市唯一的一位“四川省民主建国委员会的巾帼英模”。

我还陆续完成了三个专业的函授研究生课程,并获得“优秀学员”的荣誉,为自己的美好前程加油充电。

风云突变

正当我感恩法轮功不仅让我这个昔日的“半条命”喜获健康,而且让我在处理工作与人际关系上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庆幸自己受益于法轮功,使健康、事业双丰收时,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

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编造罗织的种种罪名和谎言,铺天盖地地袭来。尤其是二零零一年初突发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惨案令我震惊。我唯恐上当受骗,慌忙翻开大法书小心核实:“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转法轮》)李洪志老师在其他讲法中也明确讲到“自杀是有罪的”(一九九六年《悉尼法会讲法》)。

法轮功明确禁止自杀和杀生,“天安门自焚”事件与法轮功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切开后仅四天就接受采访、还能唱歌,声音清脆;那个王进东全身烧伤严重,衣裤烧破,头发却完整无损,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竟没变形;那些自焚者点燃身上的汽油时,顷刻间那么多灭火器和灭火毯从何而来?人大会堂房顶上的摄像机能从各个角度拍摄自焚现场,还能拍出不同角度的近距离特写画面?大年三十,全民放假,平日游人如织的天安门广场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们都哪里去了?为何偌大的广场上只有军人、警察?显然,广场早已戒严,一切早有安排。所谓“天安门自焚”显然是为了欺骗民众、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而编造的“新闻”。虽然如此,由于电视、报纸连篇累牍的造假宣传,从小就特别多疑的我生怕自己不慎“上当受骗”,加之爷爷、父亲两代人受迫害而留下的痛苦阴影以及来自于各方面的种种压力,我陷入了失望、痛苦、彷徨,茫然不知所措。于是我停炼了法轮功。尽管时间不长,我至今还是很后悔。

重回大法 光明磊落 坦坦荡荡

后来身体的各种不适又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我不得不重新反复思考李老师是否真的象电视上污蔑的那样。我又认认真真地看了当时所有的大法书籍,结论是:李老师是一个非常正派、正直的好人!《转法轮》是一部教人如何向善、做好人的好书!法轮功是让人身心健康的高德大法!

在确定自己的确没有上当受骗后,心里踏实了,我恢复了炼功和学法,身体很快又回到了健康状态。以前我家住在青少年宫财政局宿舍八楼,回家爬到四楼时就累得气喘吁吁,不得不歇一阵再爬,好心的同事大姐还经常帮我把买来的菜提上楼。炼法轮功后走路一阵风,一口气跑上八楼很轻松。我再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没人的时候,我连走路都想蹦着走,跳着走,快乐得无法形容。

身体的变化是个奇迹,心理的变化也是翻天覆地。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明白了今后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修炼人。我的身心等于是被大法净化后重新复活,我庆幸自己能重修大法,在自己的生活工作环境中按“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修心,重德行善、敬畏神佛,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在当前物欲横流,道德急剧下滑,人们只注重金钱的情况下,能克制私欲,在利益上不争不抢、不贪不要、不占不拿;在人与人相处上真诚、善良、忍让;在人品上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坦坦荡荡。

在我当办公室副主任兼出纳期间,没有利用方便为我个人私利报一分钱的发票;在为单位购买东西时,从不多开一分钱的发票;我学开车期间,有几次在市内用了单位的车,主动拿出二百元钱让驾驶员当场加油;有一鲜花店老板为感谢单位常年在他店订购鲜花(我在经办),曾多次在节假日送我礼物,我都一次一次谢绝了。自己为朋友节假日送鲜花,都是自己掏钱。去年从看守所出来后,又把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欠的二百元鲜花款补给了该店。这个老板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太正了!”的确如此,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不占公家便宜。我在保管单位办公用品,就是一支笔芯,一节电池,一个笔记本,也要做到公私分明,哪怕无意中随手带回家的笔,发现后也要悄悄买上送还单位。

在为人上光明磊落,看淡金钱。一九九六年我曾帮一位朋友把她侄女调入大医院,她送给我六千元作为感谢费。二零零八年我还钱给她,她惊讶地说:“帮了那么大的忙,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把钱还给我们,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好!”记得有一年,我把做生意的朋友给女儿的压岁钱还给她时,我家人打趣地说:“越来越傻了,傻得连钱都不喜欢了。”有一次,我帮一位女老板办了一件她很着急的事,她当场就在办公室给我一个红包,我谢绝了。她以为是送红包场合不当,晚上找到我家,硬塞给我一个厚厚的红包,并说了许多感谢的话。我说,我不会要的。李洪志老师教我们做好人,我们修炼人有更高的道德标准约束。她激动得和我拥抱,感慨万千地说:“我送了很多红包,从来没有不接受的,只有你是个例外。我明白了你们(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共产党搞假恶斗,贪污腐败,你们法轮功讲真善忍,不拿他人钱财,这一对比就让共产党露了丑,怪不得它要整你们。”

二零零九年我女儿高考前夕,朋友多次主动提出帮我女儿办理二级运动员证书,高考就可加二十分,我一直婉言拒绝。后来朋友干脆直接将申请二级运动员证书的表送到家里。这诱惑简直太大了。如果我没修炼法轮功一定会高兴的接受。可现在想到,要是女儿得这不义之分,至少有二十个孩子会失去公平竞争的机会。别人的孩子也是父母的宝贝啊!十二年寒窗,哪个孩子不是这样苦熬过来的?这对别的孩子太不公平了!于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女儿交流后,女儿心中虽然难受,但看我态度十分坚决,也只好忍痛放弃了。

李洪志老师教导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所以即使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我也不忘关心别人。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每天把菜里本来就不多见的肉分给同监室的人,半年多我几乎没吃上肉。看到“三无”人员缺穿,就找家人送来衣物,看到监室的人情绪烦躁,就忍着自己身心的痛苦去开导她们,帮她们树立起继续活下去的信心。她们感动地说:“要是早遇到你就好啦,我们也学会遇到想不开的事就忍,也不会干出害人害己的事,来受这份罪。”出狱后,我不顾自己身心疲惫、苦痛,想到牢中刑满后无路费回家的少数民族杨大娘、家人不愿管的牢头以及缺外裤穿的外地小姑娘,又给她们送去了钱物。看守所的警察很是惊讶,问我:“她们是你亲戚?”我说“不是”,他的目光立刻流露出感动和钦佩。

同监室的她们也有让我非常感动的地方。在几个月的艰难日子中,牢头由开始刁难我,到后来敬重我、帮我洗衣,出狱那天,同监室的十几个人全都齐刷刷地站在过道上目送着我,有的小心翼翼地朝我挥手,有的眼里还噙着泪花。那依依不舍的目光,很让人感动。是啊,相逢是缘,相惜是福啊!在我的心里,她们不是什么犯人,而是一个个等待大法救度的鲜活生命,所以我善待她们,她们也很尊重我。在我们修炼人眼里,每个生命都不容易,每个生命都是财富。

当然,我所做的离大法的要求差得很远。大法给予弟子的,我也只说出了大海中的一滴!法轮大法好!好在他让我们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好人。法轮大法好!好在他让我们在痛苦中还想到去帮助别人。法轮大法好!好在他让自己在被冤枉被迫害中还要去救度众生。其实,象我这样,甚至比我做得更好更好的法轮功学员有千千万万!每天他们都在将真、善、忍的美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展现给各阶层的人们,人们从这些平凡而可贵的法轮功学员身上看到了希望。

“真、善、忍”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你、我、他需要“真、善、忍”,社会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

这就是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能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不同人种、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民众走入修炼,并且受到各国几千项褒奖的原因;这就是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出版、全球发行的原因;这就是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备受欢迎的原因。比如说,加拿大总理哈珀连续六年发信致贺“法轮大法月”,感谢法轮功崇高的价值观给加拿大带来多元化的文化,赞扬法轮大法长期以来与加拿大社会分享“真、善、忍”理念。在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回答记者提问时,他称赞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是遵纪守法的公民,为加拿大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哈珀总理与众部长等政要给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发出贺信,称赞法轮功对社会做出的贡献,这是哈珀总理连续第七年发出贺信。同时,美国马里兰州参议院通过了第七百八十九号决议案,表彰法轮大法对减轻压力和促进身心健康的积极正面效果。决议案说:“马里兰州参议院向李洪志先生致以最诚挚的祝贺,表彰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全体参议院成员献上最美好的祝愿。”

法轮大法是佛法,他对人身心健康的奇效是一百多个国家不同民族、不同阶层的上亿民众亲身实践并证实的。

尊敬的父老乡亲,当您看完我修炼法轮功的这些经历和收获后,一定会从生命的最深处发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声;您一定会更加理解大法弟子为什么遭受迫害、历经苦难而依然坚持修炼;一定会用您的智慧判断是非、善恶、好坏。善待大法和大法修炼者,就是善待自己。法轮大法是危难中救人的佛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