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法轮大法亲身经历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一九九四年六月喜得大法,至今已有十八年了。十八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和操劳。修炼大法后的美好,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这里我主要讲一下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和过大关、消大业的事。

修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我当过兵,在部队十五年。转业后曾在一家国企工作,任分厂的邪党支部书记,由于受邪党党文化的洗脑,不但自己深受其害,还宣传邪党那一套理论,毒害世人。分厂几个头拉帮结伙,经常闹不团结,天天活得心累。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四十来岁的人,搞得一身病。青光眼(在部队医院动过手术),眼睛经常发胀,并引发头昏;慢性肠炎(拉了半年肚子);慢性咽炎(一遇天气变化,就说不出话来,严重时吃不下饭),胃病,牙疼。那真是“迷迷尘世路 尽把苦难布”(《洪吟三》<寻>)。为了治病,跑了不少医院,学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气功。花了不少钱,把自己身体搞得一身糟。

九四年六月,在同修家有缘听了师尊在济南讲法录音第一讲。当时感觉很好,从来没有听过哪个气功师这样讲过。不但讲了是什么,而且讲了为什么。深入浅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于是急迫地找到当地辅导站,请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后来在一个工厂的礼堂看了师尊的讲法录像。真象师尊讲的那样,“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转法轮》)。学法不长时间,师尊就给我清理身体。拉了一个星期肚子,一天都要上五六次厕所,但人忒精神。从那以后各种病症不翼而飞。活了四十来岁,从来没这么快乐过,整个换了一个人。每天早上五点到厂里广场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参加集体学法。妻子看到我的变化,当年九月,她也喜得大法。当时厂里炼功的人越来越多。我活得很充实,懂得了生命的真谛,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返本归真。

师尊保护我

一、胯骨顶裂,两天就上班

九六年五月,我回老家办事,办完事,就想尽快回单位下午上班(那天星期五)。早上五点多钟搭乘一辆私中巴车回成都。由于太早,车上没有几个人。司机为了多拉人,见车就超。当时天下着小雨,路很滑。车刚过中江县十多分钟,司机在转弯时又超车。由于速度太快,路面滑。车子一下翻了个底朝天,滚在路边的水田里。我坐在车里中间的左侧,左边还有一个乘客,为了多拉人,车主在中间放了一长条凳子,翻车时,强大的惯性,左边乘客压在我身上,我右胯顶在长条凳棱角上。右胯骨被顶进两指宽一条槽。当时右腿就失去了知觉。车上有一老大娘伤势较重,头流着血。还有几个轻伤。司机也懵了。众人都去看大娘。汽车冒着烟,汽油往出淌。我的腿不能动,我当时没有害怕,心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没事。很艰难地,慢慢地从车窗里爬出来。趴在路上,挡了一辆过路车。到了成都城北汽车站。等全车人都下了车,我才爬下车。刚好有一辆的士,我招手司机把车开到我身边,坐车到了小区,路窄,的士进不去。离家还有几十米。刚好路边有一辆偏三轮。我又坐偏三轮,到了院子里(当时我家住平房)。妻子(同修)正在煮中午饭,见我坐在三轮车上不动。就说:到家了还不下车。我说:“出车祸了”。妻子一听,急忙和儿子,还有邻居,大家七手八脚把我抬到床上。妻子请来师尊的《转法轮》。说:快学法。学了一讲,我就炼静功。腿很疼,盘不上。炼了半个小时,腿就盘上了。第二天,我的右侧,从腰到大腿全部呈紫色。当时,邻居和单位同事都劝我们到骨科医院治疗。我告诉他(她)们,我炼法轮功很快就会好的。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给我还业,消去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星期六、星期天两天,坚持学法炼功。星期一,我就骑妻子的女式自行车上班。右脚使不上劲,先用手把脚放在踏脚板上,用左脚带动右脚。那时,我的办公室在三楼,每上一级都很吃力,到办公室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尽管这样,我也不当回事。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痊愈了。单位领导、同事,邻居都说,不可思议,法轮功太神奇了!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机关,好多中层干部都知道。我为同事们请来师尊《转法轮》。和师尊在济南讲法录像。分厂领导和办公室业务人员都看过。单位几个同事也走入大法。

二、顽症不治而愈

我经常胃痛。一痛起来人就受不了,为了止痛,只有加大用药量。药量大了人就受不了,而且是周期性的。九七年三月又发作了,而且来势凶猛。那天中午我吃的是面条,上班不到一小时,胃就开始痛。一下痛的大汗淋漓,强忍着回到家。而且越痛越厉害,痛得在床上直打滚。感觉好象已到生命尽头。但我始终有一念,我有大法师父保护,不会有事。这是在消业。妻子下班回家,就给我读《转法轮》。听着听着,疼痛减轻了,渐渐地我就睡着了,醒来后,晚上九点多钟了。妻子端来一大碗稀饭,我吃了,胃一点都不疼了。我知道,师尊又一次为弟子承受了,给我又消了一次大业。从那以后,我的胃病全好了。

三、好牙被拔掉两颗没事

二零零五年元月,我在成都某医院作烤瓷牙(我曾被邪恶非法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七个多月。使我的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尤其是牙齿,严重变形),上牙一次做了七颗。在正式粘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临时粘接的烤瓷牙取不下来了。当时两个医生,一个按着我的头,一个拿着工具(剔牙专用)往下剔。每剔一下,真是震得心惊肉跳。费了好大的劲。烤瓷牙终于取下来了。但我的两颗好牙同时被拔出来了。满嘴是血。这时一个医生刚好进屋。见状,大惊,问:咋了?俩个牙医吓坏了。我当时非常冷静,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于是,很平静的说:没事。他们见我这样,也不慌了。忙说:对不起。我告诉他俩,我炼法轮功,没事。并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他们把牙洗干净。从新安上。中午吃饭一切正常。

我知道每一次脱离魔难,真的感到师父为我,为所有的众生操尽了心。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师尊的洪大慈悲与佛恩浩荡。

十八年来,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工作中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赢得了单位领导和同事们得好评。

在剩下的时间里,我要精進实修。多学法,遇事向内找。去掉各种执着和各种不好的心,用纯净的心态助师正法,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在此,我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佛家上层修炼大法,是亿万年都难遇到的高德大法。机缘难得,错过了,后悔就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