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反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中共党文化的熏陶下,许多人都在随波逐流、日渐堕落。在这样的社会里,要使一个已经变坏的人再从新变好,那该是何等之难!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有的是浪子回头,中共却对他们进行残酷的迫害。

河北邯郸魏县法轮功学员孟凡清,修炼前是个浪子,在乡里名声不好,因为游手好闲等恶习,曾经离过一次婚。在父母眼里孟凡清是个不成器的败家子,真没少惹父母生气。一九九八年孟凡清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好人,痛改前非。不长时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孟凡清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他父亲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不到大法能把我儿子这样的人改好。”自此,家里人对大法都非常敬佩。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孟凡清这样一个回头的浪子想做好人都难,因为信仰“真善忍”,孟凡清两次被中共非法判刑,在劳教所他受到当局的残酷迫害,妻子在压力面前只好与他离婚。从劳教所出来,当地恶人依然对他骚扰不断,孟凡清一度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下面是他的迫害经历。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孟凡清去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被魏县610邪恶部门绑架迫害了十五天,并被勒索了三百元钱。不长时间,双井乡派出所在魏县政保股恶警赵凯的指使下到外地开发区一工地上将孟凡清绑架,后经亲人的营救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恶警赵凯再次将孟凡清绑架,被关在魏县看守所遭受长达六个月的迫害。一天,赵凯用背铐把孟凡清带至林业局二楼,问孟凡清和谁在一块开法会,孟不说,恶警就把他按趴在水泥地上抡圆了胳膊打耳光,使很大劲,打得孟凡清眼前直冒火星,他边打边说侮辱人的脏话。见问不出什么东西,副股长卢学平拿脚使劲踹孟凡清,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住手。

在看守所,孟凡清给一个叫宋红军的重刑犯讲了大法的美好,他明白真相后也想修炼法轮功。一天他炼功时被恶警看见,恶警殷所长拿一本很厚的书打宋红军的脸,宋红军的脸被打得肿很高。恶警还给他带一种刑具,把他的手和脚用铁链子连一起,吃饭,睡觉都带着,带了很多天,解手都得别人帮忙。

二零零一年,孟凡清在邯郸劳教所被劳教一年解教后不久,恶警赵凯和双井派出所所长曹克刚、邪党书记李学宽三人又到他家非法抄家,还吓唬孟的母亲说:再炼法轮功就是反党反社会。这真让老太太想不通:儿子修炼法轮功后,对父母孝顺了,对别人也很好,怎么就和反党、反社会联系起来了?

为了躲避中共的绑架,孟凡清开始了长期的在外流浪生活。那些恶人又岂能善罢甘休,一个月内竟然不停的上门骚扰孟凡清的父母四十多次。给两位老人造成很大精神伤害。父亲怕孟凡清再次被坏人迫害,整天为儿子提心吊胆,病情日益加重,后来不得不住院。那些恶警抓住机会就在医院蹲坑监控,企图再次绑架孟凡清,结果,可怜的老父亲在去世前也没能见上儿子一面。

由于孟凡清数年不在家,家里面地荒房塌一片,年迈的母亲需要人照顾,作为儿子却不能尽孝,真让人痛心。即使这样,当地六一零、派出所、村干部那一伙恶人还是到处寻找孟凡清,魏县户政股也不给孟凡清办理身份证,说怕他去北京上访。这是什么逻辑?只有强盗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在中国大陆,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就是好人,修炼后成为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但是像孟凡清这样因为修炼法轮功浪子回头的例子也有一些,他们修炼法轮功去掉身上所有的陋习,获得身心健康和思想方面的升华。本来他们可以更好的服务于家庭、社会,利国利民。可是中共就是邪恶,就是狠毒,它就是不允许他们做好人,所以采取卑鄙的手段去迫害他们。十三年来,中共发起的这场邪恶的运动给无数的中国人造成伤害,同时,也将自己送上了不归之路。随着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中共马上就要解体、灭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