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四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该监区自二零零二年四月成立以来,先后非法关押并迫害过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初期的迫害手段是挑选一些凶恶的犯人当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必须每天在小凳子上至少坐二十小时,身子不能越过两块地板瓷砖,稍动一下即遭殴打。上厕所要逐级打报告,经许可后才让包夹犯人全程跟随,由于上厕所次数有严格限制,经常憋得人肚子疼。

在规定期限内不转化即送到五八队(即臭名昭著的湖北新生砖瓦厂,因老式红砖不合市场需求,已于二零一零年撤销)当出窑工,此窑与一般的窑不同,属热窑,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熄火,窑内温度高达八十摄氏度,一件浸透了水的棉袄穿进去不一会儿就全干了。法轮功学员在干这苦力活之余,还得全天被包夹。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横空出世,邪恶受到极大的震慑并被大量销毁,体现在范家台监狱的变化就是从二零零五年年初到二零一零年年底这五六年时间中范家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虽继续存在,但邪恶势头有所抑制,但这期间仍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按先后顺序为襄樊籍法轮功学员邢光军,荆门籍法轮功学员陈启季,荆门籍法轮功学员杨培瓒,黄冈籍法轮功学员郑捍东。

二零一一年元月,原沙洋广华监狱政委周宏调任范家台监狱监狱长,此人一副凶相,心狠手辣,是邪党的忠实信徒。其父在早期也曾学过法轮大法,实际上范家台监狱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警察及工作人员中至少有三十余人学过法轮大法。周宏一上台就将广华监狱的那一套把服刑人员当奴工的管理模式搬了过来,顺便说一下,广华监狱是沙洋十二所监狱中最豪华、最有钱的监狱,监狱内一座足球馆比社会上的许多体育场馆的设施都更加先进。另一方面服刑人员一年到头象牛马一样的无偿卖命干活,伙食条件却在沙洋十二所监狱中最差,监狱医院的住院病犯要求给点荤菜,监狱长说:“坐牢还想吃肉?”此语真切的体现了共产邪党的残忍恶毒。

周宏要求范家台监狱内所有的服刑人员包括老弱病残,甚至完全不能行走的病犯,全部参加劳动,声称要让人真正尝到坐牢的滋味。劳动时间为早六点至晚八点半,因为劳动任务不断加码,许多人经常忙的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实在憋不住了就赶紧跑去跑回。完不成劳动任务就上手铐,一铐就是几个小时,这样导致睡眠不足,第二天要完成劳动任务就更难。身体有病也得照样去车间,实在走不动的就让旁人抬或架着去,经常看见长长的出工队伍后面病人艰难的挪动着脚步这样的场面。除非急性的大病经狱医诊断须马上住院的除外,由此造成的自杀、自残、被逼疯的现象时有发生。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法轮功学员除被迫做奴工外,还得一天到晚被包夹,被事务犯(即犯人中的头头,现仅四监区有)看管。今年四五月份,可能因周永康流窜到湖北各地之故,致使当地的迫害形势更加升级,监狱邪党党委给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主要是四监区)下达转化指标,于是监区恶警又用上了从前的迫害手段,监号门上锁,减少睡觉时间,限制上厕所,另外还有上吊铐、群殴、关禁闭、关铁笼等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上吊铐就是把人用手铐铐紧,吊在铁窗上,仅脚尖着地,若时间长了很容易使人手臂残废;群殴就是多人(最少是五六个)暴打一人;关禁闭就是给人戴上手铐脚镣后关在禁闭室,一天到晚面壁站立,饮用洗漱用水均取自大便池;关铁笼就是把人关进本来是关那些惹是生非的精神病犯的铁笼。

范家台监狱恶警为了转化达标,提高转化率,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摧残,几乎人人都遭受了这样的虐待。以荆州籍法轮功学员冯峰为例,今年年初他从四监区被调到八监区,由于他在点名时不答到,拒绝参加劳动,恶警就指使许多犯人将他五花大绑,然后一起动手殴打,四监区恶警程皓过去看后笑着对冯峰说:“怎么你身上全是鞋印呀?”我亲眼所见冯峰在过去几年里曾被多次群殴,有一次胸口受伤,躺在床上很多天不能起床。前不久冯峰又被关过铁笼,关禁闭十五天,在禁闭期间手臂被手铐铐肿得象馒头一样,有的心存善念的包夹犯人看了都偷偷的掉眼泪。据我所知,冯峰虽受尽摧残,但仍未被转化。

原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原教导员熊祖勇已调任他处,现任监区长是沈建军,教导员王雄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