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讲真相这把金钥匙开启人的心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从一九九八年得法后,我在大法中受益很多,而且神奇的避免了两次车祸,我的生命是在大法中从新获得,无限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修炼后,无论走到哪,住到哪,工作到哪,无论什么环境,什么人,我都主动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揭露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让人们认清正邪,破除他们对大法的误解,启发他们的善念。在发真相资料时,只有一念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师父说:“对于世人我们要尽量的去救度、要善;不但要善,要慈悲的救度众生。在这场迫害中啊,其实受害最深的是世人。这些邪恶的生命是想利用这场迫害断了未来世人的命。所以呢,我们要慈悲世人,要去讲给他们真相、救度他们,不要叫他们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刻中被淘汰。”(《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一、同化大法,救度众生

一次在同修的饼店与顾客讲真相。顾客说他入过团,一个同修着急的跟他说:快退了吧,退了能保命,能留下来,不退,就会下地狱,会被淘汰掉,会有灾难……没等说完,顾客一拍桌子吼道:“我不听,再说,我就举报。”我向内找,我的慈悲心不够,修的不够好,能量场不圆明,没能解体邪恶。找到不足,求师父再给机会,把慈悲给众生留下。

顾客吃完饭,拿一百元结帐。服务员把找顾客的钱放到我面前,我双手端起来钱,到顾客面前,语气和善心态平稳跟他说:因为我修的不够好,慈悲心不够,不能让你与恶党脱离,选择美好的未来,心感内疚,遗憾。他瞅着我,诚恳的说:谢谢您为我好,我退。因为同修之间无怨无执着,及时的向内找向内修,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机会,给了众生机会,使这个生命做出理智清醒的选择。

接着,我们又向刚進来吃饭的讲,他们很快的退了,接连给每人送了护身符。其中一人看到同修们高兴的样子,他挥臂高喊:法轮大法好!

自此,我每讲真相时,更加注意修心性,修语气,修善心,修慈悲。

一位曾被非法关押到女子监狱的同修出来后,很想在面对面讲真相上突破。我们一起去了家乐福,一个多小时退了二十来人。她高兴的说:我看到你讲的人中十个有九个退的,一个没退,还是因为什么都没入。听到赞扬,我找自己,调整心态,让心达到不为之所动。

第二次,她在一个休闲场所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她讲了一上午,退了两人。我笑着走到游玩的人跟前搭话,一会,退了好几个。同修笑着说:“你就象见到熟人似的,很自然的象唠家常的面部表情乐乐呵呵的笑的很甜。”是的,我把他们当成众生,发自内心的为他们好,按照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遇到反对的说不好听话的,都是乐呵呵的与其说清为什么,告诉他:不是改变他的信仰,不是劝他来学,只是让他知道邪党的骗人伎俩,做出理智清醒的选择,不随邪党灭亡而遭殃。“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

在证实法中,修正自己同化大法,救度众生。在休闲场地出来,道边有一帮民工,我们向他们讲真相,有一个人离开了。我们讲完退完,我追上了离开的人,告诉他为什么要退党团队,“天安门自焚”伪案和贵州藏字石等等。到了大道边上,我们走進一个帐篷,里面还有一个人,同修与那人讲,最后他们俩都退了。

到了站台,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等车,我搭上话后讲真相,她扭脸摆着手说:我不信不听。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缺少智慧的时候啊,往往都是你在着急,脑袋急着要做一件什么事情、看的太重,就出现了另外的一种执著从而造成的。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著、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要尽量的用正念,尽量的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

我遵照师父的法对照自己,平心静气,心平气和的跟她讲,她渐渐的扭转过来头,认真的静静的听着。她明白了,告诉我她入过团队,让我帮她退了。

二、遇到的人都是我讲真相的机会

同修继父去世了,老家在偏僻的农村。同修说:来个亲戚,没听过三退。我说我去。我带来一兜子真相小册子、光盘、年历等進入所去地区。我让车开慢点,一路上,一见人,就高声打招呼、问好,递上一份资料。走路的人、看热闹的,都一一接过,高兴的道谢。

回来时,车前站一个人,在打电话。有人说,这辆车跟我们半天了,开到我们车前停下。我们怕是举报,我们掉头开進一个胡同,把资料分开,人下车观察。

我向内找,没有不符合法的心,那么就是假相是干扰。我们上车开回来,那辆车不见了。我们车开到一条没修完的路,路头站了好大一群人。有的同修说:快走吧,都走死路来了。我心想,在我面前发生的事绝不是偶然的,我来时的愿望是让人了解真相,得以救度,难道这些人是来等真相的?

看着车下的人群,眼巴巴的瞅着我们,我发自内心的说:发给他们。当我们把真相往下发时,人涌过来,纷纷举起手要,还有人喊:给我!给我!场面令人感动。老人跑过来取,车上很多同修没面对面发过,他们很激动,表示回去也好好的堂堂正正的做。

一次,从外县返回搭乘一辆出租车,当时车上两个人。我上车后,与身边人搭话,讲到三退,他说:“你敢谈这个,也就是我,我身边带另一个人都会把你送進去(公安部门)。我泰国去过,香港去过,台湾去过,见的多了。带回一个纸片就得十五天的拘留,你还敢在这讲?”我问他,你是党员吗?他说是。我又问:“那你退了吗?”他说不退。接着他问我:“你不怕抓啊?”我说:“我衡量过,我的被抓和你的被淘汰,你重要的多。”他看着我说:“你们真了不起。”

我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讲述着真相,智慧象泉水一样往出流,句句说在点子上,他不时的点头经常提着疑问,他真名退了党。我又把前面坐车的退了队,分别给他们护身符,那人接了,他一边摆手,一边说,心里知道就行了,注意安全。接着,碰了碰我腿,小声说:“别说了,警察。”

顺他手看去,只见车外一青年警察。不一会,青年打开车门,坐在司机座上。我和他搭话,那人冲我连连摆手,嘟囔着:“别说了,别说了。”我心想:慈悲是神的巨大能量,慈悲是永恒的,是不变不破的。不分等级,阶层的,没有贫富之分,没有贵贱之分,都有权力选择,他要什么是他的事,我不告诉他们,是我的心性有问题。

我心平气和的,平心静气的语气祥和的心态慈善的问:小伙子,加班呢?青年答:不是,我爸身体不好,在替我爸。我夸他是个孝顺、懂事、有道德的好孩子。他笑着说:“我奶信主。”我也笑着说:信善的,你也信吗?青年答我信。我又问:你听过启示录里写的“抹去兽的印记,免去硫磺火烧吗?”青年答:听说过。我再问:你抹了吗?他问:怎么抹啊?我又问他,他入过党团队吗?他答:入过团。我讲了贵州的藏字石、四川的地震、红眼狮子,告诉他发自内心的说,我退出曾经加入的团队组织,神佛就把他手背上和脑门上打的兽记抹了。他说行,我退。我问他姓啥,他告诉我,我看着他车座靠背上的平安顺利,你就叫平顺吧。他笑着答应了。

半路上,又一个人截车上来了。我与他讲,他一听说:法轮功啊!他们太了不起了,那么高,能把条幅挂上,简直太神了。他真名实姓的退了党。

一路上,我跟他们讲邪党的腐败,揭露邪党的谎言,讲着大法的美好。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先前那位在车上要了护身符卡片。

我下车时,滑了一下,道旁的一个小伙子扶住了我,把我搀扶过道,我跟他讲真相,他连忙摆手:我不信,我什么也不信,并向车处急行。我横臂挡住了他的去路,发自内心的为他好,心平气和,平心静气的告诉他:你不能走,不能让你这样的好人面临淘汰。他停下脚步,听我讲真相。他明白的一面醒了,退出了少先队,接过护身符项链,不好意思的说:“我孩子马上出生了。”我说:是不是想要给孩子要一个?他笑着说是。我又给他一个刻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项链。他连连说:“谢谢!谢谢!”一旁站着听的老者看着我,我问他:你听明白了吗?他点点头,说:我听明白了,我是老党员,老干部。我说退了吧,共产邪党只是一个西方来的幽灵,只是抹掉了兽的印记,才能真正的保命,保平安。他真名实姓的退出了邪党。

我每天包里装着小册子光盘,见人就给,已成了生活中的必须的事。我在做的时候,遇到不接受的,反对的各种情况时,都会在法中找到智慧,用讲真相这把金钥匙开启人的心结。启悟他们的本性,唤醒他们。

我自知还有许多不足需在法中归正。但我相信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