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城沐佛光

郴州几次水灾、冰灾中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法轮大法的师尊亲临郴州讲法,至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十八周年。从此福城沐浴佛光,无数的人间奇迹,即使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最黑暗的日子里,依然在见证着佛法的伟大、庄严、神圣和慈悲。

一九九八年大洪水中的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刊登的《八面山下的佛光 》,叙述了一九九八年大洪水中的奇事:在山洪暴发下,八面山下的小村庄也面临着一场生死劫难,山洪咆哮着裹带着泥土、砂石,推着树木竹子,向小村庄奔涌而来。有一家人全家修炼大法,最年长的九十多岁。在大家都选择逃离的时候,这位老年大法弟子冲出家门,双手合十跪在地上求师父:请师父保护我家住房。刹那间离住房五米处的树木竹子,纷纷向山上倒去,与山上洪水推下来的树木竹子,泥土砂石,形成一道围墙,山洪在这里被挡住,分成左右在房屋两侧二米多处向下翻滚,保住了她家的住房。

村边小河的下游有一座小拱桥,桥面离河底约十五米,桥洞只有三、四米,山洪暴发,带着树木泥沙直扑小桥,桥洞一旦被堵,整个村子将被淹没。因为这个村子百分之六十的人修炼大法,佛法又一次显示出强大的威力。山洪离小桥七、八米处的山坡上,树木竹林纷纷倒下,筑成一道大坝,洪水顺着大坝越过小桥流向下游,保住了整个村子。村民们无不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一场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对“真善忍”的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在郴州千年不遇的洪灾中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天灾乎?人祸乎?》报道,一九九九年八月十日,在江氏集团及中共邪党的淫威下,郴州邪恶组织610办公室将收缴的大法书籍、音像制品公开集中销毁,自鸣得意,不可一世。仅时隔两天,八月十三日凌晨,倾盆暴雨从天而降,郴江河水猛涨,山城顿时沦为泽国,房屋倒塌,财产被毁,数百人丧失生命。媒体称“郴州遭受了千年不遇的洪灾”。

苏仙桥被冲毁,那些大小汽车在洪水中象玩具一样沉浮。

郴州历史上没有遭受洪灾的记录,所以没设防。这次任凭洪水肆虐,只能望水兴叹。当时有人说是郴江上游水坝坍塌所致,事后人们得知上游没有任何库、塘、溪、堤被毁。水自何来,不得而知。这无妄之灾,其实是上苍对世人亵渎大法的警示。当时郴州电视上是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的内容。

然而就是在这千年不遇的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的大洪水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在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的一篇题为《李洪志师父保护我家免遭特大水灾》的报道中,作者说:那天6点多钟发大洪水,我家的一楼都進水了。我赶紧往街上跑,想去救住在河边的一位孤寡老人,走出二到三米,水就淹到我的胸口。没办法,我们只好返回,赶快往山上跑,发现约一米宽水流从上而下直冲我家,我赶紧搬大石头想挡住这股水,但后转念一想,我把水挡住了,这水就会冲到旁边两家,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能这样做。

为了不让水冲到邻居家,我没这样挡水,还把水沟再挖宽一些,很快发现往我家的水竟然没有了。

我姨妈82岁,家住郴江边,有一栋三层楼的瓦房,她有六个儿子。那天上午约九点,她的家一楼已完全被淹,老六用一个车内胎,从二楼的窗户把姨妈接了出来,很快整个三层楼一下塌下来了。但还没来得及接有点残疾的老四,当时老四还在房子的二楼。

老六把姨妈送到我家,哭诉说老四没来得及救出来,肯定是死了,我只好安慰姨妈。可一小时后,老四来敲门了:“姐姐快开门!”我开门一见是老四,愣住了。我上下打量老四,说,房子塌了怎么没砸到你?老四说:“房子怎么塌的我都不清楚,等我明白后发现自己抱着一根树干。”

看到老四回来了,没受一点伤。我们都感到很欣慰。欣慰之余,我心情又沉重起来,因为在十几天前,我把我家的一大包大法书,送到姨妈家,并说:这书就是我的命,请保护好这书。

现在姨妈的房子被水淹了,倒塌了,书我想也没有了。因为我家的房子比较大,那天挤满了无家可归的人,很多人需要照顾,很多事需要处理,我的心难受极了。

第二天早晨,雨停了,洪水退了,我无奈的去到原来的姨妈在河边的家,姨妈家已成为稀泽,在高处往姨妈家看,我惊呆了,在一片瓦砾中,我看到一屋架的木条,约四寸宽(约10厘米),1厘米厚,两米多长,一头插在地上,一头翘起约一米多高,我装书的旅行包(约有300x400x600mm)在离木条的接近翘起端部的地方,稳稳的放在那里。

我兴奋的从两米多高的台阶跳下去,我赶紧走过去看个清楚,“神了,真的神了!如果现在有这样的木条插在那里,要把那包这么重的书放在上面,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时我激动的想喊,当时在我家避难的亲朋都看到了。打开包,里面的书却是干干的,只有在书边上有一点点的水印。当时看着那些书,我激动的喊着师父,泪水象断线的珠子……。

我到废墟中,找到了姨妈已经倒塌的床,我发现,奇迹又出现了:姨妈的被子、床单、枕头、衣服等,全是干的,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泥和水。电视机、电风扇、高压锅碗筷等全集中在一个大塑料盆里和一个铝盆里。

我姨妈喃喃的说,要是我的钱包能找到就好了。于是,我对小侄女兰兰(那时十一、二岁)说,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奶奶的钱包。并说,估计钱包在奶奶的床头附近,小兰兰没去多久,边跑边喊,大姑姑,大姑姑,钱包找到了。我把钱包打开,姨妈的四百元干干净净原封不动。

给洪水泡过的房子,到处都是泥,开始要搞卫生,可这时发现,水管给堵住了,没有水怎样搞卫生呢?其实,那时连喝的水都没有,大家都在发愁。突然我发现我们家一楼浴室的水池的底下在冒水,象温泉一样扑通扑通的往外冒,水是很干净的,我尝了一下,水还是清甜的。

我又高兴的喊道,有水啦,有水啦,我们家有水啦。这股泉水一直供我们家用了一周多,等自来水来了之后这股泉水就消失了。

她家的奇迹多的无法说,在明慧网报道的就有《一件布满刀口的毛衣》、《大姐的修炼故事》等。

你们说这种情形,是不是有神保佑啊!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洪灾中,念大法好,逢凶化吉

也许有人问:家里没有炼法轮功的人,是否能遇难成祥呢?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署名“郴州百姓”的文章《感谢大法救我全家出水灾》。文章说:我们住在湖南郴州市,是很普通的一家人。我种过田、做过建筑工人、也挖过煤,我现在是个体户。

就在今年七月十二日,一个朋友到我家来给我们讲了一些真相,讲了共产党邪恶,天要灭它,只有退出中共恶党才能保平安。当时我们家入过共产邪党组织的人都退了。

朋友还告诉我们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现洪传全世界,唯有中共在迫害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电视、报纸和所有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造谣,都是在欺骗民众。朋友还告诉我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逢凶化吉,还给了我们大法护身符。我们一家都相信。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三天后的七月十五日本地发生了水灾。几天的大雨,涨了很大的水,有许多人家的财产、牲畜都被大水冲走了。面对这么大的水灾,人是那么渺小,那么无能为力。

我们家住在地势很低的地方,看着大水在往上涨,一家人非常着急,晚上我们一家都没有睡觉,随时准备撤离。我们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尤其是我们家几岁的小儿子,一宿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两句。

天一直下着雨,水还在往上涨,水的流量非常大,以迅猛的速度在往下游冲。我们看到一个神奇的、好象大南瓜的东西在我们家房前的洪水上转,从十五日的下午直到晚上,都看见这个神奇的大南瓜在水上旋转不停。当时的水又大又急,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停留,都会被大水冲走,这个“大南瓜”太神奇了!而洪水离我们家几寸高就是没有涨上来!

事后我说神在派这个大南瓜保护我们全家,挡着洪水没有淹上来,使我们全家的性命、财产没有受到损失。我们全家都知道,这是因为我们明白了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真的保护了我们,感谢法轮大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有神保。

同时我还告诉大家一个事。有一个人,她家离我家不远,可以说目前她很相信中共恶党,也不愿退出。这次水灾把她家的财产绝大部份都冲走了,没任何政府官员慰问和帮助。一家人真是哭都没有眼泪。这是在中共统治下的社会,那些贪官们根本不管百姓死活的,所以希望中国大陆同胞赶快觉醒,认清中共的邪恶,退出中共恶党(团、队),才能真正保平安,一定要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福报。

二零零八年一、二月份的冰灾中不同的际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郴州见闻》报道说,现在的中国真是多事之秋,天灾人祸一波接一波。就说今年一、二月份的冰灾吧,郴州市停水停电变成一座死城,而中共“遭殃电视台”拼命的向自己脸上贴金,拼命的鼓吹它运了多少救灾物资,但老百姓什么也没有得到,而那些贪官们坐着小汽车,用上救灾来的发电机,依然是“朱门酒肉臭”。至于老百姓不过就是一批草民、小民,在中共的眼里什么也不是,所以依然生活在冰冷黑暗中,这引起了老百姓的愤慨。如苏仙桥一带的老百姓,可能是古人说的 “逼上梁山”吧,居然将公路给堵了,还说:我们过不了年,叫贪官们也过不了年。不知是不是心虚,这一次居然没有调动军队,很快还拖来了发电机。但是还有更多的老百姓怎么办呢?

不过,在冰灾中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人家中是有水的。其中有一个老弟子,她租住在郴州火车站旁的楼房,住第五层楼,她在整个冰灾时期,打开水龙头就有水。晚上也有电。可是她家的楼上楼下,左邻右舍却全都既没水,也没电。

同是遭受天灾人祸的磨难,结果不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毒害了无数的世人,有人说:“天塌下来大家死,我遭灾,你们不一样遭灾?”我想以上的这些真实故事已经给了你回答,也给你以启示。

佛光照福城,福城沐佛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