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轮椅的王吉平被南京女监劫持逾六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王吉平,江苏省通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于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在那里,王吉平遭狱警和狱警指使下的劳教人员残酷的殴打导致瘫痪。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一日,家人将她接回,王吉平两根肋骨被打坏,腹腔全是脓,脊柱用钢板固定,不得不坐上轮椅。

二零零六年三月,王吉平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六年半。坐着轮椅,王吉平被劫入南京女子监狱。因不“转化”(不放弃信仰),仍在遭受各种折磨。王吉平应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份非法刑期满。

下面是王吉平在二零零六年被再次绑架前的照片。
下面是王吉平在二零零六年被再次绑架前的照片。

一、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两年多被迫害截瘫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王吉平被非法劳教二年半,被送往劳教所时,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然而,随后的两年多,王吉平遭到劳教所各种残酷迫害。

大雨淋

二零零一年二月底一天,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王吉平不愿看,狱警周英强迫王吉平在最阴冷的隐蔽墙后站立。当时天正下着雨,王吉平站在又冷又湿的地上,淋了半天雨,身上的棉衣都湿透了。劳教人员曾素华拿了一件雨衣给王吉平,被狱警周英制止。回到组里,当时的劳教人员组长赵敏娟看王吉平又湿又冷的样子,就偷偷拿自己的棉衣给王吉平换。

房间里肉的焦糊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三月下旬,在三中队恶警为了逼迫王吉平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法轮功,当时劳教所教导员廖琪、三中队指导员赵玉兰、中队长肖剑韬几个人亲自动手,在前楼接新入所劳教人员的小房间里,强行脱掉王吉平的棉衣,将她双手反铐在后,用两根电警棍,第三根在电源上充电。王吉平手心、手臂、脸上、脖子、背上、脚心上电,还用电棍在王吉平背上滚来滚去,直电得房间里弥漫的都是肉被电焦的糊味。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肖剑韬不知对什么人说:“她倒挺舒服的,还在赵指(导员)脚上睡了一觉。”实际上,王吉平是被她们电昏过去了。

倒栽葱似的拖楼梯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二零零一年三月,在三中队二楼的组里,王吉平想炼功,刚一伸手,还没炼呢,就被二楼楼岗无锡卖淫女一把抓住领口,从二楼楼梯头往下脚朝上倒栽葱似的一梯一梯的拖到底楼,衣服都被扯落下来,分管王吉平的恶警小张燕(三中队有两个狱警叫张燕)一直在王吉平身边,从二楼跟到底楼,未制止一句,反过来把王吉平关到“反省室”迫害。

关禁闭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在食堂就餐时,王吉平看见她的姐姐王珍群,就打了声招呼,然而,在劳教所一点人权都没有,虽是姐妹,而且在一个中队,劳教所却不许她们炼法轮功的人互相说话。为此,恶警赵媛媛让王吉平搬进楼梯间的小屋子,关禁闭,并让吸毒劳教徐旻玉(无锡人,已解教)看管王吉平。在禁闭室,徐旻玉打王吉平一耳光。

八天八夜不许睡觉、喂蚊子

二零零一年五月,为逼迫王吉平等法轮功学员写《公安部通告》,对王吉平他们组的十人集体罚站,日夜不许睡觉,每人站在一块地砖中,让那些吸毒卖淫的劳教轮流日夜倒班看他们,连眼睛也不许闭。当时组里被罚站不许睡觉的,除了王吉平还有:潘汉玉(通州)、凌芳芳、谢丽华、牛宁英(南京)、吴群英、陆亚琴(常州)、何华云(丹阳)、王莉、宋为娟(南通)。五月的劳教所里,一到晚上,蚊子多得不计其数,王吉平等白天站累了,晚上接着喂蚊子,那蚊子不是一个一个叮你一下,都是成片成片的叮在他们脸上、脖子上、手上不走,王吉平等法轮功学员是不让动的,有的蚊子血喝足了,飞不动了,自己掉在地上死了,法轮功学员们身上被咬得成片成片的蚊子包,几个月后才消失。恶警就在窗外来回巡逻,不时喝一声“站好了,别睡着了。”这一次,王吉平被罚站八天八夜不许睡觉,其他人多少不等,吴群英、潘汉玉、牛宁英、谢丽华被罚站十一天十一夜,不许睡觉。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至三月二十日 拖、拽、打的折磨中被致瘫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劳教所为了逼迫王吉平“转化”,又开始罚王吉平不许睡觉。前三天三夜,汪姓狱警指挥吸毒劳教陈菁让王吉平坐在小板凳上,不许睡。第四天,陈菁对王吉平说:“汪干事说你三天三夜没睡觉,还这么好精神,让你白天夜里都站起来,不许坐,眼睛也不许闭。”这样,又站了三天三夜,不准睡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站到第七天早上,王吉平的脚肿了,又紫又黑,黑的发亮。到了晚上,汪干事指挥四个劳教人员(沈冬丽、陈菁、张梅、万红英)拖、拉、拽王吉平,强行把王吉平按在铁床头柜上,按头的按头,按腰的按腰,拽手的拽手,用她们的身子和腿抵住王吉平的腰和腿,逼迫王吉平写所谓的“作业”。连续几个夜里都这样折磨王吉平。

就在这拖拉拽中,王吉平的腰背开始痛了,后背的脊柱骨突了出来,躺在床上痛的爬不起来,狱警每天还是叫其他的劳教人员把王吉平拉起来,在地上,拖到东拖到西的跑,每天,王吉平被她们拖得痛得惨叫。

后来,狱警范如敏带王吉平到劳教所医院拍片子,说没拍到什么没有毛病,范如敏就说王吉平是装病的,又继续强行拉王吉平起床,折磨她。

这期间,劳教人员孙永红(南京人),每天故意在王吉平的背部、腰部、腿上乱拍、乱打。王吉平痛得实在受不了,就和狱警范如敏说:“你们不能这样对王吉平,我不要象黄红萍(被狱警摧残腿致残)那样,我还要走路呢。”王吉平好几次向范如敏提出不要这样折磨她,她的脚快瘫掉了。而她们根本不听,不让王吉平休息,利用王吉平的疼痛来折磨她,每天有时二次三次,有时四次五次,连着几十天,把王吉平在地上拖来拖去的折磨。

记得一次,恶警周英指挥几个劳教人员叫王吉平做所谓的“作业”,王吉平不肯写,吸毒劳教张惠用笔尖狠狠地扎王吉平的手,把王吉平的手指扎得鲜血淋淋,周英就站在旁边。劳教孙永红用笔戳王吉平的腿,戳得腿上全是青紫块。孙永红还说:“这人心坏,肉都不经戳,一戳就青。”连着好多天,孙永红抽王吉平耳光,一抽就是几十个。劳教向娟常常把王吉平按在地上,然后几个劳教摁住王吉平,在王吉平脸上、背部、手心、手背、脚背、大腿上写辱骂法轮功的话,然后一句一句叫王吉平骂。王吉平不骂,孙永红就扇王吉平嘴巴,面部的肌肉、牙龈都被打松了,酸疼酸疼,好长时间了,都酸疼。

王吉平被她们折磨的疼痛难忍,苦不堪言,行动非常缓慢,狱警说王吉平不会走路,说是教王吉平走路,孙永红和向娟就一左一右架着王吉平急速地快步走,走到头,一个急转弯再快步走,再急转弯……连着几十天这样,慢慢地,王吉平觉得她的脚越来越没力,冷、麻、慢慢地失去了知觉,瘫痪了。

王吉平的脚瘫了以后,吸毒劳教张惠对王吉平说:“你不要恨我们,不要认为是我们要对你这样,是共产党(她们管狱警都叫共产党)叫我们这样对付你的。”劳教人员岳华平说:“当时,就是想利用你的痛迫使你转化,可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这一次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二一直到三月二十日,劳教所连续四、五十天对王吉平身心进行摧残,对王吉平人格进行污辱,何况两年多来,劳教所对王吉平的迫害从未间断过。这次,王吉平被迫害致瘫。

被电棍和更多下流手段迫害

在劳教所,被电警棍电的法轮功修炼者不计其数,王吉平组的凌芳芳、谢丽华、牛宁英、潘汉玉、何华云、王莉、宋为娟就全部被电过。那其他组的人呢?劳教所不但使用残忍的手段,迫害体罚炼法轮功的,有时手段极其下流,有的拔阴毛,掐输卵管,挤乳头,用大腿使劲往下身顶,人都被折磨昏死过去。启东盖天力制药厂的黄红萍、徐州的李桂荣,还有杜秀菊,在劳教所,王吉平知道的就有五个人受过此刑。平时狱警指使劳教人员对王吉平们动手动脚,粗话脏话已是家常便饭。

中共劳教所、检察院沆瀣一气 家人伤痛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一日,王吉平被折磨得除了眼珠还能转动外,全身没有一处能动了,劳教所一看这个人快不行了,怕承担责任,才叫她家人接回。王吉平丈夫将她接回家后,把她送到江苏南通市附属医院治疗,经过专家诊断为胸椎、腰椎结核,脊柱用了钢板,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前后开了两刀,花了五万多元。王吉平整整卧床三年,于二零零六年,才刚刚能坐在轮椅上出来走走,但双脚还没有恢复。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王吉平被非法劳教二年半,被送往劳教时,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而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二年多却变成了截瘫,而劳教所却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当时王吉平也找过驻所检察室,即镇江市湾山地区检察院,湾山地区检察院答复说查无实据,不予办理。家人也无能为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3/坐轮椅的王吉平被南京女监劫持逾六年-259742.html